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一百二十 活在山顶的亡者

卷八 章一百二十 活在山顶的亡者

  杜兰德身体微微僵硬了一下,没想到一向矜持的兰子竟会有这样的举动,下意识地就要退后,但兰子双手一下子抬起来,捧住了杜兰德的脸,牢牢地固定在自己面前,坚决地阻止了杜兰德的试图逃开。

  “我……我我……我居然被强吻了?!”这一刻,杜兰德心中只剩下这一个念头。

  兰子的吻并不深入,也不湿润,只是轻柔地点住。

  ”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但就是这样的一个吻,却让杜兰德心中憋着的那股莫名之气,渐渐地平复下来。

  唇上的触感温暖中隐藏一丝炙热,鼻间嗅着如兰花般清新可人的少女体香,眼前则是一双含着羞意却勇敢睁着的明媚的双眸。

  杜兰德感到自己心中的某处柔软,好像被触动了一下。

  之前的烦躁阴郁,就在此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兰子没吻太久,见杜兰德逐渐安静下来,她便退了回去。俏脸明显有些发红,神情却依然认真,努力地继续注视着杜兰德近在咫尺的眼睛,微笑着说:“……是巧合。”

  “嗯?什么?”

  “我说,这次的危机,不是你的失误,只是巧合。”兰子抿嘴微笑着,笑容就像头顶上的明媚阳光,语气却很严肃,“不是为了安慰你才故意这么说的,只是要告诉你一个事实你修炼时出了wenti,是难以预料的事。而我、约翰、孙孙,我们保护你也都是自愿的。所以杜兰德,你不必自责。”

  杜兰德深吸一口气,沉默下去,目光却越发明亮,他灼灼地盯着兰子,直到把兰子看得有些慌乱,这才长出了口气。郑重点头说道:“明白了。”

  兰子作为一个女孩子,做出那样的举动,其实需要极大的勇气。杜兰德说不感动那是假的。刚才那一吻,不只是表达心意,更是为了让杜兰德不要陷入自责的情绪枷锁,为了让他重新振作起来!

  “兰子都不顾矜持地用上强吻了,我要是再消沉下去,可就真不男人了啊。”

  杜兰德心中想着,于是努力调整好情绪和心态,转过身。再次在鲁格身边蹲下来,重新开启冰火两仪眼,正式准备搜魂。

  “呼,看来是调整好了。”兰子看着杜兰德,见杜兰德身上不再散发出那种看不见的阴郁情绪,这才放下心来。

  刚才的冲动和勇气渐渐退却,兰子这才忽然意识到自己做了何等大胆的事,仿佛是后反劲儿,当杜兰德定下神来。开始专注地搜魂时,兰子原本镇定自若的脸色反倒急速变化,越涨越红,到最后红扑扑得就好像喝醉了酒。

  “羞死了羞死了。刚才那是我?我居然真的亲他了!”

  兰子能感到自己的脸蛋烫得快要烧起来了!

  “这样一来……他岂不是就zhidao了?也不对,他应该早就察觉到了才对……他到底知不zhidao呢?知不zhidao呢?啊啊啊,不管之前知不zhidao,现在肯定都zhidao了啊!!”

  兰子瞥了一眼杜兰德。见杜兰德浑若无事地施展着瞳术,看着杜兰德那专注认真的侧脸,兰子又没来由地生气起来:“这家伙……接受我的吻之后。居然还能这么镇定地搜魂?不稍稍脸红一下吗?不稍稍回味一会吗?这么快就翻篇儿了,也太不给我面子了吧……呜呜……”

  无论如何,杜兰德的情绪不再低落,气氛也再度变得平和而充满斗志。

  2级预备区的战斗还未结束,洛凡还在被众多2级预备神追杀,约翰和梅席夫应该还没死,却不zhidao被抓到哪里去了。

  而且,杜兰德没忘记具象武器的事。

  具象武器,是战斗法师的神级能力被抽离后,所形成的特殊武器。效果与神器类似,都蕴含规则之力,却不需要神火来驱动,完全可以由神袛以下的能体境战斗法师来施展。

  开发出这种武器技术的人,应该是斯内尔和他的研究团队,背后的支持者则是水神塞尔东。

  如今斯内尔已死,但如果他的研究团队依然存在,而且就在这所学院之中,并和外界的水神塞尔东存有联系的话,那么,杜兰德与塞尔东的斗争也许会提前开启。

  “那么,让我看一下吧,把具象武器交给孙孙,并试图杀人灭口的,究竟是谁。”杜兰德伸出手,按住了鲁格的心口。

  这家伙是汨罗家族的人,而汨罗家族是水神塞尔东麾下的第一家族。从之前鲁格的种种行为来看,他应该zhidao些什么。

  冰火两仪眼的瞳力悄然运转之间,一对双鱼在鲁格体内的心脏外,浮现而出。

  鲁格是水系的战斗法师,他的心脏透着深沉的蓝色,每一次搏动都有海潮涌动之声响起。一重重水波包裹着他的心脏,这是鲁格用圣灵流派的秘术布下的防护,为的是保护心脏内部的灵魂本质。

  一般的灵魂手段,恐怕很难突破这一重重防护。

  非圣灵流派的灵魂秘术,恐怕连战斗法师的天生灵魂免疫力都突破不了。

  而圣灵流派的秘术,也keneng被同样修炼了圣灵流派的鲁格抵御下来。

  但杜兰德的瞳力凝成的双鱼,仅仅随意扭动了几下,就钻透了重重水波,直接深入心脏内部,然后猛然缠卷住鲁格的灵魂!

  外界,鲁格的惨叫声渐渐变弱、消失。

  瞳力之下,他的灵魂被牢牢压制住了。外在的表现,则是双眼渐渐翻白,脸色变得呆滞。杜兰德则安静地单手按着鲁格的心口部位,双眸之中,冰火双鱼忽快忽慢地旋绕着,耐心地渗透进对方的灵魂深处。

  搜魂可是个细致的活儿,尤其是对鲁格这种修炼了圣灵流派的人。

  突破对方的灵魂防御的同时,还不能不伤及对方的灵魂,不然很keneng出现灵魂受创、记忆缺失的情况。

  兰子看着杜兰德称得上是“神异”的一对全新的眸子,脸色奇异。

  “之前注意力都没放在这双眼睛上,现在才认出来……”兰子回想起爷爷劳伦斯曾经跟自己提过的一些事情,“这双眼,恐怕就是当年两仪裁决大人的那无双瞳力吧。源自圣灵术士。却能反克圣灵术士;源自三十六种圣灵瞳术,却又凌驾于众多瞳术之上!”

  “瞳术至高,两仪眼。”

  “杜兰德居然这么快就学会了,而且看起来运用得十分纯熟啊。”

  虽然心中惊异又好奇,但兰子很小心地收敛了声息,保持安静,不去打扰杜兰德,同时一边恢复自身伤势,一边留意着周围的风吹草动。

  杜兰德这一次的搜魂进行了很久,进行得事无巨细。

  也只有全新的冰火两仪眼。才能做到如此细致的程度,换作原来的永辉凝视,只能相对浅层地进行搜魂,很keneng会遗漏重要的细节。

  事关具象武器,一定与斯内尔的研究团队密切相关,与水神塞尔东有所关联的keneng性也肯定不小。斯内尔虽然已死,但谁也不zhidao他的研究团队还掌握多少力量,是否就在学院之中,如今又在干些什么。有什么图谋。

  至于塞尔东,他是杜兰德在森德洛内部最大的敌人,对杜兰德而言,与塞尔东的关系很简单:不死不休。

  因此杜兰德耐下性子。仔细搜索鲁格的记忆。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杜兰德忽然全身一震,似乎在鲁格的记忆之中看到了什么,脸色变得极为诡异。甚至发出了一声惊咦!

  “嗯?”兰子立刻注意到了杜兰德的神色变化,不过没有马上开口询问,依然耐心等待。

  只见杜兰德的神色在刹那间变得极为专注。眸中双鱼旋绕的sudu,也明显加快了一大截。

  又过片刻,兰子发现杜兰德的脸色持续变化,眼神中涌现出浓浓的错愕之色,转而变为震撼与莫名,再转而,变为了难以置信的疑惑和不解。

  “怎么了?”兰子忍不住轻声询问,“杜兰德,你在鲁格的记忆里看到了什么?”

  “……还活着……”

  杜兰德低声喃喃道,眉头渐渐凑到了一起,眼神变得幽深一片,“……但这怎么keneng?那人怎么keneng还活着?我应该已经亲手杀了他才对。而且,真的是那个人吗?真的……和那人是同一个人吗?”

  在兰子困惑不解的注视下,杜兰德收回了按在鲁格心口的手掌,缓缓站起身来。

  “兰子,还记得我跟你提到过,盯上孙孙的人,应该是山顶上1级预备区的某人吗?”杜兰德用一种莫可名状的口吻问道。

  “记得,你还说和什么‘具象武器’有关。”兰子点了点头,凝神认真问道,“是不是zhidao那人是谁了?”

  “嗯,搜索记忆的时候确认了那个将具象武器交给孙孙,并在孙孙遇到我之后,想要将孙孙灭口的那人的身份。”

  杜兰德转身看向山顶的方向,沉默了片刻后,忽然笑了,“不是斯内尔的研究团队做的,也不是我以为的某个接替了斯内尔的位置的新任研究团队的首领,都不是。而是……应该已经死在我的刀下的……斯内尔本人啊。”

  “虽然不zhidao为什么,但可以确认的是:研究出具象武器的制作技术、险些夺取了我的刀、并连带着要了我的命的斯内尔……还活着!”

  “而且就在山顶上!!”

  这一刻,杜兰德双眸中的七色精芒,瞬间暴涨!

  他猛地运转起“神之视角”,视野范围疯狂扩张出去,潮水一般,越过山腰的2级预备区,直涌向山顶的方向!(未完待续……)

  ps:第一更到。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