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五十七 光之子、火修罗、失刀者

卷八 章五十七 光之子、火修罗、失刀者

  杜兰德动用永辉凝视,试图探入大汉的精神世界时,骤然看到了一只黝黑、邪异、充满恶念与杀意的黑色眼瞳!

  那一瞬间,杜兰德感到自己的灵魂似乎被一记凭空而生的无形重锤,狠狠轰击!

  目光是有力量的。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杜兰德感到自己的心灵在一瞬间几乎被人攥取,永辉凝视全力运转,都有些抵挡不住的感觉。几乎是下意识地,他将心脏中深藏的审判战刀的力量调动起来,审判规则之力瞬间运转全身,刀气纵横,构建成一张网络,与那只黑色眼瞳透发出来的沉重巨力狠碰了一记!

  杜兰德额头正中的冰火竖瞳当场炸裂,永辉凝视被打断。

  不过对方也在审判之力下吃了个亏。隐约之间,杜兰德似乎听到了一声包含意外和痛楚的轻哼,旋即,占据了视野与心灵的那只黑色眼瞳急速消退,最终消失不见。

  而杜兰德凝立片刻,才从那短暂却凶险的灵魂与精神层面的交锋中,缓过劲来。

  不知不觉间,全身上下都出了层薄汗,黏糊糊的好不难受,这让杜兰德不禁心中凛然!

  他几乎第一时间就回想起魔龙让劳伦斯转述的那句话:“要小心黑眼睛的人!”

  “黑眼睛?”

  洛凡脸色微变,却好像不是很意外,俊逸的脸上第一次露出极为忌惮的神情,“杜兰德,你刚才看到的,是什么样的黑眼睛?”

  那不是用肉眼看到的眼睛,而是以心灵看到的,黑瞳根植于大汉的精神世界,应该就是操纵他的力量。

  杜兰德想了一下,简要地说:“漆黑无光。单眼双瞳,还有……很邪恶,给人的感觉很糟糕。”

  他每说一句,洛凡的表情就会变化一次。最后这位咏战堡垒中大名鼎鼎的光之子长长吐出一口气。喃喃自语道:“果然是那个家伙,他也参加这次选拔了……这可真有些麻烦了。”

  “哦?”杜兰德随手抹去鼻上血迹。额头正中的伤口却一时间没能愈合。

  这让杜兰德意识到了什么,脸色不由愈发沉凝,认真看着洛凡问道:“你在说谁?”

  他没有问兰子,因为从兰子略显茫然的反应来看。她应该没能将“黑眼睛”和任何人对应上。这么说来,那个施术操纵他人的歹毒家伙,难道不是咏战堡垒中的人?抑或是在咏战堡垒中其名不显?

  洛凡蹙眉道:“我不知道你听没听说过‘火修罗’这个人。唔,大概是没有了,那家伙很诡秘,我也只是略知一二,没想到他这次也收到了录取信。以他的实力。恐怕也是特别录取信吧。”

  杜兰德见洛凡如此高傲懒散的人都一脸凝重,不由笑道:“你是光系,而这叫什么‘火修罗’的家伙,一听就是火系的。你和他又不存在竞争关系。干嘛这么紧张?”

  说着杜兰德反手将木刀插回刀鞘,神态很是轻松。

  未知的敌人最可怕,这也是杜兰德哪怕晚点进入迷雾区,也要将大汉被灵魂控制的事弄清楚的原因所在。

  而如今已经确认新生中,有一位精擅灵魂手段的名叫“火修罗”的家伙,杜兰德反而不那么紧张了。

  刚才虽然杜兰德自己也吃了点亏,但对方一头撞在审判规则之力构成的防御上,想必也不好受。

  虽说擅长灵魂手段的战斗法师很少,但也不是完全没有。至于对方这般诡异强大的能力来源,杜兰德也已经有所猜测了——

  能够令身具“高速再生”的杜兰德冰火竖眼被破,额头流血不止,对方显然拥有规则之力。

  “恐怕是觉醒了非常稀有的灵魂秘术类的神级血脉能力吧?”杜兰德心想。

  神级血脉能力分为许多类型,物质攻击的、灵魂攻击的、物质防御的、灵魂防御的、速度爆发类的、隐匿潜行类的……还有像杜兰德的审判战刀这种以攻击为主,同时兼顾防御和领域的混合全能类型。

  战斗法师很少觉醒灵魂攻击类的神级血脉能力,用于灵魂操纵这种诡秘手段的能力就更少了。

  没想到此次预备神袛的选拔竟碰上了一个。

  “我要走了。”洛凡忽然丢下一句,大踏步向迷雾区走去,一边走一边头也不回地说道,“虽然我对火修罗的了解也不多,不过毫无疑问,那是个狡猾而且残忍的家伙。他才不会管什么光系与火系之分呢,也就是说,哪怕是光系的新生,也可能受到他的攻击。”

  “哦,这样啊。”杜兰德眉头一挑,微笑看着洛凡的背影,提声问道,“有这么一个可怕的家伙在,你不想暂时联个手之类的吗?”

  洛凡这时已经走到迷雾区的边缘了,闻言竟暂时停下脚步,回过身来,深深看了杜兰德一眼,摇摇头道:“就算要和人联手,我也不会找你。”

  杜兰德还未有任何表示,他身旁的兰子已经脸色一黑:这个傲慢到令人发指的光之子,简直太讨人厌了!

  杜兰德却微笑着没有做声,目送洛凡步入迷雾区,转眼之间,便踪影不见。

  “哼,明明是忌惮我的攻击力,那家伙看起来傲慢,其实相当谨慎稳健啊。”杜兰德心中默默道。

  对于杜兰德的冰火双刀流,洛凡只觉有意思,却无忌惮。但杜兰德刚才施展了一次零式,30能级乘以20阶规则,高达600的强悍攻击力令洛凡暗自生出忌惮。尤其是杜兰德刚才只用了双刀白色中的一柄,那如果双刀齐出呢?

  于是洛凡很果断地离开了。

  “这样也好。”杜兰德回想起洛凡那种快到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面无表情地想着,“……真要和那家伙联手的话,身边始终有一个快得堪比光速之人,我也会缺乏安全感的吧。”

  到了现在,这次神之预备的选拔,才让杜兰德真正感受到一种明确无误的沉重压力。

  一个拥有“速度类”神级血脉能力的光之子,洛凡。

  一个拥有“灵魂秘术类”神级血脉能力的神秘残忍之人,火修罗。

  这两人加上杜兰德,应该都是特别录取信的拥有者。杜兰德心中凝重的同时,也涌起强烈的战意!

  “我们走吧,兰子。”杜兰德不再逗留,和兰子一起转眼冲入了白茫茫的迷雾区。

  虽然耽误了一些功夫,但对于第一个通过迷雾区能够获得的奖品,杜兰德可还惦记着呢。尤其是在有强力竞争对手的情况下,任何一点可能争取到的资源,都要尽力争取。

  观战的战斗法师们也陆续进入迷雾区。他们中几乎没人听过“火修罗”之名,却都暗自留上了心。而且刚才杜兰德展现出的实力,也让不少火系战斗法师心生压力。

  最后,迷雾区前方只剩下那对青年男女,不知为何始终停滞不前。

  “火修罗……真的来了?”青年的声音有些干涩,隐约透着一丝惊惧。

  “应该是吧,既然是洛凡说的,恐怕不会错。”女子叹息道,“而且从杜兰德描述的那只黑眼睛来看,确实是火修罗的招式。”

  咏战堡垒中几乎无人认识的神秘人火修罗,似乎对两人来说很熟悉!

  青年深吸一口气,眼神再次变得坚定起来,开口道:“如果换了其他场合,说不定我就放弃了,火修罗的实力太可怕,手段也太过诡异难防,而且以他的性子,发动无差别攻击也不奇怪。换言之,无论是火系的我,还是光系的你,都有危险。一旦被盯上,或许就是死路一条!但是……但是!这次不同,这次争的,是预备神袛的名额和资格!我无论如何都不能就此退却!”

  青年既是在对同伴说,也是在对自己说。

  女子微微一笑:“说得也是,如果连人都没见到,就被那家伙的名头给轻易吓退,那也太丢脸了。”

  “那么……我们也出发吧?”

  “嗯,出发!”

  ……

  ……

  迷雾区中,到处都是白茫茫的白雾。雾气在不知名的力量下不停地涌动着,变幻莫测,周围的能见度很低,几乎没有可以辨别方向的途径,如果没有在进入迷雾区前,从地里挖出专用罗盘的话,迷失几乎是一定的事。

  一个身影在雾气中缓步走着。

  这人的步子很稳,却缺乏韵律和节奏感,反而精准机械到近乎偏执,任周围风起云涌,他始终以既定的步调和步履前进。

  但某一刻,这人忽然停了下来,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微不可查的闷哼。

  “……棋子,被干掉了啊。”白雾中响起他低沉的声音,“那个失刀者竟然能以那种方式破解我的术,呵,呵呵,倒是有点意思。”

  这人原地站了一会儿,似乎在调整状态。

  片刻后再次举步往前走去,有些神经质地继续自言自语着:“一枚棋子,就拖住了失刀者和光之子两个人。那两个家伙自以为眼力高明,却为了确认我的存在而耽误时间,在起跑线上就输了!简直是白痴,白痴透顶!唔,其实也不能这么说,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我太天才了,太天才了。”

  “真的太天才了……”

  这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迷雾之中,渐行渐远,声音也模糊下去。

  如果没有迷雾阻碍视线,从高空俯瞰的话,就会发现:这人稳稳地走在一千两百名新生的最前头。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