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一百二十二 真名碑群魔汇聚

卷八 章一百二十二 真名碑群魔汇聚

  整个2级预备区几乎都被森林覆盖,距离蕴含大量馆藏的图书馆不太远的地方,有一片没有生长树木的大草坪。

  草坪呈现长方形,面积巨大。一尊高大厚实的石碑稳稳地矗立在草坪的尽头处。石碑看起来非常朴实,质地古老,却奇异地没有太多磨损,只是透发出浓浓的历史的气息。它从很久远的过去,在这所学院建立与形成之初,就矗立在这儿了。

  这尊石碑,名为“真名碑”。 ”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论功效,“真名碑”和山脚下的“验融石”属于同类。不同的是“验融石”检验的是融性是否合格,“真名碑”则是验证预备神“是否足够精锐”的试金石。

  2级预备神们用尽全力攻击真名碑,如果被石碑认可的话,碑面上便会浮现出这个人的姓名,随后,通向山顶1级预备区的大门,也会为在碑上留下真名之人敞开。巨矛杀戮、水龙王、灵魂行者、还有龙舞者,这些人都是最有希望在石碑上留下姓名之人,只可惜水龙王和巨矛杀戮已经永远失去这样的机会了。

  山脚下的3级预备区中,一共有四条路,离开之路,前进之路,最后三天才会出现的天选之路,还有隐藏的晋升死路。

  2级预备区也有前进之路,前往1级预备区的道路。

  而真名石碑,就是打开前进之路的钥匙。

  大概……是从三天前开始吧,大批2级预备神渐渐汇聚,纷纷云集于真名石碑前的这片草坪上,这种现象在平时是极为少见的。但在如今却非常正常,根本无需号召,便有大批2级预备神自发来此。

  无他,为了馆藏。

  传闻中得到了某件至高馆藏的新生洛凡,已经被捉住了。

  2级预备神们正是为此而来。

  据说。洛凡将在这里接受公开审问,他必须交代把那件馆藏偷偷藏在了哪里,否则的话,就会被杀死。

  这当然是轰动2级预备区的大事件,吸引了山腰的几乎所有2级预备神汇聚此地。

  renmen无限期待的同时,又有些困惑:抓住洛凡的人,为什么要搞地这么高调?抓住洛凡之后,私下里把他的嘴撬开,悄无声息地得到好处,不是更好吗?

  真名石碑下。

  洛凡奄奄一息地躺倒在地。他身上没有任何束缚,却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了,因为他伤得实在太重了。

  先后被龙舞者和灵魂行者正面击中,洛凡能够不死,已是奇迹。所以根本无需绑他。

  约翰就在洛凡身旁,昏迷不醒若非约翰先被抓,而2级预备神们又用约翰来威胁洛凡的话,拥有极速的洛凡也不致于轻易重创、被俘。

  聚集在草坪上的2级预备神有很多。

  但真正敢于站在真名石碑下的人,却只有几个。

  一名身穿无袖背心。双臂各有一条龙纹的强壮男人。

  一名身形高瘦好似竹竿、面容俊美却颇显中性的灰袍人。

  龙舞者和灵魂行者!2级预备区中齐名的王者!其中的龙舞者更是隐隐凌驾于灵魂行者、水龙王和巨矛杀戮之上。

  此时,这两人就站在倒地不起的洛凡和约翰身旁,共同看着一个女人。

  这女人的一切都看起来十分普通,普通的脸蛋、普通的衣着、普通的身材、普通的气质。就像地上的约翰一样,属于丢进人群里就不见的类型。

  但龙舞者和灵魂行者看向这女人的眼神里,透出的竟是谦卑与尊敬!

  执法者,这是女人的身份。她是2级预备区中真正的至高王者。

  和观察员一样,执法者其实并不属于2级预备区,而是山顶上的1级预备神的水准。但与观察员不同的是。执法者从未前往1级预备区,反倒因为某些原因,长久地留在了山腰处,即便这女人已经拥有在真名石碑上留下姓名的实力,也不愿前往山顶。

  而观察员则是从山顶上特派下来的1级预备神。

  “我……不是很明白。”

  龙舞者微微蹙眉看着女人。

  这个强壮的男人有着极为突出的眉骨,和两道耸立的粗黑眉毛,看起来脾气并不好。此刻的他,却尽量维持着口吻的平和和尊敬,缓缓说道;“我不明白这场公开审问的意义何在?本来的计划,是活捉洛凡后直接搜魂,但您说keneng会伤及他的记忆,让馆藏的藏匿地点永远被埋葬,所以不能直接对洛凡搜魂,有关这点,我也赞同。”

  “但是,我不理解,为什么要公开审问?”

  “本来说好了活捉后私下审问,然后我们三分共享馆藏,您一开始也同意了,却为何在三天前忽然改口?”

  龙舞者说完,静静看着女人等待回答。灵魂行者虽然没有说话,却也同样看向女人,等待她给予一个回答。

  女人的回答很简单:“受人所托。”

  “受人所托?”龙舞者微微一愣,追问道,“何人?”

  女人伸手,指向山顶的1级预备区。

  龙舞者眉头越发紧蹙,隐约感到事情已经有些超乎自己的掌控了,难道1级预备神也想掺和进来,也对洛凡找到的馆藏感兴趣?

  “别多想,不是为了馆藏。”女人猜到了龙舞者的心中所想,不由摇头平静说道。

  “那是为了什么?总要有个理由吧?”这次开口的是灵魂行者。

  女人看了他们一眼,吐出一个名字:“因为杜兰德。”

  灵魂行者闻言心头一凛,龙舞者却在微微错愕之后,露出满不在乎的神情:“敢情这场公开审问,就是为了把杜兰德引来?然后呢?活捉,还是斩杀?我不认为一个杜兰德值得我们冒着馆藏被人夺走的风险,来折腾这么一场公开审问。”

  女人耸耸肩,不置可否。

  这就是执法者的实力和底气不想告诉你,懒得告诉你,总之我没必要和你解释。你质疑也好,反对也罢,这场公开审问,已经是板上钉钉之事了!

  龙舞者眼中阴沉之色一闪而逝,沉默半晌后低沉问道:“能问问是哪位1级预备神大人对杜兰德如此感兴趣吗?”

  “一个可怕的家伙,你们还是别多问为妙。”女人的口吻变得有些古怪,似乎被勾起了某些不太haode回忆,轻声说,“那是一个连有着‘小马努斯’之称的费马,都忌惮又头疼的人。即使是我也难以拒绝他的请求,所以,别多问了。”

  顿了顿,女人又说:“馆藏会有你们的份儿,这点是我的保证,你们大可以放心。而且,据说那杜兰德也得到了了不起的好东西两仪秘藏的部分传承。当年那位两仪裁决大人的绝学,恐怕不会比洛凡手中的最高级别馆藏要差吧。”

  “…………”

  龙舞者沉默不语,目光闪动不已,他不是那种轻易被动摇的类型,除非自己认可,否则不会轻易被人说服。

  女人却不理他,转头对灵魂行者说:“麻烦你一件事。”

  “请说。”

  “对洛凡不可搜魂,但对这个叫约翰的小子,只要别弄死他就行。”女人的口吻平静又冷酷,“麻烦你对约翰施展搜魂吧,他和杜兰德一样是新生,应该zhidao杜兰德在外界是什么样的人。老实说,我对杜兰德也有点好奇了,能被山顶上的‘那个人’亲自请求帮忙对付的人,恐怕在外界不是平凡之辈。”

  灵魂行者想了一下,点头说道:“好。”

  但随后他就被人一把拉住了衣袍的下摆。

  只见洛凡虚弱地拉住了灵魂行者的灰色袍子,咬牙道:“别对……别对约翰强行搜魂!想zhidao杜兰德的事的话,我可以告诉你们。就怕……就怕说出来吓死你们!喂,你们的心脏怎么样啊?够不够强壮?够不够……唔!!”

  龙舞者一脚踩住了洛凡的嘴巴,冷漠地碾压了几下。

  灵魂行者则脸色平淡地抽回衣袍下摆,开始对约翰展开搜魂。

  龙舞者板着脸又踩了洛凡几脚,重重哼了一声,退到一旁不言不语起来。老实说,他还是对公开审问颇为反感。龙舞者不喜欢这种受人支配的感觉,他仰头看着真名石碑,心中冷冷说道:“我早晚也会通过这里的。1级预备区的家伙们,现在就尽管维持着你们那副高高在上的嘴脸好了,很快,我就能在真名石碑上留下我的名字。”

  “不是2级预备区的龙舞者之名,而是……weilai的神袛,邓肯之名!”

  “山顶上的家伙们,你们给我好好等着。”

  就这样,灵魂行者搜魂约翰;执法者低头看着洛凡奄奄一息的脏兮兮的脸,不zhidao在想些什么;龙舞者则盯着真名石碑,抱着粗壮的臂膀,一言不发。

  三位2级预备区最强大的人站在高大的石碑之下,无视了草坪上越聚越多的2级预备神们,只是安静地呆在那里。

  他们根本无需释放强大的气势,就无人敢于接近,因为他们三个站在那里,就是最沉重、最具压迫感的气势!

  草坪上的人越来越多了。

  云集于此的2级预备神的数量,已经快要将整片草坪占满。

  “喂,zhidao为什么会有这次公开审问吗?总觉得有点奇怪。”

  “应该是因为杜兰德吧。”(未完待续……)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