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七十六 骄傲的朋友

卷八 章七十六 骄傲的朋友

  迷雾区前见到洛凡时,这位光之子给杜兰德的印象是不加掩饰的骄傲,以及貌似懈怠的懒散。

  而在3级预备区再见之后,杜兰德感到洛凡变了不少,他的骄傲变得内敛,懒散更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好像一根品质上好的弓弦,终于从松散状态变为紧绷,而拉紧洛凡这根弦的,是3级预备区中的残酷局势,以及这种局势所引发的一种“没有任何人可以信任”的强烈不安全感。

  将锋芒变为内敛,将懒散变为担当——这是杜兰德再见洛凡之后心里的评价和感受。

  然而,在刚才林间的短暂交锋之后,杜兰德发现:洛凡又变回去了!

  他重新挂起骄傲的笑容,懒懒地抱起了胳膊,然后优哉游哉地朝杜兰德走了过来,全身毫不设防,似乎一点也不担心杜兰德再次对他拔刀相向。

  “喂喂,我说……你这是什么情况?”

  杜兰德看着走上前来的洛凡,一阵阵的皱眉。对于洛凡的速度,杜兰德依然忌惮非常,让这种人近身可是不小的风险:“别怪我没警告你啊,再靠近的话,我也许会拔刀子砍人啊!”

  洛凡却哈哈笑着,经自走到杜兰德面前,甚至用力拍了拍杜兰德的肩膀,说:“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朋友了!”

  “………………”

  杜兰德沉默了好久,才愣愣道,“啥?!”

  打了一架不分胜负,然后就成朋友了?这是什么见鬼的逻辑?跳跃性是不是太强了点啊!

  见杜兰德一脸诡异,洛凡撇嘴哼道:“没听见吗?我说,我认可你了!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朋友!”

  杜兰德仍是一脸木然:“我还是……有点不理解。”

  洛凡不由露出一个“服了你了”的表情,懒洋洋却理所当然地说:“你的实力够强,手段一流。而阻碍双系战斗法师成神的最大障碍——神火融性,你也已经有了阀值的七成,达到阀值不成问题。换句话说。干掉了火修罗,火系神火的继承权便非你莫属了。”

  说到这洛凡微微一顿,脸上挂起迷人的笑容,他指了指杜兰德:“你是未来的火系神袛。”又反手指了指自己。“我是未来的光系神袛。”最后摊开双手,理所当然地说,“你我作为未来的七元素神袛,难道不该是朋友吗?反正你这人性格也还不错,至少不让我讨厌。”

  杜兰德听得目瞪口呆!

  他干瞪着眼前一脸笑容的洛凡,嘴唇抖颤,却一时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见过骄傲的,没见过这么骄傲的!

  洛凡的逻辑,简而言之就是:“老子必然是光系神袛,而杜兰德。你的各项指标都被我认可了,今后必然是我的同僚。再加上你性格不让我讨厌,所以,我们就是朋友了!”

  而这一系列逻辑的基础和前提,是洛凡自信他自己未来一定是光系神袛!

  见杜兰德默不作声。洛凡俊美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快:“干嘛这副表情?我的朋友很少,因为能被我认可的人太少,你应该高兴才对!”说着又拍了拍杜兰德的肩膀。

  杜兰德干笑几声,说:“你对朋友还挺亲热的嘛。”

  “这是当然。”洛凡很认真地回答,“我这个人太骄傲,但对真正认可的朋友很好的。”

  “那……如果最后我没成神呢?”杜兰德提出了一种假设,“你还当我是朋友吗?”

  洛凡脸色猛地一变。抱着胳膊陷入了沉思,眼神之中,接连闪过犹豫和挣扎。

  最后,他重新抬头,看着杜兰德说:“你没可能不成神。”

  “为什么?”

  “因为是我说的!”

  好吧,杜兰德彻底败了。

  有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那些平时骄傲的、酷酷的、不把所有人放在眼里的家伙。和真正的朋友在一起时,都是话痨!!

  而杜兰德很快就从洛凡身上感受到了这一点——

  “喂,杜兰德,你多大?”

  “你是哪个家族的人?姓什么?”

  “到目前为止炼化了多少融性花了?”

  “你和那个叫兰子的小妞到底什么关系?”

  “你知道火神宁顿已经不行了吗?”

  “哦对了,森德洛如今的神袛们。干嘛要抢的你刀?”

  问这些话的时候,洛凡并非一脸好奇,而是以一贯的骄傲和懒散开口发问。看得出他是真的对这些问题感兴趣,却没有半点“粘着人问”的感觉,反而问得骄傲又矜持。

  但这种感觉……实在太他妈的违和了!

  违和到杜兰德都不忍直视啊!

  “……好了,说正事吧。”洛凡忽然脸色一肃,终于消停下来,他左右看了看,然后大有深意地看着杜兰德笑道,“怎么不见那个叫梅席夫的人?是叫梅席夫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杜兰德哼了一声:“你想说什么?”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洛凡盯着杜兰德,抿嘴一笑,“梅席夫……被你魂控了?但你是怎么做到的?用的是你刚才对我用的那招瞳术?”

  杜兰德叹了口气:“我能选择不回答你这个问题吗?”

  不错,你是要和我做朋友,但我还没说把你当朋友好不好?别一副跟我很熟络的样子啊!

  说难听点,谁知道你是不是在演戏啊!

  “你觉得我在演戏?”洛凡就好像能猜到杜兰德心中所想,微笑着问道。

  既然对方主动挑起这个话题,杜兰德索性不再掩饰,点头道:“反差是有点大,所以很不适应。”

  洛凡想了想,慢慢地说:“……杜兰德,老实说我挺嫉妒你的。那天你和神袛在咏战堡垒上空的战斗,我看了。本以为你失去了刀,便不足为虑,却没想到你能战胜我赢不过的费马学长。老实说,要是按照我原本的性子,肯定不会和你做朋友。不过。真正进入学院之后,我的想法有些变了。”

  说到这,洛凡的口吻微微低沉:“这所学院阳光明媚,没有黑夜。处处都是光明,但进入学院后,我却感觉很压抑。学院的晋升规则不允许‘信任’这种东西存在,随时随地都要小心刀子从自己的背后过来。我明白这是森德洛为了挑选出最具竞争力、也最具生存力的人,只有这种人才有资格成为神袛。我明白黑暗压抑的学院规则是为了选出最优秀的人。但是,我不喜欢这样!”

  “原来的我没什么朋友,我的性子很骄傲,这点你也知道。我从来不觉得自己需要朋友!”

  “但现在我的想法变了。”

  “学院中的环境,让我真正感觉到了没有同伴是什么感受。原来我虽然没朋友,但我知道在森德洛。有千千万万的战斗法师是我的同胞。危急时刻,我们会因为森德洛的精神,将生命交给彼此。但这里不同,这里没有同胞,所有战斗法师都是敌人。每个人都孤立无援。而我只能以绝对的实力——或者说暴力——来争取自己的话语权。”

  “我不喜欢暴力。”

  “我父亲曾经对我说过。战斗法师的美感在于:不战。不战,才是我们战斗法师的最高境界。是,我来到这里是为了成为光之神袛,然后为了森德洛,去和那些黑色矮人作战。所以我必须要暴力。但我不想在这个过程中迷失我自己,那样的话,成了神也没有意义。我在真正感受过没有同伴的孤独感之后。才发现:我原来也很需要朋友。”

  “所以,虽然在内心的某个地方,我依然嫉妒你。在内心的某个地方,我依然对你、对他人存有优越感。但我愿意走出来,交你这个朋友。”

  “杜兰德,你能明白我的话吗?”

  杜兰德认真听完。又盯着洛凡出奇严肃认真的俊美脸庞看了很久,说道:“大致理解了。所以,在我之前,你所结交的朋友是约翰?”

  “嗯。”洛凡露出一丝笑容,“真正接触那家伙之后。才发现是个很有趣的家伙。”

  “但你好像忘了我是兰子的同伴。”杜兰德认真道,“而她和你一样都是光系战斗法师,是竞争对手。从这点上来说,你我依然存在竞争关系,因为我会帮她,而不是帮你。”

  “哈哈哈哈哈哈!!”

  洛凡忽然放声大笑起来!

  他笑了好半天,才字字铿锵地说,“杜兰德!你以为我们森德洛的神袛是什么?没有任何一个神袛需要他人的帮助!需要人帮,就不是神袛!兰子小姐的实力不错,但恕我冒昧,她成不了神的!”

  杜兰德沉默,想要反驳,却忽然发现自己无言以对。

  洛凡安静地等待杜兰德的答复,他已经把自己的想法和理由都表达得很清楚了,无需再多说。

  杜兰德想了一会儿,忽然猛地一抬手,狠狠推了洛凡一巴掌!

  这一巴掌全无征兆,而且推得极狠,洛凡措手不及下胸口挨了一掌,满脸错愕地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

  一截橘红色的刀锋从虚空中穿梭出来,无声无息地掠过了刚才洛凡所站立的位置。

  与此同时,还有两截橘焰刀锋从杜兰德背后的空间中钻出,狠狠刺在杜兰德的背心上,却被一抹悄然闪过的紫色光华给挡了下来,发出“叮叮”两声脆响,好似金铁交击。

  杜兰德缓缓转身,看向不远处的一棵大树。

  横向伸出的树杈上,站着五名战斗法师,为首一人正是阵营中极有发言权的那名头戴黑色钢盔的男子。

  洛凡脸色铁青地站起身来,就听杜兰德沉缓地说:“不用废话多问什么了。那五个人,已经不是他们自己了。”

  ps:

  第二更到~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