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三十四 归来的最强者

卷八 章三十四 归来的最强者

  一阵风吹过,所有人都消失在空中,之前愤怒地冲上天际的战斗法师们一晃眼就回到了地面上,完全没有半点抵抗之力,就连杜兰德、夜翼和塞尔东都不见了,没有在天空中留下任何痕迹。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气味、能量、气息……没有任何东西留下,星空澄净如洗,只有夜风拂过,似乎之前的所有事情只是咏战堡垒中的战斗法师们的一场疯狂的梦境。

  “劳伦斯老先生,刚才那是……?”皇后已经在少女兰子的大光明治疗术下基本恢复了,她看着脸色凝重似乎想到了什么的劳伦斯和兰子,蹙眉问道。

  劳伦斯神色复杂,有担忧也有释然,片刻后缓缓吐出一句话:“是风神。她回来了。”

  ……

  ……

  杜兰德眼前尽是狂风吹卷,什么都看不清,这阵风十分柔和,却带着不容抗拒的味道!

  等视线重新恢复的时候,杜兰德发现自己已经不在空中,而是站在古拙简朴的大殿之中。殿宇足够二十米高,一角上有一个通往更高层的楼梯,并不起眼。大殿中没有任何陈设和布置,倒是墙壁上刻绘着八个标记。

  大地锡杖、火焰拳心、水钥匙、风羽翼、光天枰、极暗眼、九圣雷纹章,分别代表着森德洛的地、火、水、风、光、暗、雷七系神袛。

  除了代表七元素神袛的标记之外,还有第八个印记,那是简简单单的一双眼睛的图案,线条简约无华,杜兰德知道那是预言者梭罗的专属标记,一双能够看到未来的眼睛。

  “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了吗?”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

  杜兰德看了过去,就在自己前方不远处。站着一个身穿淡青色衣裙、风姿卓越的女人,满头青丝垂直腰臀,脸上带着面具,只露出一双温润如水的双眼。宁定地看着杜兰德。

  “你是谁?”杜兰德提起战刀。经过宁顿的事之后,杜兰德变得异常警惕。哪怕对面站着的是一名战斗法师。

  “森德洛的风之神袛。”女人说。

  “风神吗……”

  杜兰德回想起布泽的话,目前森德洛的神袛在各条战线上战斗,火神宁顿的本尊在焰山如狱,马努斯在七色城。风神则在咏战堡垒外的希望平原上,利用强大的机动性,和大批黑色矮人打游击,以防黑色矮人破坏堡垒外墙。

  据布泽说,风神很少回咏战堡垒,回来也只是为了补给,然后很快又会离开。

  她本应在三天之后再回来参加神袛会议。却没想到提前回来了。

  杜兰德嘴角扯了扯,忽然觉得说不出的荒谬,这些森德洛的神袛还真是一个接一个地跳出来坏自己的事啊,刚才若非这风神阻拦自己。塞尔东必死无疑。

  想到这,杜兰德微微偏头,只见塞尔东正软倒在不远处的地面上,身下流淌着大量的鲜血,他的心脏被洞穿了,又险些被杜兰德一刀开瓢,这是常人难以承受的重创,若非塞尔东是神袛,生命力远比一般战斗法师要强,他恐怕早就死了。

  一个身材高瘦的黑袍女子正在帮塞尔东疗伤,从那人的袖标来看,应该是一名特记番队的队长。

  杜兰德看着躺在地上、人事不知、几乎和死人没两样的塞尔东,握着审判战刀的手指微微收紧。

  “我劝你别打着在这里杀人的念头了,没可能的。”风神的声音很有磁性,稍稍透出冷淡和不悦,“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大致知道你是谁,你就是杜兰德吧?但你怎么会和塞尔东战斗?还差点杀了他?”

  说到最后,风神的口吻中已透出一丝凌厉。

  杜兰德憋了一肚子的火,闻言冷笑道:“我何止差点杀了塞尔东,宁顿在咏战堡垒中的分身也已经被我杀了。”

  风神的脸色被面具遮挡,眼神却明显剧烈变化了几下,那个正在帮塞尔东疗伤的高瘦特记队长也明显震了震。

  “为什么?”风神的声音转为低沉。

  “事实上这个问题应该由我来问。”杜兰德收敛了冷笑,面无表情道,“你是风之神袛,你能把我卷到这里来,我不奇怪;你能把重伤垂死的塞尔东带到这里,我也不奇怪。但是,你是怎么把同为神袛的夜翼带到这里的?”

  夜翼也在大殿之中,就站在距离杜兰德不远的地方。

  以实力而论,夜翼在七元素神袛仅次于马努斯,同时应该比塞尔东强那么一点点,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第二人!

  除非她本人自愿,否则风神无论如何都无法用一阵风就将夜翼卷到这儿来,虽然杜兰德至今还不是很清楚这大殿究竟是哪里。

  夜翼难道改变主意了?她又不想杀死塞尔东了?

  这个念头刚刚冒出来,就被杜兰德轻轻打消,就像夜翼已经很了解他一样,杜兰德同样了解夜翼,她不是优柔寡断的女人,一旦做出决定,就不会有改变。她不可能是自愿来到这里的。

  只要夜翼想,她刚才应该能轻而易举地挡住突然出手的风神,为杜兰德争取到杀死塞尔东的时间才对。

  杜兰德看向夜翼。

  夜翼的状态还可以,除了脸色有些苍白之外,她手里仍提着黑刀夜兽,距离塞尔东不过三米多的距离,却没有再出手的意思,脸上挂着一丝无可奈何的苦笑。

  “抱歉,杜兰德,我不是不想帮你,而是做不到啊。”夜翼叹了口气,反手向身后斩了一刀。

  黑色刀光迸发,经过一处看似空无一物的空间时,忽然好像撞上了什么,随后竟好似鸡蛋碰上了石头,一下就破碎了!

  不过夜翼的这一刀已经起到了作用。

  杜兰德微眯起双眼,只见大殿中的空间隐隐扭曲起来,片刻之后,一个身影浮现出来。

  他应该一直站在那里,甚至没有刻意掩饰身形,只是很安静地、饶有兴趣地看着手持审判战刀的杜兰德。

  然而,以杜兰德的眼力和感知能力,竟然完全感受不到那人的存在,直到夜翼的一刀劈斩过去,杜兰德才注意到夜翼身后还站着一个人!

  “这是怎么回事?!”

  杜兰德全身的肌肉在一瞬间就紧绷到了极致!

  审判战刀下意识地提了起来,横于胸前,杜兰德运足目力,看了过去,只见那人很安静地站着,三色头冠环额,青色铠甲加身,身高足足超过了两米,宽肩窄腰,英武挺拔。

  那人生得异乎寻常的英俊,一条条硬朗有力的线条构成了他的脸部轮廓,五官眉眼立体感十足,威严却不失柔和,感觉就像最完美的一尊大理石雕像活了过来,甚至给杜兰德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

  完美无缺。

  ——这就是杜兰德看到那人之后的第一感觉。

  杜兰德明白为什么夜翼不得不来到这里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下狂跳不休的心脏,看着那人,毫不畏惧地与之对视着,然后一字一顿,吐出了那人的名字——

  “青色愤怒……”

  “马努斯!!”

  ps:

  第二更到~正好在推荐期,继续求月票和订阅!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