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八十 互有策算

卷八 章八十 互有策算

  “你还记得是什么感觉吗?就是被火修罗盯上并控制住的那一刹那的感觉?”

  林间,洛凡肃然看着约翰,一字一顿地问道,“你说过,最深度的无我境界不会被控制,结果却恰好相反。约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约翰伤得不轻,那四记零式连环没能要他的命,却让他失去了行动能力。规则之力造成的伤势,就连洛凡的“大光明治疗术”也难以迅速治愈。

  约翰虚弱地摇摇头:“我……不知道。什么都不记得了。”

  顿了顿,他变得紧张起来,犹犹豫豫地问:“洛凡大哥,我伤人了吗?当时兰子小姐和我在一起,她……她还好吧?”

  “你小子险些被杜兰德一刀宰了,居然还有闲工夫关心别人,服了你了。”洛凡起身道,“兰子没事,没人被伤。你小子老老实实呆着,见鬼的,我都不知道该不该给你疗伤了,谁知道你会不会伤一好又活蹦乱跳地乱打人!”

  “约翰真的清醒了吗?”不远处,兰子看着安然坐在一块大石上的杜兰德,低声问道。

  “嗯,我用瞳术仔细检查过了,也为他加持了防护。”杜兰德平静说道,“现在看来,能抵御火修罗瞳术的只有我的瞳术,无我境界也不行。”

  老实说,杜兰德现在有点搞不清火修罗瞳术的机理了。

  本以为那是一种罕见的魂控类神级血脉能力,能够极大削弱战斗法师天生的灵魂防御力与免疫力,对灵魂进行操纵,再藉由对灵魂发出指令,间接地控制他人的行动。

  但约翰分明是在最深层的无我境界中被控制的。

  换言之,火修罗的瞳术难道能直接对身体进行控制?

  对此杜兰德暂时无法确定。另一个让杜兰德至今困惑不解的是:火修罗的瞳力为何在最后关头撤掉了?以那疯子的一贯作风,哪怕约翰被击败,也该控制约翰在最后关头自爆才对。

  又或许……火修罗难以让无我境界中的战斗法师自爆?

  “杜兰德,你在想什么?”兰子看着杜兰德的脸问道。林中弥漫着血腥味。到处都在厮杀。杜兰德却显得异乎寻常的冷静,甚至可以说是一种漠然。完全看不出刚刚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战斗。

  “在想怎么对付火修罗。”杜兰德用一种轻飘飘的语气,轻描淡写地说道,“那家伙彻底地越界了,过分了。触底线了。等我找到他,我要活剐了他。”

  微微一顿,杜兰德轻拍了拍兰子发凉的手背,看着兰子的眼睛说道:“别多想,抓紧一切时间调整状态,还有战斗等着我们呢。所以,不要动摇。不准动摇!越是这种时候就越要坚定!”

  兰子苦笑起来:“说来容易,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你那样……果敢。”

  她本想用“狠辣”这个字眼的,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之前杜兰德对约翰下杀手的一幕。

  杜兰德没所谓地笑了笑,只说了一句:“若是你的话。我不会下杀手。”

  这时洛凡走了过来,对兰子说:“能接替我帮约翰继续疗伤吗?”

  兰子看出洛凡有话要对杜兰德说,恩了一声,起身走向依然瘫软着无法动弹的约翰。

  洛凡盯着杜兰德打量了好一会儿,似乎要重新认识,最终叹了口气:“你真的太冷酷了。”

  “……抱歉,没得选。”

  “抱歉还是免了,我知道事情再来一次,你还是会做同样的选择。”洛凡说,“不过,还是谢谢你在最后关头收手。”

  “嗯,应该的。”杜兰德抿了抿嘴,认真地说,“我是战斗法师,是人类,又不是真正的冷血动物。进入学院之前,若不是约翰帮我争取到了准备时间,我也无法击败费马学长,得不到七色融性花。那份人情,我没忘。”

  洛凡这才笑起来,走上前两步,面对着面反手指了指自己的额头,说:“也给我加一重瞳术防护吧,就像你刚才对约翰那样。”

  杜兰德眼中闪过一丝意外。

  洛凡哼了一声,没好气地说:“少用那种眼神看我。我算是渐渐了解你了,万一我被火修罗操纵的话,以我的速度,冲上来自爆你连躲都躲不了。所以到时候你肯定会第一时间对我下杀手,比对约翰还狠,我才不想死得那么不明不白!”

  杜兰德抿嘴一笑,也不否认,伸指在洛凡额间点了一下,冰火竖眼在指尖浮现,然后悄然消失在洛凡额间。

  至此,洛凡、兰子和约翰都已经有了杜兰德的瞳力保护,至少不会毫无抵抗之力地被魂控了。

  “那么,我们走吧,战斗还没结束呢。”洛凡说,“约翰一时半会儿还恢复不了,我可以先背着他。兰子已经基本恢复战斗力了,应该没什么问题。是吧,兰子小姐?”

  “嗯,我随时可以战斗。”

  杜兰德却不知道为何摇头说:“再稍等一下。”

  “等?现在这局面可不允许等待。”洛凡奇怪地看着杜兰德,忽然脸色一变,“杜兰德你难道受伤了?!”

  “怎么可能?”杜兰德摇头一笑,“只是要等一个人。哦,正好,他来了。”

  来人是梅席夫。

  洛凡和兰子都不由皱眉,这家伙虽然被杜兰德魂控后成为了最忠实的狗腿子,但战斗力实在有限。以杜兰德现在的魂控手段,控制一两人就是极限,难以和火修罗的魂控部队对抗。

  杜兰德难道指望梅席夫能帮助己方扭转战局?

  在几人困惑不解的眼神中,梅席夫来到杜兰德身边,一板一眼地汇报起来,说出来的话却让人大吃一惊:“来袭的敌人开始撤退了,撤退的速度很快,而且抢走了大批我们这一方的人手上还未炼化的融性花。”

  “什么?这就撤退了?”洛凡眉头深深锁起。“火修罗明明已经占据了主动,魂控部队攻击我们的大部队,他自己则藏在林中伺机魂控偷袭,如此大好局面。那疯子理应趁热打铁才对。怎么会撤??”

  兰子也完全不理解,她想了一会儿却全无头绪。再次看向杜兰德,却见杜兰德一脸若有所思,忽然单手结了个拟龙手印,一记火系拟龙吐息吐出。将头顶附近的树冠枝叶尽数烧了个干净!

  一大片蔚蓝明亮的天空顿时露了出来。

  此时此刻,天际上,正有一红一白两道明亮刺眼的光焰冲天而起,然后在高空中狠狠爆开,巨大的声响让杜兰德几人听得清清楚楚,爆开的火光更将天空中的阳光都夺取了几分色彩。

  “那是什么?信号弹之类的法术吗?”

  洛凡一对眸子几乎眯成了两条细长的缝,凝眸辨认片刻后。忽然脸色一动,脱口而出:“那是验融石的方向!是那个方向升起来的信号弹!”

  杜兰德点头补充了一句:“更准确地说,是前进之路所在的方向。”

  顿了顿,杜兰德咬牙狠笑起来:“不得不说。我们这次都被火修罗给狠狠摆了一道啊。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家伙故意展露瞳力,让我们以为他正在林中,但他其实已经不在这里了。他的魂控部队抢走了大批融性花,正在撤退,没错吧?而火修罗本人,现在应该已经准备好进入那‘前进之路’了——他准备带着这一层预备区中几乎所有的融性花一起离开!让我们所有剩下的人,都无花可以炼化!”

  洛凡听得脸色连连变化。

  这样一来,所有事情都说得通了,火修罗并不是疯狂地突然发动反攻,而是来抢融性花的。他故意在林中展露了瞳力,控制了杜兰德和洛凡这一方的人,完全是为了误导。

  火修罗其实已经融性达标了,但他不仅打算自己晋级,还想让除他之外的其他所有人都晋不了级!

  兰子叹了口气:“所以,刚才那两个信号弹,难道是——”

  杜兰德点头:“嗯,是阿雷和路亚。”

  “你早就预料到如今的局面了?所以才事先安排了人?”兰子问道。

  “当初只是怕火修罗偷偷溜进前进之路,我也没想到火修罗居然玩得这么大。”杜兰德耸耸肩,起身说,“洛凡,我得向你借个东西。”

  洛凡眉毛一扬:“借什么?”

  “你的速度。”

  ……

  ……

  验融石畔,前进之路和离开之路前,刚发射过信号弹的阿雷和路亚并肩而立,脸色凝重,全身力量勃发,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两人前方不远处站着一个身穿连帽斗篷的身影。

  “哦?信号弹?”那人摘下帽子,露出一张苍白消瘦的脸,怪异地笑了笑,“你们是想通知杜兰德吗?没想到他居然把你们安排在这里,倒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呢。”

  “火修罗,杜兰德早就料到了你也许会在融性达标之后,选择偷渡进入2级预备区!”路亚努力维持着语调的平稳,缓缓说道,“如今信号弹已发,杜兰德很快就会到来。聪明的话,赶紧离开吧!”

  火修罗愣了一下,忽然狂笑起来:“偷渡?你们居然以为我想偷偷摸摸地前去2级预备区?哈哈,哈哈哈哈哈……简直笑话!我火修罗是什么人,还需要‘偷渡’?!”

  “不然呢?”阿雷咬牙道,“你一个人来到这里,不是为了偷渡又是为了什么?找我们叙旧吗?”

  火修罗收敛了笑容,冷冷说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是一个人来的?”

  话音落下,阿雷和路亚就看到一大批身影由远及近,飞快地冲上了这片小山坡,所有人都脸色木然,显然是被灵魂控制之人,那种整齐划一却呆板机械的模样,看得阿雷和路亚脸色阵阵发青。

  每个人手中都握着数量不等的融性花,然后一一交到火修罗手中,被火修罗收进了他的储物空间。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路亚声音干涩。就算杜兰德给两人都加持了瞳术防护,但眼前可是有超过三十名战斗法师!

  “就是这么一回事。”火修罗收起所有的融性花,笑得愈发邪异:“我不想废话,给我滚开!”

  ps:

  第二更到~求票票!~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