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三十三 夜翼的选择

卷八 章三十三 夜翼的选择

  往事化为记忆,尘封于心中的某个不起眼的角落,不经意间流淌出来,左右着我们的思想和决定。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你们要干什么!”一个六七岁大的女孩愤怒地叫着,被一群大孩子堵在房间里。

  女孩有着如夜般深沉的眼睛,小小的脸蛋上挂着泪痕。她瞪着眼前的大孩子们,眼中没有恐惧,没有屈服,只有愤怒。愤怒之下,似乎还藏着一丝居高临下的不屑一顾。

  “你太碍眼了,谁也不搭理,居然连我写给你的情书都随手丢掉?你以为你是谁?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敢瞧不起我们?”领头的大孩子越说越气,一巴掌将女孩打倒在地。

  女孩感到肩膀一阵麻木,一声不吭地咬牙站起,安静地看着眼前的大孩子,眼中的鄙夷和蔑视已经完全不加掩饰。

  她悄悄握紧了拳头,但最后还是松开了。和姐姐一起被送来这所战斗法师学院的时候,父亲说过不让她们暴露身份,她很崇拜强大的父亲大人,所以她忍住了将眼前这些家伙一个个干掉的冲动。

  门外忽然传来惨叫声,那是负责放哨的几个实力偏弱的坏孩子发出的惨呼。

  领头的大孩子脸色一变,就听到一个漫不经心的声音传了进来:“一群人欺负新生,还是女生,真他妈的给我们学院长脸啊。”

  房间外站着一个男孩,他有一头海藻般的蓝色卷发,手里把玩着一柄更适合大人使用的巨大弯刀。

  “塞尔东,你还想当护花使者?找死!”大孩子们扑了上来。

  战斗在一分钟后结束,拿弯刀的男孩站在所有人的中间,只有他是站着的。

  男孩得意地笑了笑,却愕然发现那有着如夜黑瞳的女孩已经不见了。

  “哼。已经走了吗?古怪的家伙。”男孩撇撇嘴。

  “谢谢你,塞尔东。”一个和男孩差不多大的女孩走过来,她有着阳光般的甜美笑容,温婉地笑着说。“谢谢你帮忙。救了我妹妹。”

  “你干嘛不自己出手,非要躲着让我出手。”

  “抱歉嘛。夜翼不喜欢被我帮。”

  “呃,好吧,真是个怪丫头……”

  “虽然我和妹妹关系不好,不过还请别这么叫她。”女孩将一缕碎发捋到耳后。抿嘴笑道,“另外,能请你保密我和她的姐妹关系吗?”

  “我没所谓。”塞尔东嘻嘻笑起来,随后好奇地问,“……不过,米洛,你和那个叫夜翼的怪……好吧。你和夜翼真是亲姐妹吗?一个纯光系,一个纯暗系,啧啧,完全对立的属性。却是姐妹两人?”

  “呵呵,遗传父亲的。”

  “哦,是吗,你们的父亲是谁?”

  “秘——密!”

  “喂喂,太不厚道了吧,我可是刚帮过你啊。”男孩半开玩笑地说,“听说这代七元素神袛中有一位‘两仪裁决’,那位大人兼具光与暗双属性,你们的父亲该不会是他吧?喂喂,别跑啊,回答我的话啊!”

  ……

  ……

  往事随风。

  转眼已经这么多年过去。夜翼看着眼前的塞尔东,审判战刀的刀锋深深刺入了塞尔东的心脏,由于痛苦,他妖异的脸剧烈扭曲变形,显得异常狰狞。他呼哧呼哧地喘着气,不时咳出血沫。

  看着这个人,看着这个从儿时起就认识的人,夜翼忽然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在场没有人想到杜兰德会对塞尔东刺出那一刀。

  夜翼也没想到。

  她是距离最近的人,受到的视觉震撼也最激烈。夜翼非常讨厌塞尔东,可两人之间毕竟有米洛这一层关系在内,夜翼不是没想过杀塞尔东,但她下意识地将这个想法埋藏在心底深处。

  可杜兰德的这一刀,却将一个选择题——一个被夜翼一直以来下意识回避开的选择题——骤然摆在她的面前!

  站在塞尔东的角度,看不到夜翼身后的杜兰德。

  塞尔东求助地死盯着夜翼,嘶哑叫着:“夜翼……救、救我……救我!我是塞尔东啊,我和你、和你姐姐从小就认识啊。小时候我还救过你啊。不要,不要让他杀我!”

  心脏是战斗法师的要害,塞尔东全力和夜翼拼斗的时候被杜兰德趁虚而入,等反应过来已经遭受重创。

  忽如其来的死亡阴影彻底撕碎了塞尔东的全部阴谋,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求助于夜翼。

  近乎本能地,塞尔东知道求杜兰德没用,那只会加速自己的死亡。

  审判战刀还在疯狂地试图撕碎塞尔东的心脏,摧毁塞尔东的生机,杜兰德沉默无声,却于沉默中透出坚决近乎决绝的必杀之意。

  夜翼闭上了眼睛。

  塞尔东愣了一下,旋即好像疯了一样大吼起来:“夜翼!夜翼你不能这样!我是塞尔东!我是神!我是森德洛的水神,没有人能在咏战堡垒中杀死我!这不可以!夜翼,你就不为森德洛考虑考虑吗?我和你都已经走上了融合规则的道路,凯恩斯没有,宁顿没有,预备学院里的预备水神就更没有!没有人比我更适合水神之位,你真想让森德洛的整体战斗力凭空削弱吗?你知不知道现在正是森德洛生死存亡之时!”

  夜翼脸色变化了几次,然后她重新睁开眼睛,转过身来,面对面看着身后的杜兰德。

  “我记得我说过……”夜翼深深注视着杜兰德的双眼,嘴上却在对塞尔东说话,“我在扎古力山脉时说过,不准动杜兰德,这是森德洛的底线,也是……”她略一犹豫,还是说了出来,“也是我的底线!!”

  杜兰德愣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随后只见夜翼猛地一震手中的黑刀“夜兽”,黑暗涌动,扭曲不定好似黑洞的刀锋上延伸出九条尾巴。缠住了塞尔东试图提起的弯刀,缠住了塞尔东提刀的手,也缠住了塞尔东的人。

  夜翼做出了她的选择,她选择了杜兰德。

  “夜翼!!!你这个吃里扒外的婊子!!我……我要宰了你!宰了你!!”被九尾夜兽缠住的塞尔东状若疯狂地挣扎着、嘶吼着。

  夜翼却始终没有回头。

  “谢谢。”杜兰德微微一笑说。手上不断加力。想要彻底杀死一名神袛还是有些难度。

  杜兰德也理解夜翼的心情,夜翼能够帮忙束缚住塞尔东。杜兰德心中已经很感激了。而且刚才夜翼的那番话语,其实与表白无异,令杜兰德心中颇受震动。他不可能残忍地要求夜翼对塞尔东做出致命一击。

  此时此刻,咏战堡垒中的气氛几近凝固。

  没有人做出任何动作。不是不想动,而是不敢动,弑神这个字眼太过沉重,没有人敢在此刻轻易做出反应。哪怕心理强大如劳伦斯也一时间不知所措,内心深处,劳伦斯并不希望一名神袛的本尊就这么被杀死。

  一旦塞尔东被杀,水系神火便暂时失去了主人。这时候需要预备水神站出来,融合神火成为新一代水神。但问题是神火的交接与重新融合需要时间,劳伦斯当年将光系神火让给那位“两仪裁决”的时候,可是花费了不少时间。那之后劳伦斯从神位上退下。失去了神火与规则,却保留了神袛漫长的寿命。这就是退役神袛。

  如今森德洛正处于战争时期,理性告诉劳伦斯:这时候进行神袛更迭,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而且塞尔东刚才怒吼的时候说了,说他和夜翼都已经走上了规则融合之路,走上融合之路的人哪怕在神袛中都很少,也就是说,哪怕有预备水神继承神火,成为新任水神,战斗力也一定比不上塞尔东!

  “妈的,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劳伦斯再次将视线投向亚瑞特山巅的天选神殿,直到现在,都没有任何天选卫士露面。

  天空中。

  大批战斗法师有些不知所措地站在空中。

  年轻的女战斗法师也在其中,却不知道该做什么。这时,一旁的一位同伴说道:“那个叫杜兰德的家伙,不能让他弑杀神袛。一会儿我先出手,你们跟着我来。”

  “这能行吗?”

  “怎么不行?”说话之人面容冷峻,咬牙说道,“他看起来年轻得过分,甚至可能并不比我们大多少。我观察过了,他最强的是手中的紫色战刀,但现在刀锋还在塞尔东大人胸膛中,没有战刀的情况下,我们要阻止他也不是不可能!”

  说完,这名年轻的战斗法师狂喝一声,越众而出,不管不顾地狠扑向杜兰德!他的实力颇为不俗,但在众多战斗法师中不算出众,却成为了第一个敢于对杜兰德出手的人。

  这当然有年轻气盛的成分在其中,却隐隐藏了一份不服气的味道。

  ——同为年轻一辈的战斗法师,这持紫色战刀的家伙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凭什么他能以非神之躯,敢行刺神之事?

  杜兰德单手握着审判战刀,另一手虚握一记,凭空凝聚成一柄冰火交汇而成的能量战刀。

  头也不回,反手就是一刀!

  这一刀,还是零式!

  掌握零式之后,杜兰德已经不再需要双手持刀才能发挥出最强攻击力,单手即可,这也意味着他可以恢复成最顺手的双刀流了!

  刀光擦着年轻战斗法师的脸颊飞过。

  这名战斗法师全身僵硬地顺着惯性,又往前冲出十多米,他的拳头距离杜兰德不足两米,可他却好像忽然变成了坏掉的木偶傀儡,无论如何都没有再次扑击的勇气了。

  刀光掠过的那一刹那,这名年轻战斗法师分明感到死神与自己擦肩而过!

  啪!年轻人脸上崩开一道血痕。

  杜兰德终究还是手下留情了。

  “如果还有人敢冲上来试图阻止我的话,我会下杀手。”杜兰德平淡又冷漠的声音在天空中传递开来。

  年轻的战斗法师全身僵硬,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脸颊滚滚而下,脸色阵青阵白。他忽然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开,留下几名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的同伴,头也不回地混入了人群。

  “不能再拖下去了。”杜兰德心想。

  有第一个人出手就会有第二个,这一个被杜兰德惊退了,那么,下一个呢?还会是这种空有强大战斗技艺却内心不够强大的年轻战斗法师吗?如果第二个人冲上来死战不退呢?如果这样的人有很多呢?

  杜兰德深爱森德洛。

  哪怕周围的这些战斗法师刚才还疯狂地叫嚣着要杀了自己,但杜兰德并不怪他们,杜兰德只是更恨塞尔东了。

  杜兰德的左手五指紧紧握着审判战刀的刀柄。

  由于塞尔东的抵抗无比激烈,杜兰德握刀的手指指节已经泛青发白。

  紫色的刀锋深入对方的胸膛,正以塞尔东的心脏为战场,与塞尔东进行着最后的搏斗。

  “夜翼,麻烦让开一下。”杜兰德让夜翼让到一边,终于与塞尔东面对着面。然后他高举起右手中的冰火能量战刀,刀的造型与审判战刀无异!

  手起刀落,又是一记零式,对准塞尔东的头顶狠劈下去!

  刀不是审判战刀,所以不具备20阶的审判规则。

  可刀法仍是零式,而零式所引动的规则,同样有20阶的水准!

  塞尔东的手脚都被九尾夜兽缠住,心脏几近麻木,他绝望地看着即将带走自己生命的冰火刀锋,惨笑道:“杜兰德!你会成为森德洛的罪人!你这个不顾大局的混帐东西,你就等着被历史唾骂吧!我诅咒你!我诅咒你!!”

  直到面临死亡,塞尔东好像仍不觉得自己所做的事有错。

  对于塞尔东凶狠恶毒的诅咒,杜兰德脸色纹丝不动,说:“随便你。”

  劈落的冰火战刀没有半分颤抖或动摇,刀锋加速劈落。

  刀锋在碰触到塞尔东头顶的刹那,突兀地停顿下来,一缕鲜血自塞尔东额顶出现,顺着额头和鼻梁流淌下来,他的脸色很僵硬,一口气憋在嗓子眼里,由于绝望和恐惧无论如何都吐不出来。

  一阵风吹过。

  这阵风很奇异,透着淡淡的甜香,很好闻,让人的心不由自主地平静下来。

  可杜兰德却一点也不平静,因为风缠住了他握刀的右手。

  风持续地吹动。

  随后,一只纤长、白皙、柔美的手自风中出现,好像风中摇曳的一朵兰花,从容而优雅,轻轻握住杜兰德的手腕。

  手自风中探出,在最后关头阻止了杜兰德砍杀塞尔东的动作。

  风还在无休无止地吹拂着,杜兰德双眼微眯,在风中隐约看到了那只手的主人,却无论如何都看不真切。

  在场所有的战斗法师忽然感到自己什么都看不见了,柔和的风劲轻轻缠裹住每一个人,等风消失的时候,人们发现已经从天空中回到了咏战堡垒之中。

  “发生了什么?”

  “怎么回事?!”

  回到地面上的战斗法师们愣了愣,随后想起了什么,连忙抬头,纷纷仰头看去——

  夜空高远,缀满繁星。深邃与璀璨彼此交织相融。美丽的夜空开阔而空荡,哪里还看得到半个身影?

  人呢?

  ps:

  第一更到,仍是4300+的大章。一小段回忆填了个卷七的小坑,不记得坑的童鞋,可以去看卷七的章十一。我自己很喜欢这一章,希望大家也喜欢。我继续去写第二更啦。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