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一百十八 神眷之人?抱歉,我不是的。

卷八 章一百十八 神眷之人?抱歉,我不是的。

  “没可能的,这是没可能的……”本泽仍在不断喃喃着。

  “疼死我了,真的疼死我了!!”鲁格则在地上嘶声惨嚎。

  而兰子注视着杜兰德的双眼,发现周围的噪音迅速变轻、变弱、直至彻底消退。整个世界忽然变得好安静好安详,眼前只剩下杜兰德的眼睛——漆黑的双眸,泛着七彩色光芒的瞳孔,还有围绕瞳孔旋转的活灵活现的冰火双鱼。

  之前,杜兰德灵魂重创之时,兰子耗费了自身的灵魂本源,才勉强稳住杜兰德的伤势,否则杜兰德根本无法抵达那光与暗的空间,就已经死去了。

  而现在,杜兰德将兰子的那一部分灵魂本源交还给她。

  杜兰德盯住鲁格时,冰火两仪眼的瞳力好像巨锤,沉重而霸道。

  此时凝视兰子的一对明眸,两仪眼的瞳力又变得温和柔润,如春风拂面,润物无声。

  冰火双鱼轻轻巧巧地游进了兰子的心脏之中,穿过一重重明亮的光幕,最终在心脏最深处找到了兰子的灵魂本质。

  那是一个身无寸缕、纤细美好的少女身体,冰火双鱼轻柔地绕着通体散发柔和光辉的少女游走三周,然后于悄然间退走。

  外界,杜兰德看着兰子渐渐恢复血色的俏脸,还有逐渐平稳下来的灵魂气息,不由轻轻吐出一口气,放下心来。

  两仪眼不愧为“瞳术至高”,杜兰德本认为永辉凝视已经够全能了——攻击、防御、魂控、奴役、幻术,样样皆可。但如今掌握两仪真意,以极为简单粗暴的方式学会两仪眼后,杜兰德才发现:和两仪眼相比,永辉凝视根本不算什么。

  比如刚才。杜兰德一个眼神,就突破了鲁格以圣灵流派的秘法,在灵魂周围布设下的重重防御力量,瞳力化为冰火神锤。对准对方的灵魂本质。狠捶了一记!

  虽然给予了对方极大的痛苦,甚至险些击溃意志。但是杜兰德控制了力道,不会伤及鲁格灵魂之中的记忆。

  再比如现在,杜兰德以瞳力为兰子治疗灵魂伤势,仅仅片刻之后。就将本已处在灵魂崩溃边缘的兰子重新稳定下来。

  两仪眼,就好像一切瞳术的总纲,蕴含着某种至高无上的形态与道理。

  杜兰德有种感觉,自己不仅能用这双眼睛,施展出永辉凝视的瞳力与效果,还能施展出一部分火修罗的瞳力。只要杜兰德想,就能做到。

  “还真是承了您一份天大的恩惠呢。两仪裁决前辈。”杜兰德心中默默地想。

  就在这时,骤然拔起的嘶吼声,将杜兰德微微飘忽的思绪重新拉扯回来。

  杜兰德目光一转,看向嘶吼声的来源:巨矛杀戮本泽。

  “杜兰德……杜兰德杜兰德!你别想……别想就这么轻易地打败我!!”本泽好像终于从喃喃自问中回过神来。他如一头野兽般死盯着杜兰德,猛地一把握住了贯穿腹部的半截断矛的矛身,猛然发力,将之硬拔出来!

  哗啦——哗啦——

  大片鲜血洒落,很快在本泽面前汇聚成一滩刺眼的血泊。

  杜兰德看着低沉喘息的本泽,微微皱了皱眉。

  刚才那一记断矛洞穿,杜兰德动用了两仪的真意,两股截然相反对立却又依托彼此存在的力量共同作用于断矛,才造就了那一记匪夷所思的攻击。

  而且在断矛的矛身之中,杜兰德暗自附加了一缕极寒的冰之力。

  矛头洞穿本泽之后,冰之力逸散出来,悄无声息间,将矛身与本泽的血肉冻成一体。而本泽硬拔断矛之时,等若强行拉出了自己与断矛粘连的大片血肉与内脏!

  这个有着毒蛇一般的狡猾与狠辣的2级预备区中的一方王者,像是终于被激起了不能被触及的愤怒之底线。杜兰德看着对方看着自己的眼睛,那是一双充满恨意的双眼,而杜兰德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与本泽结下深仇。

  “兰子,你先去看着鲁格,别让他好受,但暂时也别让他死。”杜兰德轻拍兰子的肩膀,平静地说,“等我处理掉这个用矛的家伙,还要借那鲁格的记忆一用。”

  “记忆?哦,明白了。”兰子点头走向声音越来越弱的鲁格。

  本泽则始终盯着杜兰德,眼神有些发直,透着说不出的痛恨与凶狠:“处理?你居然说要‘处理掉’我?”

  “杜兰德,你知道我为什么跟了你两天就是为了要杀你吗?就是因为你的这一点,实在令人厌恶到想吐!”

  本泽这次好像不打算逃跑了,他两手各自握着半截断矛,愤怒得好像一头暴怒的熊:“你从没把我们2级预备神放在眼里!从来都没有!我从你的眼神里就能看出来!”

  “同样是新生,那个叫洛凡的家伙虽然同样骄傲,但他眼里有我们的存在。而你不同!你和水龙王拳西战斗的时候,你和我战斗的时候,你虽然看着我们,但实际上眼里根本就没有我们!你在想着别的敌人!”

  “而我,无法容忍这一点!!”

  本泽终于吼完,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他双手死死抓着断矛,虽然将以自己并不最擅长的双手矛法对敌,巨矛杀戮依然气势如虹。

  杜兰德却露出一个有些好笑又有些无奈的表情,他没有回应对方的话,也没有任何继续听下去的意思。

  抬手,并掌如刀。

  然后直接一记手刀切了过去!

  本泽发现眼前世界中的色彩在一瞬间消失了,紧接着所有的声音也没有了,有的只有杜兰德的这一记手刀攻击!

  “手刀?只是手刀吗?!杜兰德我去你妈的!”

  本泽没有逃,也没有退。他是整个2级预备区最懂得“进退”的一条毒蛇,但为他打出“巨矛杀戮”这一响亮名头的,却恰恰是本泽在几次关键战斗中、在几次情绪失控状态之下的“不知进退”!

  看着只用了手刀来攻击的杜兰德,本泽死死咬着牙,甚至咬出了血也不自知。

  他不顾腹部伤口仍在流血。手中两根断矛在身前一错,双脚重踏地面,径直迎着杜兰德的手刀而去!

  “杜兰德!给我拔刀!真正的刀!!”

  本泽狂吼着。当然,在零式的作用下。万物无声。本泽只是在张嘴,却听不到自己的吼声。他手中的战矛撞上了杜兰德的手刀。战矛坚硬粗壮,远比杜兰德的手刀更具压迫力,然而当双方彼此碰撞的刹那,本泽的感觉却是:自己撞上了一座刀山。

  杜兰德这一记手刀。不蕴含任何灵魂攻击,只以最单一也最纯粹的物质攻击取胜。

  磅礴的力量透掌而出,灌入本泽手中的矛,战矛猛地弹了回去,抽中了本泽的胸膛,他的胸口当场就塌陷下去,巨大的撞击力甚至让坚硬的矛身都出现了不少龟裂!矛都裂了。本泽的身体更是千疮百孔。

  战斗法师不以生命力见长,也不以防御力见长,本泽更是非常偏重于攻击的一个人,物质攻击是他最为擅长的领域。当他挥舞起手中巨矛,力量足以将小山大小的巨石挑上百丈高空,但这一次,在杜兰德的手刀面前,本泽忽然感到自己内心深处最最坚固的一处骄傲,也被粗暴而简单地击成粉碎!

  杜兰德并非因为轻视对方,才不用木刀“白色”而只用手刀。

  因为这一次的攻击,不是普通的零式,而是将“零式”与“质的修炼”结合之后,全新的一招:“质零式”。

  质零式是最为纯粹的物质攻击,不参杂任何灵魂的成分,而专一不杂的结果,则是登峰造极的物质攻击力!

  在研究出质零式之前,杜兰德无法以“手刀”的方式施展零式,但现在可以了。

  不用木刀而用手刀,不是因为轻视而放水,反而是杜兰德目前最巅峰的一击。

  “扑通——”

  本泽双腿一软,再也支撑不住身体,跪倒在地。他仍死死抓着断矛,矛头反插入地面,支撑着他的身体不彻底倒下。

  又两口鲜血喷出来,本泽虚弱地喘息着想要抬头,却感觉身体开始不受控了,连头也抬不起来。

  在本泽越来越缩小的视野之中,出现了一双脚和两条小腿。

  杜兰德缓步来到这位走到末路的巨矛杀戮面前站定。

  “呼呼……呼呼呼……”本泽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忽然深吸一口气,满脸憋得涨红,硬是艰难地昂然抬起头,看着面前的杜兰德,嘶哑问道,“杜兰德,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杜兰德没有回答,只是沉默着一翻手,掌间浮现出一根赤红色的长棍。

  这是孙孙的武器,具象武器,火炎爆动。

  杜兰德会用这根长棍,了结本泽的生命。

  “不打算回答吗?”本泽嘴角再次扯了扯,无比自嘲地笑起来,“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你一定是大有背景的人吧,说不定是被诸神眷顾之人,否则的话,你这个明明被淘汰的家伙,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我们2级预备区?一定是诸神为你开了某些我们根本没资格知道的‘特殊通道’吧!”

  本泽继续看着杜兰德,毫不掩饰眼中的鄙夷,用最后的力气吼道:“你明明,只是个新生而已!你才活了多少年?你才来到这里几天?却要抹杀我们这些人多年来的努力与等待!你他妈的知道神袛与预备神袛之间的寿命差距吗?我们这些预备神,几乎一辈子都会是预备神。而你却能拿着诸神为你开的直通车,直登山顶,接受神位!?凭什么?你告诉我这是凭什么!!”

  在本泽发出最后的质问与怒吼时,杜兰德安然听着,却不为所动。

  他不紧不慢地调整了手中长棍的方向,单手持棍,棍尖对准了本泽的心口要害,然后说:“来到2级预备区的我,没有走过任何诸神为我开启的特殊通道,信不信由你。”

  杜兰德将能级灌入这柄长棍形的具象武器,果然催发出了规则的力量,嘴上则平平淡淡地继续说着:“另外,我不是什么神眷之人……”

  话音落下,手中长棍的棍尖上,猛烈喷发出一股散发出火山硫磺味道的灼热流焰!

  灼流狠狠洞穿,贯通了本泽的胸膛,抹杀了本泽的心脏。

  杜兰德平静俯视着眼中神采渐渐暗淡的本泽,最后说道:“……恰恰相反,我是差点杀过神、也险些被神所杀的人。”

  ps:

  第一更到。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