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二十二 不死不灭

卷八 章二十二 不死不灭

  在咏战堡垒中,天选卫士是最为独特的一批人,他们肩负守护堡垒的责任,从成为天选卫士的那一刻起,就与咏战堡垒的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再难分开。

  在安德烈看来,杜兰德就算再怎么强硬,也绝对不敢在咏战堡垒中杀死一名天选卫士!

  正因如此,当杜兰德的刀锋又一次贯穿了安德烈的身体时,安德烈明显愣了一下,才难以置信地瞪圆了眼睛,爆发出痛苦不堪的嚎叫。

  这时,一直坐在藤椅上的老人终于站起身来,提声缓缓说道:“年轻人,到此为止吧,布泽队长已经没事了,你也不必赶尽杀绝。”

  老人的个头不高,年迈而瘦弱,可当他起身的刹那,皇后分明感受到一股说不上强大与否的奇异气势从老人体内散发出来。

  老人身旁,布泽已经在白裙少女的治疗上基本痊愈了,少女身具精纯的光明属性,一手“大光明治疗术”娴熟而精妙。

  布泽向少女点了点头,沉默着站起身来。

  尽管受到了那种难以承受的羞辱,这名特记队长依然有着为大局考虑的心,看着杜兰德摇头道:“杜兰德大人,您不必为了帮我出头而杀人,这里是咏战堡垒,在堡垒中杀死一名天选卫士的话……会很麻烦。”

  “哈哈!你听到了吗?杜兰德你听到了吗?”安德烈满脸是血,坐在地上继续叫嚣,“今天算你走运!你最好保管好你的刀,等到下次,看我不——唔!”

  杜兰德一脚踹在安德烈脸上,将他的话堵在了嘴里。

  “杜……兰德……你……混帐……胆敢……”安德烈暴怒的辱骂声,全都被杜兰德的大脚截碎成模糊不清的语音。

  杜兰德沉默着。一脚接着一脚狠踹猛踩,那狠辣的劲头就像在踩一只蟑螂。

  长街上的战斗法师们都看得有些发呆,只论地位,不谈实力的话。天选卫士几乎不亚于森德洛的诸神。没想到真有人敢这么羞辱一名天选卫士。

  老人见状反倒松了口气,缓缓坐回到藤椅之中。

  可就在这时。杜兰德忽然重新提起审判战刀,反握刀柄,刀锋朝下,一刀就刺穿了安德烈的心脏要害。

  “呃。你……”安德烈躺在地上,呆呆看着杜兰德,又低头看了看钉在自己心口之上的紫色刀锋,咳出一大口血,“你……你竟然……真敢对我下杀手?”

  杜兰德脸色冷漠,就好像没感受到死寂一片的长街上那些战斗法师们惊骇欲绝的目光注视。

  “我没有刀下留情的习惯。”他居高临下地俯视安德烈,说。“另外,你实在太讨人厌了,我要是还能忍住不杀你,实在愧对战斗法师之名。”

  安德烈的身体忽然间崩解为大片光点。开始消散。

  “咦?”杜兰德注意到所有光点都向同一个方向飞去,他下意识地催动审判领域,试图拦下这些光点,却没有任何作用。

  杜兰德眉头紧蹙,有些不明白眼前的情况。

  安德烈很快就消散到只剩下半截身子了,在彻底消散之前,他用最后的力气说道:“今天算你赢了,但我们还会再见的。只要在咏战堡垒之中,我们天选卫士就是不死不灭的。杜兰德,你等着吧。”

  说完他整个人全部散尽,就连地上的血迹都化为光点飞走。

  布泽走到杜兰德身边,神色复杂地看着那些飞散远去的光点,叹息道:“杜兰德大人,你不必因为我而做到这一步,受到那些家伙的羞辱,也不是第一次了……”

  “我那么做也是为了我自己。”杜兰德拧眉收起了审判战刀,不解问道,“但这些光点是怎么回事?那个88号刚才说,他在咏战堡垒之中是不死不灭的?布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些家伙连神袛都可以无视吗?”

  布泽沉默,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一个苍老的声音忽然在旁边响起:“要不,这个问题就让我来解释,可以吗?”

  杜兰德吓了一跳,这才发现那老人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近前,奇异的是布泽居然对那老人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说:“劳伦斯大人。”

  被称为劳伦斯的老人摆摆手,淡然道:“我一个糟老头子,可当不起大人这个名头。”

  杜兰德想了一下,他现在满心都是疑问,而且刚来咏战堡垒就遇到这种不愉快的事,杜兰德心中困惑的同时,也压力不小,正需要了解更多的情报。

  于是杜兰德伸手一指凯恩斯安排给自己的古罗蓝堡,微笑道:“请进来说吧。”

  刚才杜兰德和安德烈的战斗动静不小,已经吸引了不少注意力,杜兰德不想继续站在这里给人围观,还是先进城堡安顿下来再仔细了解情况为好。

  反正离神袛会议还有三天,自己有充分的时间了解这座超乎预期的咏战堡垒,还有那些自称堡垒守护者的天选卫士。

  杜兰德一行人进入城堡后,繁华的街道上再次喧闹起来,不少人都谈论着刚才的一战。

  “一名天选卫士就那么被击败了啊。”

  “跨越那么大的能级差距挑战成功,那个叫杜兰德的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就算有神级能力,也不该那么强横吧?”

  “这个嘛,眼见为实啊,大概已经强到我们无法理解的程度了吧……”

  议论声中,一名战斗法师沉默着穿过长街,离开了这里,他目睹了刚才那场战斗的全过程,更重要的是,他不止见证了,还悄悄记录了下来!

  走到无人的僻静处,这名战斗法师取出一枚赤红色的珠子,一言不发地将珠子捏碎,随后只见一道细细的红光从珠子里冒出,冲天而起,旋即陡然一个转折,向着某一个方向急掠而去,转眼就不见了踪迹……

  咏战堡垒某处的一个院落中。

  一名身披暗红色古老甲胄的虬须老者,正笔挺笔挺地坐在椅子上。

  这时,他脸色微动,抬眼看去,就看到一道细细的红光急速飞来,连续几个闪烁,便落入院落之中。

  老人轻轻抬手,对准那红光一弹,无形劲力迸发,红光被直接弹得四下飞散,化为大片大片的细碎火焰。

  随后,这些细碎的火焰飞快地重组、凝聚、在空中勾勒出立体的影像。

  红色的影像中,有长街、有城堡、有人物,正是之前杜兰德与安德烈爆发战斗的古罗蓝堡的大门前!

  立体影像中,一名火焰凝聚而成的手持战刀的红色人影,正在和一名寸头青年激烈战斗着。

  “哈哈,你这一手法术可漂亮得很啊,宁顿,没想到你不仅体术超一流,法术造诣也变得这么高了啊。”一个声音在小院中响起,塞尔东就坐在院子里,坐在被他称为“宁顿”的虬髯老人身旁,抚掌赞道。

  停顿了一下,塞尔东指着红色立体影像中,一名手持战刀的小小身影,说:“这个就是杜兰德,他手中的那柄刀,就是我们的夺取目标!”

  ps:

  第二更到,周一啦,大家还有没有推荐票啊~?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