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三十 杀人之意

卷八 章三十 杀人之意

  兰的到来根本没对战斗中的两人带来任何影响,杜兰德和宁顿在空中反复交错碰撞,还在剧斗!

  战斗引起的巨大风压不断刮过城堡顶层露台,面对如此威势,皇后已经失去抵御能力,好在劳伦斯把人都集中在一起,然后撑起虚神领域,护住了所有人。79阅.读.网

  “爷爷,这里到底发生什么了?我……我才离开没多久啊,杜兰德怎么和宁顿大人——?”兰低声问道。

  劳伦斯没有回答,他其实伤得很重,之前宁顿对他下手颇狠,因为宁顿不希望劳伦斯插手坏事,所以劳伦斯现在连撑起虚神领域都有些困难。不过他依然满脸专注地盯着半空中的战斗,就连孙女的问话都没听见。

  劳伦斯没有应声,他看着天空中怒战不退的杜兰德,眼中闪过一丝担忧,低声喃喃道:“虽说杜兰德的攻击力得益于那一式刀法,瞬间暴涨了许多,但他的防御力没变啊。速又完全跟不上,只能依靠领域来弥补。这一战,依然艰难!”

  “爷爷!”兰又叫了一声,她有些急了,眼前的状况对她震撼大,以至于少女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

  虚神领域这时忽然被破开了一线,狂暴的战斗余波涌了进来,少女兰全身微僵,一瞬间脸色便变得有些苍白。虽然劳伦斯立刻补上了虚神领域的缺口,但兰依然发自内心地感受到强烈的恐惧感。

  她张了张嘴,却忘了自己刚才要问的是什么,下意识地看向劳伦斯。

  劳伦斯叹了口气,轻拍着孙女的头,低声说道:“无需感到羞愧,那是规则层面上的压制,你害怕也是正常的,与意志无关。仅仅是因为你和天空中那两人在规则上差得多。”

  兰低下头。不敢再看头顶,开始帮助皇后和魔龙治疗伤势。

  劳伦斯再次抬头,目光落在城堡上空以攻对攻、不断碰撞的一红一紫两道身影,心中默道:“虽说此战对杜兰德而言依旧艰难,但说真的,这根本不像是一个能体境战斗法师与神袛分身的战斗,更像是……两个神袛分身之战啊。”

  城堡上空。

  杜兰德横刀一带,刀锋与对方的甲胄甲片剧烈切割摩擦,火星四溅,又一次身形交错之后。杜兰德的刀丝毫未损,宁顿左臂上的一块臂甲却无声分为两半,啪嗒一声,跌落在地。

  杜兰德周身环绕审判领域,微微喘息做着调整。

  宁顿皱眉低头,看着被杜兰德一刀斩为两段的甲片,以及被连带着切开一个口的袖管。刚才刀尖略微带过皮肤,在宁顿的手臂上留下了一条小口。

  宁顿稍稍眯起双眼,再次看向杜兰德。深深注视着说:“我之前说过,你这人很好,刀则更好。正因刀比人好,所以才不得不夺你的刀。现在。我收回之前的话。”

  “请别再在我面前说‘不得不夺取’这样的话,很恶心。”杜兰德挥了挥战斗,将刀锋上沾染的鲜血甩去,眼睑微垂道。“还有,现在才收回之前的话,迟了。我大致理解你为什么这么急着对我动手。想必是想要赶在神袛会议前把生米煮成熟饭吧?作为回报,我会尝试着在神袛会议之前,在这里,宰了你。”

  宁顿脸色微沉道:“收回之前的话并不意味着我改变心意。”

  双拳一震,几个闪掠便又出现在杜兰德面前,左拳当面猛击!

  “杜兰德,你的攻击确实不错!简单、直接、而且凌厉!但你别以为攻击力提升了一个层次,就能赢过一名神袛分身!”

  杜兰德本已提刀,准备使出零式,硬碰对方的拳头,可听了宁顿的话,杜兰德忽然改变主意了。

  他身形一侧,以肩甲硬挨了对方的拳头轰击,然后反手一刀砍在宁顿左侧软肋要害!

  杜兰德只觉对方的拳劲如爆炎,狂涌入自己的身体,就连武装延伸都阻挡不了,当场便吐了口血。可杜兰德的刀狠切在对方的肋部,就听到刺啦一声,宁顿的甲胄直接被剖开一条大口,刀锋横掠而过,在宁顿身上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恐怖伤口,鲜血立刻成片洒下!

  “唔——咳!咳咳咳……!”宁顿闷哼一声,踉跄着退了好几步,然后开始剧烈地咳嗽。

  他不止被一刀砍伤,而且还被审判刀气轰入体内,全身每一寸肌肉都在剧痛。他死盯着杜兰德,忽然猛击胸口,哇地一大口鲜血喷出来,血液中混杂着浓郁的紫意,还未落地,就被紫色刀气绞碎。

  逼出体内刀气的宁顿抹了把嘴角的血迹,盯着杜兰德:“你的攻击力……似乎还在增强,从开展至今一直在变强!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杜兰德倒也没有否认,世界罗盘的储物空间中,《零式》散发出的光芒越来越强,大量这一招的精粹和感悟正自行涌入杜兰德的脑袋,正因如此,他的攻击才会不断增强,就连宁顿挨了一刀都不可避免地遭创。

  杜兰德伸手抹去唇角血迹,淡淡道:“我只是想用刚才那一刀告诉你,今天你必死无疑。”

  说着杜兰德又斩出一刀。

  这一刀仍是零式,却并非对准宁顿,而是对准了笼罩古罗蓝堡的结界。透明的结界在被刀光撞上的刹那爆发出强烈的红芒,最终还是被杜兰德一刀破开,很快便彻底瓦解。

  杜兰德出刀突然,宁顿都来不及阻止。

  或者说就算他来得及阻止,也不敢轻易出手,因为怕中了杜兰德的陷阱。挨了刚才那一刀之后,宁顿内心深处已经多了一个念头:绝对不能被杜兰德的刀正面击中要害。

  结界破碎。

  外面的动静终于传了进来,同时,狼藉不堪的古罗蓝堡也终于被外界的战斗法师们看到了。城堡外的那条长街夜晚很繁华,街上聚集了大量战斗法师,所有人都满脸震撼地望着更高的高空,在那里,一黑一蓝两道身影正在咏战堡垒的上空剧斗,彼此交缠。始终没有分出胜负。

  如今结界骤然破碎,战斗法师们这才注意到近在咫尺的古罗蓝堡竟然也爆发了战斗!

  “那是……白天和天选卫士爆发冲突的那个叫杜兰德的?”

  “我是不是看错了啊,和杜兰德针锋相对的那人,似乎是火神宁顿大人的分身啊。”

  “我的天,先是两名神袛大人大打出手,这边的神袛分身也跟人干上了!今天到底怎么了?”

  宁顿握紧了拳头,他布下结界不仅是为了不让夜翼和塞尔东战斗的动静传入,更是为了避免外界知道古罗蓝堡中发生的一切。没想到杜兰德在此刻一刀破掉了结界,这一下,事情想不闹大都不行了。

  宁顿的脸色连连变化。忽然一言不发地转身冲天而起,直冲向咏战堡垒上空的高远夜幕天穹。

  “什么?宁顿大人竟然逃走了?!”兰一对清澈漂亮的眸里涌起不可思议。

  虽然之前也觉得杜兰德能以30个单位的能级,与一名神袛分身战得旗鼓相当,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

  但兰内心潜意识中,始终觉得杜兰德赢的几率很小,神袛这一个称谓的分量实在重,哪怕加上一个“分身”后缀,依然沉重到足以让大部分战斗法师喘不过气来。

  “不是逃走。我了解宁顿了,他不是那种临阵逃走的人。”

  劳伦斯脸色复杂。望着好像火箭般越飞越高的宁顿,凝重道:“那不是逃走,而是邀战!”

  “邀战?邀杜兰德吗?”

  “是啊,宁顿大概觉得。既然事情已经闹大,那性不再藏着掖着。他在邀请杜兰德去夜空一战!”

  “可这是为什么?”

  “他想要彻底击垮我。”杜兰德来到劳伦斯和兰身边,看着兰,露出一个淡定迷人的微笑。回答了兰的问题,“宁顿想要当着咏战堡垒中成千上万战斗法师的面,将我彻底击垮!证明我不配握着我手中的这柄审判战刀。”

  兰张了张嘴。却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能说什么呢?

  让杜兰德加油?还是让他不要去?

  白裙少女看着杜兰德脸上满不在乎的微笑,大脑有些空白,说真的,她从没见过杜兰德这样的人,面对天选卫士敢于高举战刀那也就算了,但宁顿和天选卫士不同,那可是神啊!

  神!

  哪怕是分身而非本尊,归根结底还是神!代表着至高的权威和实力!这家伙怎么还笑得出来?!

  这时杜兰德已经转开目光,看着劳伦斯问道:“我能把这里交给您吗?”

  “可以。”劳伦斯郑重地点头,一字一顿好似立下誓言,“我不死,你的亲人和朋友就不会有事。我死,他们依然不会有事。我以退役神袛之名,在此向你做出保证。”

  “爷爷!?”少女不可置信地看着爷爷,她没想到爷爷连自己退役神袛的身份都说出来了。

  杜兰德深深看着劳伦斯的双眼,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谢谢您。”

  说完猛地一跺脚,整个人好像炮弹一般飞上高空,在咏战堡垒中无数战斗法师震惊困惑的目光注视下,追向宁顿。

  “等、等一下!”兰忽然弹起身来,追了两步,对着空中杜兰德的背影大喊道,“你这人!脑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啊?你真的要挑战一名神袛的分身?!”

  “挑战?呵,不是的。”杜兰德的声音传了下来,“我只是去个杀人!”

  ……

  ……

  咏战堡垒最高的真央城区中。

  天选神殿最深处,一个隐没在黑暗中的女人缓缓抬头,饱含岁月与沧桑的目光似乎穿过了大殿穹顶,看向殿外夜空中一紫、一红、一黑、一蓝四道身影上。

  女人的目光最终落在全身深紫、扶摇直上的杜兰德身上,低声喃喃道:“好像,正式开始了呢。”(未完待续。。)

  ps:第二更,写得很开心!明天七夕,我会多写。忽然发现已经八月啦,我怎么还陶醉在上个月的月票中呢……呵呵。月初大家手里有月票嘛?有的话就投给我吧投给我吧~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