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九十九 赤色长棍的来历

卷八 章九十九 赤色长棍的来历

  十八名战斗法师相继来到湖畔。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他们都是附近的2级预备神,被八门拟龙吐息的动静吸引而来,几乎不分先后地抵达湖畔,入眼却是一片狼藉,这里的空气中仍弥漫着零星的属性力量,刚才杜兰德在此战斗时留下的剧烈能量波动,还未完全消散。

  “发生什么事了?”隐隐为首的一名劲装大汉两大步跨出,身形闪烁两下,便来到幸存的那三人面前。

  大汉面目粗豪,却有一双鹰一般敏锐的眼睛,他见三人受伤不算太重,却个个脸色惨白如纸,眉宇之间暗藏惊惶与后怕之色,不由脸色微沉,冷笑道:“看你们吓成什么样了!你们是孙孙那女人的跟班吧,她人呢?”

  “……被、被抓走了。”

  大汉脸色猛地一变,旋即浓眉渐渐锁起。

  蹙眉感应片刻,这才发现湖底沉着六具尸体,不由脸色再变,凛然道:“你们这一组的人居然死了六个?首领孙孙还被抓走了?!”

  这时,其他赶来的战斗法师也聚了过来,他们没多说什么,很快从湖中把战死者捞出来,一番检查后来到大汉身旁汇报起来:

  “死了六人。”

  “从伤势来看,其中五人在已经重伤的情况下,死于橘焰鬼斩,致命伤都在心口。”

  “还有一人死于火系拟龙吐息的正面轰击,伤口有硫磺气息残留,如果没猜错的话,恐怕是在战斗中被孙孙误伤而死的。”

  这批2级预备神的眼光绝对一流,仅从伤势就做出了精准的判断。死去的六人中,确实有五人被杜兰德临走前连弹五指,以橘焰鬼斩杀死。而之前破解八门拟龙吐息时。杜兰德以瞳术压制住那名施展“圣灵礼赞”的战斗法师,然后扭转了拟龙吐息的方向,那位名为“米娜拉”的战斗法师,确实是被孙孙误杀的。

  大汉认真听完。虎目渐眯。再次看向幸存的三人,沉声问道:“对手是谁?新生?”

  “嗯。”

  “只有一人?”

  “嗯。”

  “然后干掉了你们中的六个?还抓走了你们的头儿?”大汉的声音越拔越高。

  幸存三人相视苦笑。只能点头:“……嗯。”

  大汉裂开大嘴,哈地一声狂笑:“骗鬼去吧!这批新生人数虽然不少,但被杀的被杀,逃离的逃离。还有那个最强的洛凡。现在也只是一头困兽而已!妈的,我们的围剿都进行二十多天了,怎么还会藏着这么强的家伙?他从地里凭空冒出来的吗!”

  顿了顿,大汉骤然收敛了笑容,斜睨着脸色铁青的三人,最后说道:“就算这有一个从地里冒出来的强悍新生,你们三个。又是怎么活下来的?”

  那名精擅“山岳箭术”的地系战斗法师咬了咬牙,低声说道:“那人让我们给其他2级预备神带话。”

  “哦?什么话?说!”

  “他说:已经过去的二十天里发生了什么,我不管。但从今天、从此刻开始,谁要再敢动2级预备区中我杜兰德的朋友的话。我就活剐了他。”

  大汉的脸色凝固了。

  周围其他十七名赶来的战斗法师也变得脸色诡异起来。

  沉默了好半晌,大汉一字一顿地问:“你说谁?杜兰德?哪个杜兰德?那个上头让我们特别招呼的杜兰德?!”

  这时有人接口道:“这里确实残留着冰与火之力的气息,没记错的话,那个叫杜兰德的新生是冰火双系的吧。”

  “但他不是已经被淘汰了吗?”

  幸存的地系战斗法师摇了摇头:“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出现了,我是第一个发现他的人,不得不说,那杜兰德出现的方式……很诡异。”

  他嘴上说着,脑海里不由回想起杜兰德好像炮弹般凭空弹射出来,扎手扎脚地一头栽进湖水里,然后翻手之间就把叼草男拖入水中抢衣服的场景。

  那时的杜兰德狼狈不堪,谁又能想到他真正认真起来,居然会是那种杀戮果断的狠辣人物!

  有些话,这位幸存的地系战斗法师没有说。

  2级预备神们都看过了杜兰德与火修罗的那一战,影像资料是从山顶的1级预备区下放下来的。没记错的话,影像中杜兰德的能级并不高,也就30多一点,主要依靠一招强悍的刀法作战,最终力毙二十余人。

  30能级,能在短短二十天中飙升到60能级吗?

  虽然60能级放在2级预备区中,根本不算高,垫底还差不多。但杜兰德显然是那种“不能用能级来衡量战力”的怪物。二十天,能级飙升将近30个单位,再加上杜兰德本就恐怖的刀法,他的最终实力到底有多强?

  而且不知为何,回想起刚才和杜兰德的战斗,总有一种“不是在和战斗法师作战”的怪异感觉残留心头,挥之不去。

  这时有人问:“头儿,我们现在怎么办?要追吗,真是杜兰德的话,应该还没走远。我记得他在影像中的速度不快。”

  “不必了。”

  大汉摇头,果断道,“虽然不知道应该已经被淘汰的人,怎么又突然出现了……但别忘了我们本来的任务。现在,光之子洛凡得到了一件了不起的东西,所有人都在围捕他,相比起来,杜兰德手中的特别录取信,价值反倒小得多了。去追一个实力比洛凡更强的人,试图抢夺价值不如洛凡手中之物的录取信,我是傻的吗?”

  杜兰德留下话,说谁敢动自己的朋友,那就是不死不休,这番话的效力,在如今的2级预备区其实相当有限。

  因为洛凡来到2级预备区后,意外得到了一件几乎让所有人都眼红的东西,以至于整个2级预备区都被动员起来,联手捕捉他。至于杜兰德的警告,哼,谁在乎啊。杜兰德能和所有2级预备神为敌吗?

  2级预备区中强手如云。

  而这次,为了洛凡找到的那样东西,听说连那位“执法者”都出动了。杜兰德就算再强大,也不可能和2级预备区的主宰级人物媲美。

  “行了。我们走吧。”大汉干脆道。“不用理会杜兰德了,他既然抓走的是孙孙那个女人。也怪他倒霉吧。”

  大汉古怪一笑:“哼,抓了那个女人,就算我们不去追,也很快就会有人去找他的。”

  ……

  ……

  “好奇怪。原本以为至少会有一半人来追的,怎么一个人都没有?”杜兰德拎着孙孙,站在茂密林间的一株大树树杈上,皱眉道。

  “亏我还故意留下了一些蛛丝马迹,方便他们追我啊,那些混蛋居然不追?不敢追?还是……不屑于追?”

  “见鬼,这种被人无视的感觉……好郁闷……”

  杜兰德心念急转。对方足有十八人,不敢追是不太可能的,那么到底是根本没把杜兰德放在眼里,懒得来追杀?还是说。这2级预备区中有某些更重要的事?

  比抢夺特别录取信还重要?

  无论如何,杜兰德已经来到2级预备区这件事,估计就要渐渐传开了。再观察观察吧。杜兰德心想,如果2级预备神们真的因为某些更重要的事,而不来找自己麻烦的话,那杜兰德就自己主动出击好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如今既然敌人不追击,杜兰德索性在林间停下,将手中拎着的孙孙一扔,冷淡道:“别装了,我知道你已经醒了。”

  原本“闭眼昏迷”的孙孙在空中猛地一挺腰,稳稳落地,她的脸色苍白得不剩半点血色,但站得很稳。

  杜兰德上下打量了片刻,这个女人不算十分美丽,却有着难以言语的锋芒、锐利、还有一丝藏得很好的阴狠毒辣。她的脸蛋容貌一般,气质却很独特。她的胸脯也不饱满,却有一双又长又直的美腿。

  林间没其他人,很僻静。

  杜兰德盯着孙孙上下打量片刻,直到孙孙脸上浮现出一丝羞恼,杜兰德才微笑起来:“挨了我一记‘空零式’,还能稳稳站着,不得不说你之前手中的那根棍子很不一般。哦,当然,我也没尽全力就是了。所以你最好别妄想逃跑,你若敢逃,我就杀了你。”

  感悟到“空之境界”,并与零式结合,创造出“空零式”这一招后,杜兰德不仅能让零式的杀伤力延迟,对刀法威能的掌控力也变得更强了。

  原来的杜兰德,一记“零式”攻出,所引动的规则威能就是20阶,不会多也不会少,很死板。

  现在的杜兰德,不仅能以“空零式”控制刀法威力爆发的时间,营造出“时间差”,还能自主地调控刀法的威力。

  比如之前他对孙孙的那一刀,规则位阶被控制在了10阶,而不是极限状态的20阶。

  否则的话,孙孙不可能还站在这里,而会成为被人从湖水中捞出来的一具尸体。

  “你要对我怎么样?”孙孙冷冷盯着杜兰德。

  “呃,别把话说得这么引人遐想啊。”杜兰德哈哈笑着,一翻手,从储物空间中取出赤红色的长棍,说道:“我不想对你怎么样,也懒得对你怎么样。告诉我这件武器的来历,我可以考虑放了你。”

  “我早说了!这是我的神级血脉能力!”孙孙低吼起来,“如你所见,我是能体境战斗法师,无法发挥神器或主神器的规则之力,所以这武器不可能是神器或主神器,没错吧?既然如此,除了神级能力,它还能是什么?”

  “我不知道,所以才要你告诉我啊。”

  杜兰德垂下眼睑,轻轻抚摸着粗糙的棍身,平静说道,“别人可能会相信你的谎言,但你骗不了我。我能看出来,你和这根长棍没有半点血脉联系。”

  “你——”孙孙还想说什么,却被杜兰德挥手打断。

  杜兰德语气转冷:“我懒得听你狡辩,也没有兴趣和你辩论。现在,我数到三,还不回答我的话,我就杀了你。”

  说完根本不理会孙孙的大声抗辩,杜兰德竖起一根手指:“一,二,三——”

  “好了,我说!我会告诉你!”孙孙大声喊着,全身僵硬,两条长长的美腿绷得笔挺,脚尖都踮了起来。

  因为一柄木刀不知何时已出现在杜兰德手中,此刻,木刀刀尖距离孙孙的心口要害,只有一厘米不到的距离。

  孙孙紧绷着嘴唇,不敢稍有动弹,她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滴滴跌落,全身瞬间汗如雨下。

  她刚才若犹豫片刻,现在就已经死了。

  近距离看着杜兰德平静的双眼,孙孙的心理防线终于宣告崩塌,她知道:杜兰德真敢杀她,而且刚才已经真的这么做了。

  若非在最后关头收手,孙孙恐怕已经横尸当场。

  “哼……”杜兰德心中冷笑。2级预备区中的预备神们,实力一流,手段超凡,整体素质确实精锐,但杜兰德反倒不是很忌惮这批人了。

  因为他们有一个致命的弱点:怕死。

  “说吧,我听着呢。”杜兰德放下木刀,却并未就此收回到储物空间中。

  一直屏息不敢动的孙孙这才长长喘了口气,咬唇说道:“这长棍,确实是神级血脉能力所化,别不相信,我没说谎。不过……不过,这长棍是血脉能力,却不是我的血脉能力,而是……别人的……”

  她顿了顿,小心地看着杜兰德的脸色,接着说:“神级血脉能力的剥离与具象之术——这项技术,你听说过吗?”

  杜兰德的脸色瞬间凝固。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