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一百零九 赚大发了!!

卷八 章一百零九 赚大发了!!

  看着“破境指”这个名字,杜兰德不禁想起了自己与夜翼的初遇。

  那是在流落异界的日子里,夜翼抢了杜兰德的女儿,两人好似仇人般奋力拼杀,比拼了刀法,杜兰德在还乱战之中嘴对嘴吹了一记“死亡呼吸”,现在想想,都觉得有些好笑。

  也正是那一次,夜翼对杜兰德施展过一次“破境指”。

  这种指法没有杀伤力,却能将进入无我境界的战斗法师,强行从无我境界中扯出来。”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杜兰德一直很好奇,究竟是谁,创造了这种专克无我境界的指法,而现在终于有了答案,在石台旁铭刻有一番两仪裁决的描述

  “为了抵挡圣灵术士的灵魂秘术,一部分战斗法师通过修行,得以进入更深层次的无我境界,无意识、无记忆、只存基本的敌我判断与战斗本能。”

  “这一突破,为我们森德洛争取到了不小的优势,但很快,圣灵术士们找出了应对方法,那就是破境指。”

  “但以圣灵术士相对弱小的身体,想要施展破镜指,就必须近身,这对他们而言也是风险。所以总的来说,破境指在圣灵术士的手中,并不能发挥出十足的威力。我将这一招学了过来,用复制之力。然后又经过了三年的改动,令其成为战斗法师也能从容施展的全新指法,属于战斗法师的指法!”

  “虽然依然以‘破境指’命名,却是全新的招式。”

  “但考虑到这一指法keneng加剧森德洛的内部矛盾,给予战斗法师克制同胞的可怕手段,我不想令其大规模普及。”

  “破境指的修炼方法放置于此,有缘得之,无缘可弃。”

  “少用慎用,最好不用,切记切记。”

  杜兰德看完后沉默半晌。忽然偏头,向传承山洞之外的方向看了一眼,低声喃喃了一句:“这一招指法……完完全全地,就是约翰的克星啊。”

  虽然进入了传承洞口,但杜兰德其实始终开着“神之视角”,所以他能看到:洞口之外,约翰正有些苦恼地看着鲁格、梅席夫和孙孙。

  约翰的最强大之处,就是无我境界。

  进入了无我境界的约翰,是最强战斗机器,就连杜兰德也没把握以拳脚体术胜过他。必须动用冰火双刀流,或者直接施展出零式,以规则进行碾压。

  而没进入无我境界的约翰,则实力平平无奇,如今脱胎换骨的杜兰德也许一只手就能打过。

  夜翼的破境指,应该是两仪裁决亲自传授的,因为眼前石台上的《破镜指修炼方法》,还没有被人拿走。

  “呼……”杜兰德轻轻吐了口气,低声开口道。“两仪裁决大人,我能理解您不愿这招指法大规模普及的想法,‘少用慎用,最好不用’。您其实不喜欢这样的指法流传于世,但又觉得可惜吧……”

  “但是,这一式指法,对我很重要!”

  “因为我的一名强敌名为塞尔东。不是圣灵术士,而是一名战斗法师。”

  杜兰德凝神向石台上的《破境指》伸出了手,低声说道:“所以。请无论如何都认可我,让我获得这一式指法。”

  笼罩在石台上的光暗护罩,在杜兰德面前无声地消散,杜兰德脸色一喜,一把抓住《破境指》,大致翻阅了一遍,然后收入到世界罗盘的储物空间之中。

  “很好!”杜兰德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有了收获,继续往下看去。

  这处秘藏的传承绝学真的很多,但杜兰德就好像运气用尽了似的,一连十几个石台上的绝学都未受认可!就连拿出了特别录取信也没用。

  这期间,杜兰德路过了兰子所在的那处石台,发现这处绝学传承名为:“圣灵流派.心之翼杀枪。”

  “翼杀枪?这好像是劳伦斯的传授给兰子的招式吧。”杜兰德心想。

  仔细看了看描述才zhidao,两仪裁决将劳伦斯挤下神坛后,对劳伦斯的翼杀枪依然十分推崇,并将翼杀枪与圣灵流派结合,创造出了一种全新的绝学,彻底抛弃物质攻击,以纯灵魂攻击取胜的“心之翼杀枪”。

  命运很神奇,当年劳伦斯因两仪裁决而失去神袛之位,如今他的孙女兰子进入预备学院,却打开了两仪秘藏,还得到了这一招“心之翼杀枪”的传承。

  不过这招显然不适合杜兰德修炼。

  杜兰德略过这处石台,继续往下看,却发现转了一大圈,除了破境指,自己居然一无所获!

  但这也太让人郁闷了吧……

  这期间,真的有不少令杜兰德极为感兴趣的绝学。

  比如一招《两仪怒莲》,强行将光与暗进行彻底的融合(而非简单的结合),形成一朵看似美丽、实则杀伤力恐怖到极点的莲花。

  很可惜,杜兰德打不开。

  再比如一本《圣灵术士的三十六种瞳术》,这完全就是杜兰德此次来的目的所在啊。是圣灵流派,又是瞳术,而且数量高达三十六种!!

  很可惜,也打不开。

  连番的打击让杜兰德有一种看着满缸的大米却吃不着的疯狂挫败感。

  “不带这么玩儿人的啊,两仪裁决前辈,我和您的一位女儿是好朋友,是铁哥们,有过命的交情啊,呃,好吧,虽然我的仇人其实是你另一位女儿的老公,也就是你的女婿……但也没必要对我这么残忍吧?要不,我把破境指还给你?给我换一招《两仪怒莲》?”

  “或者《三十六种瞳术》的任何一两种也行啊!”

  长吁短叹了一阵,杜兰德也zhidao不keneng有人回答,两仪裁决已经陨落许久了,如果他还活着,也许这处秘藏中会有一个投影分身之类的存在吧。

  杜兰德忽然想起了李尔蒙斯。

  在离开那条“真正的远古试炼之路”的时候,阻拦杜兰德,并帮助审判战刀进化的,正是李尔蒙斯的投影分身。

  当时杜兰德没太多想。现在想来,难不成李尔蒙斯还活着?否则怎么keneng留下实力那般恐怖的投影分身!

  但这么算来,李尔蒙斯到底活了多久?!他可是难以追溯的古老年代的人!

  “好像想远了点……再看一遍,看能不能有收获吧。”杜兰德收摄心神,在大厅中游弋片刻后,忽然将目光投向了大厅顶部垂挂下来的一盏莲花形的灯盏。

  看着看着,杜兰德忽然目光一闪,腾空飞起,凌空站在那盏莲花灯前。

  “看来那位两仪裁决,还是使了些心眼的嘛。以我脱胎换骨后的眼力,都险些漏掉这一处绝学传承了。”

  杜兰德紧张地向莲花灯的灯心处伸出了手,一重黑白双色的薄薄光罩浮现出来,但这一次,杜兰德的手没有收到任何阻拦,直接就伸了进去!

  在杜兰德惊喜交加的目光中,他从莲花灯盏之中,一次就取出了三本书!

  《千幻假面》。

  《两仪十字斩》。

  《瞳术至高.两仪眼》!

  杜兰德捧着这三本书,哪怕以他的冷静与镇定。都不由满心兴奋!

  《千幻假面》暂时不zhidao是何用途,但两仪十字斩与两仪眼,毫无疑问都是杜兰德最最需要的东西。

  前者一看就zhidao是双刀流或双剑流才能修习的绝学。

  至于后者,能被两仪裁决称为“瞳术至高”。绝对比火修罗之流的瞳术强大得多!

  “这回简直赚大发了!!”杜兰德咧嘴大笑起来,“夜翼,我真太喜欢你爸爸了!啊哈哈哈哈哈……!!”

  ……

  ……

  “咦?”

  洞口处的约翰耳朵一动,露出聆听的神情。“我怎么好像听到杜兰德大哥在笑?还在笑……依然在笑……一直在笑!哇,好惊人的肺活量!!”

  鲁格闻言脸色一动,眼神变得有些阴沉起来。

  虽然他没听到任何笑声。但如果约翰没说谎,那就意味着杜兰德在这处两仪秘藏中得到了巨大的好处。

  “他妈的!那个混帐!”鲁格心中好像窝着一团烈火,不过他并没有轻举妄动,因为他还有自己的打算。

  鲁格在偶遇之后,主动接触兰子,本是出于一丝猎/艳的心理,同时也想看看,那位与家族断绝关系的爷孙俩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但现在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也越来越有趣了。

  兰子不仅意外打开了两仪秘藏,而且获得了传承绝学。而杜兰德也许得到的好处比兰子更加巨大!这样一来,鲁格就开始暗自动起了脑筋。

  虽然鲁格本人没有收到秘藏的认可,一无所获,但如果想办法从杜兰德和兰子身上下手,把他们获得的传承抢过来呢?

  单就这一点理由,鲁格就不会轻易离开或放弃。至于猎艳与好奇心,反倒是其次了。

  更何况除此之外,还有另一件事引起了鲁格的注意。

  他不动声色地瞥了孙孙一眼,心中暗自想道:“没记错的话,这女人,好像是具象武器的第三任实验载体,但她手里的那根‘火炎爆动’呢?看她两手空空的样子。该不会……那件具象武器已经落在那杜兰德手中了吧?!”

  “哼,这可就真变得有趣起来了啊……”

  ……

  ……

  兰子缓缓睁开双眼。

  入眼的,是一双温和中带着笑意的眼睛,很熟悉,虽然只有二十多天不见,却让兰子生出一种久违的熟悉感。

  或许是因为这些天总是在心中想起,兰子第一眼就认出了眼前之人,惊喜交加地叫起来:“杜兰德?!”

  但她立刻想起了什么,抿嘴收敛了笑容,眼神沉了下来,一边掩饰骤然见到杜兰德的又惊又喜,一边用力瞪着杜兰德,一声不吭。

  兰子还没忘记:杜兰德将自己魂控之后,强行送入前进之路的行径!

  “呃,别用这么可怕的眼神看着我啊。”杜兰德挠了挠脸,心中其实有些后悔,从兰子的反应来看,自己在3级预备区中的行为,keneng是有些过分,有些武断了。就算是为了兰子好,却完全违背了兰子的本意,甚至没有征求她的本意。

  看着眼前少女明明很惊讶很高兴、却依然克制着情绪、沉默着瞪着自己、等待自己给她一个说法的样子,杜兰德忽地心中一软。

  “好啦,我zhidao了。”杜兰德走上前去,然后在兰子不可思议的慌乱眼光中,轻轻给了她一个朋友间的拥抱,不是抱得很紧的那种。

  杜兰德轻拍着兰子的肩膀,笑着说:“兰子,抱歉,对不起。”(未完待续……)

  ps:第二更到!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