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四十三 预备神学院的录取者

卷八 章四十三 预备神学院的录取者

  杜兰德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或者更准确的说,是看着眼前这一批年轻的战斗法师们。

  这里是一家贩卖深海小章鱼串的小吃店,店铺门面不大,于是店家在街道上摆放了不少桌椅。

  将近十名年轻男女占据了大部分座位,隐隐以刚才绊兰子的那人为首。

  每个人手上都举着几支小章鱼烤串,神情自若,只是那眼神正若有若无地瞥向杜兰德,一副“看你作何反应”的架势。尤其是为首的年轻人,他刚才伸出来的那只脚,正有节奏地轻轻敲打着地面,似乎生怕杜兰德不知道是他出脚绊得兰子。

  杜兰德想了一下,暂时不理会这批明显在挑衅的家伙们,一伸手把兰子拉了起来:“没事吧。”

  “没事……没事没事!”兰子有些慌乱地转过身,快速梳理了一番因为险些摔倒而散乱的头发。

  她平日里也是不吃亏的主儿,看起来清纯秀气,骨子里性子很烈。可此时的她却顾不上找那故意绊人者算账,急急忙忙地整理着自己的形象。

  杜兰德见兰子没有受伤,稍稍放下心来,这才回过头来,看着那年轻人淡淡道:“故意伸脚把人绊倒了,连句道歉都没有吗?”

  年轻人吹了声口哨:“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伸脚绊的?”说着回过头看向一种同伴,大声问道,“你们看到了吗?看到了吗?”

  “没有啊!”

  “怎么了?发生什么了吗?”

  故作惊讶的声音此起彼伏。

  这些家伙都没有刻意压制音量,反而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一阵大呼小叫,很快就引来不少视线和注意。

  附近的战斗法师们看了过来。有店家也有来这里吃饭的客人,许多人看到杜兰德时微微一愣,旋即议论声此起彼伏。

  “……是失刀者。”

  “好像还真是,不过样子变了不少啊。”

  “失刀者?那个背了四把刀的家伙吗?他弑神那晚老子在睡觉,没看到。原来他长这样啊。”

  杜兰德一阵皱眉,他才刚刚取回力量,而且不是完整的力量,因此并不希望招惹事端。

  可偏偏有人不想让杜兰德如愿。

  为首的年轻人见周围的注意力被成功吸引过来。满意一笑,慢条斯理地站起身来。

  他个子很高,比杜兰德还高了半个头,差不多有一米九五,近距离微微俯视着杜兰德说:“我认得你!你是失刀者。”

  “……我倒是不认得你。不过,你的同伴中倒有个我认识的人。”杜兰德淡笑着看向一名脸色冷峻的青年战斗法师,说。“那天晚上我要杀塞尔东时,你好像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冲上来的吧。我记得那天我饶了你一命,怎么,今天是来找场子的吗?”

  冷峻青年重重哼了一声,说:“试图弑杀神袛这种恶行,亏你还敢挂在嘴边?”

  杜兰德却笑了笑不再理他。那青年的实力很一般,杜兰德哪怕不用审判战刀也能对付。

  可眼前这为首的年轻人不同,单论能级,他并不比特记番队的副队长差。

  “你绊我的同伴,是为了替你的同伴出头?”

  “不。不是的,你会错意了。”年轻人咧嘴一笑。“我只是很单纯地看你不爽而已。明明已经失去了刀,你还拽什么拽?看看你这身打扮,啧啧,上好的猎装,双护臂,还一口气背了四柄刀!你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用刀的吗?你这个失刀者!!”

  “说了这么多废话……”杜兰德轻叹一口气,无奈道,“结论呢?你到底想说什么?”

  “问得好!”年轻人大笑起来,“把你背后的刀留下吧!既然是失刀者,就要有失刀者的样子!没事背着刀干嘛?杜兰德,要怪就怪你今天出现在这里,出现在我面前。如果你明天再来的话,就不会碰到我了。”

  说到这,年轻人故意停顿下来,他身后的一名同伴帮他说了下去:“因为梅席夫明天就会正式前往神之预备学院啊!”

  现场陡然间安静下来。

  杜兰德也流露出一丝惊讶和疑惑。

  神之预备学院?

  杜兰德注意到围观的战斗法师们脸色都变了,看向梅席夫的眼神里,多了许多震惊,多了几分羡慕,也多了一丝敬畏!

  兰子这时终于整理好仪表仪容,见杜兰德脸色疑惑,不由低声对杜兰德解释道:“神之预备学院,顾名思义,是培养预备神袛的地方。所有现任的神、退役的神,基本上都是从那里走出来的。”

  杜兰德闻言变得严肃起来,沉默不语。

  马努斯对杜兰德的要求是变强,却没有提供任何具体的建议,也没有提供任何特殊的修炼资源。杜兰德心中隐隐感到这并非马努斯在敷衍,而是恰恰相反,代表着马努斯的某种期待。

  期待杜兰德以自己的方式寻找道路!因为只有这样获得的强大,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强大。

  杜兰德现在觉得,神之预备学院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因此他没有说话,沉默地思索考量着。

  但这份沉默落在梅席夫眼中,却成了懦弱与退却。不止是他,他身后的同伴,以及围观的战斗法师们也是这么认为的,在“神之预备学院”这个名字面前,退却,并不丢脸。

  现场很安静。

  杜兰德的眉头越蹙越深,梅席夫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盛,他真的很享受这种感觉,这种将曾经引得万众瞩目的弑神者压得喘不过气的感觉。

  “把刀留下吧。”梅席夫微微抬起下巴,故意用一种淡漠有份儿的口吻下达了最后通牒。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杜兰德会选择退让的时候。杜兰德开口了,话是对身旁的兰子说的。句式为问句:“这种货色……真的能进神之预备学院?”

  神之预备学院,培养预备神的地方诶!

  抛开心性、抛开心智成熟程度、抛开各种软件指标,纯以实力与潜力而论,眼前的梅席夫哪有半点预备神的风采?

  虽说能级上,梅席夫不比特记番队的副队长差,但那又如何?

  预备神与特记副队长,根本就是两个层面上的人物。

  兰子认真看了笑容骤然僵硬的梅席夫几眼,最后很是疑惑地喃喃说道:“奇怪了。据我所知,神之预备学院的门槛出奇地高!如果这人真能进入神之预备学院,那入院门槛该被降到多低了啊,不明白。”

  “你、说、什、么?!!”梅席夫的脸色猛地涨红。

  他并没有说谎,他是真的被神之预备学院录取了,明天就会出发前往。这对他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惊喜,正因惊喜太大。才忍不住飘飘然地挑衅杜兰德,然后故意拿出来当众炫耀。

  眼前这白裙少女竟然说他被学院录取,极大拉低了入院门槛值?

  “简直欺人太甚!”梅席夫全身力量勃发,散发出纯粹而强大的炙热火意,随后他一翻手,大片大片细碎的火焰凝聚成长刀。正是橘焰鬼斩!

  “欺人太甚?”杜兰德见状笑了,“这话应该由我来说吧。本想要你一条腿就算了的,但既然涉及到神之预备学院,劳驾跟我走一趟吧,我有话要问你。”

  梅席夫狞笑着大步逼上来。不屑道:“一个卡在30能级瓶颈上的失刀者,还敢大言不惭?失去了刀的你根本就是个废物!”

  这番话是梅席夫的真心话。

  他不懂得什么叫规则位阶。他不懂什么是零式,因为无知,他认为失去了刀的杜兰德只能任他宰割,所以他是真心实意的认为:失去了刀的杜兰德,根本就是一个废物。

  杜兰德并不鄙视这份无知,有的只是怜悯和同情。

  “你不用出手,让我来吧。”杜兰德对全身泛起白光的兰子说了一句,然后一抬手,手指搭上了肩后的一截刀柄。

  杜兰德不打算告诉对方什么叫零式,什么叫规则位阶高达二十的杀人刀法。

  那太奢侈了。

  面对这种空有不错的能级、连个神级血脉能力都没有的家伙,杜兰德伸手搭上的,不是用来施展零式的双刀“白色”,而是双刀“冰火”中的……火。

  左手五指收拢,缓缓握紧了橘焰长刀的刀柄。

  但握住之后,杜兰德并未拔刀。

  只是握着。

  随后,杜兰德抬起右手,掌间浮现出大片冰霜,以能量凝聚成一柄琥珀之刃,刀锋一横,直接送到了对方刺过来的火焰刀锋前方。以寒冰对火焰,以时间对空间,就那么把琥珀之刃送上去让对方砍。

  在扎古力山脉之中,杜兰德曾以这招对付贝丝。

  “咦?”梅席夫明显愣了一下,他手中的橘焰鬼斩马上就要没入虚空了,可杜兰德恰在此时,将琥珀之刃在橘焰鬼斩前一横,梅席夫的橘焰长刀一头撞上去,竟被打乱了节奏,没能穿梭虚空!

  100能级以上的橘焰鬼斩,撞上30能级的琥珀之刃,杜兰德手中的能量冰刀当场就爆掉了,却神奇地克制住了对方的橘焰鬼斩,令其完全失效!

  “喝!”

  杜兰德一声断喝,握刀的左手这才猛然发力!拔刀!拔出了属于杜兰德的橘焰长刀,而且和对方不同,杜兰德这柄可不是能量凝聚的刀,而是退役神袛苦心打造的真刀!

  唰!

  杜兰德根本没给对方喘息调整的时间,一刀劈斩而下。

  他目前的能级仍是30,与对方相差不少,按理来说这一刀顶多令梅席夫受伤,却不足以令其重伤。

  然而,在梅席夫不可思议的目光中,杜兰德的刀锋从他肩部切入,斜斜划拉下来,几乎将他的身体粗暴地切开了!

  “这……怎么……可能——?!”梅席夫眼神里的不甘与不解渐渐涣散。

  他哪里知道:杜兰德刚才那一刀斩杀下来的时候,橘焰长刀的刀尖上闪过一抹不起眼的紫色,那是审判规则之力的颜色。

  唰!

  劈斩之后,杜兰德一反手,橘焰长刀瞬间归鞘。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杜兰德瞬间出刀再瞬间归鞘,等人们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干净利落地一刀放倒了一名预备神学院的录取新生!

  “人我先带走了。”杜兰德探手一抓,将软软栽倒的梅席夫拎在手里,然后对梅席夫身后那些目瞪口呆的年轻战斗法师们说道,“下次挑衅前,记得把眼睛放亮点。”(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ps:第一更到!求票求票哦!~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