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七十四 两个天才的结盟

卷八 章七十四 两个天才的结盟

  杜兰德的动作太突然了!事先谁也没想到他会突然对刀炎出手,啪啪左右两记响亮的耳光狠甩过去,随后杜兰德一张五指,扼住了对方的脖颈,额间冰火竖眼浮现,无形却狂暴的瞳力不由分说地狠狠轰进刀炎的身体!

  “你干什么?!”不少战斗法师都怒喝起来。

  甚至有冲动者拎起武器就要冲上来,然而就在这时,一声奇异的嗡鸣声自刀炎体内传出来,虽然很轻微,却不知为何直接在每一个人的心头清晰响起!

  这一刻,几乎所有人都能感到一股森寒之气自脚底直涌上头顶。伴随着那道嗡鸣声,一股说不出来的森冷瞳力开始在林间荡漾。

  洛凡脸色猛地一变,这好似被软体动物体面舔舐的感觉……是火修罗!

  是的,刀炎是被魂控者,而且被魂控的程度比阿暗、阿雷和路亚都要深,以至于杜兰德最初也不是很确定。

  此刻杜兰德突兀出手,并没有选择以温和的方式,为刀炎解开魂控,而是直接以瞳力轰击,将火修罗根植在刀炎体内的瞳术力量给“撞”了出来!

  那种专属于火修罗的、阴森诡异的瞳力波动,骗不了人!

  “啊啊啊啊啊!”刀炎一仰头,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嘶鸣惨嚎,口鼻之间咕嘟咕嘟地溢出大量鲜血。

  这种粗暴的瞳力撞击,对刀炎本人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但杜兰德现在可管不了那么多,他要做的,是证明自己的正确性,把融性花拿到手才是硬道理!

  刀炎忽然一把抓住杜兰德的胳膊,死死抓住,随后他的胸膛开始急剧膨胀,这是行将自爆的征兆!

  看来操纵者火修罗也知道隐瞒不住了,索性操纵刀炎。打算直接自爆。

  战斗法师的反射神经很强,但一切都发展得太过迅速,从杜兰德突然出手,到火修罗的瞳力暴露。附近的战斗法师们甚至都没反应过来。人们眼睁睁看着刀炎的胸膛剧烈膨胀,震惊错愕之下,却一时间做不出反应。

  在战斗法师密度如此之高的杏树林中,一旦放任刀炎全力自爆,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该死的!所有人,快点散开!”洛凡怒吼一声,自己却大步流星地冲了上来。

  到了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杜兰德所言不虚,阵营中真的混入了火修罗的棋子,距离较近的人们疯狂地想要远离。以免被爆炸波及,但在场人这么多,争先散开的后果就是你推我挤,一时间场面乱到了极点。

  兰子站着没动,紧张地盯着杜兰德。两道身影挡在兰子眼前。一个是被杜兰德操纵的梅席夫,另一个则是约翰。约翰不知何时来到了兰子身边,略有些忐忑地盯着快要爆炸的刀炎,悄然间已进入无我境界,做好了抵御爆炸的准备。

  阿雷和路亚则是由于太过震惊而暂时没能动弹,洛凡阵营的人习惯了听从洛凡的命令,所以洛凡一喊“散开”。他们便立刻散开。但阿雷和路亚是杜兰德麾下的人,而杜兰德对他们说的却不是“散开”,而是:“无妨,站着别动!”

  所以两人没动。

  阿雷正死死盯着将刀炎提拎在半空中的杜兰德的身影,他终于明白杜兰德之前奇怪的示弱举动,不是不敢强硬。而是要选择最合适的时机,一举震慑住洛凡阵营的人。

  但那可是一名能体境战斗法师的自爆!除了逃跑或硬扛,还有其他应付的方法吗?

  林间,杜兰德的身子挺立稳健得好似定海神针。

  当所有人都四散奔逃之时,杜兰德依然单手扼紧刀炎的脖颈。他嘴角微翘,挂着一丝狠辣之意。

  这是火修罗第三次操纵他人发动自杀式自爆了。

  第一次阿暗自爆,杜兰德措手不及下结结实实地硬挨了一记,吃了点亏;第二次杜兰德有了防备,抢先出手,在阿雷和路亚自爆前解开了两人的魂控状态。

  而这一次,火修罗似乎不愿再与杜兰德进行瞳术比拼,根本不给杜兰德解开魂控的时间,直接选择了引爆被魂控者!

  锵锵两声,杜兰德身不动,手不抬,背后的双刀“冰火”自行出鞘。

  火刃首先落入杜兰德掌间,被他狠笑着一刀刺入了刀炎的心脏部位。

  火修罗操纵他人自爆的原理并不复杂——令全身力量尽数灌入心脏,仿佛一个不断膨胀的气球,直到超过极限,轰然炸裂。

  但此时,这个急剧膨胀的气球还未达到极限,就被杜兰德一刀戳破!

  砰砰砰砰!刀炎体内的火之力瞬间紊乱狂暴,从他身体各处喷射出来,刀炎的身体在癫狂的抽搐中,被炸得千疮百孔,爆炸威力却分散不均。杜兰德暗自运转审判刀气护住全身,反手将火刃插回背后刀鞘,冰刃这才落下,被空出手的杜兰德一把握住,挥刀荡出一大片蓝汪汪的光晕。

  琥珀之刃“凝停时光”的效果发动,蓝光之中隐约还藏着一抹紫色,两者效力相加,顿时将一场本该声势浩大的自爆威力压缩到了最小。

  洛凡终于赶到,双手连连挥舞,布下一重又一重白色光辉,将杜兰德来不及阻拦的些许余波拦下……

  终于,当一切风平浪静。

  四下散开的战斗法师们停下脚步,望向林间空地,看着那个将手中冰刃缓缓插回刀鞘的身影,再也说不出话来。

  这就结束了?

  本以为能将这片杏树林炸飞的爆炸,本以为至少要夺去三五人性命的爆炸,就这么被化解无形了?

  杜兰德的脸色和之前相比没有太大变化,从出现开始,他就是这副平平淡淡的神态。但这副表情在众人眼中的意味已经彻底变了,到了现在,再没有任何人敢于小看那能级不过三十出头的失刀者。

  刀炎的身体已经破烂的好像一口烂麻袋。

  杜兰德有些惋惜地叹了口气,慢慢将刀炎的身体放在地上,对眼前脸色复杂的洛凡说:“这是你麾下的人,抱歉,想要逼出火修罗就无法保住他的命。我也没有办法。”

  洛凡没吭声,他只是深深地、深深地注视着杜兰德的双眼。

  两人就这么彼此对视着。杜兰德神色坦然,没有再多言,事实已经摆在眼前。无人能够反驳。而洛凡沉默了很久,最终一言不发地抬手翻掌,掌间无声浮现出两朵火系融性花和一朵光系融性花。

  “……加上之前给你的那朵,一共是三朵火系和一朵光系。”洛凡缓步走上前来,郑重其事地将花递过来。

  杜兰德没有立刻伸手去接。

  他举目,然后四下环顾。

  林间空地显得很空旷,因为绝大多数战斗法师都已经散开,杜兰德平静地看着这些退远的人们,目光从每一个人的脸上扫过。

  这一次,再没有人反对。

  视线转了一圈。再次落在洛凡脸上,杜兰德微微一笑,这才伸手从洛凡手中接过花朵。

  在一双双复杂难明的目光注视下,两人同样天才横溢之人,在林间空地上。伴着还弥漫不散的血腥与焦糊味道,握了握手。

  “欢迎入伙。”

  “呵,合作愉快!”

  ……

  ……

  杜兰德正式成为了洛凡阵营的一员,但更准确地说,这个阵营已经不能以“洛凡阵营”来概括命名了。实力决定地位,杜兰德的实力一点也不亚于洛凡这个原首领,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隔阂和纠纷。阵营名最终改为了“反修罗联盟”。

  洛凡依然是这个团体的首领,而杜兰德则成为了这个团体最为重要的“甄别之眼”。

  “……我能甄别被火修罗魂控之人。”杜兰德加入阵营后,直接表达了自己的看法,“这样一来,至少在战略上我们不会再落入被动。既然如此,我们必须要利用好机会。进行反击。”

  这样的言辞,完全是首领才会使用的口吻,而且是杜兰德当着洛凡的面,对阵营中的所有人说的。

  而第一个站出来表示赞同的人,是洛凡。他好像一点也不觉得杜兰德有喧宾夺主之嫌。反而平静而积极地认同了杜兰德的提议,于是联盟下一阶段的策略很快敲定——

  积极备战,然后转守为攻。

  决议之后,兰子私下里偷偷问杜兰德:“你不怕洛凡心里不高兴吗?他那种实力的人,恐怕也不是屈居人下的性子吧,万一对你感到不满而背地里做些小动作的话,防不胜防啊。”

  对此,杜兰德只微笑着回答道:“不会的。”

  洛凡是个很骄傲的人,这点毋庸置疑,但洛凡也是个很明白自己要什么的人。骄傲不会蒙蔽他的双眼,骨子里,洛凡依靠“理性”做决定。杜兰德深知自己和洛凡没有竞争关系,因为两人一个是火系,一个却是光系。这一点,洛凡和杜兰德一样清楚。

  所以,两人之间无需言明,便自行达成了一点默契与共识:无论如何,都要先联手除掉火修罗。

  火修罗和所有人都不同,他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疯狂不亚于水神塞尔东,偏执的程度更犹有过之!

  正式进入学院前,费马学长对几位新生中的最强者提出了中肯的建议。他建议杜兰德深入钻研瞳术,杜兰德照办了;他建议洛凡研发以速度为核心的战术,洛凡照办了;他建议兰子增强实战,兰子入院后确实在战斗中颇为积极。

  唯独火修罗是个例外,他没有按照费马的建议增强“通才训练”,反而偏执地走着自己的瞳术修炼之路,近乎成瘾。

  这种人最可怕,因为他只考虑进攻,不考虑防守。眼里只有对手的弱点,却没有自己的弱点。火修罗满心想着的,都是如何致人于死地,为此他可以毫不犹豫地放弃通才训练。虽然明明知道通才训练可以弥补自己的弱点。

  正因如此,与火修罗的对决充满冒险。就好像和一个手持利刃、招招都是进手攻击的疯狂之人作战。

  杜兰德也好,洛凡也罢,实际上都没有对火修罗的必胜把握。

  对于这种人,就算是胜,也必然是惨胜。

  这种感觉很不好,所以两人心照不宣地打算在3级预备区、在竞争还未白热化、在火修罗没有彻底疯狂之前,将之干掉!

  ps:

  第二更到。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