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五十五 九曲连环与被魂控者

卷八 章五十五 九曲连环与被魂控者

  杜兰德提起火刃的刹那,刀疤男下意识地退了两步,先是红衣女人的双橘焰鬼斩被杜兰德轻松破解,随后自己全力爆发出的拟龙吐息和黑浆爆炎组合技也被对方以那种诡异的方式分流化解,没能起到任何作用。

  有那么一瞬间,刀疤男心中涌起一个想法:这杜兰德,该不会是隐藏了能级吧?

  否则的话,一个30能级的家伙,怎么可能做到这种程度!

  杜兰德并不知道对方心中所想,就算知道也不会在意。

  在所有人夹杂着吃惊和审慎的目光注视下,他提起火刃,轻描淡写地对准百余米外的刀疤男平刺了一记。

  “杜兰德本人的橘焰鬼斩吗?”那对青年男女战斗法师,已经全力运转起洞察之力,凝视杜兰德手中火刃的刀尖。

  他们都想看看,能够先后破解火系战斗法师绝活儿的杜兰德自己,所施展的橘焰鬼斩又是什么样的。

  只有洛凡没有看杜兰德手中的火刃。

  他脸色一动,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倏然抬头看向半空中——

  刚才将拟龙吐息分流的那九个蓝色圆环,还静静地悬挂在半空中,蓝色圆环上隐约泛着一抹洞察之力也难以看到的紫色,并未因引流九分而破裂。而在杜兰德刺出手中火刃的刹那,那九个蓝色圆环就像受到牵引,骤然急转直下,并前后串联成一列。

  一抹橘红色的刀光这才浮现出来,以一种莫名名状、却让人赏心悦目的奇异韵律,连续在虚空中转折了九次,一一穿过了每一个蓝色圆环的中心。

  刀光九转之后,九环尽数穿挂于一刀!

  这不是众人想象中的单纯的橘焰鬼斩,而是杜兰德久未使用过的冰火双刀术——

  “九曲连环。”

  这一刻,刀疤男浑身上下的汗毛瞬间倒竖,他很想避开这一刀,暂避锋芒后再作打算。却不知为何有一种浑身僵硬难以动弹的怪异感觉,面对杜兰德的攻击,难以移动,难以躲避,也难以防御。

  “见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刀疤男没有注意到橘色刀光与蓝色九环中参杂的审判规则之力。

  他惊怒交加地吼着,调动起自己能调动的全部火焰。双手一握,凝聚成一面巨型塔盾,挡在自己面前。

  为了最大程度地发挥出这一招的威力,刀疤男甚至动用了战斗法师鲜少使用的吟诵技巧。

  这是源自魔法师的技艺,为的是提高魔力输出效率,但对于能够瞬间爆发自身力量的战斗法师而言。大多人是不屑使用的。

  “战斗法术,焰盾断空,以火为盾,断绝——”刀疤男的吟诵没能完成,杜兰德的火刃刀锋已经正正击中了盾面。

  啪。

  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轻轻的炸响,火盾被杜兰德这一记混杂了审判规则的橘焰鬼斩破成万千碎焰。

  火刃刀锋上挂着的九个蓝色圆环则继续前进,在刀疤男惊骇与不甘交织的目光注视下。接连轰击在他的胸膛之上!

  啵啵啵啵……啵啵!

  连续九声炸响,蓝色圆环看似又轻又薄,真正被击中时,刀疤男却感觉自己好像被九座大山接连撞击!他硬顶着挨了三环,一口鲜血已狂喷而出;六环之后他已难以站稳,却在琥珀之刃凝停时光的作用下难以动弹,只能继续直立着硬挨;又三环过去,刀疤男终于禁受不住。张嘴喷出一口混杂着破碎内脏的鲜血,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饶、饶命……杜……兰德……”刀疤男奋尽最后的力气惨嚎道,“我们不要你的特别录取信了,也不会和你争夺此次预备神袛的名额,我退出,饶了我。我立刻退出!”

  “晚了。”一红一篮两截刀锋交叉架在刀疤男的脖颈上,杜兰德不知何时已跨越百米距离,立身在跪地不起的刀疤男身后,交叉的刀锋就好像随时可能合拢的斩首铡刀。

  此刻现场很安静。没有人关注兰子和冷面少女间的战斗,所有人都看着手握着刀疤男生死大权的杜兰德。

  杜兰德俯视着遭受重创仍然未死的刀疤男,脸色一片冷漠:“对于你,我不会多给你哪怕一分钟的命,你可比那红衣服的女人强多啦,也狡猾多了,呵,应该正酝酿着最后的拼死一击吧?不过很遗憾,你没机会了。”

  说完轻轻巧巧一夹冰火刀锋,刀疤男扑通一声栽倒在地,身首异处而死。

  两人之间的战斗就这么结束了,不同于刀疤男声势浩大的招式,杜兰德一招九环分流和一招九曲连环,都不是很耗费力气的招式,力点集中而高效,正因如此,他给旁观者一种非常举重若轻的感觉。

  战斗法师是一个视战斗效率为战斗美学的人类族群,干净利落的高效战斗,在战斗法师们看来充满美感。

  回想起杜兰德刚才出手的样子,不少人心头凛然的同时不由感叹:那正是战斗法师追求的艺术,战斗的艺术!

  和兰子纠缠不休的冷面少女忽然虚晃一招,瞬间与兰子拉开距离,然后不要命地朝迷雾区冲去。她心中满是惊惧,原本以为是个软柿子的失刀者杜兰德竟有那般恐怖的实力,等他料理了最后那个高大壮汉,冷面少女就是下一个。

  少女知道自己绝对敌不过那样的杜兰德,所以必须立刻逃!

  “该死的,怎么会一上来就碰上这么个硬钉子,失算了。”冷面少女根本不敢回头,好在迷雾区就在眼前了,只要再跨两步就能冲进大片雾气之中,保住性命应该不难。

  然而,就在冷面少女以为自己能够逃脱之时,她忽然感到胸口一痛,一股巨大的力量从她背后破入,透胸而出,并将她整个人都带得飞离了地面。

  “这……是……?!”她艰难低头,就看到一截乳白色的标枪从自己胸前扎出,上面沾满血迹。随后扑通一声栽倒在地,抽动了几下就再无声息。直到死,她都没能真正冲入迷雾区。

  杜兰德挑了挑眉,意外地看了兰子一眼。

  刚才一记标枪杀死冷面少女的正是兰子,标枪的速度和力道和之前双方缠斗时全然不可同日而语。

  这么说来,她之前一直在隐藏实力?

  “不愧是退役神袛的孙女,比表面看起来强了不止一星半点啊。”杜兰德倒也没有十分惊讶,转过头来。看向最后的那个高大壮汉。新生们出发之前,这家伙推人推得可开心了,但在杜兰德眼里,壮汉推人的举动透着一丝诡异。

  “你不逃吗?”杜兰德看着那壮汉问。

  在自己展现了如此强大的实力之后,对方没理由不逃,却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没有逃。甚至没有表现出任何想要逃跑的打算。

  围观的战斗法师们都有些奇怪,那四人之中,壮汉的实力应该不如刀疤男,既然刀疤男都被杜兰德轻易干掉,眼前这壮汉应该对杜兰德没有大威胁才对啊,可眼前是怎么回事?

  看起来,杜兰德似乎非常谨慎地和壮汉保持着距离。并不愿意轻易进攻,当然也不愿意就此放过,竟开始以言语试探。

  那对青年男女战斗法师对望了一眼,都能看到彼此眼中的疑惑。

  两人自问实力不弱,一对一的话,解决刚才那个刀疤男也还是能做到的,而那高大壮汉应该比刀疤男弱,怎么杜兰德反而变得小心谨慎起来了?

  “怎么了?不快点解决掉敌人然后进入迷雾区吗?第一个通过的人可是有奖品啊。”兰子来到杜兰德身旁。见杜兰德一脸慎重,愣了一下,旋即若有所思地问道,“这大块头……难道有什么不对劲吗?”

  “别靠近他。”杜兰德轻轻将兰子拉到自己身后,说:“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家伙可不是一般人,他很危险。”

  “那我们联手干掉他?”兰子问得很干脆。

  关键时刻。她可一点也不含糊,这从她刚才那记标枪射杀就能看出来。

  杜兰德却摇摇头,盯着始终沉默的大汉,用一种奇异的口吻说道:“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制住他,然后确认一点事情。”

  之前在伊索高墙下集合的时候,大汉满场走动,根本没停过,几乎把所有能推的人都推了一遍,弱的如梅席夫,被推之后根本不敢反抗,强一点的也不想在出发之际多生事端。大汉推到杜兰德时倒是碰了个大钉子,没有占到半点便宜。当时杜兰德就感到对方有古怪了。

  从那时起,杜兰德悄然留了个心眼,一直暗自观察着大汉的一举一动,直到现在,杜兰德终于有所猜测——

  “这家伙,恐怕已经被人控制了心灵。”杜兰德凝重地说。

  “灵魂操纵。”一个淡漠高傲的声音响起。

  光之子洛凡不知何时走上前来,也盯住了那个大汉,看了半晌后转头对杜兰德淡淡一笑,“没想到除了我之外,还有人注意到了这点。失刀者,你眼光还不错。”

  杜兰德翻了个白眼,心道你谁啊,这么拽!

  兰子则一脸不可思议地问道:“灵魂控制,这大块头已经被人控制住了吗?见鬼,这怎么可能?!”

  她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这是谁干的?”

  而是:“这怎么可能!”

  原因很简单,因为战斗法师的灵魂防御力天生强大,尤其是对各种魂控手段,更有着与生俱来的免疫力。战斗法师的灵魂深藏于心脏深处,而对在场这些能体境战斗法师而言,心脏是血脉中枢,也是能量中枢,灵魂深藏其中,可谓受到了层层保护,魂控难度极大。

  除了战斗法师的死对头——主位面“里尔多森”的那些见鬼的圣灵术士之外,战斗法师很少在战斗中出现被人灵魂操纵的情况。

  “既然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了,那么,这就是可能的。”洛凡淡淡道,“我已经有怀疑对象了,等在这里正是为了确认。”

  “哦,怀疑对象?”杜兰德挑了挑眉,问道,“是新生中的某位吗?”

  “嗯。”

  杜兰德想了想,笑道:“暂时联手吧。尽快验证这家伙是不是真的被人魂控了,以及他是被谁控制的。然后我还得尽快通过迷雾区呢,已经落后了这么久,我可不想再耽搁下去了。”

  洛凡皱眉看了杜兰德一会儿,那眼神……就好像在审视杜兰德够不够资格和他联手!

  “讨人厌的家伙……”杜兰德眉头微蹙。唰唰两声,双刀冰火归鞘。

  随后杜兰德再次收拢五指,握住了双刀白色的木制刀柄,瞥了一眼洛凡道:“不管你要不要暂时联手,反正我要出手了。只是不能保证这个被魂控的倒霉蛋等会儿一定是活的。”

  “你若实在不想联手的话,就站着看吧。”杜兰德缓缓拔出双刀白色中的一柄,气势开始急速升腾,“……但等会儿我放倒他之后,问出来任何情报,都不会和你分享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ps:第一更到。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