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二十六 有眼璀璨如星,有眼空洞悲鸣

卷八 章二十六 有眼璀璨如星,有眼空洞悲鸣

  “我听说88号天选卫士来找你麻烦了?”

  “是。”杜兰德点头,“但我不知道我到底有没有杀死那家伙。”

  宁顿想了一下,说:“天选卫士不死不灭,从他们成为天选卫士的那一刻起,他们的命运就与咏战堡垒紧密相连,绝难隔离。”

  “这么说88号真的没死?”杜兰德皱眉。

  “你很希望他死?”宁顿反问。

  杜兰德摇头:“无关希望不希望,那一战已经结束了,但战斗结果让我无法理解,我希望至少能弄清状况,这样下次再见的话,我才能知道该以何种方式进行战斗。”

  宁顿似乎笑了一下,坦然说道:“88号没死,或者说他已经被你杀死了,但可以在天选神殿中重获新生。当然,重生需要时间,所以你不必担心他在近期来找你的麻烦。咏战堡垒不灭,天选卫士不死。事实上,他们才是真正实现了永恒不朽的一批人,不像我们诸神,哪怕寿命再漫长,也总有到头的时候。”

  “他们不参加战斗吗?”杜兰德问,“他们的职责既然是守护咏战堡垒,那堡垒之外的战斗已经那么激烈了,他们怎么还有功夫在城中作威作福?”

  “这就是天选卫士的畸形之处了。”劳伦斯接口道,“他们只能在堡垒之中发挥战力。也就是说,除非敌人攻入堡垒,否则他们根本就是摆设。他们……已经当了很久很久的摆设了。”

  杜兰德不由默然。

  “……所以,您到底是来做什么的?”杜兰德将天选卫士的事暂放一边,皱眉看着宁顿。

  劳伦斯也笑着接口道:“是啊,我也很好奇你来干嘛!听杜兰德说,三天之后神袛大会便要召开了吧,为什么这么迫不及待地过来找杜兰德?在我的印象里。你可不是这么心急的人啊。”

  “我来,是想和杜兰德你聊聊,来看看你这个人。”宁顿与杜兰德对视着,“我就直说了吧。现在森德洛的局势很差。而你的刀是能够带来巨大转机的一柄武器。我想来看看,它是否真如梭罗预言中那般强大。”

  “所以您想看我的刀?”

  “是。”

  杜兰德心道这么简单的要求直说不就好了吗?看过杜兰德的刀的人比比皆是。再加上杜兰德对这宁顿印象挺好,给他看看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一翻手,杜兰德将审判战刀从储物空间中取了出来。

  取出的过程中,伴有轻微的空间波动。却依然被宁顿敏锐地感受到了:“你的刀是从储物空间中取出来的?”

  “是。”杜兰德点头,“夜翼跟我提到过,刀无法收回体内是血脉能力强大的象征,同时也意味着这刀与自身血脉的联系不够紧密。”

  宁顿嗯了一声,目光落在杜兰德手中的审判战刀上,一对眸子渐渐变得精光四射,如两颗璀璨闪耀的星辰。

  他看了许久。最终叹了口气道:“年轻人,你很不错,真的很不错!神级血脉能力的觉醒很艰难,与遗传关系不大。每一个神级能力都是独一无二的。很大程度上是后天艰辛努力之后的成果。年轻人,你应该经历过很多事情吧?”

  杜兰德回想起自己流落异界的种种,笑了笑没多说。

  没有那些经历,就不会有如今的审判战刀,也不会有如今的杜兰德。

  劳伦斯忽然说道:“宁顿,你今天有点奇怪啊,我不记得你是话这么多的人。”

  宁顿看了劳伦斯一眼,说:“今天你出现在这里是一个意外,老朋友,我恐怕要对你说声抱歉了。”

  “什么意思?”

  “这个年轻人很不错。”宁顿指着杜兰德,认真说道,“如果是和平年代,他这样的天赋与心性,绝对会成为森德洛的重要人物。但相比起他这个人,他的刀更好。所以,抱歉。”

  最后一句抱歉,宁顿是看着杜兰德的双眼说的。

  杜兰德忽然感到自己的目光移不开了,被宁顿的双眸牢牢锁住,再也挪动不了一分一毫。紧接着视野中的事物一点点消失,最后只剩下对方的一对璀璨如星的双眸。杜兰德感到自己的意志快要被对方的双眸吸摄过去了,隐约之间,似乎听到劳伦斯惊怒不解的断喝声:“住手!宁顿,你在干什么?!”

  旋即,几乎所有的意识都归于沉寂。

  露天花园中,宁顿缓缓收回了目光,轻轻吐出一口气,苍老威严的脸上露出一丝痛苦和愧疚。

  而在他的对面,杜兰德仍保持着持刀静坐的姿势,双眸木然,脸色呆板,整个人一动不动地好像失去了魂魄。

  劳伦斯腾地一下站了起来,由于太过震惊,他一下用力过猛,膝盖撞上石桌,脚跟也踢翻了身下的凳子,手指微颤地指着宁顿,近乎不可置信地叫道:“你……你干什么?这小家伙是梭罗预言中的人,你……宁顿你疯了不成?竟然对他使用那么高级别的幻术!等等,你不是一直专注于体术吗?什么时候幻术也这么强了,我们战斗法师根本不擅长幻术的啊!”

  “时代已经变了,劳伦斯,你早已经不再是神袛,而我也不是当年那个跟在你身后的小跟班了。”宁顿脸色恢复了平静,似乎刚刚只做了一件小事,“至于幻术,不过是一点小伎俩而已。杜兰德不召出他那套奇怪的装备的话,防御方面不具备规则之力,也就是说,他的灵魂防御值全由30个单位的能级提供,并无规则加成。而我,我是神袛分身,110能级乘以10阶规则之力,灵魂攻击数值为1100。他若能抵挡得住我的幻术,才是怪事。”

  如果刚才杜兰德处在变身状态下,宁顿想要得手可并不容易。因为一旦杜兰德发动武装延伸,物质防御力和灵魂防御力都会暴涨,变身前的防御力只有30。变身后,由于要乘以20阶的规则之力,灵魂防御力直接达到600,不会那么容易就中招的。

  “你竟然偷袭?”劳伦斯忽然感到眼前的宁顿很陌生。

  “是啊。为了森德洛。我宁顿也做出偷袭这种勾当来了,而且是对自己的同胞。”宁顿垂下眼睑。“不过,为了剥离他的刀,为了给森德洛带来胜利,我不得不这么做。我看了杜兰德和88号的战斗。不得不说,如果放任杜兰德变身的话,哪怕是我,也会感到很棘手。”

  说着宁顿站了起来,似乎不愿再逗留了:“劳伦斯,念在你我同僚一场,不要介入这件事了。唔。杜兰德我先带走了。”

  宁顿伸手抓向杜兰德的后领。

  可他的手伸到一半,就被一只枯瘦如鸡爪的难看手掌钳住手腕。

  劳伦斯拦住了宁顿,瘦小干枯的身子在宁顿身旁越发显得弱小,可他浑浊的眼中闪过一丝毅然决然。一字一顿道:“虽然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你别想就这么不明不白地带走他,除非跨过我的尸体。”

  “非要这样吗?”宁顿认真地问,“你应该知道自己已经不是神袛了,而且寿元将尽,与我战斗的话,你会死的。”

  “你居然问我‘非要这样吗’?!宁顿!你他妈的居然还有脸问我这样的问题!!”劳伦斯忽然暴怒了,瘦小的身子里爆发出雄狮一般的怒吼!

  他忽然狠狠一巴掌甩在宁顿脸上:“我不管你到底要干什么,什么大义,什么大局,老子统统不管!我也不管杜兰德这小家伙是梭罗预言之人也好,是什么其他重要之人也罢。但他是战斗法师,而这里是咏战堡垒,是所有战斗法师的梦想之地!是森德洛的至高秩序之地。你身为神袛,居然在咏战堡垒中对同胞下手!你可以去吃屎了!”

  宁顿以异乎寻常的平静听完,甚至连挨了一个耳光也没有让他的脸色变化分毫。

  “说完了吗?说完的话,就放手吧!”宁顿体内猛烈爆发出狂暴之极的力量,狠狠灌入劳伦斯的身体。那感觉就好像坐在一座骤然喷发的火山口上,劳伦斯只觉眼前一黑,整个人天旋地转地飞了出去,然后重重摔倒在地。

  他在落地的瞬间,下意识地一个弹身又站了起来,苍老的脸色猛然涨得通红,哇的一声,一大口鲜血喷射出来。

  “宁……宁顿……你住手……!”劳伦斯跪倒在地,挣扎着想要起身,却怎么也做不到。

  “抱歉。”宁顿第三次说出抱歉这个字眼,“劳伦斯,你当年说过:为了坚守森德洛精神,有些战斗,不胜也罢!但是,这次不行,这次的战斗,是森德洛的生死存亡之战!为了森德洛之生,我宁顿……可以不要森德洛的精神。”

  宁顿再次向杜兰德伸手抓去。

  可这时他忽然愣住了——因为,本该被幻术所困、精神与意志完全被压制住的杜兰德,就在此刻浑身颤抖起来。他身上浮现出大片大片的冰火力量,疯狂地涌动着,并全部向着一个地方疯狂汇聚。

  ——额头!

  “哦?”宁顿露出非常意外的神情,没有立刻出手阻止,而是皱眉不解地看着杜兰德身上产生的变化。

  片刻之后,所有的冰火力量,尽数汇聚到杜兰德的额头正中,形成了一只红蓝双色的竖眼!

  竖眼缓缓张开,左右张开的眼线之间,竟然空无一物!

  空的。

  这是一只空洞洞的无眸之眼!

  在最危急的时刻,杜兰德以残留的些许意志,运转“超精复制之力”,模拟施展出了这一招学自神圣永辉术士塞勒斯的绝招——

  永辉凝视!!

  ps:

  第二更到。很难写,但写得很开心。

  我很喜欢今天写的两章,也很喜欢接下来要写的这段情节。希望你们也能和我一样喜欢。我不喜欢“众口难调”这个词,很多东西是人之间共通的,我梦想着有一天能把那种东西写出来,然后让你们所有人都喜欢。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