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四十九 高墙之下,群星汇聚

卷八 章四十九 高墙之下,群星汇聚

  突破能级瓶颈之后,杜兰德的能级暂时还是30个单位,看似没有变化,实际上却有本质上的变化。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原本在他面前是一堵墙,无论他如何向前跨步,都始终在原地踏步,无论如何都无法绕开那堵墙的阻挡。

  而在经过了一夜的修炼与调整之后,杜兰德终于达到了某个阀值,那一刻,原本竖立在他眼前的高墙自行崩塌,消失得干干净净,就连半点残骸墙根都没留下。

  如今呈现在杜兰德面前的,是一条平坦笔直的道路,意味着从30个单位到60个单位之间的这段修炼道路,对杜兰德而言将会是一条坦途!

  “你……你居然真的在一夜之间突破瓶颈了?”兰子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腾地一下弹起身来。

  杜兰德心知自己不可能只靠这一夜的功夫突破瓶颈,而是依靠之前的大量积累,但兰子这么说也不算错,于是微笑着点了点头。

  他默默感受了一番此刻自己的状态,发现随着能级瓶颈的突破,体内居然又生出了某些意想不到的变化。

  此刻在杜兰德心脏最深处,审判战刀忽然爆发出一阵紫色强光,浮浮沉沉之间,看似没有太大的变化,杜兰德却感受到审判规则之力的位阶,在瓶颈破碎的一刻,由2阶提升到了3阶。

  “原来如此,原来这就是一点点解封审判战刀的方式,修炼,不停地修炼,提升自身这个容器的器量,最终就能令审判战刀恢复到最巅峰的状态!”杜兰德无比欣喜。

  这时兰子走了过来,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嘟哝道:“我什么时候睡着的?唉。我怎么自己都不知道,一定是你修炼的样子太无聊太单调,所以才把我催眠了。你怎么也不叫我?万一我睡出黑眼圈怎么办?”

  兰子好像是个有起床气的家伙,和她平日里恬淡清秀的样子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杜兰德想了一下。唰地将手中木刀插回背后刀鞘。认真看着兰子说:“麻烦你打我一下,随便打哪里都可以。”

  “哈?”兰子还有些迷糊。

  “我说。打我一下!”杜兰德不是开玩笑,而是想试试自己如今的防御力。审判规则之力提升到3阶之后,乘以30个单位的能级,防御力应该能提升到90。杜兰德想实际体验一下。

  他并不担心自己如今的攻击力是否够强,也不担心自己的手段是否足够多样难防,但防御偏弱是一个绕不开的问题。

  正好现在兰子刚醒来,神志迷糊,脾气糟糕,杜兰德若不抓住这个机会岂不亏了?

  于是杜兰德故意重重一哼道:“打我一下!你这小丫头,连这么简单的话都听不懂吗?”

  兰子秀秀齐齐的眉毛猛地一竖。二话不说,小拳头一拧就当胸轰了过来。

  “很好!”

  杜兰德立刻调动起一缕审判刀气,令之悄然凝聚于自己的胸口处,下一刻。兰子的拳头狠狠击中了杜兰德。

  泛着乳白色的拳劲出人意料地凝实集中,这是105个单位能级全面爆发后的一拳,也是大多数特记副队长的水准!

  然而,当拳劲试图深入杜兰德的胸膛时,审判刀气悄无声息地发挥了作用,薄薄的一层刀气仿佛化为沼泽,将凝实的拳劲一重重地削弱,一点点地化解。

  砰的一声!

  杜兰德轻哼了一声,身子微微摇晃,旋即稳稳站定,心中则涌起惊喜:“我的这套防御方法果然没问题,就算暂时不能使用武装延伸,寻常攻击也完全可以无惧了!”

  杜兰德的反射神经很发达,哪怕敌人偷袭,他也有自信瞬间调动审判刀气护体,甚至在中招的瞬间令刀气弹射出去,发动一次防守反击。

  在兰子的感受中,杜兰德的胸膛微微向后一缩,自己的拳劲就好像泥入大海,变得无影无踪。

  随后杜兰德微微后缩的胸膛又向前一顶,反倒让兰子险些退出两步!

  兰子眨了眨眼,呆呆收拳,盯着自己的拳头看了看,又抬眼盯着杜兰德微笑的脸看了一会儿,眼神里终于一点点恢复了平日里的神采。

  直到现在,她才算真正醒了。

  “呃,我干嘛打你?”兰子愕然问道。

  杜兰德忍不住笑出声来:“没什么,呵呵,哈哈哈,我们走吧,快到出发的时间了。我还需要做些准备工作,你也最好去照照镜子,梳理一下。现在的你……可不太淑女。哈哈!”

  ……

  ……

  录取信上写得很清楚,新生们预计清晨七点出发,前往学院。

  集合地点则在亚瑞特山的山脚下,也就是咏战堡垒九层城区的最下层,站在这里,抬眼就能看到雄伟壮阔的亚瑞特山和依山而建的咏战堡垒,转过身来,则是黑压压的一堵高墙。

  高墙之外,是曾经的希望平原,也是如今的绝望平原。

  据说这堵高墙的设计与阵纹铭刻,全部出自一名名叫“伊索”的战斗法师之手,因此后世的战斗法师们将之称为“伊索高墙”。

  这堵墙,是咏战堡垒的最外围防线,也是最坚固的一重防线,它将所有战火挡在了咏战堡垒之外。

  站在高墙之内,墙角之下,虽然看不到墙外头的战况,也由于隔音法阵的存在听不到绝望平原上的战火声,但所有新生都知道:墙的那头,时刻都在流血,时刻都在激战!

  集合地点为什么在这儿?

  老实说,新生们不太关心这个问题,一千多名新生来到这里,三三两两地聚集成对,小声地彼此议论着,并用看似平淡实则充满战斗欲/望与警惕心的眼神,看着周围的其他人。

  所有人都知道,在场的都是竞争者!

  而竞争的东西,则是任何战斗法师、或者说任何希望强大的生灵都殷切渴求的东西——融合神火并成为神袛的资格!

  梅席夫此时就站在人群之中。经过了一夜的休整,昨天被杜兰德打出来的伤势基本痊愈了。

  因为兴奋,他很早就来到这里,并顺利和几名新生搭上了话。很快组成一个小团体。

  毕竟谁也不知道入院后会遇到什么。提前拉拢几名同伴,也是很正常的事。几个人貌似熟络地彼此聊着。话语之间小心地彼此试探着。这时梅席夫忽然想到了什么,淡淡笑道:“你们看,在场这么多人,基本上都是属性纯粹的单系战斗法师啊。也是。双系战斗法师又哪里有资格参与预备神袛的角逐呢?”

  他这话一开始平淡,说着说着却变得咬牙切齿起来,透着一股浓浓的怨毒之意,针对的对象很明显是杜兰德。

  梅席夫甚至有些遗憾,如果杜兰德能来看看就好了,让他眼看着自己前往神之预备学院,却只能干看着眼馋!

  似乎在脑海中勾勒出了杜兰德羡慕嫉妒恨的美妙表情。梅席夫裂开嘴,呵呵呵地怪笑起来。

  他身边的一名战斗法师皱眉看了看另一人,用眼神问:“这家伙是傻的?”

  另一人微微耸肩,似乎颇为无语:“……不知道。”

  正当梅席夫开始脑补各种后续情节的时候。忽然感到自己被推了一巴掌,猝不及防下他猛地一个踉跄,不由大怒回头:“谁敢推我?”

  梅席夫身后站着一名雄壮似熊的大汉,身披斜挎式战甲,露出肌肉虬结似条条巨蟒缠绕的臂膀。

  梅席夫已经算很高了,足有一米九,可这大汉比他还高出一个头,冷冷瞥了梅席夫一眼,低沉地说:“闪开,你挡着路了。”

  说完不理会脸色发青却没敢动手的梅席夫,缓步从梅席夫刚才站立的地方走了过去。

  不远处,一名青年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啧啧砸了砸嘴,蹙眉道:“本以为入院标准大幅降低了,我们会有不小的优势,现在看来强手还是不少啊,刚才那人随手一推,看似平淡,力道其实很重,而且无声无息很难察觉。换了是我也未必躲的开。”

  青年喃喃分析着,虽然有些凝重,眉眼之间却看不到任何担心或畏惧,始终平静淡定。

  凝重是因为重视,凝重的同时还能保持平静,只能说明他对自己的实力有着强大的自信。

  这青年,正是那天在小吃街全程观看杜兰德与梅席夫爆发冲突的一人。他身旁还站着一名女子。两人没有和任何人拉帮结派,很低调地站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女子抬眼四处观望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你在干吗?”青年皱了皱眉,不解地看着自己的同伴,片刻后忽然想到了什么,失笑道,“你该不会真以为那个失刀者杜兰德会出现吧?”

  女子淡淡回道:“别小看女人的第六感。”

  青年不在意地摇头一笑,潇洒地取出一块怀表看了看时间,淡淡道:“已经快到出发时间了,你若有时间去找一个不可能出现在这儿的人,还不如抓紧时间观察我们真正的对手。啧啧,我看这数量至少有一千人以上吧,妈的,我都感到压力了呢。”

  这时女子忽然拍了拍青年的肩膀。

  “干嘛?”青年抬头,就看到女子一言不发地抬手,葱白修长的指头指了个方向,青年下意识地转头顺着那个方向看过去,然后就呆住了。

  山上走下来一个人。

  青年对自己的洞察之力很有信心,对自己的记忆力也很有信心,所以他立刻认出了那人,并确认自己没有认错——

  杜兰德?!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