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七十三 主导局面!

卷八 章七十三 主导局面!

  洛凡这一掷,看似平平淡淡,其实暗藏玄机。杜兰德平静却不懈怠,运转冰火力量,在掌间形成一个缓缓旋转的涡流,然后才抬手,对着飞到自己面前的火系融性花抓去。

  原本直线飞行的花朵被冰火涡流一卷,去势骤减,随后杜兰德掌上闪过一抹紫色,与包裹着花朵的白色光晕一触,啵的轻响,两两抵消,失去依托的火系融性花这才轻飘飘地落向杜兰德的手掌。

  整个过程中,杜兰德看都没看面前的融性花一眼。

  抬手抓握的同时,他始终看着对面的洛凡,额间无声浮现出一只冰火竖眼,诡秘瞳力若隐若现。

  洛凡本在扔出融性花之后,全身微绷,作势欲扑,如果杜兰德专心接花,立刻就会露出破绽,让洛凡趁虚而入。但杜兰德接花的同时,瞳术一开,立刻封住了洛凡的所有后招。

  洛凡身形微凝,旋即放松下来,展颜一笑:“这才三天没见,杜兰德,你的实力又进步了。”

  他深深看了一眼杜兰德额间的冰火竖眼,不知为何,洛凡感觉杜兰德的瞳术已经和三天前不一样了。

  “彼此彼此。”杜兰德见对方收势,微微一笑,也撤去了永辉凝视的瞳力锁定。

  洛凡这一掷花、一欲扑,实际上并无恶意,只是强者之间彼此碰面时,不可避免的试探。

  试探的结果会直接影响双方谁占主导地位。

  当然,无论杜兰德还是洛凡,刚才都远远未尽全力,场面上看也是不分上下。洛凡忌惮于杜兰德和三天前不太一样的瞳力,最终没有扑击上来。杜兰德忌惮的则是洛凡不太寻常的战斗节奏。

  洛凡的速度很快,这点杜兰德早就知道,也亲眼见识过不止一次了。

  但以前的洛凡只是速度快而已,专精于速度,却没能将速度应用于战斗的其他各个方面。如今洛凡似乎变了不少。比如之前他一拳轰杀抗议者的那一拳——以瞬间爆发的极致速度为基础。最终尽数转化为一拳之威——可以说是速度与攻击的完美结合。

  “不愧是光之子,那天费马学长给他的建议,他不仅听懂了,而且已经开始实践了。”杜兰德暗忖。

  杜兰德和洛凡彼此对视。相互打量观察,同时暗自凛然。

  而原本吵吵嚷嚷的杏树林,也渐渐安静下来。一时间,所有视线全都集中在洛凡和刚出现的杜兰德身上。

  片刻后,一名战斗法师缓缓起身,这人应该在洛凡阵营中的话语权不小,头戴一个造型古怪的黑色头盔。他看着洛凡,伸手却指向杜兰德手中的火系融性花,问道:“大伙儿一起抢夺而来的融性花,自己人都不够分配。洛凡,你怎么随随便便地就给一个外人?”

  洛凡淡笑说道:“因为他就是我找来的强援。”

  “他?”那人蹙眉扫了杜兰德一眼,摇头道,“他是失刀者,也是特别录取信的拥有者。不过这些都不能说明什么。我只看我能看到的事实。他刚才接花的那一手倒是很漂亮,但能级太低是硬伤。”

  “是啊!说得没错!”

  “为什么要把我们辛辛苦苦抢来的融性花送给外人?”

  “洛凡,就算你是首领也不能这么做!”

  抗议之声此起彼伏。

  洛凡脸色不变,杜兰德也始终微笑着没有表示。直到现场重又安静下来,洛凡才慢条斯理地开口道:“我懒得废话,只说一点——杜兰德是正式入院前的迷雾区测试的最终胜利者!”

  “……什么?!”短暂的寂静之后,现场猛地爆发出强烈的哗然议论之声。

  之前由于能级问题。而对杜兰德颇有质疑的战斗法师们,如今再看向他的眼神已转为惊异。还是30出头的能级,但那个黑色短发、白色猎装、背负四把长刀的身影,所代表的意义已经截然不同了。

  迷雾区有多难走,在场所有人都很清楚。被传送进入学院之前,他们甚至还没有走出迷雾区。然后就稀里糊涂地被空投进了学院。

  “该不会是依靠特别录取信作弊才赢的吧?”有人不禁想到。

  但转念一想,特别录取信的拥有者又不止杜兰德一人,洛凡也有,火修罗也是。可他们都在迷雾区的竞争中输给了杜兰德!

  见鬼的,那个失刀者到底强在哪里?难不成他的能级低下全是伪装?是用以迷惑他人的表象?

  “你觉得怎么样?”洛凡再次看向杜兰德。正式表示了邀请,“加入我们吧,你手中的那朵火系融性花,就是我的诚意。如今火修罗势大,想要晋升到2级预备区就必须联手,单干没有意义,相信你也意识到这点了吧!”

  有一点洛凡没说,那就是火修罗的瞳术真的太棘手了,洛凡和对方有过一次短暂的接触,以他的手段都险些着了道。洛凡感到单凭自己一人,和火修罗的斗争实在太凶险,所以才想邀请杜兰德入伙,最大程度地整合力量。

  杜兰德静等洛凡说完,想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

  洛凡眉头一皱,片刻后重新舒展,看着杜兰德认真说道:“我知道你不是屈居人下之人。杜兰德,你若能展现出足够的能力和功绩,我这个首领的位置让给你,也不是不可以。”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杜兰德终于开口了,语调很平静,“我对首领的位置没什么兴趣,你不必担心我和你争。”

  “那你的意思是?”洛凡面露疑惑。

  杜兰德晃了晃手中的火系融性花,平静却清晰的声音让在场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这点好处,还不够。”

  洛凡愣了一下,眉头锁得更紧:“你要多少?”

  “三朵火系融性花,再加一朵光系融性花。”杜兰德毫不犹豫地说出了让在场每一个人都瞬间屏息的话,“这是最低价码,如果真想让我出手帮你们的话。而且在对抗火修罗的过程中,我还要继续分得融性花。”

  洛凡呆住了。

  杜兰德身旁的兰子、阿雷和路亚也呆住了。

  杏树林中所有洛凡阵营的战斗法师们全都在这一刻呆住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有人大叫一声:“三朵火系。一朵光系,你……你怎么不去抢?!”

  本来多了一个分蛋糕的人,就已经让人很不爽了,这家伙居然一上来就狮子大开口!

  “失刀者。你太过分了。”那个头戴黑色钢盔的战斗法师低沉的声音中蕴满怒火,“你还没为我们阵营出过力,就敢漫天要价地开出这样的条件?”

  洛凡也感到一丝不快,这杜兰德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自己诚心诚意、甚至可以说是力排众议,将他请来,甚至直接送出了一朵融性花表达诚意,他居然还觉得不够!

  不满声、抗议声、怒骂声、喊打声……各式各样的声音,一时间在杏树林间此起彼伏,最终汇聚成一团,吵吵嚷嚷地就连洛凡都感到局面有些失控了。

  “喂。杜兰德……”兰子凑近了小声说,“虽然你能为我要一朵光系融性花,我很感动啦,但也没必要一上来就提这么高的要求吧?”

  兰子感觉有点看不懂了。

  之前刀炎那么嚣张,杜兰德都没有发作。当时兰子还以为杜兰德不想轻易和洛凡阵营闹僵,以图双方能相对和平地完成联手。

  但眼前杜兰德又提出这么高的入伙要求,这态度又和之前的他截然不同,没见周围的战斗法师们都快炸毛了吗?他们看向杜兰德的眼神,恨不得直接将他放倒,然后当场干掉呢!

  杜兰德却好像对周围的指责与谩骂声充耳不闻,只是看着对面蹙眉不语的洛凡。轻叹道:“你们这副样子,火修罗正看得起劲,偷乐个不停呢。”

  “嗯?你这话什么意思?”洛凡眉头一拧。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杜兰德耸肩,“此时,此地,火修罗的眼睛正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切。他大概会很高兴吧,毕竟敌方的不团结,对他而言就是最大的福音啊。”

  “危言耸听!”戴黑头盔的男人重重一哼,怒气勃发道,“你是想说。在场潜伏着被火修罗魂控之人?简直笑话!火修罗魂控的人数越多,就越是无法做到深度控制。被控制者根本与僵尸傀儡无异,一眼就能看出来!根本潜藏不了!”

  洛凡也无奈地说:“确实如此,杜兰德,你若不想加入也就算了,再说这种话引起恐慌的话,我就不能坐视不理了。”

  杜兰德微微一笑,也不着恼,忽然话锋一转问道:“阿暗——你们的阵营里,有这个人吧?”

  “不错,为什么提到他?”

  “据我所知,他被火修罗魂控了,表面看来却毫无异常。可他却在火修罗的控制下,直接拉着我自爆了。”

  “阿暗死了?”洛凡一愣。

  杜兰德点头继续道:“很显然,火修罗藏了一手,故意给你们一种‘被魂控者呆板、机械、很容易被识破’的印象,实际上却针对个别人,进行了深度的灵魂控制,令人很难识破。”

  洛凡认真思考了一会儿。

  如果阿暗真的已死,那便是死无对证,根本没有意义。除非杜兰德能证明他说的话,否则洛凡也不能轻易相信。

  于是洛凡深吸一口气,盯着杜兰德一字一顿道:“口说无凭,你怎么证明?”

  “问得好。”杜兰德淡淡一笑,忽然身形闪烁,急掠至在场一人的面前,那人面目冷然,正是之前对杜兰德多加刁难的刀炎!

  杜兰德这下动作太过突兀,事先谁也没有料到,啪啪,杜兰德直接给了刀炎两记响亮的耳光!

  与此同时,杜兰德额间冰火竖眼浮现,瞳术全开——

  “给我现形!!”

  ps:

  临近月末,求月票!~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