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二十七 只存愤怒

卷八 章二十七 只存愤怒

  杜兰德流落异界的那些年中,以复制之力学到了不少异族异职业的绝活儿。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他从那个给自己带来了不少麻烦的神圣永辉术士塞勒斯身上,学会了这招永辉凝视,极大地弥补了战斗法师幻术与灵魂手段缺失的短板。

  但那个异界,毕竟只是一个没有神袛的位面。永辉凝视虽然妙用颇多,以往却从未为杜兰德带来规则上的加成。

  换句话说,永辉凝视施展出来的威力,理应是30能级乘以1阶规则(也就是没有规则)的结果——还是30。

  或者说,只有30。

  这样的水准,无论如何都无法解开宁顿的幻术,哪怕永辉凝视在解除幻术上颇有神效,依然无法让杜兰德把自己从幻术压制中解放出来。

  然而,和以往相比,这一次的永辉凝视有些不同。

  冰火力量在杜兰德额头正中汇聚,凝成一只竖立的单眼。赤红色的火焰化为左侧眼线,幽蓝色的蓝冰化为右侧眼线,左红右蓝,张开的眼线之间,则是黑洞洞的一片虚无。

  空洞的眼理应没有焦距,可不知为何,宁顿知道那只眼睛正看着自己。

  更重要的是,他从永辉凝视之中,感受到了一丝真实不虚的规则力量!

  但这怎么可能?!

  “奇怪……”宁顿的浓眉深深皱着。

  “规则的来源就那么几个,神级能力、神器、主神器、还有我们神袛所拥有的神火。这竖眸不是神器或主神器。就算是,神袛以下也用不了。这年轻人又不是神袛,自然不可能拥有神火……”

  宁顿皱眉审思着:“难不成……这冰火力量凝成的空洞竖眼,也是一种神级能力?杜兰德拥有两个神级能力?”

  宁顿凝视着、思索着,却没有发动进一步的攻势,也没有施展法术束缚住杜兰德。

  这位神袛分身皱眉看着杜兰德。眼中有困惑,还有审视。他想要看看杜兰德能够做到什么样的程度。

  这样的镇定基于自信。

  宁顿并不害怕杜兰德挣脱,因为他很清楚地看穿了此刻永辉凝视的规则位阶:2阶,或者说还不到一点。

  2阶的规则加成。能够让杜兰德的灵魂防御力从30增强到60。算是翻了一倍,但这又怎么样呢?

  宁顿不认为杜兰德能借此完全挣脱幻术对心灵的压制与束缚。

  事实上。宁顿想得没错。

  杜兰德确实不可能以“永辉凝视”彻底解开幻术。但无法彻底解开,不代表不能解开一小部分。

  永辉凝视全力发动之后,杜兰德又隐约听的见声音了。

  漆黑一片的视野中重新浮现出模糊的影像,恍惚之间。杜兰德能看到自己面前宁顿雄壮的身躯,还有冷漠的表情。也能看到一旁不远处不断咳血、奄奄一息的劳伦斯。

  这就够了。

  意识好像无边黑暗中的微弱的火,杜兰德奋力维系着那随时可能黑暗淹没的一丝清明,好似受伤的野兽,泣血悲愤着要誓死做出最后的一搏!杜兰德猛然仰头,爆发出一记无声的怒吼!

  “——武!装!延!伸!!!”

  这一刻,审判战刀好像听到了主人的呼唤。本在杜兰德手中归于沉寂的它好似触电一般,狂震了一下!

  高亢的刀鸣声中,审判战刀在宁顿和劳伦斯不可置信的注视下,绽放出前所未有的璀璨紫芒!

  “咦?”劳伦斯愣住了。他本已抱了死志,无论如何都要帮助杜兰德逃离这里,这位曾经的七元素神袛之一是个很纯粹的战斗法师,虽然和杜兰德初识不久,却愿意为了心中的正义慨然捐躯。

  可劳伦斯没想到杜兰德中了宁顿的幻术之后,居然还有反抗之力!

  那可是一名神袛分身!

  劳伦斯太知道神袛分身是何等强大的存在了,因为他本人就曾拥有过。神袛分身的能级和虚神无异,却拥有虚神绝无可能具备的——神袛本尊的全部规则之力!

  劳伦斯死死盯着杜兰德,他忽然有一种强烈的感觉:眼前这个敢向天选卫士高举屠刀的年轻人,也许会创造出不可思议的奇迹!

  审判战刀越发闪耀了。

  紫色的光芒顺着杜兰德的手臂蔓延而上!越过肩膀,跨过胸膛!

  每一缕紫光都好像为了守卫王而战的士兵,士兵汇聚成军,以不可阻挡之势扩张蔓延,最终将杜兰德的全身包裹!

  杜兰德仿佛化身成了一轮耀眼至极的紫色太阳。

  那光辉灿烂的紫光之中,浮现出尊贵的王冠,浮现出紫色的战袍,浮现出护臂和肩甲,浮现出戒指与手套!所有的装备,在紫色光芒爆发出来的瞬间便一一浮现,并在浮现的瞬间便直接就位!

  于是顷刻之间,杜兰德已然全副武装。

  火神宁顿甚至还来不及做出反应,他似乎没想到,杜兰德在那种绝境之下,还能爆发出如此力量!

  杜兰德抬眼。

  他眼中重新恢复了神采,但注视着宁顿的眼神已不再友好敬重,而是变得一片死寂一般的冷漠。

  露台花园中一时间静得针落可闻,只剩下劳伦斯粗重的喘息和不时的咳嗽。

  这位风烛残年的老人已经来不及去想为什么杜兰德能从幻术中挣脱,他嘶哑着嗓子叫道:“杜兰德,醒来了就快逃!快点逃!宁顿和塞尔东铁了心要夺你的刀,谁也阻拦不了!我会帮你拖住他!你快逃回扎古力山脉!等待三天后的神袛会议召开!妈的,没听见吗,快点逃!!”

  “……逃?”

  杜兰德嘴角一扯,牵起一缕颇为古怪的笑容,就好像一头被同族背叛的野兽,笑容中似乎蕴藏着疯狂的愤怒与暴虐!

  他有些神经质地笑起来,笑声越来越大,最终变为狂笑:“逃?我为什么要逃?凭什么要我逃?!我杜兰德千辛万苦不知道差点死了多少次。才终于回到森德洛!这他妈的就是你们给我的回报?!”

  宁顿没有回答,脸色依然纹丝不动。他是那种意志坚若磐石之人,既然决定了要拿下杜兰德,便不会再有所动摇。

  只不过……

  杜兰德能从幻术中挣脱出来。实在出乎宁顿的预料。

  “杜兰德。你刚才的冰火竖瞳,是什么?”宁顿问道。杜兰德发动武装延伸之后。永辉凝视便消失了。

  事实上刚才杜兰德解开幻术的过程,分为两个步骤。

  第一步是以接近2阶规则的永辉凝视,配合30个单位的能级,重获一丝清醒意识。但那并不意味着挣脱幻术。恢复的那一丝清醒就好像狂风中的火苗,随时都可能熄灭。

  然后才有了第二步,杜兰德抓住恢复意识的那一瞬间,发动“武装延伸”。要知道武装延伸一旦发动,杜兰德一下就拥有了20阶的规则,而且非常全面,可攻可守。自然也能用于灵魂防御,这才让杜兰德从幻术中全面挣脱出来。

  对于武装延伸,宁顿早有警惕,不然也不会选择以偷袭的方式控制住杜兰德。但永辉凝视却是一个变数。

  所以宁顿不问武装延伸,只问永辉凝视:“杜兰德,我从你那竖眼之中,感受到了规则之力。那眼睛也是你的神级血脉能力之一?”

  “我不知道。”杜兰德摇摇头站起身来,冷冷说道,“就算知道,我也没有理由告诉你。”

  宁顿看着缓缓起身的杜兰德,好整以暇:“你认为你能在我手下逃走?”

  “逃?呵呵,我没打算逃跑。”

  杜兰德手持战刀,不闪不避,一步步直冲着宁顿走了过去!

  每一步落下,都会发出隆隆响音,杜兰德这次是真的怒了,宁顿与塞尔东不同,塞尔东打从开始就没对杜兰德生出过半分善意,而宁顿出现之后,却表现出了十足的友好,甚至毫不掩饰对杜兰德的欣赏,结果却不动声色地对杜兰德发动了幻术攻击。

  杜兰德胸中好像堵着什么东西,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难受得直欲怒吼疯喊才能好受一些。

  那不仅仅是被背叛之后的愤怒。

  也不仅仅是被欺骗之后的憋闷。

  而是一种信仰被践踏、尊严被无视、至今为森德洛所作的一切贡献与付出,都在顷刻间被否决的荒谬感与屈辱感!!

  “你和塞尔东是一伙儿的?”杜兰德已经来到宁顿面前,驻足,站定。

  两人身高差不多,此刻相距不过一米多,彼此平视着。和宁顿相比,杜兰德显得消瘦不少,没有那种雄壮巍峨的霸道,却更加挺拔,也更加凌厉。

  杜兰德锋利的逼视如有实质,狠狠刺着宁顿的脸。至于眼前这人的身份如何,实力怎样,杜兰德统统不管了。

  此刻如果不做点什么的话,杜兰德一辈子都无法从阴影中走出来。

  两人就那么彼此对立对视着,谁都没有出手,现场的气氛,却已经变得沉重、凝滞到了极点!

  “我问,你和塞尔东是一伙儿的?”杜兰德又问了一遍,他的语气已经恢复平静,脸色上的狰狞也渐渐隐去,似乎只是在问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

  宁顿似乎叹了口气,他看着杜兰德恢复平静的脸,知道这种平静才最可怕,就像暴风雨来临之前的海面,看似平静,实则酝酿着难以估量的恐怖力量。

  宁顿想了一下,才道:“至少在夺取你的刀这件事上——是的,我和塞尔东,确实是一伙儿的。”

  杜兰德点点头,不再多说废话。

  他猛然一提战刀,吐气开声之间,悍然斩向宁顿!下刀落点狠辣决绝,直取宁顿的心脏要害!

  这一刀,不存犹疑,不存顾忌;不存怜悯,也不存体恤。

  只存愤怒!!

  这一刀不是暴君百五十击中的第一刀,因为宁顿没动,敌人未动,杜兰德便无从防守反击。

  这一刀也不是暴君百五十击的第121刀,还是因为宁顿没动,杜兰德无从防守反击。

  但这一刀,确确实实,是“暴君百五十击”中的招式。

  是那一百五十个能体姿势与攻击刀法中,唯一一式无需对手出招,就能直接发动攻势的一刀。

  ——极尽升华的最后一刀!

  ps:

  第一更,写得很慢,所以有点晚了,我继续去写第二更。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