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一百零五 两仪裁决的遗产

卷八 章一百零五 两仪裁决的遗产

  2级预备区中,最顶尖的几位2级预备神各有特点。

  龙舞者邓肯,修炼“拟龙流派”达到极深的境界,是非常典型的拟龙流派的人物。

  灵魂行者巴洛克,则是“圣灵流派”的专家,灵魂手段远超一般的战斗法师。哪怕火修罗还活着,对上巴洛克也很可能落败。毕竟火修罗的瞳力太过极端,效果强悍,却也有着相当大的漏洞,面对真正的灵魂大师会很难打。

  而那位被称为“巨矛杀戮”的本泽,应该说是非常传统的战斗法师,走的是最标准的体术与法术结合的路子,再加上纯进攻型的神级血脉能力,近战搏杀与远程狙击都很擅长,擅长单挑,更擅长以一敌众。

  可以说,这三人都有希望进入1级预备区。

  他们是特点非常鲜明的人,修炼道路也非常纯粹。

  要么专精“拟龙流派”,要么专精“圣灵流派”,要么钻研最传统也最博大精深的“森德洛体术与法术”。

  而水龙王拳西却是一个非常另类的存在。

  他的水龙炸弹,实际上是一个多元结合的产物。

  其中有拟龙流派的一丝精粹,所以他的炸弹是龙形的。

  还融合了不少圣灵流派的手段,因此被水龙炸弹击中后,不仅**会遭受重创,灵魂也会受到爆风吹袭,极难防御。

  而“以水作为炸弹”这一颇具颠覆性的概念型能力,则来源于拳西的神级血脉能力:水元之爆。

  拟龙、圣灵、神级能力——这三者结合,再一重重嵌套各式各样的增幅法术、隐匿法术、加速法术、追踪法术,以及大量的附魔特效,最终造就了水龙炸弹,造就了“水龙王拳西”之名。

  他也许不是2级预备神中最强的。却被很多人认为是最难缠的一个。

  “只可惜遇到了我。”杜兰德心想。

  爆炸余波渐渐消散,一个干枯瘦弱的身体无力坠落,杜兰德挥手撒出一片冰流,化为网兜。将无力坠落的拳西接住。然后放在地面上。

  其实,如果拳西的对手不是杜兰德的话。他不会败,至少不会败得这么快。

  杜兰德仔细想了想,如果换作脱胎换骨之前的自己,碰上拳西。也许这一战就是另一个局面了,因为脱胎换骨前的杜兰德,无法侦测对手体内的能量流动,无法精准预判对手出招时机,也就无从阻击那头速度奇快的四翼水龙。

  杜兰德走到奄奄一息的拳西身旁,低头俯视着,片刻后叹了口气说:“我现在。终于有些理解费马学长的话了,他说能体境的修炼,要通才,也要专精。通才是为了减少弱点。却无法弥补弱点。哪怕通才与专精这两方面都做得很好很好,依然存在招式互克的情况,意味着依然可能败给意想不到的人。”

  “小鬼……你……混蛋……”拳西张了张嘴,却因为伤势沉重和心情愤怒,而吐不出完整的字眼。

  杜兰德蹲下身来,很平和地笑了笑,说:“那么,趁着你还有一口气,老实交代吧。这处两仪秘藏,是什么?”

  传承洞口前。

  约翰眼见杜兰德击败了拳西,虽然没看清楚是怎么做到的,但朴实的约翰并没有想太多,他只是单纯地感到开心,正准备向杜兰德跑过去,看看情况如何,问问有没有需要帮的忙,却被人一把抓住了。

  抓住他的是孙孙。

  “你干嘛?”约翰奇怪地回头看了一眼,“话说回来……你是谁啊?!”

  “我叫孙孙,是杜兰德的……唔,新交的朋友。准确地说,杜兰德现在是我的保护人!”孙孙瞥了一眼远处正在审问拳西的杜兰德,见杜兰德暂时没留意这边,于是压低了声音问约翰,“我有几个问题,想问问你。”

  不等约翰反驳或拒绝,孙孙就连忙开口了:“杜兰德人怎么样?我以前从没听说过他,他在外界是什么人?还有,他跟我提到过,他的外号叫‘失刀者’,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对孙孙而言,杜兰德现在是她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

  将赤色长棍交给她的人现在可能要杀她,孙孙不想就此离开2级预备区,所以她现在必须以杜兰德为靠山和庇护伞。作为被保护者,孙孙实际上是极度缺乏安全感的。她不知道要杀自己的究竟是谁,也不知道自己的保护者杜兰德是什么人。

  所以她迫切地想要了解杜兰德。

  约翰是新生,是刚从外界进入学院的人,又是杜兰德的朋友和同伴,应该对杜兰德了解不少才对。

  杜兰德是谁?

  性格如何,喜好如何?

  为什么被称为失刀者?

  对于孙孙而言,这些问题可比杜兰德的实力和手段到底有多强重要得多。因为知道了这些,孙孙才能明白如何更好地寻求庇护!

  但是孙孙误算了一件事,她误算了约翰这个人的奇葩程度——

  “杜兰德大哥是个很好的人!”

  “在性格也不错!”

  “至于‘失刀者’什么的……这个其实没所谓啦,你足够喜欢他的话,就别管那么多,大胆地去追求吧!哈哈,啊哈哈哈!”

  说着还自以为看穿了孙孙的心意似的,对孙孙挤挤眼睛,露出一个“我懂得我懂得”古怪的笑容。

  “………………”孙孙无言地看着满脸憨厚笑容的约翰,欲哭无泪。

  杜兰德的朋友都是些什么人啊!

  想了一下,孙孙不动声色地偏头瞥了一眼梅席夫,片刻后暗自摇头,心想这家伙还是算了,他是杜兰德的灵魂奴仆,不可能问出任何事情的。

  ……

  ……

  “……两仪秘藏是什么?”

  杜兰德低头看着拳西,“你在2级预备区呆了这么久,又是圣灵流派的修炼者。应该知道不少别人不知道的事情吧。你看,你现在被自己炸得半死不活,如果老实回答我的话,我甚至可以饶你一命也说不定哦!所以。说吧。我会认真听着的!”

  杜兰德笑呵呵地说着,眼神里却没有半点笑意。

  他其实已经做好了严刑拷问的打算。对于意图奴役兰子的这个猥琐老家伙,杜兰德才不会跟他客气!

  但出乎意料的是,猥琐老头居然开口了,而且一开口就说出了令杜兰德大吃一惊的话:“这处两仪秘藏。是伟大的两仪裁决留下的传承,那位大人是圣灵流派的集大成者,也是唯一一位完全不受圣灵流派副作用困扰的人。”

  杜兰德闻言愣了一会,这番话里的信息量有点大,杜兰德想了想决定一个个来问。

  “你说这两仪秘藏,是那位被称为‘两仪裁决’的大人所留下的秘藏……”杜兰德脸色有些古怪,“两仪裁决。难道是那位兼具光与暗双属性,并且成功地同时融合了光与暗的神火的伟大神袛?”

  拳西虚弱地咧嘴一笑:“除了那位,森德洛难道还有第二位能被称为两仪裁决的人吗?”

  杜兰德叹了口气。

  说起来,杜兰德对两仪裁决的事情也了解一些。

  两仪裁决。是将兰子的爷爷劳伦斯,从光明神位上挤下来的人,是震慑了一整个时代的伟大强者,一人兼具光暗两种对立的属性,并一手培养出了马努斯、夜翼、米洛、还有塞尔东等新一代的神级强者。

  那位两仪裁决,其实就是夜翼和米洛的父亲!

  杜兰德听夜翼提到过她的父亲,劳伦斯也常常说起两仪裁决的事,还说“被两仪裁决挤下神坛一点也不丢脸,反倒理所当然”。

  总之是个很强大、也很为人尊崇的伟大神袛。

  “……没记错的话,劳伦斯好像说过,那位两仪裁决最后死在了主位面‘里尔多森’的圣灵术士手上。在一场森德洛对里尔多森的惨烈战争中,他以一己之力扭转了战局,却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没想到死在圣灵术士手上的那位大人,自己居然就是圣灵流派的修炼者?而且还是集大成者!”

  但转念一想,似乎也不是特别难以理解。

  拟龙流派和圣灵流派,作为森德洛三大特殊修炼流派中的两个,虽然都是对其他位面生灵的模拟和学习,但学习的初衷,其实有着本质区别。

  学习龙族巨龙,是因为龙族的强大,也是因为当年森德洛与龙族的一些往事和渊源。

  学习圣灵术士,某种意义上却是因为害怕。

  战斗法师是一个战斗的民族,兼具战职者和法职者的特性,手段多样,底牌众多,位列众多上位职业的最顶峰,是极少数“巅峰上位职业”中的一员。战斗法师虽然有些缺乏灵魂手段,传统森德洛的文化中,更有些排斥使用灵魂秘术。但战斗法师的灵魂防御力一点也不弱,反倒天生强大,对众多灵魂秘术都有着极强的防御力和免疫力。

  除了圣灵术士的秘术。

  里尔多森的圣灵术士,矮小、瘦弱、体质偏弱,却是唯一能完全无视战斗法师灵魂免疫力的职业!

  森德洛和里尔多森不知何时开始结仇,然后在彼此的征战中,一向自诩无往不利的战斗法师们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挫败,被圣灵术士的各种诡异又恐怖的灵魂秘术杀得惨败,而且不止一次。

  正因如此,圣灵术士是战斗法师的死敌,也是天敌。

  面对圣灵术士,天生强大的免疫力不再有用,战斗法师们不得不开始重视这个问题,并认真修炼灵魂防御,钻研各类灵魂秘术,弥补灵魂手段的缺乏。灵魂制式兵刃,就在那一时期应运而生,然后一发不可收拾,最终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流派,主张“以圣灵术士的手段抵挡圣灵术士,并最终战胜圣灵术士”。

  这一流派,就是圣灵流派。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