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七十五 备战期间的战斗

卷八 章七十五 备战期间的战斗

  对火修罗阵营发动攻势的备战期是一天。

  一天的备战时间,听起来似乎很短,但放在十五天的时间限制下,其实已经很长了。如今三天已经过去,剩余时间不过十二天,单独抽出一天进行全力备战,期间不出击也不采集融性花,足以证明杜兰德和洛凡对火修罗的必杀决心。

  烈日高悬,神之预备学院的阳光永远是那么明媚又温暖,明晃晃地洒落下来,却一点不让人觉得刺眼。

  杜兰德盘坐在杏树林间。

  头顶的阳光被枝叶筛成一束一束的,径直落向杜兰德纹丝不动的头脸和身体,却在真正接触之前,陡然打了个弯,调转了方向——丝丝缕缕的寒气在杜兰德周身荡漾,凝成肉眼难以察觉的微小冰镜,将阳光折射开。

  于是杜兰德就坐在阳光下,却没有一束光线照到他。一条条光束经过反复的转折,纵横交织成一张网,让这片林间的景象神秘唯美又光怪陆离,好像一片光束编制而成的光之海洋。

  冰之力在杜兰德的周身,火之力则在他的掌上。

  四团火焰在他面前静静悬浮,一字排开。火焰呈现出淡淡的橘红色,分别包裹着一朵大红色的火系融性花,于无声之间悄然炼化。花朵在火焰熔炼下一点点缩小,杜兰德不时轻吐出一口火息,控制火候。

  上次炼化七色融性花耗时颇长,但这次却出奇地顺利,炼化的速度很快,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七色融性花有着某种神效,令杜兰德如今炼化单色的火系融性花时尤为得心应手。

  就这样,约莫半天过去,四朵融性花都已熔炼大半。杜兰德一言不发地收花起身,悄然离开林间,盏茶功夫后再次回归。这期间他去了一趟验融石,检验下来,融性已经超过合格阀值的六成。

  回来后杜兰德再次盘坐林间,继续炼化。

  终于。当四朵融性花全部消失无踪,炼化过程终于告一段落。杜兰德轻吐一口气,长身而起。抬眼看向一侧不远处的一棵杏树道:“都看了这么久了,你不嫌闷吗?”

  ——没有回应。

  杜兰德眸中七色光华一闪,轻哼一声,屈指对准大树枝干上的一处空处轻弹三下。

  嗤嗤嗤!

  三道橘红色的刀型劲力瞬息即至,经过那处空间时好似撞上了什么东西,光影一阵光怪陆离地扭曲,片刻后显露出一个穿着干净华美的白袍、卓然立于树上的身影——光之子,洛凡。

  “杜兰德。你的洞察之力和大多数战斗法师都不太一样啊。”洛凡俊美的脸上一点也没有被看破行藏的尴尬,反而微微一笑道,“我对自己这手分光隐匿之术还挺有信心的,没想到你早就看破了?”

  世人皆知黑暗系职业者精擅隐匿与刺杀,殊不知光系在隐藏行迹上也很有优势。尤其是对主要依靠视觉进行感知的战斗法师而言,洛凡这一招“分光隐匿之术”尤为有效。

  一般战斗法师不盯着看的话,很难看破他的行迹。但杜兰德的“神之视角”与一般的“洞察之力”不同,神之视角并非针对一人一物的观察,而是对整个战局的统纳。

  虽然回归森德洛之后,神之视角的修炼已经不是杜兰德的重点,但这招始终都在进步着。

  “大战在即。你不好好修炼,来找我干什么?”杜兰德不答对方的问题,淡笑反问道。

  “哦,只是随便逛逛。”

  洛凡的身影出现在树下,树上的残影这才缓缓消散,不经意间便展露出了惊人的速度。

  他看着杜兰德上下打量片刻。问道:“手头上的融性花都炼化了?”

  “是啊。”

  “融性呢?达到多少了?”

  “……七成吧,大概。之前测试的时候是六成多一点,现在全部炼化完毕,应该更高一点了。”杜兰德并没有隐瞒的意思,反而显得很坦然。

  洛凡不由叹息了一声:“你真不像双系战斗法师。”

  顿了顿才接着说。“据我所知,双系战斗法师不仅基础融性低,提升难度也大得离谱,这也是预备神袛鲜有双系者的原因。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达到七成了。”

  洛凡没说的是,他自己已经炼化了超过二十多光系融性花,目前的融性也不过八成而已。

  若非如此,火修罗大肆魂控,操纵他人采摘火系和光系融性花的时候,洛凡也不至于立刻暴怒。他的体质应该是天生融性较低,且提升尤为困难的那一类,正需要大量融性花才能晋级,这种情况下火修罗居然试图将光系融性花采光,洛凡怎能不怒?

  “……如今的局势很复杂,有相当一部分人都受不了压抑残酷的环境,选择了退出。”洛凡一边慢慢地踱着步子,一边说着,“不得不说火修罗的手段,对一般战斗法师而言太可怕了,我们这边的不少人都被吓跑,火修罗那边的人却不会,因为他们都是被魂控的人。”

  洛凡慢条斯理地说着,杜兰德不动声色地听着。

  两人一动一静,表面上在聊着当前的局势,但渐渐的,似乎有一种微妙的紧绷气氛在林间开始酝酿。

  洛凡停下脚步,恰好与杜兰德相隔二十米,一点不多,一点不少,强者之间存在天然的忌惮,而二十米的距离,就是杜兰德和洛凡之间的“安全距离”,虽然双方谁都没有明言,但其实都对对方暗存警惕。相互合作,也相互戒备。这与性格无关,与信任无关,与这次的神之预备选拔无关,纯粹是强者之间的天然互斥。

  林间渐渐陷入一种令人紧张的寂静。

  洛凡平视杜兰德,脚尖小幅度却很有节奏地轻轻摩擦着林间的草地,在那条无形的安全界限上晃悠着,他盯着杜兰德轻轻一笑:“我现在很想跨过这条线,看看会发生什么?”

  杜兰德想了一下,然后很认真地做了回答:“……我们会打一架。”

  “是吗?”洛凡摩擦地面的脚掌倏然停下,体表渐有光辉升腾。

  “是的。”杜兰德依然站着,脚步始终未动,双手手指却微不可查地动弹起来。似乎随时要抬手拔刀。

  气氛在短短的瞬息之间紧绷到了极限,并在极限的那一点上凝停了一下,然后——

  洛凡倏然抬脚,跨过了那条无形的界限!

  而几乎就在洛凡跨线的同一时间。杜兰德也猛然拔出了背后的一柄刀!

  他没有拔出琥珀之刃,虽然琥珀之刃“凝停时光”的属性,对速度快的对手有着强大的克制作用,但洛凡的速度来源于规则,杜兰德的琥珀之刃却还没有修炼到内蕴规则的境界。

  所以杜兰德拔的是木刀“白色”,而且只拔了一把。

  刀锋出鞘的刹那,刀意已牢牢锁定了洛凡,没有任何言语,也没有任何花哨,杜兰德平实朴质的一记平刺。零式全力出击!

  这一刀很快,比杜兰德以往施展过的任何一刀都快,刀气瞬息之间就到了洛凡面前,然后……透胸而过!

  噗的一声,洛凡的身影当场崩溃破碎。却没有任何鲜血飞溅。

  “不愧是光之子,好快的速度!”

  杜兰德大笑一声,左手刀斩出后却还不及收回。而洛凡的身影已凭空浮现于杜兰德左侧不远处!

  这位咏战堡垒中大名鼎鼎的光之子简直快得犹若鬼魅,无声无息,却偏偏在无声之中透出奔雷闪电般的迫人威势!

  以洛凡的身体为中心,大片乳白色的光华形成一个巨大的白色能量尖锥,而锥头一点。就是洛凡的拳头!

  这是之前洛凡一击秒杀抗议者的一拳,也是洛凡将极致速度转化为极致攻击力的最强一拳!

  杜兰德甚至还来不及收回刚才斩出的左手之刀。

  也来不及用右手去拔另一柄木刀。

  洛凡实在太快了,快得堪比杜兰德出刀的速度!林间充斥着一种极为高频的尖鸣,甚至已经超出了人的耳鼓能够感知的极限!杜兰德视线中的一切景物都消失了,就连洛凡的身形都已不见,有的。这是一只如箭如锥、如枪如戟的无敌拳头!

  面对这一拳,杜兰德微微一笑,然后闭上了双眼。

  他额间浮现出了第三只眼,冰火力量凝成的竖眼之中,红、蓝、紫三色瞳孔无声急速轮转。莫可名状的奇异瞳力好似根根丝缕。一层层地缠上了对方的拳头,进而缠上对方的灵魂。

  洛凡全无破绽的拳头进击,都不由得为之一滞!

  杜兰德这才轻飘飘地一动左手,带动掌间的木刀一记斜拉,轻盈地斩在洛凡的拳头上。

  砰!

  异常沉闷的撞响声中,杜兰德轻飘飘地飞退出三米,然后稳稳落地。洛凡全速前进的身影则猛然停滞在杜兰德原本站立的地方。

  那感觉,仿佛一架全速前进的马车,凶狠地撞上一片羽毛!所有的冲击力尽数灌入羽毛,以至于动能用尽的马车骤然停顿。而承受了巨大冲力的羽毛却好似浑然不受力地退了三米,便将磅礴的力道尽数化解。

  洛凡收了拳头,盯着杜兰德的脸看了好久,似乎要重新认识他,好半晌后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痛快!我终于明白,为何那天费马学长会输给你了!”

  杜兰德见对方收拳,这才慢条斯理地还刀入鞘,撇嘴道:“打也打过了,试探也试探过了。洛凡,现在我们真正坐下来,好好说话了吗?”

  顿了顿,杜兰德没好气地看着对方道:“你不是那种无缘无故上门打架的人。说吧,你……到底要干嘛?”

  ps:

  第一更到~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