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五十 小心黑眼睛的人

卷八 章五十 小心黑眼睛的人

  杜兰德本打算早点赶来集合地点,好提前看看情况的,但兰子因为在演武场睡了一夜睡出两个黑眼圈结果躲在房间里打理了好久才肯出门,以至于这都快到出发时间了,两人才姗姗而来。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劳伦斯紧紧跟着,絮絮叨叨地叮咛着各式各样的注意事项,最后郑重陈词道:“总而言之,小心!小心!还是小心!哎呀——”

  他被人从旁狠捶了一拳,铁火不耐烦的声音响起来:“多年未见,你这家伙怎么越老越罗嗦!同样的话翻来覆去说了这么多遍,这两个小家伙听着不烦,我都烦了!”

  说着用力拍了拍杜兰德和兰子的肩膀,然后把两人的手拉到一起,说:“相互帮助!团结友爱!然后就是……小心,小心,还是小心!”

  杜兰德兰子:“……”

  “明白了。”杜兰德微笑着点点头,态度诚恳认真。

  眼前这两位退役神袛也不知道活了多少年,漫长的岁月中,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却好像依然对那所神之预备学院心有余悸的样子。

  “那所学院一定非常不简单。”杜兰德默默想着,心生压力的同时,也涌起一种强烈的紧张刺激与兴奋期待相互混杂的心情。

  劳伦斯和铁火都来送行了,皇后和魔龙却都没来。

  皇后本想来送,但杜兰德觉得她还是尽量少露面为好,妖精一族虽然在诸多主位面中消失多年,但难保不会有人认出皇后的种族——她可是妖精一族中的王族,紫神妖姬。相当于上层精灵在精灵一族中的地位。万一被不怀好意的人认出,到时又是一场麻烦。

  至于魔龙……

  “那头古里古怪的龙让我给你带句话。”走下长阶,劳伦斯凑近了些,压低声音对杜兰德说。“它说它看到了某些画面,但不知道是好是坏,它让你无论如何都要小心黑眼睛的人。”

  杜兰德茫然以对:“啥?”

  劳伦斯耸肩摇头:“别看我,我只是转述而已。老实说我也听不懂那怪龙要表达什么。”

  杜兰德心道什么叫“看到了某些画面”?未来长河中的某些片段吗?魔龙那家伙。什么时候开始冒充神棍了……

  再说了,就算它想效仿预言者梭罗。做点预言装装逼,也好歹说得具体点啊!

  小心黑眼睛的人?

  杜兰德转身放眼望去,高墙之下,广场之上。已经站满了此次预备学院录取的新生。

  能被录取的,至少都是能体境战斗法师,战斗法师修炼到半神血脉境,就会变成纯血者,而纯血战斗法师的眼睛都是黑色的,魔龙难道是让自己小心眼前这一千多名新生?

  但那不是废话吗?就算魔龙不说杜兰德也会小心啊,眼前这些家伙可都是此行的竞争者。

  杜兰德的到来引起了一部分人的主意。一些新生认出他就是失刀者,脸色不由变得有些疑惑。

  “那个杜兰德怎么来了?”

  “据说他是双系战斗法师啊,和这次预备神袛的选拔有什么关系?”

  “没看到他身边那女的吗?那女的才是新生吧,杜兰德估计只是陪那女的一起来的。”

  杜兰德能感受到不少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好奇者有,警惕者有,不怀好意者也有,杜兰德甚至在人群中看到了梅席夫,那家伙正一脸不可思议地看向这边。

  杜兰德没所谓地笑了笑,向劳伦斯和铁火道了别,然后和兰子一起走向人群,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站定。

  直到这时,之前认为杜兰德只是来送人的新生们才明白:杜兰德自己也是被录取者!

  梅席夫的脸色变得极度阴沉,眼神里有不解,还有畏惧,昨天险些被杜兰德一刀劈开胸膛的恐惧感又涌上心头。他的脸色开始苍白,额头渐渐冒出汗水,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家伙不是双系战斗法师吗?他怎么可能会收到录取信?

  梅席夫忽然想到:昨天杜兰德不是还逼问自己有关录取信的事吗?

  这么说来,昨天杜兰德还没有被录取,这才一夜的时间过去,他就被录了?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一定有猫腻!”梅席夫眼中闪过一缕幽光,默默道,“那家伙也许……是开后门进来的!如果真是这样的话……”

  另一个方向上,青年无奈地叹了口气,似乎有些恼火地嘟哝道:“见鬼,那家伙还真来了?”

  他身旁的女子淡淡一笑:“我说了,别小看女人的第六感。”

  “你干嘛这么高兴?”青年不满道。

  “呵呵。”女子轻轻一笑,悠悠然地说,“曾经让我们只能站在咏战堡垒中仰视的弑神者,如今的失刀者,即将和我们一同前往那所学院,你不觉得很有趣吗?”

  “有趣个屁!”青年没好气地哼道,“那杜兰德身具火属性,而你是纯光系,和他不存在竞争关系,你自然觉得有趣!但我可是纯火系!不出意外的话,我迟早会和他对上!”

  “你害怕了?”女子似乎是故意这么说的。

  青年沉默了一会儿,嘴角一翘,露出自信而强势的笑容:“曾经的持刀弑神者,我自然不敌,但那杜兰德如今不过是一个失去最强战刀的失刀者,能级不过30的样子。该怕的人不是我,是他。”

  虽然杜兰德的到来引起了一部分的注意,不过由于杜兰德刻意而为的低调,以及新生总数的巨大,其余大部分人并不知道他的到来。

  但在杜兰德附近的战斗法师们却大多悄然议论着。不少人甚至有意无意地提高音量,让议论声传到杜兰德耳中,以此试探他的反应。战斗法师们以“战”为名,而战斗并不只有体术与法术,并不只有力量的对拼。战前情报的收集工作在很多情况下更为重要。

  只可惜所有议论声——无论正面的,还是负面。甚至有故意侮辱挑衅的——杜兰德都听在耳里,却始终没有任何反应或表示。

  杜兰德神色如常地站在那儿,眸中七色光芒闪烁。他在防范他人试探的同时,也在以自己的方式收集情报。

  “兰子。你也注意到了吧?”杜兰德用只有自己和兰子听得见的音量说。

  “嗯。”兰子微微点头。“在场这么多新生之中,似乎不是火系。就是光系,反倒是其他五系元素的战斗法师很少。”

  战斗法师修炼到一定境界之后,彼此之间就很难一眼看出对方的元素属性了,除非主动外放力量。

  但直接探测做不到。间接推测还是可以的。

  从战斗法师的举手投足、衣着装备、习惯性动作、无意间散发出的微妙气息……等等蛛丝马迹之中,依然能大致判断出他人的元素属性。

  经过一轮观察之后,杜兰德发现在场这么多新生,主要以纯火系和纯光系为主,这么说来,这次主要是为了选拔火系预备神袛和光系预备神袛。

  “光系的人多,我还能理解。毕竟光辉女神陨落至今,神火始终无人继承,急需光系的预备神袛并不奇怪。”

  “但怎么会有这么多火系的家伙?而且其他系的战斗法师出奇得少,近乎没有?”

  杜兰德想到自己也有一半的元素属性是火。心中不由想到了某种可能。

  又等了一会儿,距离出发时间只有三分钟不到了,新生们渐渐安静下来。

  杜兰德正等待着带队的天选卫士出现,却忽然脸色一动,猛地偏头看去,就看到一个雄壮之极的身影大步直冲着自己走了过来。

  更准确地说,是撞过来!

  那人身量其实极高,却因为太过强壮,以至于并没有给人“很高”的感觉。他身披斜挎式皮甲,袒露出肌肉虬结的粗壮臂膀,龙行虎步之间极具视觉压迫感,正是之前推了梅席夫一巴掌的那名战斗法师!

  此刻他一言不发地向杜兰德大步而来,就好像没看到前方有人似的,分明没安好心。

  “哼!”杜兰德微微冷笑,没想到这么快就有找事之人。

  目光瞬间凝实如冷电,杜兰德一抬手搭上背后的双刀白色中的一柄,并未拔刀,却自有一股浓烈凌厉的刀意透发出来,凝成一线,直逼对面那人而去!

  零式不攻!

  这是杜兰德目前最强也最精妙的防御手段。

  果然,对面那人的脚步猛地一顿,似乎被杜兰德瞬间爆发出的刀意所慑,一往无前的气势不再。那人本能地感受到危机而想退避,或是暂避锋芒后再行进攻,可杜兰德的刀始终将出未出,就那么维持在刀意最浓烈的最高点,让人根本摸不准他何时才会真正出刀。

  最终,那大汉重重哼了一声,没有再大步上前,却隔空一巴掌推了过来。

  无形劲力如山崩,其中蕴含着狂暴的火焰力量,杜兰德立刻明白对方也是火系战斗法师。

  “应付不了零式不攻,索性直接隔空攻击以作试探吗?”杜兰德见状微微一笑,反而松开了握刀的手掌,双手垂于身侧,不闪不避,任由对方的力道轰击在自己胸膛上。

  审判刀气悄然凝聚于胸前,一阵潜运暗转后,将对方炙热而狂野的火焰劲力消解得干干净净。

  杜兰德的身子只微微晃了晃,便瞬间恢复平稳,看前那脸色微僵的壮汉微笑道:“阁下,找我有什么事吗?”

  那大汉沉默了好半晌,最后低声说了一句:“……抱歉,认错人了。”说罢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开了。

  不远处,梅席夫将这一切看在眼里,脸色变得愈发紧张担忧。

  而那一男一女两名战斗法师的组合同样将杜兰德和壮汉的短暂交锋看在眼里,之前曾说“该怕的人是杜兰德”的青年脸色似乎变得有些僵硬,那女子浓睫微闪,漆黑双眸之中,饶有兴趣之色少了许多,取而代之的是慎重。

  两人自问都无惧那壮汉,但要像杜兰德那么举重若轻地化解壮汉突如其来的蛮横冲撞,还是有些难度。

  杜兰德和壮汉之间的交锋很快,等到结束时才有人疑惑地看过来,却没有看到双方交锋的过程。

  杜兰德蹙眉看着那壮汉离开的背影,眼中并无得色,只有平静,以及一丝掩藏于平静之下的若有所思。

  “怎么了?不过是一个随意挑衅试探他人实力的无聊家伙。”兰子看了杜兰德一眼,“有什么不对劲吗?”

  “不,没什么。”杜兰德笑了笑答道。

  心中却在说:刚才那种感觉,好奇怪……嗯,大概是我感觉错了吧。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忽然在场中缓缓传递开来:“各位……”

  3号天选卫士无声无息地出现在所有人的眼前,凌空站在半空中,他淡淡俯视着一千两百名学院新生,一向古朴恬淡的脸上竟隐约浮现出一抹怪异的笑容:“我必须恭喜你们,能够被神之预备学院录取,无论如何都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同时我还要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准备好进行一场死亡之旅了吗?”

  ps:

  第二更到!这一卷会很好看哒,我保证~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