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四十六 自创的第一刀

卷八 章四十六 自创的第一刀

  从那不知道名字的冷峻青年战斗法师眼中,杜兰德看到了强烈的渴求,杜兰德知道他一定也想学零式,正因心中的渴求太过强烈,他才会主动找到杜兰德询问。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但他是真学不了,杜兰德没有故意打击他,而是实事求是地陈述了一个事实。

  零式是李尔蒙斯留下的绝学,当年李尔蒙斯仗之一刀将圣山亚瑞特切为两半,无数岁月之后,杜兰德又在只剩一半的咏战堡垒上空,以零式斩杀了一名神袛分身,甚至险些杀死一名神袛的本尊。

  按照《零式》中的记载,这套刀法除了李尔蒙斯的后人外无人能学,哪怕是李尔蒙斯的直系后裔,也不是人人都能学的,还必须拥有“暴君李尔蒙斯那种冷酷与愤怒完美交织的气质”。

  好吧,杜兰德承认第一次看到这种说法的时候,忍不住腹诽李尔蒙斯太过装逼,留下一套绝学还要求修炼者的气质和他相符?这是什么恶趣味?

  但到了今天,杜兰德终于明白这不是装逼,而是很严肃认真的一个修炼前提。

  没有李尔蒙斯的气质神韵,真的修炼不了这套刀法,哪怕杜兰德本人,如果施展零式时的心境情绪有所偏差的话,也会令刀法失效。

  马努斯在神袛会议上提到杜兰德的能体式和刀法时,说过:那不是能够普及的东西。

  这是天大的实话!

  走在回古罗蓝堡的路上,杜兰德在脑海中回放了一遍之前的几场短暂战斗,默默梳理着自己如今的实力修为。

  自己如今有五把刀。

  如果对手是特记番队队员,或是副队长级别的人物,那么双刀“冰火”便足以应付了。

  双刀“冰火”是专门用来施展冰火双刀流的。冰与火之力配合,左手虚空。右手时光,可谓攻守兼备,拥有极大的战术优势。若在冰火双刀上悄悄附带2阶的审判规则之力,足以跨越能级差距。对付一般的特记副队长。当然。斯内尔那种一人兼具大量血脉能力的家伙例外。

  但如果对手是特记队长,以杜兰德如今的能级。单靠双刀冰火和隐藏的审判战刀,还不够。

  这时候就需要双刀“白色”,施展零式双刀流。

  零式是一套纯攻击性的刀法,以刀法引动规则。而且高达20位阶。

  20阶规则,再乘以30个单位的能级,斩击的攻击力高达600!

  如此攻击力,也只有那些拥有攻击型神级能力的特记队长,才有可能与杜兰德媲美。

  “攻击方面没有任何问题,一旦我突破能级瓶颈,进一步把能级提升到60个单位。我的攻击力立刻就能翻倍,达到1200。”杜兰德心中很笃定。

  神袛分身的攻击力,也不过是破千的水准。

  “至于防御……”

  想到这,杜兰德嘴角微微掀起一抹笑容——虽然不能公然使用武装延伸。但杜兰德已经找到弥补办法了。

  审判战刀如今在杜兰德体内,杜兰德能够随时调动出一缕审判刀气,并操纵它覆盖在周身上下的任何一个部位。

  换言之,杜兰德能在体表构建一层由审判规则之力组成的隐蔽保护层!

  30能级乘以如今2阶的审判规则之力,最终防御力是60。

  其实还是有些不够,但随着审判战刀的不断解封与觉醒,杜兰德确信自己的防御力只会越来越高。

  最终也许根本不需要武装延伸,心念一动,就能在敌人攻击的部位凝聚一抹审判刀气,将对手的攻击化解于无形之中。

  “……若非我想到这种防御的手段,刚才面对88号天选卫士的时候,恐怕我还没那么容易取胜。”

  之前安德烈猛烈爆发出300个单位的能级,狂暴的能级波动与威压充斥着小巷,犹如狂风巨浪!

  真要说的话,杜兰德没可能在那种压迫之下站稳脚步。

  60防御力对上300能级?要能站稳就怪了!

  但杜兰德当时握着刀,而且是用来施展零式的刀!

  一缕浓烈的刀意与杀机始终锁定着安德烈,刀未出鞘,却给对方一个明确的信号:你若敢将能级尽数压上,我就会立刻爆发最猛烈的反击!以凌厉斩击,破开所有狂涛骇浪,以点破面!

  也就是说……

  安德烈以无处不在的庞大能级,对杜兰德进行压制。

  杜兰德以无形无迹的尖锐刀意,强势地进行反压制!

  正是在这种微妙的平衡之下,安德烈那声势巨大的能级所掀起的无形巨浪,其实始终在杜兰德周身翻腾游走,没有真正地压上来。

  想到这,杜兰德忽然停住脚步,眼中猛地涌起一丝明悟。

  以攻代守,再以不攻代攻——蓄势却不攻!原来这就是最适合现在的自己的防御手段!

  “怎么停下了?”兰子回过头来。

  杜兰德一言不发,忽然一抬双手,交叉紧握住身后的双刀“白色”!

  他并没有拔刀,仅仅是握着,却有一种隐而不发的恐怖刀意在疯狂酝酿!

  “你干什么?”兰子吓了一跳,俏脸微微一白。

  杜兰德此刻散发的刀意浓烈,而且凌厉!刀意积蓄的过程非常迅速,从杜兰德握刀开始算起,几乎眨眼之间,刀意与刀势就攀升到了最高点,这种情况下理应不得不出刀,而且一旦出刀,必然是爆发式的喷涌而出,将急剧积蓄的刀意尽数宣泄出来!

  出于战斗法师的本能,兰子连续退后了两步,时机与节奏把握得非常完美,恰好可以避开杜兰德出刀的瞬间,避其锋芒。

  旋即兰子脚步一点,转退为进,在她的预想之中,杜兰德这时应该正好在一刀落空。旧力用尽,新力未生的一刻,这就是最薄弱的一刻,只要轻轻的一击就能将杜兰德打倒。然后问问这家伙忽然抽什么风!

  可兰子忽然发现杜兰德还没有拔刀。

  他握着刀。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似要抽刀斩击。却始终没有真正动作。而那浓烈到几乎令人窒息的刀意,竟然始终维持在最高的一点,没有喷薄而出,也没有就此回落。

  “见鬼的。怎么可能!这根本违背常理!”兰子心中涌起这样一个想法。

  事物达到极限的刹那,要么释放,要么回落,怎么可能长时间地维系住?

  不过兰子没有时间多想了。此时,她正在急速冲向杜兰德,本打算抓住杜兰德的破绽,没想到迎面撞上的却是好似凝成实质的恐怖刀意。

  她非但没抓到杜兰德的破绽。反而自行暴露出了自己的最大破绽,仿佛自己把自己送上去,好让杜兰德砍。

  握刀欲攻,却始终未攻。杜兰德只用了看似简简单单的一招,就已经将兰子的战斗节奏彻底打破!

  “怎么办?我应该立刻停下,先退再防?”

  “还是索性继续前进,以攻对攻?”

  “要不先绕着这家伙游走观察一阵?但观察的时候应该保持多少的距离?”

  一时间,诸多战术选择在兰子脑海中一一涌现,到最后她发现自己根本无从选择,因为她完全无法判断杜兰德究竟什么时候会爆发攻击。

  杜兰德好像下一刻就会攻击,却始终没有攻击。

  兰子的身躯彻底僵硬住,根本不知道该做何反应,就在她脸色微白,就要自己伤到自己的前一刻,杜兰德忽然松开双刀“白色”,上前一步,轻轻扶住兰子摇摇欲坠的轻软身子。

  兰子满头都是汗,刚才那种好像做什么都是错的的感觉太难受了。

  “你这家伙……呼,呼呼……忽然间的你发什么疯!”兰子咬牙喘了口气,就差一点,如果杜兰德刚才晚一点收手,她就要因此而受伤了!

  “呃,那个,真的很对不起,忽然间想到了一式刀法,情不自禁就使出来了。”杜兰德异常尴尬道,“真的很抱歉,你没伤到哪儿吧?”

  “真要伤了我的话,你就等着被我爷爷教训吧!”兰子没好气地说,她好不容易缓过劲来,有些恼怒又有些吃惊地看着杜兰德问:“等等,你刚才说什么?忽然想到了一式刀法?刚才那种刀法,是你自创的吗?”

  杜兰德心想:虽然是在零式的基础上自创,但这也是自创啊!

  于是点点头:“嗯。”

  兰子回想起刚才那种难受到快要吐血的感觉,还有些心有余悸,低声问:“那一招……叫什么?”

  “……不攻。”杜兰德想了一下,微笑道,“零式不攻。”

  ……

  ……

  回到古罗蓝堡,刚一进门就碰到劳伦斯。

  老头一抬眼,看到了杜兰德的新造型,还有背后多出来的四柄刀,呆了好一会儿才道:“臭小子,看来收获不小啊!铁火那家伙竟然把这么多好东西都拿出来了?妈的,当年怎么不见他这么大方!”

  劳伦斯似乎回想起了某些陈年往事,愤愤不平地嘀咕了一会儿,目光再次落在杜兰德和兰子身上,声音变得有些阴阳怪气:“你们俩个小家伙,买几把刀而已,怎么去了这么久?该不会是……瞒着我老人家去约会了吧!”

  “爷爷!你在说什么啊?”兰子跺脚羞恼道。

  杜兰德坐下来笑道:“碰上了熟人,又和某个自称被神之预备学院录取的白痴家伙打了一架。”

  听到“神之预备学院”这个名字,劳伦斯脸色瞬间转为肃然:“哦,怎么说?具体发生了什么?”

  ps:

  第二更到~感谢淡看红尘,给予订阅以及我久违的打赏,谢谢你!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