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七十八 杜兰德VS约翰!

卷八 章七十八 杜兰德VS约翰!

  兰子喘着气从一个战斗法师的胸膛中拔出标枪,累得几欲坐到在地。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她记着杜兰德跟她说过的:“碰到被火修罗操纵的家伙想要自爆,逃没有用,以最快的速度穿刺心脏,削弱自爆甚至中止自爆,才能保住性命。”

  兰子照做了,所以她从刚才那短暂却惨烈的战斗中活下来了。

  少女偏头看向不远处的约翰,明眸中闪过一丝惊异,甚至还夹杂着一丝恐惧之意。

  彻底进入无我境界的约翰,真的太可怕了!!

  此刻约翰浑身浴血地定定站着,面前倒着两个敌人,这两人都没有来得及自爆,就被约翰一手一个,生生将他们的心脏给掏了出来!飞溅的鲜血直接喷了约翰满身满脸,他自己没有受任何伤,衣袍头发上的血尽是敌人的。

  “……兰子小姐,你没事吧?”约翰从无我境界中缓缓退出,转头关切地问了一句。

  兰子勉强笑笑,终于明白为什么对方不肯进入无我境界与自己对战。

  因为那完全就是另一个人,不再是羞涩朴实的纯情年轻人,而是一台彻头彻尾的战斗机器!

  “怎么感觉有点分裂啊。”兰子不禁想到。

  无我境界下支配约翰战斗的,是他的身体。如果说约翰的灵魂本质很纯净、很没有攻击性、甚至很懦弱的话,那他的身体完全是另一个极端。

  也不知道他经历过怎样的训练,才会有如此可怕的无我境界和战斗本能!

  似乎捕捉到了兰子眼中的那一抹恐惧,约翰认真地开口,就好象在发誓:“你不必害怕,我不会伤害你。”

  兰子嗯了一声,定了定神。问:“刚才那几人,恐怕是被火修罗控制了吧?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恐怕是火修罗主动出击,发动总攻了。”

  约翰闭上眼睛,鼻翼有节奏地翕动。耳朵也好像动物的耳朵一样微微竖起。一边嗅一边听一边说道,“各个方向上都有血腥味传过来。嗯,还有厮杀声和爆炸声,规模很大,人数很多……绝对是火修罗。错不了的!”

  “你耳朵鼻子这么灵?”兰子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奇怪的战斗法师。

  战斗法师几乎都靠眼睛,毕竟有洞察之力这一共有的传奇能力,对战斗法师而言,视觉和触觉最强,五感中的其余三项感官一般会弱不少。

  约翰憨厚地笑了笑,没有接兰子的话,脸色一肃说道:“火修罗很可能就在林中的某处。不过。兰子小姐,你不用担心,火修罗的瞳术对我没用,我会保护你的。”

  兰子摇头道:“我要去找杜兰德。”

  “哦。好啊,我和你一起去。”

  “你不去找洛凡?”兰子皱眉。

  约翰古怪地笑了一下,说:“洛凡大哥现在应该和杜兰德大哥在一起呢。”

  “……那好,一起走吧。”

  两人开始在林间纵跃穿梭。兰子小心地警戒周围一切值得警戒的细节,半点蛛丝马迹也不放过。既然火修罗可能在林间,那问题可就大了。兰子自己倒不是很怕中瞳术,因为杜兰德曾在她额头留下一个冰火竖眼的印记,算是为她加持的一重保护。再加上兰子自己的手段,应该能扛住不中招。

  “约翰,你刚才说你不怕火修罗的瞳术?”兰子偏头看向约翰,眼中流露出探询的神色。

  “嗯,因为火修罗的瞳术支配的是灵魂与意志,但我已经将无我境界修炼到最深层了。”约翰耐心地解释道,“几乎所有的战斗法师,在进入无我境界再退出来之后,记忆是保留的。那是相对浅层的‘无我’。而我,我在无我境界下,连记忆都不会保留,所以,就算我的灵魂被控制,身体也会遵循一贯的准则行动。我的身体记得同伴的气息,所以不会伤害你。”

  约翰显得自信满满,可他刚说完,便忽然脸色狂变,脚下一个踉跄从树枝上栽下,重重摔倒在地!

  “约翰!!”兰子惊叫一声,连忙从树上跃下落在仆倒的约翰身边,可在她脚步落地的瞬间,约翰的身体又陡然间从地上弹起,在兰子震惊莫名的目光中,当面一拳轰了过来!

  “见鬼,不是说不怕火修罗的瞳术吗?”

  兰子顾不得多想,挥动标枪,正面接了一拳,却因为仓促接招而被震得浑身酥麻。她想要暂时后退,却惊愕地发现移动不了脚步!

  约翰已经进入无我境界了,却依然在攻击兰子。他的拳劲中带有一丝非常诡异的粘力,向前轰击的同时隐含一丝向后拖拽的劲力。

  兰子想退却退不得,只能干站在原地,硬着头皮接约翰一拳接着一拳的疯狂攻击!

  如果兰子从一开始就拉开距离打运动战,那么未必会输。但她根本没想到约翰会突然攻击自己,以至于在双方近身的情况下不得不投入战斗。这本就不是兰子的强项,却是约翰的最强项。

  奋尽全力接了二十多记拳轰、膝撞、肘击、肩顶、头槌后,兰子终于坚持不住,被约翰一记裹满紫黑色雷霆的勾拳,狠狠轰击在腹部!

  这一瞬间,少女甚至有一种被拳头直接打穿的错觉。

  可她坚韧的性子也在此时体现出来,硬是强行将一口涌到嗓子眼的鲜血吞回,一声未哼,一手顺势抓住约翰的拳头,另一手紧握能量标枪,枪身上伸展出两道乳白色的光羽翼,枪头直戳向对方的心口要害!

  眼前,是约翰木然的脸。

  虽然这张脸上沾满血迹,却依然能看出平凡淳朴的轮廓和五官,兰子心中一软,微微偏转了“翼杀枪”的枪头,最终没有刺中心脏要害,只刺中了胸口。而她付出的代价却是又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拳。

  兰子再也忍受不住,喷出一口鲜血软倒在地。心中却无奈地想着:“爷爷说得没错,我确实不是真正战士的料子,但能怎么办呢?我……真的狠不下心来对同伴下杀手啊。”

  若杜兰德与兰子易地而处,现在倒在地上的。一定是约翰。

  但兰子真的做不到。

  她很坚韧。也不缺乏决断,从小更是男孩子里的孩子王。但骨子里,兰子依然是个心地柔软的女孩子。

  她看着在视野中不断放大的拳头,无可奈何地放弃了抵抗,却倔犟地不肯闭上眼睛。

  死定了吧。这次。少女心里想着。

  就在此刻,她忽然听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怒喝声响起:“约翰,你干什么?快点住手!”

  好像洛凡的声音啊,不过距离还很远,哪怕以光之子的速度,恐怕也赶不及救援了吧。

  虽然临死前有人赶过来很好啦,但是……怎么是洛凡而不是杜兰德啊!?

  最后生死关头。天生感性的少女居然还忍不住失望了一下。

  但下一刻,兰子就听到洛凡说了第二句话:“咦?杜兰德你要干嘛?等、等等!见鬼的,你不要命了!?”

  兰子眼前的空间忽然破开了一条口子,一只手臂从中伸了出来。

  那是一截修长有力的前臂。掌间抓着一柄橘焰长刀。

  那手将火刃反握,猛地倒插在兰子面前的地面上,与刻不容缓之际挡住了约翰的铁拳!

  拳头轰击在火刃到刀身上,弹了回去,火刃则猛地一震!然后那手松开刀柄,缩回到空间中去,刀则继续倒插在兰子面前。

  细细长长的刀,却好似一道高大有力的屏障!兰子第一时间就认出来了:这是杜兰德的刀!

  另一个方向上,洛凡好像见了鬼一样,眼睁睁看着杜兰德从空间中把手抽回来。

  刚才那无疑是橘焰鬼斩,而且是令整柄刀都穿过空间的橘焰鬼斩!

  但如果没记错的话,血肉之躯应该是无法承受穿梭空间的重压的吧?

  可是看杜兰德从空间中抽回来的手臂——伤痕累累,血迹斑斑,但手臂还在!虽然看着凄惨了点,却没有像洛凡预料得那样被彻底碾碎。

  隐约之间,洛凡似乎看到杜兰德的手臂皮肤表面闪过一抹紫色,定睛一看却又消失了。

  趁着杜兰德匪夷所思的手段所争取到的时间,两人终于一先一后赶到。

  洛凡比杜兰德快一步,注意力却好像还在杜兰德的手臂上,杜兰德不禁重重一哼,怒道:“洛凡,你还愣着干什么?你朋友差点杀了我朋友,还不快点出手?!”

  “知道了!你少指挥我!”洛凡脸色一冷,脚步轻点地面,好像一道快到极致的光,狠狠撞在约翰身上。约翰毕竟没有神级血脉能力,被当场撞得一个趔趄,不过他的身体以一个奇异的角度扭动了一下,竟将大部分撞击力道导入地面,微一调整,反手就是一拳打向洛凡。

  乒乒乓乓,两个人转眼斗在了一起。

  杜兰德终于松了口气,反手拔出地上的火刃,转过来看向兰子——

  “你感觉怎么样?”

  “你手臂没事吧?”

  两个人同时问道。

  杜兰德微微一愣,摆摆手道:“无妨,不必担心。”但其实杜兰德心里也有些后怕,以肉身穿梭空间,一个弄不好手臂就保不住了,甚至可能危机生命。好在杜兰德有属性强横的审判刀气护体。而且刚才那种极度危机的时刻,杜兰德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兰子蹙眉盯着杜兰德的手臂,见臂上的伤口正在飞快地愈合,这才放心下来,低声说道:“约翰中了火修罗的瞳术,杜兰德,快用你的瞳术把他叫醒吧?洛凡似乎……有点顶不住了。”

  洛凡毕竟不擅长贴身缠斗,他是那种大开大和用速度反复冲击,直到对手崩溃的打法。

  但对手毕竟是约翰,洛凡不敢动用全力,只好与之贴身对打,却渐渐敌不过无我境界下身如鬼魅、拳重如山的约翰了。

  洛凡暗自咬牙,要换了平时,他绝对不会向任何人求助,一定死撑到底!

  但约翰显然状态不对劲,恐怕被火修罗悄然间控制了,在场能解开火修罗瞳术的人,只有杜兰德一个。

  “……我说,那个谁!快点来帮忙啊!!”洛凡几乎是从牙齿缝中迸出这句话。

  杜兰德蹙眉盯着约翰看了好一会儿,直到洛凡连中三拳,几乎忍不住要爆粗口骂娘了,杜兰德才一提火刃,大步走上前去。

  洛凡和约翰已经完全缠斗在一起,根本难分彼此,杜兰德却一言不发地一个进身穿插,就在那无缝无漏之中,生生辟出了一条缝隙,然后轻轻巧巧地钻进了战团。与此同时,还把洛凡的身子从战团中给“挤”了出来。

  “让我来吧。”杜兰德的声音从战团中传递出来,“麻烦你去帮兰子治疗伤势。”

  洛凡眉毛登时就是一竖,就听到杜兰德又补充了一句:“兰子是女士,而你是绅士,没错吧?”

  “呃……”洛凡脸色顿时一僵,杜兰德确实又“指挥”他了,但给出的理由太充分,充分到洛凡根本无从拒绝。

  “……哼,废话!这还用你说?”

  最终洛凡哼了一声,回身一挥手,撒出大片乳白色的光华将兰子笼罩,“我正有此打算!”

  杜兰德一笑,这才真正耐下心来,看着眼前脸色木然却招式狂暴的约翰。

  要在缠住这家伙的同时,以瞳术将之唤醒,难度非常之大!

  要知道,无我境界的约翰就是一台战斗机器!比所有人都更精密、更准确、也更高效!就连费马学长也费了一番手脚才将之击败。而洛凡也好,火修罗也罢,都不敢面对面地与这种状态下的约翰对拆招式。

  这还是杜兰德第一次与约翰对战,立刻就感受到了那种无孔不入的密集攻击和巨大压迫感,竟让杜兰德都有些支撑不住!

  他忽然一刀虚斩,然后向后连撤三步,深吸一口气,反手拔出了双刀“冰火”中的冰刃!

  “左手虚空,右手时光。”杜兰德咧了咧嘴,盯视着再次逼上来的约翰,左手火刃似刺似挑,角度古怪刁钻得让约翰的动作都不由为之一顿,同时杜兰德右手反转冰刃,刀锋朝下,一刀扎向对方的重心所在的左脚脚掌!

  ps:

  第二更到。我这就去写明天的章节,争取不再晚更新!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