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九十一 直通2级,晋升死路

卷八 章九十一 直通2级,晋升死路

  “我想,杜兰德可能失踪了……”3号天选卫士艰难说道,心里却感到说不出的荒谬绝伦。

  在神之预备学院中,居然少了一个学员?

  这是什么见鬼的事情!

  杜兰德不可能还在3级预备区,因为那里已经彻彻底底地清场了,除非他能抗拒神之预备学院力量,否则必然会被传送出来。

  他也不在2级预备区之中,这点也已经反复确认。

  而“前进之路”、“离开之路”、以及“天选之路”,也全都没有杜兰德的影迹!

  他小子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难不成是……死了?

  “大人,预备学院选拔新生也不是第一次了,我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3号天选卫士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低声问道,“诸神的力量虽然难以操纵学院,却多多少少能够渗透进去。现在诸神都很关心杜兰德到底是晋级了,还是淘汰了。但眼下的局面,杜兰德连人都找不到,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交代。”

  “那就不交代。”始终隐藏在大殿最深处的一片黑暗之中的那个女人淡淡说道。

  “不、不交代?”3号张了张嘴,“这……可以吗?”

  “那所学院有它自己的运作机制,学院的选拔规则,就连诸神也难以强加干预,就连我们天选卫士,也顶多辅助学院运转,不过是巨大机器中的几个螺丝。”

  “换言之,我们无需为那所学院的任何事情负责,淘汰也好,晋级也罢,诸神爱怎么想就怎么想。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所以,你不需要给任何人任何交代。”女人平静地说道。

  3号天选卫士的眉头依然紧紧蹙着:“那杜兰德……”

  “无需再问,也不用多管。”女人声音微冷说道,“等着就好。”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3号天选卫士纵然心中还有疑惑。也不敢再多询问了。而且听大人话里的意思,或许她知道杜兰德到底去了哪里?

  片刻后。3号天选卫士满腹疑惑地退了下去。

  大殿深处再度陷入好似永恒的沉静。

  良久之后,殿堂中轻轻响起了那个神秘女人的复杂叹息:

  “历史,重演了。”

  “现在,我终于有点理解了。为什么你会选择那个小家伙,作为你那‘零式’刀法的传人。”

  “……李尔蒙斯啊……”

  ……

  ……

  “杜兰德在哪儿?”

  这个问题在很短的时间内,几乎从森德洛诸神中的每一位口中问出来。诸神们——无论是马努斯还是塞尔东——其实都持续关注着杜兰德。

  当然,马努斯关注是为了培养。

  塞尔东则是为了满足心理上的快意,同时也谨防杜兰德重归巅峰的可能,当然塞尔东也知道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总之,森德洛诸神也都是那所预备学院中出来的人。很清楚那所学院中的相关规则,杜兰德晋升也好,淘汰也罢,到了现在总该有个说法吧?

  但怎么感觉。杜兰德就好像人间蒸发一样,再听不到他的消息,就连天选神殿方面也拒绝透露任何消息。如果杜兰德晋级的话,那2级预备区里应该有他的人。如果淘汰,那应该已经回到咏战堡垒。可问题是,没有,哪儿都没有杜兰德的任何踪影。

  “该不会是马努斯动了什么手脚吧?”这是塞尔东的推测。

  不止是他,就连风神也忍不住做出了类似的猜想,以马努斯的实力和地位,以及凌驾于其他神袛的在预备学院中的影响力,说不定真有什么法子帮到杜兰德。

  但诸神不知道的是,几乎同一时间,刚收到消息的马努斯也深深皱起了眉头,一向波澜不惊的眼神里闪过少有的困惑与不解。

  “难不成是神殿里的那位女士……?不,不可能的,天选卫士无论如何都不会做这种事。不过,从神殿的奇怪态度来看,那位女士应该知道些什么吧?”

  马努斯人在七色城外。他认真想了很久,忽然一抬手,以雷霆为墨汁,凌空书写了一句话:“生死如何?”

  简简单单的一句问句,倏然爆发出明亮的光,然后消失不见。

  同时一时间,天选神殿最深处的传来一个女人淡笑的声音。

  黑暗中探出一只纤纤素手,同样凌空写了一行字,然后轻轻一巴掌拍进了虚空,在相隔万里的马努斯面前浮现出简短的回覆:“等。”

  马努斯若有所思:“等?意思是还需等待,才能明了生死吗……”

  外界对杜兰德的去向心存困惑,而对于还在学院内部的新生老生而言,杜兰德不过是一个没有出现在2级预备区的家伙罢了。没能出现在山腰上,就意味着已经淘汰了。

  所以,对于2级预备区中的新生和老鸟而言,选拔已经和杜兰德彻底无关了,除了杜兰德的朋友,其他人很快就忘了新生中还有杜兰德这么一号人。就算偶尔想起,也很快就会抛诸脑后。

  一

  个淘汰者而已,需要在乎吗?

  ……

  ……

  杜兰德睁开双眼。

  眼前一片漆黑。

  杜兰德下意识地运转起“神之视角”,对于战斗法师而言,夜视不过是最基本的能力,一般的黑暗根本无法蒙蔽战斗法师的视线,哪怕是非同一般的黑暗,也无法完全阻止一名战斗法师的视线。

  但眼前的黑暗,显然比“非同一般的黑暗”更加非同一般。

  杜兰德发动了“神之视角”,却发现:眼前依然一片漆黑。

  他试着站起来,却愕然发现“站”这个动作也没了意义,因为他没有感觉到重力,也没有任何方向感,没有重力与方向。何谈站?

  这让杜兰德彻底郁闷了,好在这里还能听到声音,因为杜兰德听到了自己的喃喃自语:“这里……难道不是直通2级预备区的道路?”

  “妈的!该不会被李尔蒙斯给坑了吧?!”

  杜兰德不知道这里究竟是哪里,但他还记得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

  一个人在3级预备区近乎疯狂地寻找着晋升之法。最后一天的时候。哪怕以杜兰德的心理素质,也都有些扛不住了。而在时限即将到来的最后一刻。就在杜兰德心中冒出“到此为止了”的巨大挫败感时,一直贴身收藏的世界罗盘突兀地跳动了一下。

  一股熟悉的气息自罗盘上升腾而起,那股气息呈现出七彩色,充满不可一世的霸道与骄傲。就好像君临天下的王,高高在上,用饱含愤怒与冷酷的眼神俯瞰世间。

  这是李尔蒙斯的气息。

  这股气息就那么毫无征兆地冒了出来,然后一分为二,滚滚注入到杜兰德双眼之中。

  那一刻,杜兰德忽然看到了之前没看到的东西。

  隐隐约约的,前方好似有一扇门的形状。门似乎存在于另一个世界,它明明一直安静地矗立在那儿,但不知为何,在李尔蒙斯的力量注入双眼之前。杜兰德看不见它。

  而现在,杜兰德就算已经看到,依然觉得看不真切。

  最关键的是,此刻距离十五天的时限,只剩下十秒不到了!

  恍惚之间,杜兰德看到门楣上写着——

  直通2级,晋升死路。

  “直通2级”是杜兰德需要的没错啦,但“晋升死路”又是什么意思?既然能晋升,为何是死路?

  哪怕在那样紧迫紧张的时刻,杜兰德依然以超凡的冷静,思考了两秒左右的时间,在经过一系列权衡与判断之后,杜兰德眼神再度变为凝定与坚决,脚步一点,义无反顾地冲进了那扇门。

  旋即,时限到。

  杜兰德消失了,不在3级预备区,也不在2级预备区。3号天选卫士在离开之路的出口等待,也没有等到杜兰德出来。

  杜兰德进入了一条未知之路——能够晋升的,死路。

  而此时此刻,杜兰德已经进入了那扇门不知道多久,却好似被困在了一片漫无边际的黑暗之中。

  感受不到重力,也没有任何光与气味,杜兰德全神贯注地运转力量,防范着可能的危险。

  这条路,可是所谓的“死路”啊!

  杜兰德虽然在冲进来之前,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既然进来了,当然要竭尽全力活下来,走出去!

  在黑暗中摸索着,杜兰德缓缓拔出了背后的双刀“白色”,黑暗中触觉变得更加敏锐,木质刀柄带给手掌的轻微摩擦感,反倒让杜兰德心理踏实了不少。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握刀在手,杜兰德就握住了信心。

  “奇怪的人,你干嘛那么紧张啊?”一个声音突兀响起。

  杜兰德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听声源的方向,说话者就在自己面前,而且近在咫尺!

  近乎是下意识的,手中木刀直接就斩了过去!

  但是,没有任何斩中实物的感觉传递回来。

  杜兰德心脏跳得很快,沉声问道:“你是谁?”

  “你又是谁?”

  “一个想要晋升的人。”

  “想要……晋升……的人?这是什么意思?”那个声音似乎有些困惑,许久之后才有些恍然道,“啊,你想去更高层是吧,想起来了想起来了,以前也有过两个和你一样的人呢,太久远了,害得我都忘了。”

  声音脆生生的,听起来就好像未成年的小萝莉。

  听着这般人畜无害、蠢萌蠢萌的可爱声音,杜兰德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该不会不知不觉间已经陷入某些幻术了吧?

  说起来,周围一片黑暗,连重力和方向感都没有,神之视角无法视物,还有一个莫名其妙的小萝莉在和自己说话。

  ——要说不是幻境而是真实的话,未免太匪夷所思了吧?

  “哎呀,这里不是幻境啦!”萝莉声音继续说道,“你这人的想象力怎么这么丰富啊,服了你了。”

  见鬼,这小妞……居然能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杜兰德心头剧震。

  她到底是谁??

  啪的一声轻响,好像有人打了个响指,杜兰德忽然发现自己能看见东西了,就在自己面前,有一个人,身高顶多到杜兰德的大腿吧,总之很矮。那人手里托着一团七彩色的火,照亮了周围,逼退了黑暗,她仰着小脸蛋,正好奇地看着杜兰德。

  大眼睛用力眨巴了几下,这小家伙歪着小脑袋,说:“小妞……是什么?”

  ps:

  第一更终于被俺写出来了!这段真的太那个啥地难写了……

  不过会是很有趣的情节,神之预备学院,是个很神奇的地方啊。第二更不会太晚,我尽量在今天把明天的第一更也写出来,不然老更新太晚,我都没脸道歉了……

  嗯嗯,在此特别感谢剑神一怒的慷慨打赏!等俺把这段情节梳理顺畅了,就努力爆发爆发!先这样,我现在去写第二更啦~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