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三十二 弑神

卷八 章三十二 弑神

  夜空很安静,咏战堡垒也很安静,零式令天地失声的特殊规则效力已经过去了,夜风拂动声又起,整个咏战堡垒却没了人声。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那名姐姐在特记番队服役的年轻女战斗法师仰头望天,神色有些呆滞。

  她的脸颊忽然被某些从天而降的东西击中了,发出啪的一声脆响,女战斗法师下意识地伸手一抹,低头看去,满手是血。

  女战斗法师呆了一下,那血液中蕴含着炙热的火意,哪怕已经脱离了血液拥有者的身体,依然残留着火神宁顿的规则力量。

  咕咚——!

  女战斗法师费力地做了一个吞咽口水的动作,却发现喉咙干涸得好像沙漠,她偏头左右看了看,发现同伴们也是差不多的反应,就连之前认为持紫色战刀的战斗法师必输无疑的那位同伴,也是满脸呆滞。

  “我们……”女战斗法师艰难地重新抬头,看向天空中那交击在一起之后便没有再分开的两道身影,从喉咙深处挤出一丝呻/吟——

  “……我们,究竟看到了什么啊?!!”

  “咳……咳咳!”宁顿低沉地咳嗽了几声,咳嗽声并不剧烈,只是有些嘶哑,可这次从他嘴里流淌出来却不止有血,还有少许破碎的脏器。

  宁顿有些艰难地做了一个低头的动作,视线中,紫色的审判战刀深深没入自己的胸膛,从背后的疼痛感来看,刀尖已经从背心处重新破出,宁顿感到自己的视线忽然间变得有些模糊。

  我被刺穿了?宁顿有些难以置信地想着。

  就在刚才,杜兰德头顶的《零式》彻底消散,全部融入了杜兰德的身体,宁顿在第一时间就做出反应。不给杜兰德消化吸收的时间,直接抢攻,杜兰德的反应也正如宁顿所料——没有退避也没有躲闪,一如既往地以伤换伤。

  可他刚才那一刀是怎么回事?

  宁顿清楚地记得:刚才杜兰德面对自己的拳头轰杀。脸色从容。忽然从双手握刀变为单手握刀,与《零式》完全融合之后。单手握刀还是双手握刀已经没所谓了。

  杜兰德举刀齐眉,那一刻,莫可名状的强大气息冲霄而起!

  恍惚间,宁顿似乎感到杜兰德背后浮现出一个伟岸高大的身影。好似君王降临世间,并无力量波动传递出来,但那种揉合了炙热愤怒与极寒冷酷的奇异气息,竟让宁顿心头为之一跳,连贯轰出的拳头为之一滞。

  等回过神来,自己的拳头已经击中了杜兰德的身体,却不是宁顿本来瞄准的位置。刹那间的心神失守,令他在最关键的一击中失准。

  可杜兰德的刀没有失准。

  刀锋从宁顿的胸口切入,穿刺心脏,破开背脊!宁顿布设在体表和体内的重重防线。在审判战刀与零式的联合之下,被摧枯拉朽地轰成了残渣,宁顿甚至生出一种“原来我的防御力这么弱”的错觉。

  旋即他终于意识到:并不是自己的防御力变弱了,而是杜兰德的攻击变强了。

  “好强的刀。”宁顿抬起头来,看着脸色同样苍白的杜兰德,嘴角扯了扯,似乎在笑。

  然后他轻轻叹息:“我没想到你真敢对我下杀手。”

  “我本就是上来杀人的。”杜兰德淡淡说道,“别人把你当神,但对我来说,你不过就是一个占着神位的人。”

  宁顿笑了笑,又低咳了几声,问:“你觉得神并不是某个生命体,而只是一个位置?”

  “难道不是吗?”杜兰德平静道,“神火代代传承,继承神火者登临神位,失去神火者跌下神坛。神,不是位置又是什么?”

  宁顿沉默了一会儿,他低头看了看下方咏战堡垒中的战斗法师们,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过来,眼中满是难以置信,似乎不敢相信一位坐镇咏战堡垒的神袛分身被洞穿心脏的事实。

  在那些人眼中,宁顿是神。

  宁顿再回过头来,看着眼前杜兰德冷漠如一的脸庞,笑了:“原来如此,原来在你眼里我只是个人,一个坐在神位上的人。你认为自己杀的是人,而非弑神?”

  “我杀的是‘敌’,无所谓是‘人’还是‘神’。当年李尔蒙斯能一怒之下连圣山都敢一斩为二,今日我一怒杀敌,又有何不可?管你是人还是神!”杜兰德看着听到李尔蒙斯之名后脸色微变的宁顿,继续淡淡说道。

  李尔蒙斯这个字眼,在森德洛历代神袛中都是一个传奇而禁忌的名字。

  听到杜兰德骤然提到这个名字,宁顿的脸色都接连变幻了几次。

  “亚瑞特山被李尔蒙斯一斩为二,这是诸神代代相传的最高秘辛,你夜翼告诉你的吗?”宁顿的脸色越发苍白,却依旧坚持问道。

  “这不重要。”杜兰德唰地抽出战刀,然后高高举起。

  神袛分身的生命力异常强大,宁顿挨了刚才那一刀已经失去战力,却还没死。

  杜兰德决定给他最后一击。

  “住手!!”塞尔东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宁顿会输给杜兰德,惊怒狂喝道,“你敢在森德洛的至高圣地中弑杀神袛分身?”

  杜兰德冷笑,根本不予理会,对准宁顿,力劈而下!

  宁顿放弃似地笑着,并没有做出任何抵挡的动作,事实上就算他想抵挡也抬不起手。

  他笑看着杜兰德,眼神平静道:“这件事不算结束,等我的本尊回归,我仍会站在塞尔东这边。”

  “随便你。”杜兰德撇撇嘴,劈斩的动作全然不受影响,从宁顿的头顶切入,一劈到底!

  就好像当年李尔蒙斯从亚瑞特山巅切入,一劈到底,将整座亚瑞特圣山斩为两段!

  夜翼叹了口气,她已经和塞尔东打出了真火,就算想收手也一时收不住。夜翼本想劝杜兰德别下杀手。可她已经十分了解杜兰德了,知道杜兰德一定不会手软。

  天地间安静下来。

  整个咏战堡垒中成千上万的战斗法师,谁也没有说话。如果说刚才宁顿被洞穿心脏时,很多人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还有一种“我是在做梦”的感觉。那么现在。当宁顿被身体被杜兰德一刀劈为两半,那种惨烈冷酷的场景。终于让人们渐渐醒了过来!

  “杀神了!有人把神袛分身杀掉了!”

  “该死的!那家伙是谁?”

  “宁顿大人刚正不阿,这些年为我们森德洛做了多少事情,居然有人敢杀他!?”

  愤怒的战斗法师们,开始相继飞上天际。他们不认识杜兰德。不知道杜兰德经历了怎样的艰难才回归森德洛,不知道杜兰德在扎古力山脉中做了些什么,不知道杜兰德在战役结束之后第一时间就把收集到的大量战利品主动上交给了凯恩斯。

  绝大多数人根本就不认识杜兰德!

  在他们眼中,杜兰德是弑神的凶手!是试图砍倒森德洛旗帜的恶徒!

  在他们眼中,杜兰德……变成了敌人!

  “杀了他!”

  “杀了他!”

  “杀了他!!!”

  巨大的声浪开始汇聚,汇聚成一股不是规则却不比规则差多少的恐怖力量,疯狂地拍打着杜兰德。那股力量没有实质性的杀伤力。却足以杀人,因为那种被千万人齐声口诛的心理压力,足以让一个人发疯然后自杀。

  杜兰德面无表情地站在高空中,站在所有人的视线中心。他已经从武装延伸的状态中退出来了,体内能级剩余不多,浑身浴血。

  塞尔东眼中闪过狡猾之色,杜兰德刚才挨了宁顿不少拳轰脚踢,又经历了那么惨烈的一场大战,伤势不容乐观,完全就是强弩之末。如果这么多的战斗法师蜂拥而上,就是有十个杜兰德也抵挡不了!

  “很好!”塞尔东决定静观其变,只要杜兰德敢动手杀一人,事后绝对是大罪,就算马努斯回来也没用。

  杜兰德杀宁顿的分身,还可以用防卫来解释,但如果杜兰德在咏战堡垒中大开杀戒的话,他就完了,会成为永远的罪人,永世不得翻身!

  兰子看着高空中那个受万人斥责依然岿然不动的身影,她不明白那个并不如何雄壮、甚至在夜风中略显单薄的身躯,为何能有那种意志力?

  白裙少女咬着发白的嘴唇,就在杜兰德和宁顿交战的过程中,她已经大致了解了事情的始末,她不认为杜兰德做错了任何事,甚至在兰子的心目中,她觉得杜兰德是个真正的男人。

  兰子忽然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来。虽然知道自己的力量无比微薄,但她觉得自己必须做些什么。

  这一刻,兰子心中甚至涌起一个奇怪的想法:那样的一个男人,哪怕因为这次的事和他死在一起,似乎也是一种不错的死法。

  兰子脚步一跺就要飞上高空,可她双脚刚离地,便重新落了回来。

  劳伦斯一把拉住了她。

  正如杜兰德与88号天选卫士爆发冲突时那样,老人牢牢拉住了自己的孙女,稳稳地说:“不要说任何话,不要做任何事,不要表达任何看法,呆在这里,什么都不要做。”

  “可是——”

  “没有可是。”劳伦斯的口吻变得无比严厉,“现在的局面就像一个随时会爆炸的火药桶,任何一点火星都可能将之彻底引爆!怎么,你想要做那个引爆局势的火星吗?不想害死杜兰德的话,就给我老老实实地呆在这里!!”

  劳伦斯望向亚瑞特山顶方向,天选神殿就在那里,神殿之中,天选卫士云集,88号安德烈只是其中之一。

  “那些家伙可是负责咏战堡垒的安全的人啊,如今事情闹成这样,应该要出来了吧?”劳伦斯心中想着。如今也只有排名最靠前的那几位天选卫士出面,才能让局面重新稳定下来了。

  “杀了他!”的声浪已经汇聚成前所未有的巨大音波,震得天穹似乎都在隐隐震荡!

  飞得最快的战斗法师们,已经距离杜兰德不到五百米的距离了,这时就差一个人带头上了,一旦有第一个人冲上去,形势就会一发不可收拾。可到了如此关键的时刻,居然还是没有一个天选卫士出现!

  夜翼咬牙,拼着硬挨了塞尔东一刀,终于从战团中脱身出来,一个闪身就出现在杜兰德身边。

  逼上来的大批战斗法师们明显为之一顿。

  “夜翼,你想要包庇杀死神袛分身的凶手吗!”塞尔东义正言辞的声音在这片天空炸响。

  他身先士卒,满脸愤怒地直扑向杜兰德,凛然怒喝:“束手就擒!我会向宁顿的本尊求情,饶你一命!”

  有塞尔东出头,战斗法师们又有了信心,再度逼了上来。

  “无耻!”夜翼拦在杜兰德面前,横刀架起,挡住了塞尔东当头劈落的弯刀,冷冷说道,“塞尔东,你别逼我。真把我逼急了,我大不了带上杜兰德离开咏战堡垒!那样的话,等马努斯回来之后,你能如何向他交代?”

  塞尔东脸上涌起疯狂之色,狞声道:“带上杜兰德离开,那也要杜兰德愿意啊,你回头问问他,问他是不是不要女儿了?”

  塞尔东持刀压着夜翼的刀,悄然运转规则之力,弯刀好像和夜翼的黑刀夜兽黏在了一起,彼此摩擦着,持续角力。

  随后塞尔东提声喝道:“所有人听好,在咏战堡垒中弑杀神袛分身是大罪,我!当代水神塞尔东!在此宣布——”

  塞尔东没能宣布下去。

  下方那些群情激愤想要冲上来的战斗法师们也忽然停住了脚步。

  哪怕镇定如劳伦斯,也满脸错愕地望着天空,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他本来还在暗自焦急,心想天选卫士怎么还不出现,可事情的发展还是完全出乎了这位退役神袛的预料。

  杜兰德站在夜翼身后,手里握着审判战刀。

  刀锋贴着夜翼的身侧,从肋旁无声游出,越过夜翼,刺中了夜翼面前的水神塞尔东的胸膛。

  “你分心了。”隔着夜翼,杜兰德的声音淡淡传递过来,传进塞尔东的耳朵里。

  “呃……你……”塞尔东正全力压制住夜翼,自身几乎不设防。他根本没想到杜兰德会在这一瞬间出手,否则也不会这么轻易地被刺中,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塞尔东清楚地感到自己的心脏被刺中了,刀锋在杜兰德的拧转之下,正执着地在心脏中旋绞!

  “塞尔东,你刚才说,我弑杀神袛分身是大罪?”杜兰德调动起最后的能级,发动了武装延伸。审判规则之力再度加强,刺入塞尔东心脏的刀锋又随之深入了些。

  塞尔东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

  杜兰德冷冷说道:“那么我告诉你,今天我杜兰德不仅要杀神袛分身,还要弑杀真正的神。”

  ps:

  第二更到。祝愿大家七夕快乐,认认真真对待每一份感情,不伤害别人,也不伤害自己,开开心心过日子。

  今天一共写了8500+,希望有月票的童鞋可以投给我~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