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八十三 我,怕你?

卷八 章八十三 我,怕你?

  山脚下的3级预备区中,杜兰德与火修罗紧张对峙,气氛紧绷到点,一触即发。

  同时山顶上的1级预备区的气氛,也在不知不觉间变得越发紧张沉凝。已经走到预备区最顶点的这些1级预备神们,一个个默然无言,老实说,火修罗的能力完全超乎了想象。

  “费马,你不是说过,杜兰德的攻击力强吗?”

  一名1级预备神看向费马,凝重问道,“有那么强的攻击力,应该能应付火修罗吧?火修罗毕竟在通才训练上做得不到位,瞳力虽强,破绽也多。”

  费马沉默片刻后,有些沉重地开口道:“……未必。如果火修罗的瞳力能够针对身体和灵魂进行双重支配,那么,事情就难说了。所谓的通才训练,主要指的是攻击、防御、速这方面,但火修罗的瞳力却几乎是完美的支配,是全面的掌控。而绝对的支配,某种程上已凌驾于攻、防、速之上!”

  顿了顿,费马凝重道:“换句话说,火修罗若真能将他的瞳力发挥到致,也许……真的不需要通才,就已经无敌了。”

  “………………”

  现场一阵沉默。

  一人摇头叹道:“这次的火系新生中竟然有这么变态的家伙。我说,火胖,你可要小心了啊。”

  一名身材微胖、脸盘圆圆的青年没所谓地撇嘴道:“我没所谓,有人代替我成神的话,最好不过。倒是那个杜兰德,实在是有点可惜了。”

  “是啊。”

  “唉,如果他能级再高点说不定还能翻盘。现在嘛……”

  “估计能顶一阵,但最终还是要败吧。”

  1级预备神们议论纷纷,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杜兰德输定了,也死定了。费马始终一动不动地稳稳坐在那儿。凝神看着画面中杜兰德的身影和面容,忽然间微微一笑——

  “那表情,可完全不像是准备要输的人会有的表情啊。”

  山脚下,山坡上,杜兰德和火修罗都站着没动,虽然看起来还未真正展开决战,但实际上,战斗早已开始了。

  杜兰德静立不动,悄然调动审判规则之力,化为细腻密实的审判刀气。遍布于周身各处。虽然如今的审判之力还只有3阶,和巅峰时期的20阶无法相比,但审判规则何其霸道?此时杜兰德以刀气护体,火修罗的无形瞳力如浪潮般反复冲刷,却始终无法完成对杜兰德的身体支配。

  当然,杜兰德也不好受,要时时刻刻地与对方的诡异瞳力对抗,不仅消耗体力,还是对精神、意志与持续集中力的严峻考验。

  砰砰!砰砰砰砰……!!

  杜兰德身体周围的空气发出连绵的爆鸣声。那是瞳力与审判刀气狠狠碰撞的结果。

  火修罗的右眼之中,双瞳旋绕已至急速,支配身体的瞳力努力想要渗透到杜兰德体内去,却不知为何在杜兰德体表无声消湮!

  不只是右眼。火修罗的左眼也在全力运转,操纵灵魂的瞳力无声渗透,却被杜兰德以全新的永辉凝视化解。

  于是双方看似无声对立,实际上已经展开最凶险的对决!

  以审判刀气应付火修罗的右眼瞳力。以冰火竖眼应对火修罗的左眼瞳力,这就是杜兰德当下的战术。

  火修罗努力了半天,额头已然见汗。忽然咬牙狞声道:“杜兰德,你果然是最难缠的一个!我全力运转瞳力,竟然都无法直接控制住你……但控制不住也足以干扰你了,你再怎么强悍,敌得过在场这么多人吗?!”

  话音落下,还剩下二十余人的魂控部队动了起来,众星拱月般拱卫着火修罗,而在这支队伍的最前方,正是光之洛凡。

  洛凡的双臂已经在他自己的大光明治疗术下近乎痊愈了,可以想象,再过不久,就会有一个全盛状态的光之,成为杜兰德的敌人和对手。

  “咕咚……”一旁的亚做了一个吞咽口水的动作,却发现喉咙干涸犹如干旱的沙漠。

  虽然她比阿雷更坚韧也更有勇气,但面对眼前的魂控大军,还有一名瞳力变态的疯,亚再怎么坚毅,也无法违背理性地认为还有胜算。在已成傀儡的光之的致速面前,逃跑也变成一个远的奢望。

  要完蛋了。这是亚唯一剩下的想法。

  杜兰德要完蛋了。这也是1级预备区中众多长姐的共同想法。

  然而面对如此场面,杜兰德依然没有表现出哪怕一丝一毫的绝望,他的眼睛满是专注,他的脸色写满肃穆,但哪怕已经凝重到致,专注到致,肃穆到致,偏偏就是没有半点绝望。

  甚至于在杜兰德的眼神深处,依然闪亮着坚定地渴求胜利的光芒!

  火修罗忽然间就怒了,他没有立刻命令魂控部队进攻,是因为他想看到杜兰德流露出一丝恐惧。火修罗最喜欢欣赏那种等死之人的恐惧表情,在敌战区的日里,在面对那些机械傀儡一般的黑色矮人的日里,火修罗唯一的乐趣就是残杀战斗法师同胞,只有那样,他才能坚持走回咏战堡垒,而不中途放弃。哪怕代价是心灵的彻底扭曲,只要能活,火修罗便在所不惜!

  但是,为什么眼前这家伙不感到恐惧?!

  火修罗愤怒地死盯着杜兰德低吼起来:“不要再装了!我看腻你的扑克脸了!杜兰德,你理应害怕我才对,恐惧才是现在的你应该产生的情绪!!”

  面对歇斯底里的火修罗,杜兰德忽然笑了,眼神里却透着一丝遗憾:“你……被同伴背叛过吧?”

  火修罗的脸色骤然凝固。

  只听杜兰德继续静静说道:“我感觉不到你对森德洛的感情,也感受不到任何信仰。你是一个没有行事准则的人。说你自私?不对,如果你的信仰与准则是自私与利己,那么现在你应该立刻进入前进之,而不是在这里和我纠缠。你只是一个行事癫狂的疯,没有目标,也不知道要干什么,一味地发泄恨意。但恐怕连你自己也不知道那些恨意究竟来自哪里!”

  杜兰德每说一句,火修罗的脸色就会扭曲几分。

  杜兰德眼神甚至浮现出一丝令火修罗见之狂怒的怜悯:“空有强大到点的瞳力却不知道该做什么——火修罗,你就是这样的一个可怜虫,一个可悲鬼。”

  他摇了摇头,最后说道:“你连战斗的意义都不明白,也没有信仰。我怕你?别逗了。”

  火修罗脸皮剧烈地抽搐着,片刻后咬牙迸出一句话:“我的实力,还有你即将迎来的失败与死亡!这些,都是你应该感到害怕的理由!所以别他妈的跟我说信仰和意义,我根本就不需要那种东西!”

  “哦。是吗。”

  杜兰德缓缓提刀,淡笑说道,“很抱歉的是,实力我比你强,接下来败的会是你,死的,也会是你。按照你的逻辑而言,我就更没有感到害怕的理由啦。”

  火修罗全身一震,满目狰狞:“你!找!死!”

  杜兰德不屑一笑。手中木刀轻飘飘地挥出,对准身旁近处,轻描淡写地横斩了一记。

  此刻,身旁的亚正一拳向杜兰德打过来。她想说话,却无法开口。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拳头不受控地打向杜兰德,再眼睁睁地看到杜兰德手中木刀横斩,将她一刀放倒在地。

  “哈哈哈。说了半天,说得自己好像很厉害的样,结果出手的第一刀竟是要杀死同伴?”火修罗冷笑。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要杀她?”杜兰德淡淡回了一句。

  对于实力强悍的约翰。杜兰德没把握在不杀的情况下将之制服,但亚不一样。杜兰德低头看着亚满是绝望与哀求的眼神,难得地露出一丝温和的笑容:“放心,我不会杀你。”

  杜兰德开始挥动双手,印诀、吟诵、咏唱、附魔特效……这一刻他将所有能够运用于战斗法术的技巧都施展出来!

  “战斗法术.冰火锁。”大片冰火力量从他指间溢出,化为四道冰火巨锁,将亚的手脚锁紧。

  “战斗法术.缚体针。”大量冰火丝线化为肉眼难查的能量细针,亚只觉周身各处一阵酸疼麻痒,然后就失去了知觉。

  “拟龙流派.龙之棺。”冰与火交汇,凝成两头振翅傲立的冰火巨龙,彼此相和,形成一尊造型奇异的红蓝双色棺材。

  亚就在半透明的棺材之中,手脚被锁,身体被细针束缚住所有气血与能量运转的节点,动弹不得。

  是,火修罗的右眼瞳力能支配身体,但那又如何?

  亚如今连一根指头都动不了,就算中了瞳力,也做不了任何动作!

  “呃,大敌当前,这杜兰德在干什么?”1级预备区中,有人发出了困惑不解的声音。

  那个被称为火胖的白皙圆润家伙眯着一对小眼睛,嘿嘿笑了:“这小比表面看起来更高傲啊,他明明可以直接杀了那女的了事,还不用浪费力量,不过他似乎就是不愿让对手的瞳力逞凶啊。啧啧,不得不说……有点蠢。不过我喜欢!哈哈!”

  山坡上,杜兰德几乎在瞬息之间,就一连完成了种非常精深玄奥的战斗法术,期间还不动声色地弹开了火修罗的四次瞳力突袭。

  他的动作迅疾如风,却有条不紊,最终他反手抽出双刀“冰火”,一甩手,双刀倒插于龙棺的顶上,下一刻,以交叉插立的双刀为中心,一只巨型的冰火竖眼浮现而出,好像一个薄而巨大的托盘,稳稳托在龙棺的下方。

  至此,火修罗的左眼和右眼的瞳力,都已经对亚没用了。

  火修罗想支配身体?抱歉,现在的亚连眼皮都眨不了。

  火修罗想控制灵魂?在那巨大的冰火竖眼的防护下,如果火修罗敢于分心,杜兰德就有把握趁机宰了他。有一点,1级预备区中的那个火胖想错了,杜兰德从来不在战斗中做蠢事,更不会为了骄傲而降低胜利的机会。不杀亚,也是为了增加胜利几率。

  做完这一切,杜兰德的目光透过半透明的龙棺,对里面的亚投去一个宽慰的眼神:“很快就会结束,安心等待,看着就好。”

  杜兰德这才转过身来,再次面对火修罗。

  双刀“白色”,瞬间浮现于杜兰德手中,火修罗甚至没能完全看清杜兰德拔刀的动作!

  在1级预备神们奇异的目光注视下,杜兰德大步流星,主动地朝着火修罗和他的魂控部队迎了上去。

  “来吧,火修罗!与我一战!!”(未完待续。。)

  ps:第一更到!今天很准时,开心了,哦哈哈~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