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一百十三 这个世界很平衡

卷八 章一百十三 这个世界很平衡

  一阵带着浓烈血腥味的风卷起了马努斯的头发。

  黑色矮人被杀掉后,不会散发出任何味道,所以在这场矮人战争中,血腥气只意味着森德洛一方的伤亡,战场上的血腥味道越浓烈,就意味着战死的战斗法师越多。

  围绕着七色城的攻防战已经愈演愈烈了。

  马努斯站在七色城外的这片战场上,唇角微微下扯,令他的脸色更加威严肃穆,却也更加严峻冷冽。”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他手中握着一柄泛着淡淡青色的紫色战刀,战刀有着杜兰德的审判战刀的造型。但马努斯手中的只是一柄假刀,虽然和真刀一样,同样具备20阶的规则之力,但假战刀所蕴含的规则,和真正的审判规则相比,仍有本质上的区别。

  这一点,手持假刀经历过连番战斗的马努斯已经深有体会。

  他所引以为傲的复制之力,甚至能化身超级生命斩杀超级生命的复制之力,却无法完全复制杜兰德的刀。

  而强行试图复制出那一丝“审判之神髓”的结果,却是马努斯险些反伤到了自己。

  “强行承载过高之真形,是祸,也是罪……”马努斯忽然回想起这句话。

  这句当年两仪裁决反复对马努斯提过的话。

  马努斯遥望着久攻不下的七色城,微微苦笑着,喃喃道:“……这句话,是当年老师您一直对我提起的吧。我本以为我的复制之力无所不能,但现在我才zhidao,是我太自大了。”

  两仪裁决一共有四位弟子:夜翼、米洛、塞尔东、还有最后入门却成就最高的青色愤怒之马努斯。

  对于四位弟子,两仪裁决的教导方法截然不同。

  对于夜翼,两仪裁决很少手把手教导,反倒鼓励夜翼自行闯荡、四处游历、自己探索weilai的道路。除了“破境指法”之外,两仪裁决几乎没有留给自己的小女儿任何东西。用他的话来说:“夜翼将要走的道路与我完全不同,我甚至不zhidao她最终能走到什么样的程度。所以,我对她的教导,反倒keneng局限她的weilai发展。”

  正因如此,两仪裁决对夜翼完全持放任态度,以至于夜翼在相当长的时期里,认为父亲只宠爱姐姐米洛,根本不爱自己。

  对于米洛,两仪裁决则采取了截然相反的方式,他管得很多,帮得很多。甚至悉心将自己圣灵流派的全部绝学和感悟,都交给了米洛。

  马努斯记得当年两仪裁决曾对自己说过:“我的大女儿米洛太善良,内心缺乏阴暗面,集人性的光辉于一身,却缺乏警惕心,尤其是对自己人太过信任。我担心她将来会被森德洛的同胞所伤,所以将圣灵流派尽数传授给她。圣灵流派,正是我们战斗法师的克星。这样一来,米洛就能压住她那个性格偏激的丈夫。万一夜翼走偏的话。米洛也能帮助妹妹纠正回来。”

  正因继承了圣灵流派的最高传承,米洛在灵魂方面的手段,堪称超一流。

  但也正因修炼方向太过偏重于灵魂方面,米洛最终死在了无惧圣灵流派的黑色矮人手里。这又是两仪裁决生前始料未及之事了。

  然后是塞尔东。两仪裁决在米洛的恳求下,才收了这个弟子,却从不教授任何体术、法术、绝技……

  两仪裁决只送给了塞尔东一句话,命其终身谨记:乖张偏激。聪明无益!

  简简单单一句话,震慑了塞尔东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但米洛的战死却终究唤醒了塞尔东骨血里的疯狂。

  而对最后一位弟子。马努斯,两仪裁决看似疏远,其实对马努斯倾注了最多的苦心和心血。

  两仪裁决将森德洛三大特殊流派拟龙、圣灵、还有第三种特殊修炼流派尽数交给了马努斯一人!

  大多数人只zhidao森德洛有三大特殊修炼流派。其中,“圣灵流派”的历史最短;“拟龙流派”的起源则久远许多。但对于“圣灵”与“拟龙”之外的第三种特殊修炼流派到底是什么,根本没什么人zhidao。

  第三种修炼流派的起源实在太久远了,久远到难以考证的程度!真要追溯的话,也许要返溯到森德洛诞生的最初年代。

  当年两仪裁决曾单独对马努斯说过:“拟龙也好,圣灵也罢,其实都只是第三种流派的分支和应用罢了,算不得什么稀奇。我们战斗法师拥有其他职业者不具备的种种神奇能力,我们的洞察之力,我们的体术法术,还有……我们的复制之力!”

  “据说,在久远的古老年代,最早期的战斗法师先祖们,根本就不会成体系的体术或法术。如今森德洛的战斗体术与战斗法术,其实,都是我们从其他种族与职业身上学过来的用复制之力。”

  “别的位面用亿万年的积累和奋斗,所得到的成果,我们可以运用复制之力学,在很短的时间内学过来。”

  “我们森德洛是诸多强大主位面中,最为年轻的一个,却能发展到如今的强悍程度,归根结底,是靠了复制之力啊。”

  “我们既是掠夺者。”

  “我们也是剽窃者。”

  “所谓的第三种特殊修炼流派,外界认为神秘异常的第三流派,其实,就是我们战斗法师每天都在运用的能力啊。”

  “真形流派……复制模拟……”

  “这是森德洛得以急速强大的根本,却暗藏风险。位面体系是也许并不公平,但绝对是平衡的。所以,马努斯,你千万不要沉醉于‘超精复制之力’与‘真形修炼’之中。更不要以为,连超级生命都能复制,便无所不能。这世界上,比超级生命更高端的东西,可多着呐……”

  “强行发动复制之力,以己身承载过高之真形,是祸患,也是罪恶。切忌。切记。”

  两仪裁决战死弥留之际,反复念叨的,仍是这一句话。

  马努斯深吸了一口气,挥手散去手中的假审判战刀,眼神变得有些悠远缥缈:“老师,您不zhidao吧,如今,我们森德洛又出现了一名keneng继承‘真形流派’的年轻人,虽然他的超精复制之力仍有相当大的局限,目前只对瞳术比较敏感。但他的天资,还有weilai的潜力,或许还要在我之上!”

  前些天,马努斯目前唯一的亲传弟子,费马,前来找过一次马努斯,并向马努斯汇报了杜兰德以超精复制之力模拟火修罗的瞳术,并一举扭转战局,最终获取了胜利的事。

  当时。马努斯没有过多的表态。

  他只让费马继续观察,同时严加保密。

  但当费马离开后,马努斯却想了很多。他回想起,夜翼也曾提到过:杜兰德的复制之力的精度非同一般。杜兰德还在扎古力山脉的“远古庇护”时,甚至曾以复制阵纹的方式,直接突破到了领域修炼的第三层:分清敌我。

  领域修炼很麻烦,难以速成。杜兰德却不管三七二十一地从要塞的阵纹入手,结果还真就在一夜之间,便完成了领域修炼的突破。

  这只能用天赋来解释。

  “要不要推他一把呢?”马努斯静静思索。

  片刻后还是摇了摇头:“算了。这keneng对他来说还太早了。太过速成,对杜兰德来说也不是好事,反倒keneng因为速成带来的巨大风险而毁了他。”

  “还是先观察吧。”

  马努斯做出了决定。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此时在神之预备学院之中,杜兰德已经得到了两仪秘藏,而且在看不懂《两仪眼》的情况下,强行以复制之力模拟出了书册最后一页的两仪眼之真形!

  2级预备区中,杜兰德正单手拎着鲁格的领子。鲁格身体软绵绵的,人事不知的模样。而反观杜兰德,原本已经掌控全局、正在耐心地搜索鲁格的记忆的他,不知何时已失去从容,此时正满脸扭曲与狰狞!

  杜兰德的双眼仍睁着,冰火两仪眼却仿佛渐渐失控了。

  在他的双眸之中,冰与火之力凝成的红蓝双鱼,正在不受控制地飞快旋转着,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双鱼旋绕的sudu,已经远远超出了杜兰德的双眼所能承受的极限!

  杜兰德努力想要闭上双眼,中止瞳力的发动,却发现自己做不到。

  最终,从杜兰德的双眼之中,缓缓流淌出两道殷红的血线。

  顺着脸颊而下,红得触目惊心!

  然后杜兰德闷闷地惨哼了一声,声音中饱含着难以言喻的痛苦,原本拎着鲁格的手掌忽然一松,然后他全身僵直,仰天就倒。

  两仪眼,于如今的杜兰德而言,就是“过高的真形”,强行复制并以自身承载的结果,就是如此。

  马努斯终究还是低估了杜兰德的“超精复制之力”。

  正因杜兰德的复制之力太过出色,出色到可以忽略整本《两仪眼》的阐述,直接复制最后一页的双眼真形,才导致事情发生了如此突兀的转折!

  “呼……呼呼呼!”鲁格眼神里的神采重新浮现出来,然后满脸后怕地剧烈喘息。

  他捂着胸口,满脸苍白,豆大豆大的汗珠一滴滴落下。那种灵魂受制于人的感觉,简直令人绝望!鲁格就好像一头受伤的野兽,死死盯住了倒地昏迷的杜兰德。此时杜兰德全身僵硬,两眼紧闭,脸上两道血线竟有些凄艳。

  “我、要、杀、了、你!”

  鲁格一字一顿地狂吼着,然后满脸杀意地全力一拳,带起漫天蓝色的水波,向全无抵抗之力的杜兰德轰了过去!(未完待续……)

  ps:第二更到。不知不觉间两百多万字了,谢谢所有追文至今的读者!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