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五十三 橘焰克星杜兰德!

卷八 章五十三 橘焰克星杜兰德!

  “专业砍人十多年,我是橘焰鬼斩的专家,也是橘焰鬼斩的克星。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所以,别他妈在我面前用橘焰!”——杜兰德.李尔蒙斯。

  ……

  ……

  “赶时间?呵,谁不是呢,但为了之后能节省更多的时间,有些事情必须现在做啊。”拦住杜兰德的几人中,一个脸上有刀疤的男人咧嘴笑道。

  他笑得不怀好意:“杜兰德,不介意的话,把你那封特别的录取信交出来,可好?”

  陌生的环境之下,人人都感到了未知所带来的巨大压力,杜兰德能找到通过迷雾区的道具,似乎正是靠他的特别录取信,既然如此,还是尽早将这种重要的东西抢过来为好。

  杜兰德冷笑:“我还以为你们一上来会先说‘把录取信拿出来共享’之类的,没想到上来就要硬抢?”

  “呵呵,我们也赶时间。”

  拦在杜兰德和兰子面前的一共四人,除了那个推人的高大壮汉之外,还有一个脸有刀疤的中年人,一个身材颇为妖娆的红衣女人,和一个带着绿手套的冷面少女。

  “我们也不想在这里浪费太多力气,不想死的话,快点把你的录取信交出来!”为首的刀疤男虽然在笑着,眼里却满溢着杀气。

  四人中有三人都是火系战斗法师,那个戴绿手套的冷面少女则是光系战斗法师,没有一个是弱手。四个人的杀气毫不掩饰地散发出来,激得杜兰德脸皮微微一麻。

  杜兰德的目光一一扫过眼前四个人的脸,微一沉默后缓缓摇头道:“就凭你们四个想要我交出录取信,还差了些。”

  “是吗?”那个红衣女人重重哼了声,两手左右一抓,两柄橘焰长刀出现在手中。刀尖微微晃动,似乎随时都要穿梭虚空,发动突袭。

  也不知道这四人是以前就认识,还是临时决定组建一个小群体。总之他们微微分散开来。形成一个扇形包围圈,向杜兰德和兰子进逼过来。

  杜兰德微微偏转过头。对兰子说:“那个光系的你来对付,剩下三个火系交给我。别在这里浪费太多时间,可以的话,就速战速决吧。”

  “我没意见。”兰子冷冷注视着那个绿手套少女。一翻手,掌间白光浮现,凝聚成一杆常常的乳白色标枪。

  杜兰德嘴角一扯,看着那三名已经逼近的火系战斗法师,脸色微狞说道:“那么,动手吧。”

  ……

  ……

  “咱们为什么还不进迷雾区?”

  距离杜兰德等人的战团不远处,一名青年战斗法师无奈地问自己的同伴。“就算你对那杜兰德感兴趣,也没必要这么挥霍时间吧?”

  女子笑了笑说:“因为我也对杜兰德的特别录取信有点兴趣啊。”

  青年想了一下,说:“也好,如果他们拼个两败俱伤的话。我们就出手。”

  这时,青年忽然脸色微动,转头看向右侧,那里不知何时已出现了一个容貌俊美得不象话的白袍人,正脸色有些慵懒地抱着胳膊,淡笑地看着那边一触即发的杜兰德和刀疤男两方。

  白袍人实在太俊美了,比起上层精灵中的最美貌者亦不逊色。

  青年脸色猛地一变:“光之子洛凡,你竟然也来了?!”

  被称为洛凡的白袍人淡淡瞥了青年一眼,淡淡一笑:“怎么,你觉得我没资格来吗?”

  语气淡淡的,却说不出的傲慢。

  青年脸色变得有些紧张,脚步下意识地一动,似乎想要和洛凡拉开距离,但最后出于自尊心还是没有移动脚步。

  青年身旁的女子开口了:“洛凡,以你的实力自然完全有资格参加这次预备神袛的选拔,不过,你呆在这里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也对杜兰德的特别录取信感兴趣?”

  “呵,怎么可能……”洛凡俊美的脸上露出一个不屑又无奈的笑容,伸手入怀,取出一个东西对青年和女子晃了一下:“神之预备学院的特别录取信,我也有。”

  常人藏之不及的特别录取信,这洛凡居然毫无顾忌地自己拿出来!这源于对自身实力的绝对自信,还有光之子在咏战堡垒中的响亮名头,那可是实实在在打出来的名头!

  女子眸中闪过一丝吃惊,但旋即就释然了。如果在咏战堡垒中被誉为光之子的洛凡都没有特别录取信,其他人就更不可能有了。

  但既然洛凡自己就有特别录取信,他还留在这里干嘛?

  似乎知道青年和女子心中所想,洛凡一边将录取信收好,一边慢条斯理地说:“想看看同样拥有特别录取信的那个杜兰德到底实力如何,另外还有件想要确认的事。”

  “想确认的事?是什么?”青年低沉问道。

  洛凡古怪一笑,轻描淡写地说:“这你就不用管了。”

  说完洛凡也不理会身旁青年的脸色有多难看,悠闲地抱着膀子观看,他的目光来回在两个人身上扫视,一个是杜兰德,另一个则是那个集合时喜欢乱推人的高大壮汉。

  此时兰子已经和那冷面少女交上了手,两人都是纯粹的光系战斗法师,却完全是两种战斗方式,冷面少女挥舞着戴着绿手套的拳头,拳拳出击,所有劲力都凝聚在一对拳头之上,走的是极度纯粹的近战路线。

  反观兰子,她的身形飘飘忽忽的,仿佛化身一片树叶,在薄雾微风中进退自如,始终和冷面少女保持着距离。与此同时,兰子不停挥动手臂,将一支又一支乳白色的标枪掷向对手。

  远程对近战,一时间不相上下,谁也奈何不了对方。

  “你最好祈祷别被我的标枪射中。”兰子看着对方冷冰冰的脸庞,轻轻一笑道。

  “你才是,别被我的拳头击中,不然立刻就结束了。”冷面少女脸色纹丝不动。好像冰块,“其实就算你能一直从我拳下躲开,过一会儿你还是要输,因为那三个家伙解决了你的同伴之后。也会过来和我一起对付你。输在他们手上。绝对比输在我手上要凄惨得多。”

  冷面少女话音刚落,便忽然听到一声尖利凄惨的嚎叫声传递过来。狠狠震荡着她的耳鼓,在震荡着仍在场的十多名观战的战斗法师的耳鼓。

  冷面少女脸色明显波动了一下,因为那惨叫声分明是她的一名同伴发出的——那个喜欢穿红衣服的妖娆女人。

  “怎么回事?!”冷面少女飞快地瞥了一眼,入眼的却是红衣女人凄惨地倒地不起。捂着已经断折的手臂惨嚎不止!

  红衣女人是第一个向杜兰德发动攻击的人,用的是她最擅长的双橘焰鬼斩,两柄橘焰长刀反复穿梭虚空,对手根本摸不准最终的落刀点在哪里,还要同时防备两柄刀,绝对会立刻落入下风。

  在四人中,红衣女人是最擅长橘焰鬼斩的一人。她虽然没有加入特记番队,却自信不会比任何特记副队长差,哪怕对上特记队长,应该也有一战之力。

  可当她自信满满地率先发动攻击时。杜兰德忽然挺立凝眸,吐气开声,发出一记断喝!

  随着这一声透着冷冽凌厉之气的断喝,杜兰德虽然什么动作也没做,他身上却猛地升腾起一股浓烈之极的恐怖刀意!

  那刀意瞬间攀升到极点,说不出是针对三名对手中的谁,或者说同时针对着三人中的每一个。

  这一刻,刀疤男、大汉和冲在最前面的红衣女子同时僵硬了一下,原本连贯的节奏和动作,被杜兰德这一招同时对三人发动的“零式不攻”给打乱了,一时间不知该攻还是该守。

  而杜兰德已经长笑一声,趁着这一瞬间的空隙主动迎了上来!身形几个晃动,已经出现在红衣女人面前!

  红衣女人想也不想,冷笑着提刀就刺!

  两柄橘焰长刀一齐出击!

  然而令红衣女人异常愤怒的是,杜兰德面对她这两刀全力攻击,竟然连拔刀的打算都没有!

  这家伙背后明明插着四柄刀,此刻却只翻手凝聚出了一柄能量聚成的冰蓝长刀,琥珀之刃。

  “该死的!”红衣女人尖利地叫了一声,“能级不过30的弱小家伙,别太嚣张了!”

  她的刀锋加速前刺,刀锋前的虚空开始波荡,不出意外的话,其中一刀会在穿梭虚空后攻击杜兰德的前胸,另一刀则攻后背,前后夹击。

  就在橘焰刀锋即将穿梭虚空前那微妙的一刻,杜兰德一言不发地将琥珀之刃一横,正正摆放在对方的刀锋前。

  这招他对贝丝用过,也对梅席夫用过。

  以冰克火,以时间克制空间,以琥珀之刃的刀体,破坏掉橘焰鬼斩穿梭虚空的特性!

  说来简单,实际上却需要对这两招都研究极深的人,才有可能施展得出来。

  换言之,只有兼修橘焰鬼斩和琥珀之刃的杜兰德,才能用得出这招。

  砰!

  杜兰德的琥珀之刃爆了,对方的一柄橘焰鬼斩也连带着一起在碰撞中爆掉了。

  可杜兰德只阻挡了一柄橘焰鬼斩,红衣女人的另一记橘焰鬼斩成功穿梭过虚空,刀锋凭空出现在杜兰德胸前,对准心口,狠狠扎下。

  这是……杜兰德失误了?

  不少观战的战斗法师们不由想到,既然杜兰德能以那种方式破掉橘焰鬼斩,就应该一次性都破掉才对,怎么可以破解了一个,却漏过了另一个?

  心中刚刚升起的一丝惊艳立刻转为了遗憾叹惋,还有一丝不以为然。

  但这时,和洛凡站在一起的那个青年战斗法师猛地惊咦了一声,似乎看到了某些不可思议的事。

  一向淡漠高傲的洛凡则微微蹙起了眉头。

  场中,红衣女人的刀锋刚刚穿梭虚空,出现在杜兰德胸前,就被杜兰德一巴掌抓住了。

  杜兰德脸上挂着一丝残忍的笑容,空手紧握着刀尖,然后……狠狠一拽!

  此刻,红衣女人手中的刀分为两截,一截在她手里,一截已经穿过虚空,在杜兰德胸前,在杜兰德手中。

  看似两截,但实际上仍是彼此连接着的。

  杜兰德此刻抓着刀尖一拽,力道透过刀身,穿过虚空,传递到红衣女人身上。红衣女人还从未见过这种应对橘焰鬼斩的方式,猝不及防下整个人被带得向前一个踉跄。

  她手中剩下的后半截刀也没入虚空了。

  而且这还不是结束,女人错愕之下来不及松开握刀的手,于是连带着她的整条手臂也没入了空间!

  但这是不可以的。

  因为血肉之躯无法承受穿梭虚空时的恐怖压力,所以,当杜兰德将一柄完整的橘焰长刀从自己眼前的空间“拉扯”出来时,红衣女人没入空间的手臂没能跟着被拉出来。

  那条手臂已经没了。

  “啊……啊啊……啊啊啊!!”红衣女人猛地爆发出一声凄惨的嚎叫。而杜兰德直接拿着从女人手中夺过来的橘焰长刀,一刀横斩,刀锋掠过女人的腰际,大片鲜血狂飙,红衣女人一头栽倒在地,除了越来越虚弱地惨叫之外,什么也做不了。

  杜兰德除了硬抓对方刀锋的手掌微微除了点血之外,就连半点伤都没受。他在抓刀的刹那,在手掌上凝聚了一抹审判刀气,30个单位的能级,乘以3阶的审判规则之力,杜兰德的手掌防御力直接跃升到90。虽然在对方超过100个单位能级的攻击下手掌微微出血,但转瞬之间,就在血脉能力“高速再生”的作用下恢复如初。

  红衣女人的攻击可不具备规则之力,既然只是能级攻击造成的伤势,不是神级血脉能力的“高速再生”,便能够发挥出十成的治疗作用。

  从杜兰德打乱对方节奏后主动迎上,到他和红衣女人间分出胜负,这一切都发生在一个照面之间!

  当红衣女人彻底栽倒在地,和兰子纠缠不休的那个冷面少女才刚刚循着声音看过来,却根本没看到具体战斗的过程。

  场面寂静了一瞬。

  观战的战斗法师们、那一对男女青年战斗法师、还有身处战局之中的冷面少女、高大壮汉和刀疤男,全都在这一刻下意识地微微屏息,或许只有光之子洛凡是个例外。

  死寂之中,只有红衣女人越来越弱的惨叫声,还在歇斯底里地响起。

  杜兰德擅长杀人术,也擅长不杀人术。

  他故意没有一刀毙掉对方,而是在断绝对方全部生机的同时,为对方保留了惨叫的能力。

  红衣女人此时能够清晰地感觉到生机与活力正在离己而去,出色的战斗素质令她精确地计算出了从现在死亡的时间——十一分钟。

  这个过程不可逆。

  红衣女人深深明白这点,所以叫得越发绝望凄惨。

  听着那满是绝望和不甘的嚎叫,在场不少战斗法师的脸色都变得有些不太自然。

  “下一个是谁?”

  杜兰德一转头,盯住了那个四人中带头的刀疤男,摇摇头道:“你手里怎么也是橘焰鬼斩啊,火系战斗法师的绝招,难道就这一种吗?”

  说着杜兰德直接一步步走上去,对着手握橘焰长刀、却脸色微僵的刀疤男咧嘴笑道:“除了刚才那两种,我还会其余的八种方法,专门破解橘焰鬼斩。你想试哪个?”

  ps:

  第一更,谢谢星星的票票~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