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十八 半座高山上的圣地

卷八 章十八 半座高山上的圣地

  走出光门,一阵凛冽之极的狂风迎面扑来!那风狂烈之极,好像刀子一样,竟然让杜兰德都下意识地为之呼吸一滞!

  “小心!”杜兰德连忙展开力量,将女儿凯瑟琳护住,这才凝神观察起周围的情况。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自己如今正站在一个面积超大的广场上,背后竖立着一扇超巨大的域门,杜兰德回头一看,不禁吓了一跳,因为那光门实在太大了,远超“远古庇护”中凯恩斯激活的那道域门,目测至少有万米之高!

  杜兰德一行人正是从这扇门中走出来的,和这扇域门相比,杜兰德就好像大象脚边的一只不起眼的小蚂蚁!

  “用不着这么吃惊。”夜翼道,“你眼前的这扇域门,是整个森德洛的中枢所在,它不仅与扎古力山脉的远古庇护相连,还联通着森德洛其他八座战略级的要塞!也就是说,这门就是森德洛的‘母域门’,而要塞中的域门,不过是‘子域门’罢了。”

  杜兰德平复下激荡的心绪,点点头道:“原来如此。”

  “话说回来……”夜翼目光一扫,蹙眉道,“塞尔东那家伙人呢?”

  广场上有一批批负责值守的战斗法师,一名全身披覆甲胄的中年将领走上前来,说道:“塞尔东大人已经抵达,不过他立刻就离开了,应该是去位于咏战堡垒中的府邸了。”

  夜翼闻言没说话,眉头却锁得更深了。

  广场上风很大。

  杜兰德心道这风大得实在不正常,抬头望天,不知为何站在这里感觉距离天空的距离,都近了许多,似乎一伸手就能摸到蓝色的苍穹。

  杜兰德想了想。举步来到广场的边缘地带,展开“神之视角”放眼望去,登时全身一震。双眸之中,浓浓的震撼之色缓缓爬上。杜兰德张了张嘴。却完全说不出话来。

  杜兰德发现自己原来立身于一处断崖。

  断崖直上直下,呈现出镜面一样的平滑与竖直。广场和域门就在断崖的最顶上,而杜兰德如今站在广场边缘,再迈出一步便是难以估量的高空!

  是的,难以估量。以杜兰德的目力,竟都无法测算出如今自己所在的高度!

  杜兰德终于明白为什么在这里看天空,会觉得距离天穹很近了,因为整座咏战堡垒,根本就是建立在这断崖之上,站在这里,似乎就能够俯瞰整个森德洛!

  “这里是森德洛海拔最高的地方。”夜翼不知何时来到杜兰德身边。淡淡说道,“我们现在,正站在无云的亚瑞特山之巅!”

  “亚瑞特山?”

  “是,森德洛的圣地。所有战斗法师的梦想之地,咏战堡垒,就建立在这座森德洛最高的山上。我们现在所在的‘真央广场’,正是咏战堡垒的一部分。至于你眼前的断崖……”

  夜翼顿了顿,伸手一指两人身前好像看不到底的断崖,说:“传说当年有一个人,将亚瑞特山一刀劈为两瓣,由山顶切入,直劈到山的底部,便形成了这个平滑竖直如镜的绝壁断崖。所以准确地说,如今的亚瑞特山只剩下一半啦,另一半山体被当年那人取走了。”

  杜兰德声音干涩地问:“一刀,便将如此巍峨巨大的山体劈为两半?而且力量经久不散,这么多年来,切口始终保持平滑?这……这怎么可能!当年那人是谁?是真的存在于森德洛历史上的人吗?!”

  夜翼答道:“李尔蒙斯。”

  杜兰德一阵默然,震惊得根本无言以对,最终只深深叹了口气:“难怪森德洛历史中没有我那位祖先的记载。”

  就在这时,一个沉厚稳健的声音传了过来:“夜翼大人!还有,杜兰德大人?”

  杜兰德回过头来,只见一个身高超过两米的络腮男人抚胸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肃然道:“我是凯恩斯大人麾下,第十四特记番队队长,布泽!奉凯恩斯大人之命,在此等候二位大人!”

  “凯恩斯的安排果然很周到啊。”夜翼微微一笑,指了指杜兰德和皇后等人,对那络腮男人布泽说,“你安排好他们在咏战堡垒中的住处就好,不用管我。我还有点私事,就先走了。杜兰德,你先跟布泽去吧,凯恩斯安排的人,不会有问题。”

  说完夜翼竟然一个闪身,便消失在真央广场上,刹那远去。

  杜兰德神色平静,也没问夜翼这么急着离开去干什么,似乎心中有数。杜兰德一行人很快就跟着布泽离开了真央广场,杜兰德回过头来,还能看到一批批战斗法师在那“母域门”中进出,想必是去其他战略要塞支援吧。

  咏战堡垒很大,依着只剩下一半却依旧巨大的亚瑞特山的山体而建。

  从真央广场离开之后,杜兰德一行人跟着布泽走了半个多小时,速度不慢,却还没有走到凯恩斯为他们安排的住所。

  不过一路上,杜兰德倒是对这座传说中的森德洛圣地有了一个直观的了解。

  怎么说的……

  这里似乎,不太像堡垒,也不像要塞啊。

  杜兰德并没有看到预想中的大批军队戒备、无数士兵穿行于街道的场景,反而看到了武器店、装备店、酒馆、纺织厂、图书馆、餐厅、武斗馆、庄园、博物馆、酒窖、甚至还有农田、农场和牧场……等等这类不容易和战争联想到一起的场所。

  堡垒中的人们,也不完全都是军队。

  战时紧张的气氛有,却不是很浓。

  感觉上,这完全就是拥有完整的人类社会生态的一座繁华之城啊!

  “您不必感觉奇怪。”

  布泽看出了杜兰德的惊讶,平静解释道,“咏战堡垒是永不陷落之地,堡垒自身便拥有强大的防御力量和防备系统。自从森德洛有历史记载以来,这座堡垒从未被攻破过。所以这里的紧张气氛并不浓郁。当然,在堡垒之外。战斗还是很激烈的。听说最近矮人派来攻击咏战堡垒的军队数量又增加了。”

  杜兰德默默听着,总算有些了解凯恩斯对咏战堡垒的评价——净土。

  这里确实是净土。

  森德洛所有的要塞与堡垒,都有着浓郁的军事化风格,可咏战堡垒作为森德洛的最强堡垒。却是最不像堡垒的堡垒。

  “杜兰德大人。有些事,我必须向您说明。”布泽一边走一边说。“如今森德洛的局面不太好,诸神们都在各条主要战线上与黑色矮人征战着,不过他们都已经知道您的存在了,对您也很重视。再过三天。诸神就会回归,召开神袛会议,讨论有关您的事情。”

  “三天吗……”杜兰德点点头,又问,“也就是说,在水神与夜神回归之前,咏战堡垒连一个坐镇的神级强者都没有?是因为堡垒的防御系统已经强大到不需要神袛坐镇吗?”

  布泽想了一下。才说:“也不算没有神级强者坐镇。火神大人的分身正在城中。另外,机动性最强的风神大人,大多数时候都在咏战堡垒外与敌人们游击作战,偶尔会回来补给一次。火神大人的本尊在战略要塞‘焰山如狱’镇守。凯恩斯大人如您所知正在‘远古庇护’,光辉女神米洛大人则已经身陨……”

  “那么,传说中那位七元素神袛中的最强者,青色愤怒之马努斯大人呢?”杜兰德很想知道这位森德洛如今的最强者正在何处战斗。

  “七色城。”布泽嘴角溢出一丝笑容:“雷神马努斯大人正在七色城,那里本是梭罗大人镇守的要塞,可惜在战争伊始就被矮人集中兵力攻破、占领。如今马努斯大人正试图夺回七色城。事实上,七色城和咏战堡垒,是如今森德洛战斗最激烈的两个地方。”

  “原来如此。”杜兰德点点头,心中大致勾勒出了如今森德洛的局面。

  除了刚刚回归的夜翼和塞尔东,咏战堡垒中有火神分身,堡垒外有风神,火神本尊在另一处战略要塞镇守,马努斯则在全力进攻七色城,这么看来,咏战堡垒的防守压力应该不大,反倒是其他各处战略要塞的战斗很激烈。

  而在三天之后,诸神将正式开会讨论有关杜兰德和他的刀,将在未来的战争中发挥何种作用,想到这,杜兰德也不禁感到一丝压力。

  要知道这可是森德洛最强大的一批人所举行的会议啊!

  而且看得出来,诸神对杜兰德很重视,并不打算直接降下投影分身来开会,而是打算以真身回归咏战堡垒,亲眼看一看杜兰德和他的刀!

  “有关您女儿要参加的宗祠洗礼,凯恩斯大人也通过超远程传讯设备向我交代过了,正式的洗礼仪式,会在这三天之内为您安排的。”

  布泽说着停下了脚步,指着眼前的一座城堡,说道,“我们到了。”

  杜兰德凝神看去,坐落在眼前的,是一座十分古老的浅蓝色城堡,它的地理位置并不偏僻,就座落在一条颇为繁华的大街的尽头处。

  街道上有不少强大的战斗法师来来往往,杜兰德放眼望去,至少有十名以上的战斗法师,都是特记队员级别的狠角色!这些战斗法师们进出于街道两旁的店铺——专用武器店、防具店、灵魂制式兵刃专卖店、还有各类体术与法术修炼方法的专卖店铺!

  反观街道尽头的蓝色古堡,与这条繁华的大街只有一墙之隔,却显得非常幽静。

  “杜兰德大人,这座‘古罗蓝堡’,就是凯恩斯大人为您安排的住处。”布泽微笑着正打算介绍一番,却忽然脸色一变,朝古罗蓝堡看了过去。

  杜兰德有些奇怪,顺着布泽的视线看过去。

  就看到一个穿着黑色长裤和无袖紧身战斗服的寸头青年,不知何时出现在了罗蓝古堡的大门前,隐隐挡住了杜兰德一行人的路。

  杜兰德注意到:那青年的额头正中间,有一个繁复而华美的图纹,黄、红、蓝、青、白、黑、紫七色交融一体,看起来颇为神异。

  “哟,布泽,好久不见了。”寸头青年咧嘴笑了笑,露出两排森白的牙齿。

  布泽没说话,脸上的络腮胡却微微动了动,眼神变得有些阴沉。

  那青年双手叉在兜里,抬起脚,在古堡大门上踢了几下,漫不经心瞥了一眼杜兰德,笑道,“这小子,就是那个在扎古力山脉战役中大放异彩的家伙吗?消息都传回我们咏战堡垒啦。不过很抱歉啊,我忘了这家伙叫什么名字,能麻烦告诉我吗?”

  ps:

  第二更到!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