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二十一 你敢杀我!

卷八 章二十一 你敢杀我!

  如今的暴君百五十击,已经和从前有所不同了,杜兰德对这套继承自李尔蒙斯的能体式进行了全面调整,令其更适合自己——更适合自己的体型、骨骼强度、肌肉分布、发力习惯,也更适合自己冰火结合的元素属性。

  正因更加适合,所以杜兰德此刻一刀斩杀出来,威力比和水神塞尔东对决时更大。

  刀锋是紫色的,领域也是紫色的。

  紫色的刀在同为紫色的审判领域中显得有些模糊,飘飘忽忽的,横斩向安德烈的右肩。

  与此同时,安德烈的拳头也坚决地轰向杜兰德的腰肋部位,与杜兰德以攻对攻:“区区领域而已,还困不住我!”

  哪怕在审判领域的笼罩之下,这位拥有300个单位能级的天选卫士,依然保持着强大的战斗力,虽然审判之力确实压制了他,却不足以完全限制住他的行动。

  砰砰!砰砰砰!

  连绵的爆鸣声从安德烈体内传出,这是疯狂催动巨大的能级产生的特殊声音,他硬顶着审判领域的影响,咬牙怒喝道:“你在攻击和防御上确实很强,但速度上的短板,可不是一个领域就能弥补的!”

  事实似乎确实如此。

  在安德烈发达的战斗感知下,他知道自己这一拳会抢先一步击中对方的身体,更精准地说,是抢先0.43秒。

  这就够了。

  因为这一次,安德烈动用了一种拥有强大的“穿刺效果“的拳法,就算破不开杜兰德身上那套奇异的紫色战袍,也一定能将巨大的拳劲轰入杜兰德的身体!天选卫士可不止能级高而已,还掌握不少普通战斗法师无法修习的强横体术。

  首当其冲的杜兰德立刻生出感应,对方的拳头未到。杜兰德已经感到自己的腰肋部位微微抽搐起来,那是身体感受到危险时的自主反应。

  “这一拳的威力估计不小。”杜兰德立刻做出了这样的判断,旋即非但不慌,反而嘴角微翘。心中默默道。“不过,正合我意!”

  暴君百五十击的最后三十刀。讲求将“敌之杀力”转化为“己之杀力”,安德烈的拳头越强,等会儿受到的反击也越强!

  于是杜兰德维持着“审判领域”的强度,以既定的斩击速度出刀。

  他就好像没看到对方的拳头轰击。没有躲闪,也没有动摇,任凭安德烈的拳头狠狠轰击在自己身上。

  砰!!

  拳头命中的刹那,巨大的拳劲好像一根凝聚到极致的钻头,哪怕杜兰德有着“武装延伸”的强大防御力,依然被相当一部分拳劲透体而入。

  长街上观战的那位老人将这一幕看在眼里,苍老脸庞上的皱纹似乎更深了。

  他叹了口气。轻声道:“那个叫杜兰德的年轻人,轻敌了。”

  少女正半蹲在地上,双手间逸散出大片圣洁的乳白色光芒,将伤痕累累的布泽笼罩在内。助其疗伤,闻言转头担忧地问:“爷爷,那个杜兰德能赢吗?”

  “他本有赢的可能,但他对自己的防御力过于自信了。”老人有些惋惜地说,“天选卫士掌握不少普通战斗法师无法修行的体术和法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比如刚才那一拳,杜兰德明明可以避开,可他却没有。也没有加速出刀,争取抢先一步击中对方。所以我才会说他轻敌了。”

  然而,似乎是要回应老人的这番评价,老人话音刚落,那白裙少女还不及接话,古堡大门前猛然响起安德烈的一声痛呼!

  “嗯?”老人眉头一拧,眼中闪过意外之色。

  安德烈的痛呼声中不止有痛苦和愤怒,还有困惑和不解。

  就在刚才,安德烈一拳击中杜兰德,本以为至少能让杜兰德受些伤,并趁此机会打乱杜兰德的节奏,一切都进展得很顺利,拳头成功命中了杜兰德,拳劲也如愿穿透进去。

  安德烈甚至清楚地看到杜兰德的身子像是不堪拳劲轰击般微微向后躬起!

  但是,为什么这家伙的刀锋斩击完全没有受到影响?

  也不对,也不能说没有受到影响,因为安德烈清楚地感觉到,审判战刀的刀锋斩击速度和力道突兀地暴涨了一大截!

  不等安德烈做出反应,刀刃已粗暴地切入了他的肩膀肌肉,一路深入,直到撞上骨头,又狠狠地划拉了一记,带出一大蓬鲜血!

  “啊啊啊!”安德烈痛苦地抱着胳膊向后退去,目光却死死盯着对面的杜兰德,脸色震惊。

  只见杜兰德虽然吃了一拳,却是半步未退!

  杜兰德的双脚好像钉子一样钉在地上。除了脸色比之前稍稍苍白了一些,杜兰德哪里像是挨了一拳重击的人?

  “刚才那突兀的力量爆发是怎么回事?你是怎么做到的?你……还隐藏着什么?”安德烈盯着杜兰德,双眼赤红,就好像一头受伤的野兽。

  杜兰德冷笑不答,两步跨出,直接再度发动了攻击,刀势与前一刀完全连贯,正是暴君百五十击中的第122刀!

  长街尽头,古堡前,就看到杜兰德的身影不断消失、闪掠、再出现、然后再消失、闪掠、重新浮现……如此反复。

  每一次从安德烈身旁闪过,都意味着杜兰德斩出了一刀。

  转眼之间,杜兰德已经斩出了整整15刀,刀刀都比对方的拳头慢上一拍,刀刀都将对方近半的拳头劲力借了过来!

  鲜血不断飞溅着洒落地面,越来越多,落在布满裂纹的石板上,又从那些裂缝中渗入地面。

  这些都是安德烈的血。

  反观杜兰德,他除了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之外,并没有明显的受伤迹象。有“武装延伸”的第一层阻隔,加上暴君百五十击的“借力”,安德烈剩余的拳劲,只能给杜兰德的身体造成些许伤害罢了。

  20刀了。

  观战的老人已经惊得快要从藤椅上坐起来,白裙少女也因为惊诧而忘记了继续帮布泽疗伤。

  杜兰德打得异乎寻常的耐心,而连续中了20刀的安德烈已经快要疯掉了,现场响着他粗重的喘息声,地面被染成了一片刺眼的殷红。

  天选卫士的鲜血似乎比普通战斗法师的血液血腥味更浓。很快,整条长街上的战斗法师们,都闻到了那种透着些古老腐朽味道的血腥味。

  白裙少女看着正压着安德烈打的杜兰德,看着不断从战团中飞溅出来的鲜血,不知为何,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拳头不自觉间紧握起来,声音微哑问道:“爷爷,那个叫杜兰德的人,他这是在……虐打一名天选卫士?”

  长街上没人说话,因此少女的问话声略显突兀,清脆的嗓音中隐藏着难以置信的震惊,还有一丝震撼过度的茫然。

  她这句话落在长街上众多战斗法师耳中,让在场每一个人的脸色都古怪起来了。

  在咏战堡垒中不可一世的天选卫士,正在被一名看起来只有30个能级的战斗法师狠压着打?哪怕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依然有人感觉自己如置梦境!

  而且看起来,那个名叫杜兰德的战斗法师似乎不愿意快速解决战斗,反而一点点地让对手失血,一点点地折磨对手的肉身和意志!

  这完全就是虐打、羞辱与蹂躏!

  藤椅上的老人沉默着。

  他已经大致看出了杜兰德刀法“以攻代守、防守反击、借力打力”的玄妙之处,但对于白裙少女刚才的那个问题,老人没有立刻回答。

  此刻老人正盯着场中杜兰德纵横斩杀的身影,看着杜兰德脸上那平静如水的专注神情,终于凝重起来,低声自语道:“虐打吗?不是的,那不是刻意拖长战斗以示羞辱。以自身躯体承受敌之拳劲,也并非出于自大。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应该是一套能体式吧?而且看起来不像是从头开始施展的啊,似乎是……从后半段开始的?”

  这话只是老人的自言自语,却落在了解杜兰德的皇后和魔龙耳中,令他们大吃一惊:“这老人是什么人,眼光竟然如此毒辣?”

  不知不觉间,杜兰德已经出到最后的五刀了。

  经过前25刀的刀刀积累,如今杜兰德每一次斩击出来的威力,都大得不可思议。

  30个单位的能级,加上审判规则之力,加上刀法叠加威力,最后再加入从对手的拳劲中借来的力道,杜兰德如今的攻击力是什么级别,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只知道安德烈已经几乎没了还手之力,除了被砍,还是被砍。

  倒数第二刀的时候,安德烈忽然不再抵抗,认命似的,被杜兰德一刀洞穿了身体。

  “嗯?”

  杜兰德反倒为之一愣,旋即心中略感遗憾,对手一旦放弃攻击,暴君百五十击也就无从施展,因为这套刀法只能用于防守反击。

  还差一刀,就能施展出最后那极尽升华的一刀了,没想到眼前这拽上天的88号天选卫士就撑不住了。

  刀锋洞穿了安德烈的身体,不过这一刀并没有命中要害,杜兰德冷漠地抽出战刀,又高高举起了战刀,作势欲劈!

  安德烈扑通一声软倒在地,十分狼狈,却始终昂首死盯着杜兰德。

  哪怕被击败,他眼中仍是那种不可一世的狂傲表情,盯着高举战刀的杜兰德狠笑起来:“你敢杀我!!”

  杜兰德淡然回道:“怎么不敢?”

  说罢,手起刀落,狠狠斩下!

  ps:

  第一更到~~~~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