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一百十一 不能说的秘密

卷八 章一百十一 不能说的秘密

  杜兰德在两仪秘藏之中,一共得到了四种绝学。

  破境指,完全克制战斗法师的无我境界,需要近身施展,但这对于精擅“体术.如影随形”的杜兰德而言,根本不是难度。倒是指法本身颇为艰深,杜兰德一时间还参悟不透。好在破境指的修炼并不紧迫,杜兰德索性将之暂放。

  千幻假面,老实说这项绝学,在杜兰德目前看来,略有些鸡肋,却是两仪裁决生前最为自豪的一手绝技。 ”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千幻假面”这项能力,简而言之就是伪装,从身体形态到灵魂气息,从里至外的完全伪装,当年的两仪裁决可以随意变成任何一人,逼真程度,足以以假乱真。

  而且千幻假面的伪装,是能够跨越职业与种族的。

  也正是凭借这一招,两仪裁决才得以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潜入圣灵术士的大本营,主位面里尔多森。

  以一名圣灵术士的身份!

  据两仪裁决自己的记述,他以一名圣灵术士的身份,在里尔多森潜伏了整整六百年,这期间被他盗取的圣灵术士绝学,不计其数。虽然最终他不慎暴露,但两仪裁决成功地一路杀出了里尔多森,重归森德洛,然后闭关百年,终成圣灵流派的集大成者。

  “好吧,难怪两仪裁决对这招‘千幻假面’情有独钟,甚至将之列为最得意的三项绝学之一。”杜兰德心中明了。

  但就目前而言,杜兰德不是很需要这一能力。

  如果有某种用于伪装的能力,能让杜兰德大摇大摆地拿出审判战刀,却不会被发现,那杜兰德倒是很有兴趣学一学。

  而这三天来,令杜兰德修炼起来最顺手、收获也最大的,则是那套《两仪十字斩》。

  这是一套非常纯粹的攻击类绝学,比较偏重于体术。但同样包含战斗法术的成分。论攻击力,“两仪十字斩”比两仪裁决的另一项绝招“两仪怒莲”更胜一筹。

  由于杜兰德有双刀流的扎实基础,又修习过“暴君百五十击”和“零式”这些艰深玄奥的攻击刀法,所以修炼起两仪十字斩,反倒最为得心应手。

  这套绝学的修炼,要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质”的修炼。战斗法师修炼到能体境之后,举手投足之间,都同时蕴含着物质与灵魂攻击,因为“能级”本身。就是身体、灵魂与能量三者结合的产物。所以一旦运转能级,自然会同时包含物质与灵魂的杀伤力。

  而“质”的修炼,就是抛却斩击中自带的灵魂攻击,将所有的威能,尽数转为为物质攻击!纯粹的、单一的、也更加强大的物质攻击!

  简言之,就是抛开灵魂,专攻物质。

  第二阶段“心”的修炼,则恰好相反。心的修炼,讲求抛开物质攻击的成分。专攻灵魂攻击的部分,斩击不再对人体血肉具备杀伤力,而是直奔对手的灵魂而去。

  当“质”与“心”的修炼都完成后,就要到第三阶段。也就是最终的成型阶段了

  “十字”的修炼!

  一记“质”的斩击,与一记“心”的斩击,两者相互交叉,形成一个“十字”。而十字交界处。也就是“质”与“心”的交叉点,将会产生某些奇妙的变化,并进而孕生出强绝的攻击力!

  第三阶段的威力。将会远超前两阶段,攻击力会有一个巨大的飞跃。

  “一记物质斩击,一记灵魂斩击,两者交叠成十字,交叉点就是最强一点。这原理听起来……其实并不复杂啊。”杜兰德看过概述之后,生出这样的感觉。

  但心中并无任何轻视,反而越发充满敬仰。

  事实上,这种去繁存简的招式,才是最为难得的招式。用最简单的方式,修得最强大的攻击力,唯有真正的伟大者才能开创出这样的绝学。

  不知不觉间,林间的烤肉聚餐已经接近尾声了,暂时离开去打猎的鲁格还没回来。

  约翰满足地擦了擦嘴,见杜兰德略有些出神,不由笑着问道:“杜兰德大哥这些天修炼得怎么样了?”

  杜兰德闻言不得不暂时从修炼的思绪中,将自己拉扯出来。

  “……估计再有一两天就能告一段落吧。”杜兰德微微一笑,“到时候我们再出击,去和洛凡回合,把握一定会更大。”

  这三天来,杜兰德已经将“质”的修炼基本完成了,算是基本修成了“两仪十字斩”的第一阶段。

  此时杜兰德的手指正微微动弹着,无时无刻不在揣摩“质”的修炼。兰子和孙孙都没注意到这点,鲁格也没有。只有约翰,他本就擅长拳脚体术,观察力又很细致,所以他能看出这三天来杜兰德经常出神,其实是在潜移默化间,坚持进行着体悟与揣摩。

  杜兰德的目光可不会死板地定格在“两仪十字斩”上,从修炼这套绝学之初,杜兰德就在做一个尝试

  将“两仪十字斩”和“零式”这两项绝学,彼此结合起来!

  一个是久远的远古时期的那位先祖李尔蒙斯留下的绝学。

  一个则是震慑了一整个时代的两仪裁决的最强攻击之法。

  杜兰德也不zhidao能不能结合成功,但绝对值得一试!

  “除了最原始的‘零式’之外,我已经在零式的基础上延伸出了‘双零式’、‘零式不攻’和‘空零式’。如果能将质的修炼与零式结合起来,那就叫做‘质零式’以最为纯粹的物质攻击取胜的一招全新零式!”

  想到这杜兰德不由露出一丝笑容,心中充满了兴奋与期待,直到现在,杜兰德才真正感觉没白来这所神之预备学院,虽然这里的环境残酷变态了些,但杜兰德经历了脱胎换骨,更得到了珍贵之极的两仪秘藏。这都是在外界可遇不可求的宝贵修炼资源!

  约翰见杜兰德面露微笑,他嘴唇动了动。还想问些什么,却忽然脸色微变,感到心口一阵没来由的疼痛。

  “又来了……”

  约翰皱了皱眉,没有表现出来。事实上在经历了3级预备区与火修罗的连番战斗之后,约翰就渐渐感到有些不对劲,时常心口憋闷甚至疼痛。虽然并不很剧烈,但让约翰心头有些不解,又有些烦躁。

  “还是先别告诉杜兰德大哥和兰子小姐了,再过两天就要去和洛凡大哥汇合,等大家都安全之后。再说我的wenti吧。”约翰暗自做了决定。

  这时兰子也吃完了,漱了口又将手擦干净,忽然想起了什么,问杜兰德:“对了,之前我们都以为你被淘汰了呢。杜兰德,你到底是怎么来到2级预备区的?”

  “别问我,我说不出来。”杜兰德给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答案。

  “啊?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行了,别多问了,我不zhidao该怎么解释。”杜兰德闷闷地说。

  有关那条“晋升死路”的一切。杜兰德都说不出口,就算他想说,也会有一种不zhidao从何而来的力量令他闭上嘴巴。这是一种很诡异的感觉,明明在脑海中记得清清楚楚。但一旦想要说出来,就会发现张不开嘴,或者说出来的是其他无关紧要的话语。

  “大概是最高机密吧。”杜兰德心想。

  有关那条晋升死路的一切,也许是这所学院至高的绝密。所以杜兰德才会“不被允许”吐露给他人。

  杜兰德有一种感觉,如果自己强行抗拒这种规则,硬要将有关那条“晋升死路”的消息说出来的话。自己脑海中与之相关的记忆,或许会被直接抹除。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杜兰德确实是这么感觉的。

  ……

  转眼间,又是一天过去。

  再过一天不到,就要正式出击了,因此几人都在进行着紧张的备战。

  兰子苦心钻研“心之翼杀枪”,已有小成;被奴役的梅席夫基本没事干;孙孙则越发沉默,她还在为不知何时就会降临的危险而担忧;至于约翰,他的实力,其实在短时间内没有太大的提升空间,这些天都在和越发严重的心口疼痛做着斗争。

  一条幼细而清澈的山泉穿过林间,蜿蜒曲折。

  被林间树叶滤成一束一束的阳光打在泉水上,反射出令人炫目的淡金色。

  杜兰德正盘膝坐在溪边的一块大石头上,双眼紧闭,神色安详,如老僧入定般一动不动的,甚至连气息都变得若有若无,好似林间的一尊雕塑。

  一只青蛙越过小溪,跳到杜兰德膝上,然后又跳开。

  杜兰德没有反应。

  几片树叶随着林间微风翩翩而落,落在杜兰德头上脸上,有一片甚至盖住了他的眼皮。

  杜兰德依然没有反应。

  “吧嗒哒啦啦啦啦”,一枚小石子从杜兰德身前咕噜噜地滚过。

  杜兰德还是没反应。

  紧接着,小石子飞来的方向上,走出一人。

  那人身材挺拔,衣袍华贵而讲究,就好像行将赴宴的大贵族,整个人与林间自然清新的氛围格格不入。

  这人正是汨罗家族的第二顺位继承人,鲁格。

  此时,鲁格的脸色十分凝重,还带着几分忐忑。经过仔细的观察,鲁格发现杜兰德从半天前开始,就渐渐沉入了一种奇怪的状态之中,对外界的一切都好像失去了感应。对青蛙没反应,对落叶没反应,就连鲁格故意扔过去的石子,杜兰德也没反应。

  “这应该是修炼圣灵流派绝学的表现!”鲁格很快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他本人也是圣灵流派的修行者,zhidao这种忽然间的入定,一定是在圣灵流派上有所突破时,才会有的特殊表现。

  这么看来,杜兰德果真在两仪秘藏中,得到了某些了不起的好处!

  一想到这,鲁格就满心火热!

  “哼,愚蠢的家伙,这么轻易就对我放松警惕!修炼的时候,居然还把其他人支开,彼此间互不打扰这不是摆明了给我创造杀你的机会吗?蠢货!白痴!!”鲁格盯着杜兰德,用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然后小心翼翼地收敛了气息,向杜兰德靠近过去。

  他周围弥漫着若有若无的水汽,渐渐的,鲁格整个人都消失不见了。就算有旁人在此,也难以轻易发现他。

  镜花水月。

  这是汨罗家族世代传承的传奇级别的血脉能力,虽然与神级能力还有一级之差,但神级能力难以代代传承,“镜花水月”却早已在汨罗族人的血脉之中扎下了根,每一代人中,都有不少水系战斗法师觉醒这一能力。

  原本闲逸温馨的这片林间地带,不知何时起,多出了一丝冷冽残酷的肃杀之气。

  杜兰德依然静静地盘坐着,对周围骤然降低的温度浑然不觉,也不zhidao鲁格其实已经站在自己的面前,两人之间,彼此相隔不超过三十厘米!

  “两仪秘藏,是我的了!”鲁格近距离看着杜兰德,一阵无声的狞笑,“原本应该在孙孙手里的具象武器,应该也在你手上吧。哼,等我拿了那武器,再交还给山顶上的那人,绝对能结下一个大人情!到时候,或许那人能支持我成为家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也说不定呢!”

  “所以,你去死吧!杜兰德!!”

  一柄泛着淡淡碧色的淬毒匕首,猛地捅向了杜兰德的心脏!(未完待续……)

  ps:第二更到。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