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六十八 瞳术对瞳术!

卷八 章六十八 瞳术对瞳术!

  以能级高低衡量战力强弱,这是能体境战斗法师一贯遵循的法则,哪怕是神级能力的拥有者,也必须有一个能级基础,否则还是白搭。尤其是,绝大多数神级能力的属性单一,或纯攻击,或纯防御,规则片面而不全面,就像一个木桶,只有一条木板尤其长,并不意味着能装更多的水。

  因此,能级高低是判断实力高下的最重要指标,至少对能体境战斗法师而言,确是如此。

  在绝大多数新生眼中,杜兰德作为失刀者,失去了赖以和神袛作战的强大武器,如今不过是个有些手段的普通战斗法师而已,不仅双系,能级还低。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见证过迷雾区前的一战,知道杜兰德以攻击击败学长费马的人,更不过光之子火修罗等寥寥几人。

  所以,没人想到杜兰德出刀这么快,而且这么狠!

  被一刀隔空轰翻的那名光系新生当场倒地,在场众人看的却不是倒地的人,而是他手中的断剑。那剑的品质可是相当不凡,居然被杜兰德随手一刀劈斩而出的刀气,就截成了两段?

  这是什么见鬼的攻击力!

  一时间,在场之人全都做声不得,尤其是被杜兰德点名留下的火系新生,更是全身僵硬,死死盯着提刀静立的杜兰德,似乎要看出些什么。

  杜兰德不屑摇头,零式的精微玄妙,就连退役神袛劳伦斯都看不懂看不透,又岂是眼前这些家伙能理解的!

  恐怕能真正解释清楚零式奥义的人,只有它的创造者,战斗暴君李尔蒙斯一人而已。

  “别让我再重复第三遍,一人留下,其他滚蛋。”杜兰德在十五天的时限压力下,作风比平时更加简单粗暴,“我数到三,一……好吧。不用数下去了。”

  因为人已经跑光了。

  剩下的火系新生嗓音干涩却强硬道:“你要杀我?这是不可以的,我是光之子洛凡麾下的人。”

  杜兰德愣了一下,失笑道:“你是火系,洛凡是光系。我看你实力也不弱,居然甘愿在洛凡麾下?”

  那人一本正经地说;“正因我是火系,洛凡是光系,不存在竞争关系,所以才能合作。”

  “又从手下变成合作了?”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杀了我,洛凡不会轻饶你。我若不是他的手下,刚才也不会故意说那话,你身边那位小姐是光系,和我本人不存在竞争关系。我是为了帮洛凡除掉一个竞争对手。”

  杜兰德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如今大量融性花被采摘,三天不到的时间而已,这采集效率,简直高得吓人——唯一的解释是新生中有大团体出现了,临时结盟。拉帮结派,难不成领头牵线的真是洛凡?

  “局面真是越来越令人困惑了啊。”杜兰德无奈摇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阿暗。”那人说。

  “阿暗是吧,你过来吧,到我跟前来,没错。就是这样,放下你手中藏着的匕首,然后一点点走过来。”杜兰德慢条斯理地说着,额头正中一只竖眼浮现,冰火双瞳旋绕运转。

  永辉凝视的属性特效,配合上火修罗瞳术对战斗法师的克制作用。两者彼此结合而成的这种全新瞳术,杜兰德用得越来越得心应手了。

  那人眼神变得茫然,松开手掌,指缝之间掉出来几枚小巧玲珑的刀片,从泛着碧光的刀锋来看。应该淬了毒。

  杜兰德的语气轻柔温和,好似催眠,终于让那人完全走到了自己面前。

  但这时,那人眼中忽然浮现出浓烈的痛苦与挣扎之色,疯狂嚎叫了几声后,倏然探手,一把抓住了杜兰德的衣领,吼道:“我要你和我一起死!一起死!”

  然后……他直接自爆了。

  巨大的火柱冲起五十多米高,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传出了很远,兰子和杜兰德一先一后,有些狼狈地从火柱中冲出,兰子还好,杜兰德却是近距离挨了一记,要不是立刻调动审判刀气遍布全身,恐怕会吃个不小的亏。

  “杜兰德,那家伙明明已经被你控制住了,怎么会这样?”兰子灰头土脸的,俏丽白皙的脸蛋变成了小花猫。

  杜兰德没吭声,那人确实已经被自己控制住了,本打算读取记忆,了解一下当前的形势,结果却……

  “能挣脱我的瞳术,已经很不正常了。”杜兰德目光闪烁不已,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尤其是,那个叫阿暗的家伙,挣脱灵魂控制之后的第一反应,竟然会是拉着我自爆?这不对劲!那么狡猾的一个人,不到最后关头绝不会选择自爆这样极端的手段。”

  被大量采摘的融性花……

  一个自称洛凡麾下的火系新生阿暗……

  被完全控制住后的意外挣脱……

  还有,毅然决然要拉着杜兰德一起自爆的怪异行为……

  杜兰德一点点梳理着线索,隐隐抓住了什么,却每每从手中溜过。

  “等梅席夫来了,一定要问清楚如今的局面!”

  杜兰德做了决定,与此同时,好不容易把花脸弄干净的兰子忽然咦了一声,指着山坡下讶然道:“那不是梅席夫吗?呃,那家伙好像被人追得很惨。”

  梅席夫全身火光萦绕,正在疯狂地逃窜着,杜兰德凝神看去,只见梅席夫手里正抓着一朵火红色的花朵,不正是火系的融性花吗?

  而梅席夫身后,正有一红一白两道身影,紧追不舍!

  白光之中是个青年女子,红光之中则是一名与女子年龄相若的男青年,这两人在小吃街时,就开始关注杜兰德了,尤其是那女子,一直对杜兰德很有兴趣的样子,在迷雾区前,还特地留下来观战许久。杜兰德对此也有所留意。

  没想到,梅席夫居然被这两人给盯上了!

  “真是意外的收获啊,梅席夫居然还带回来了一朵融性花!”杜兰德对兰子笑道。“先把人救下来吧。”

  兰子点头,抬手凝聚出一杆巨大的乳白色标枪,枪身上延伸出两只白色羽翼,兰子向后仰身。全身绷紧似强弓劲弩,然后猛然发力,将手中的标枪掷了出去!

  这是退役神袛劳伦斯的绝学,翼杀枪!

  标枪添翼之后,速度何止快了一点半点?

  不过,杜兰德的刀比兰子的标枪更快,他单手提着木刀“白色”,轻轻巧巧一旋手腕,隔着老远的距离对准青年男子刺了一刀,零式发动。一抹刀气几乎不需要时间就出现在对手面前,将青年拦截下来。

  下一刻,兰子的翼杀枪才狠狠撞在那青年女子的拳上!

  这么一个阻拦的功夫,梅席夫终于甩开两人,沿着山坡狂奔而上。很快来到杜兰德身前,将火系融性花交到杜兰德手中。

  “主人,这是我顺路采到的融性花,另外,有关现在的局势——”梅席夫一副忠实仆人的姿态。

  杜兰德却摆摆手:“一会儿再说。兰子你先留在这里,我下去和那两人说两句。梅席夫你也呆在这儿,等会我回来再听你的汇报。”

  兰子对杜兰德的这一决定有些困惑。

  杜兰德对她笑了一下。脚步一点,轻飘飘地急掠下山坡,迎着那两名青年男女而去。

  “两位,我们又见面了。”杜兰德笑呵呵地走上前去,见对方正蹙眉恼怒地看着自己,不由笑道。“说起来,我们虽然已经混了脸熟,但还没有真正彼此介绍过吧。我是杜兰德,请多指教。请问两位是——?”

  “阿雷。”男青年冷冷地说。

  “路亚。”女子倒是很快调整好表情,淡然道。“现在认识也认识了,阁下能将火系融性花交还给我们吗?”

  “那花是你们的?”

  “本应是我们的。”

  杜兰德想了想,故意走近了些,似乎真的在考虑:“既然你们这么说了,让我考虑一下哈……”

  眼见杜兰德走近到了两米之内,阿雷和路亚根本无需彼此交流,眼中同时厉色一闪,竟双双向杜兰德闪电般扑至,伸手就抓。

  那种不顾防守、也不顾自身破绽,无论如何都要抓住杜兰德的决绝模样,简直和之前自爆的火系新生阿暗一模一样!

  但这次杜兰德有所准备了。

  或者说,他已经预料到了!

  “我就知道……”杜兰德看着眼前的男女,那目光却好像看着另一个人:“是你做的手脚吧?——火修罗!!”

  杜兰德怒喝一声,不理会抓向自己的四只手掌,更没有拔刀反击,而是同样抬起双手,在对方抓住自己的同时,双手食指分别点在阿雷和路亚的额头正中!

  之前的阿暗也好,眼前的阿雷和路亚也罢,其实都已经被人控制了。

  而整个3级预备区,除了杜兰德自己之外,有这种精妙魂控手段的人,只有火修罗一人!

  “给我醒来!”

  杜兰德声如龙吟,点着两人额头的指尖上涌出大片冰火力量,迅速凝成竖眼双瞳,好像两枚烙印,狠狠打入阿雷和路亚的额头之中!

  下一刻,这对青年男女全身猛地震颤,虽然抓住了杜兰德的衣袍,却没有像阿暗那样自爆。

  杜兰德已经将永辉凝视运转到了极致,试图解开火修罗施加在两人身上的瞳术。

  这是双方以阿雷和路亚的身心为战场,展开的一次瞳力的较量和碰撞!

  杜兰德清晰地听到一个声音传到了自己的脑海里,充满意外,却也充满兴奋和恶意:“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识破了,哈,哈哈哈哈,正好!杜兰德,我就趁此机会,直接宰了你!”

  杜兰德眼前的景象忽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生有双瞳的黑眼睛,狠狠瞪视而来!

  “可以啊,那就来吧。”杜兰德毫不畏惧,运转起瞳力直接迎上:“谁杀谁,可还不一定呢!!”

  ps:

  哦哈哈,第二更到!继续求月票~~~~~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