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一百十七 新生的君王

卷八 章一百十七 新生的君王

  巨矛无声断折,本被挑在半空中的孙孙无力坠落,然后被不知何时起身的杜兰德轻轻接住。

  孙孙的脑门,软软靠在了杜兰德的右肩上。

  这个有着男人般的锋芒与锐利、甚至曾经十分粗鲁的女人,在此刻展现出了难得一见的脆弱,很柔顺地靠着杜兰德肩头。杜兰德扶着孙孙软绵不受力的身体。从她身上,杜兰德感受不到半点生气。她的血液不再流动,力量不再奔涌,唯有她的一双手,依然死死抓着贯穿了身体的半截长矛。

  孙孙已经死了。

  其实在被巨矛狠狠洞穿的那一刹那,她便生机断尽。虽然豁出了最后的力量,紧紧抓握住矛身,却还是无力抗拒地被一挑而起。

  没人能在这样连番的沉重打击中活下来。

  战斗法师本就不属于生命力强大的职业者,更何况孙孙本就重伤在身!

  临死之前,孙孙没有任何话语留下,因为来不及。也没有多余的时间,来思考这一切究竟是否值得。

  她甚至没能亲眼看到杜兰德的醒来与起身!

  就这样,带着几分不甘、几分无奈、几分释然、还有一份不知从何而来的隐约的满足,死在了巨矛杀戮本泽的手上。

  “……杜兰德?”本泽紧紧握着还在手中的半截长矛,试探性地叫了一声。

  他没有立刻逃跑,因为如今杜兰德的气息和状态,看起来并不怎么样,虽然杜兰德看起来已经醒了,身上的气息却若有若无,反倒像是一个没有多少生气的死人。所以生性谨慎的巨矛杀戮已经做好了随时离开的准备,却并不打算就此轻易离开。

  “杜兰德!”巨矛杀戮又叫了一声,这次他明显提高了音量。

  眼见杜兰德全无反应呆愣愣得好像还没回过神来,本泽眼中不由闪过一抹冷冽的幽幽寒光,握着半截断矛的双手。不由再次动弹起来,似乎随时都要再度出手。

  对此,杜兰德依然全无反应。

  他没有回答本泽,也对本泽作势攻击的动作没有反应,似乎在杜兰德眼中,根本没有巨矛杀戮本泽这个人。

  就在这时,孙孙的身体开始凭空自燃。

  赤红色带着些许硫磺气息的火焰。从她体内冒出,转眼席卷了全身。这不是杜兰德的火焰,而是孙孙自己特有的赤色烈火。

  杜兰德站着没动,低头静静看着赤色烈火在眼前猛烈燃烧着。这应该是孙孙生前就已经设定好的某种机关,一旦身死,就会触发火焰。将全身灼烧殆尽,不留下任何东西。

  也许,这个女人早就预见到了自己的死亡,也许她早已经隐约预感到:自己无法活着2级预备区。又或者是明明知道最终一定会死,却不愿离开这里,因此才设下了这样的自燃机制。

  很快,孙孙的身体就在烈火中消失了。什么都没留下。

  “哐啷”一声,洞穿她身体的半截断矛重重砸落在地,又来回弹动了几下,然后咕噜噜地滚到杜兰德脚边。

  杜兰德歪着头,垂首盯着断矛看了一会儿,眼神里的神采这才一点点重新浮现出来。

  就好像一个刚睡醒的人,虽然身体已经起床,大脑彻底清醒过来却还需要一段时间的滞后。而随着杜兰德的灵魂一点一点地。从那个光与暗构成的奇异空间中完全回归,他身上渐渐重现出生机与活力。

  一股奇异的气机,以杜兰德的身体为中心散发出来。

  橘红的火焰与深蓝的寒冰从他体内无声涌出,和以往“喷发与逸散”式的能量爆发不同,这一次,冰与火似乎拥有了自己的生命,化为一红一蓝两条造型写意的鱼。欢快地绕着杜兰德的身体旋绕,那雀跃的模样,似乎在欢迎着新生的君王。

  正准备悍然出击的本泽身子一顿,他从未见过如此奇异的景象。不由微微一呆,手上的动作则慢了半拍。

  随后就听一直没开口的杜兰德终于开口了,杜兰德的目光依然盯着脚前地下的前半截断矛,头也不抬地问本泽:“这是你的矛?”

  本泽嘴角一扯,失笑道:“废话,难道是你的矛?”

  杜兰德抬头,看着本泽点了点头说:“那好,矛还给你!”

  本泽似乎看到杜兰德的右脚动了一下,以脚尖轻轻巧巧地一挑地上的断矛,下一刻,断矛猛地从地上弹跳!旋即好像巨型回旋镖,超高速飞旋着,径直朝本泽撞了过来!

  杜兰德的动作明明轻描淡写的,仿佛没用多少力气,断矛却瞬间由极静转为极动!

  矛身旋转前进之间,狠狠划拉着空气,发出粗暴如飓风的巨大呼啸!

  尤其让本泽震惊莫名的是:他看不透这一击的攻击方式!

  断矛就好像同时被两种力量左右着,那两股力量一刚一柔、一明一暗、一前一后、一竖一横、一推一拉、一曲一直、一长一断……两股力量始终在变换着。它们始终彼此对立,彼此相反,却又始终共生不灭!

  而断矛的矛身,就在不断变化着的两股“对立却共生”的力量作用下,以一种本泽完全看不透的旋转方式和飞行轨迹,直撞过来!!

  “怎、怎么回事?这是什么攻击?”本泽的姿势不断调整着,每一刻都做出了最恰当的抵挡架势,下一刻却又被他自己完全推翻。

  他想退,却深知已经来不及。

  他想挡,却又不知如何去挡。

  一对眼睛瞪得滚圆,眼珠子几乎要从眼眶中跳出来,死死盯着被杜兰德随意一脚踢过来的断矛,神色却越来越惊骇,也越来越错乱!

  看不清断矛的力点,因为随时都在变。

  看不清飞行的轨迹,因为随时都在变!

  看不清攻击的角度,因为随时都在变!

  甚至看不清改变方式的规律,因为——力点、轨迹、角度的改变方式本身,也一直都在变!!

  砰。

  一声并不如何响亮,清脆与沉闷兼而有之的撞响声中。断矛撞上了本泽手中的断矛,看似被挡了下来,却诡异地粘着本泽手中的矛身旋转半圈,矛头自上而下狠狠一划拉,从本泽的右肩划到腹部,然后不知怎地,力点与重心再变。由斜向下的一划,转为向前的戳刺,噗哧一声,便在本泽满脸的错愕之中,洞穿了他的腹部!

  穿刺点,正是之前孙孙被贯穿的腹部偏左靠下的部位。

  “这是……怎、怎么一回事……”本泽维持在一个高高横架起武器。奋力格挡的姿势上,最终中招的部位,却在左腹。

  他满脸呆滞地定格在举矛格挡的架势上,甚至无暇感受那钻心的疼痛,感觉,就好像眼前的一切都是在做梦。

  一连串眼花缭乱的变化之后,自己就中招了?

  为什么?怎么会?

  刚才那一矛又是什么?战斗法术?战斗体术?还是揉合了战斗法术与战斗体术的另类的攻击绝招?不是……都不是!

  那明明……就是杜兰德随意用脚的一挑啊!

  不同于龙舞者。巨矛杀戮不修炼拟龙流派;不同于灵魂行者,巨矛杀戮不修炼圣灵流派,他钻研的是森德洛最传统也最博大精深的体术与法术。他自问任何形式的攻击,自己就算不能抵挡,也都能理解,都能看穿,可这一次,他忽然发现自己完全不理解杜兰德的招式!

  而这时。杜兰德已经不再理会本泽,而是转过身,看向了还在激战中的鲁格和兰子。

  杜兰德没有任何动作,他只是简简单单一个眼神看了过去。

  下一刻,围绕他周身旋绕的冰与火之双鱼“呼”地一下,飞腾起来,双鱼在空中一分。由一对双鱼,变为了两对双鱼。然后一红一蓝,彼此旋绕着俯冲而下,两对双鱼分别冲入了杜兰德的双眸之中。一阵扭曲变化后,变为了两对缩小了无数倍的冰火双鱼,开始围绕着双眸中的瞳孔,欢快旋转。

  “见鬼的……又是那双眼睛!”鲁格脸色狂变,疯狂地想要躲避杜兰德的视线。

  是的,又是冰火两仪眼——杜兰德已经对鲁格施展过一次、成功制住了鲁格、却最终被反噬重创的冰火两仪眼。

  但这一次,杜兰德从从容容地再度展现出了这一双眼睛,没有任何失控的迹象,平稳又自如。

  杜兰德的目光看了过来。

  这一瞬间,鲁格感觉自己的灵魂仿佛被一根山般巨大的神锤狠狠击中,极度冰寒与极度炙热瞬间就席卷了鲁格的灵魂,冰与火之力将他夹在中间,反复挤榨、碾压!直击灵魂最深处的极致痛苦,瞬间就将鲁格的意志击溃!

  他无比凄厉地捂着心脏,长声嘶嚎,然后被兰子一标枪洞穿了胸膛,从空中急坠直下,背脊狠撞地面,被乳白色的翼杀枪狠狠钉在了地面上!

  “啊……啊啊啊!好疼!疼死我了啊啊!!”

  也不知道鲁格究竟承受了怎样的痛苦,一向注重形象与仪表地他在地上疯狂抽搐着,涕泪横流地疯狂惨嘶。

  杜兰德却完全充耳不闻。他轻轻对兰子一招手,冰与火之力凭空浮现,化为双鱼,轻柔地环绕住兰子终于支撑不住的身体,托住兰子的重量,然后平平稳稳地送回到了杜兰德的面前。

  杜兰德伸手一揽,就环住了兰子的腰肢。

  兰子眼见杜兰德醒来,心气一松,早已过度透支达到极限的身子再也支撑不住。她软绵绵地靠着杜兰德的身子,虽然耳边并不清净——本泽仍在喃喃自问,鲁格还在疯狂惨嚎,兰子却重新找回了安心的感觉。

  她脸上挂起了虚弱的笑容,说:“杜兰德,你……”

  兰子没有说完,就被杜兰德扶住了脸蛋,仰起俏脸,近距离面对着杜兰德近在咫尺的奇异双眼。

  她愣住了,随后只听杜兰德以宁静沉稳中带着一丝凝重的口吻,缓缓说道:“什么都别说,看着我的眼睛。”

  ps:第二更到。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