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一百二十三 已经开启的两人战争

卷八 章一百二十三 已经开启的两人战争

  “杜兰德?这场公开审问和杜兰德有什么关系?”

  “你不zhidao吗?杜兰德和那洛凡是朋友,他和火修罗战斗的时候,一直对被火修罗操纵的洛凡只伤不杀,还不明白吗?而真名石碑下的那三位大人,分明就是要把杜兰德引出来,然后将这批新生的所有强者都一网打尽。”

  “到时候我们怎么办?”

  “打,只要杜兰德出现,就打。大家一起上,联手把他往死里打!””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独占好处是没keneng了,但多出些力气的话,说不定能捞到一些边角料。对执法者、龙舞者他们而言的边角料,对我们来说,也许就是大收获了。”

  “也是,杜兰德不过一人而已。那就这么说定了?联手往死里打?”

  “嗯,往死里打。”

  ……

  草坪周围,是高低错落的树林。

  一个冷面美女站在草坪边缘的一棵大树上,听着树下的一批2级预备神商量着“如何将杜兰德往死里打”,她的目光清冷中蕴藏锐利,视线扫过大草坪上的2级预备神们,偶尔会扫过真名碑下的几人,神情冷淡,似乎什么也没想,却又仿佛在思索着什么。

  冷面美女的存在感很弱,或者说,她的存在感非常古怪。

  她就站在这批2级预备神的头顶,但就算有人抬眼看过来,也不会认为那里站着的是一个人,而会认为是树林背景的一部分。

  也就是说。冷面美女并未屏蔽他人的感知,反而大刺刺地站在那儿,任凭他人看到她。然而看到她的人,却只会认为她是一棵树、一片叶、一团空气!

  就是这样一个毫无存在感的人,其实是和执法者实力相当、甚至还要更强一筹的来自山顶的1级预备神。

  “观察员女士,请问,我能站在这里吗?”一个红袍男人无声出现在冷面美女身旁,与之并肩而立。

  在别人看来只是背景的冷面美女,在红袍男人的眼中。是一个人。

  单单这一点区别,便足以显出这位红袍男人的不同一般。

  见冷面美女观察员毫无反应,红袍男人不由笑着又问了一遍:“我能站在这吗?”

  “你已经站在这里了。”冷面美女说。

  “呵呵。当年我们那批新生中的‘冰山美人’,过了这么多年,已经贵为1级预备神,但这冷淡的性子依然没变啊。”红袍男人有些感叹。就像在拉家常。随意问道,“对了,你妹妹怎么样了?我听说她在特记番队中担任副队长,在已故的米洛大人麾下的队伍里。”

  红袍男人不紧不慢地说着。

  冷面美女却冷冷打断了他:“有话直说。”

  “哦,也好。”红袍男人变魔术似的,轻轻一抖长袍,居然从袍子底下抖出来一人!

  见冷面美女眉头微蹙,面露一丝疑惑。这男人不由得意低笑起来:“聚集在这里的这么多人,是为了洛凡的馆藏。也是为了那个还未正式露面的杜兰德吧。”

  “那就巧了,我抓住的这人,名叫梅席夫,恰好是杜兰德的灵魂奴仆!”红袍男人拎起一个软绵绵的人,正是梅席夫,顿了顿接着说道,“朵朵,我记得你是圣灵流派的大师吧,比真名碑下的那个灵魂行者可强多啦,甚至能轻易扭曲其他人看到你的时候,对你的认知是把你当作人呢,还是背景呢你都能在潜移默化间进行操纵。”

  “所以,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呢?能不能帮我解开这梅席夫所受的灵魂奴役?”红袍男人终于提出了请求。

  “为什么?”朵朵问。

  “什么为什么?”

  “你为什么要解开这人的灵魂奴役?另外,我为什么要帮你?我是这次的观察员,不能介入2级预备区的纷争。我跟了洛凡二十多天,老实说,还挺欣赏他的,但洛凡被抓的时候,我也只是看着。因为这是规矩。”

  红袍男人露出一个奇异的笑容,反问了一句:“你不想zhidao杜兰德是谁吗?”

  朵朵的双眼隐约眯了一下,没有说话。

  红袍男人收敛了笑容,目光扫向大草坪上的2级预备神们,缓缓说道:“这场公开审问,之所以要如此高调,明显是针对杜兰德的,在场所有人都zhidao这一点。但是,为什么要这么针对杜兰德呢?真的有必要这么高调吗?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呢?是不是太夸张了点啊?肯定,有很多人都在这么疑惑着吧。”

  朵朵叹了口气:“有话,就直说吧。”

  红袍男人这才微微一笑,问道:“斯内尔,联系过你了吧?”

  朵朵点头:“嗯。”

  红袍男人脸上浮现出一丝“果然如此”的表情,语气变得低沉起来:“斯内尔他……也联系过我了。他拜托我调查一下,看杜兰德是否是通过‘正常途径’来到2级预备区的。他不止找了你,也找了我,而且你我都很清楚,这场高调得有些不合逻辑的公开审问,这场明显针对杜兰德的公开审问,恐怕也和斯内尔脱不了关系。恐怕除了你我之外,他还联系了那边真名碑下的、我们的执法者女士。”

  “换言之,杜兰德已经和斯内尔掐起来了!虽然不zhidao战争的原因,但这是一场他们俩之间的战争。”

  “一个新生,不知来历也不知底细,居然连面都没正式露过,就惹得我们这些人,为了他而如此大动干戈。而且,斯内尔又隐约向我暗示过,水神塞尔东大人似乎也对学院中的杜兰德非常……重视。”

  说到这儿,红袍男人故意顿了顿。然后咧嘴一笑道:“我说了这么多,你就不好奇吗?这杜兰德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家伙?”

  “好奇。”朵朵坦然承认道,“但我不想被斯内尔左右。我不喜欢那人。”

  “没说要被他左右啊!我们只是遵从我们的好奇心。对杜兰德这个新生进行一番研究而已。况且,你是观察员吧,观察员的职责是观察新生的表现,不应该对杜兰德进行一次深入的研究吗?”

  “应该吗?”

  “不应该吗?”

  红袍男人再次提起了手中的梅席夫,说,“帮我解开他所受的灵魂奴役,然后我们就能对他进行搜魂。他是从外界来的,应该zhidao杜兰德在学院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家伙。”

  朵朵转过身来,面对红袍男人。注视着男人的眼睛看了许久,忽然问道:“你……只是因为好奇吗?”

  “嗯?什么?”

  “我可以帮你,出于我的好奇心,也是为了履行我作为观察员的责任。但是……你呢?”朵朵看着红袍男人。眉头微蹙道。“你这么多年来,始终呆在2级预备区,不肯去1级预备区,一定有某些特殊原因吧?我是个容易被好奇心驱使的女人,但你不同,你是个有明确目的性的家伙。所以,告诉我,你这么想挖出杜兰德的底细。真正的原因是什么?”

  红袍男人犹豫了一下:“你真的想zhidao?”

  “我说了,我是一个容易被好奇心驱使的女人。”

  红袍男人小心翼翼地问:“不告诉你的话。你是不是就不帮我了?”

  “你说呢?”

  “好吧好吧。”红袍男人满脸苦笑,沉默片刻后,轻声说道,“和那边那位执法者女士一样,我留在这里,是为了找寻一条路。行了,多余的话我不能说了。不是不想,而是不能。你也别多问了。”

  朵朵又眯眼看了男人一会儿,直到男人被看得有些发毛,她才一伸手将梅席夫夺了过来,说:“行,我试试吧。”

  ……

  ……

  就在距离大草坪和真名石碑不是很远的一片密林之间。

  杜兰德正在和兰子说些什么,却忽然脸色微变,旋即变得有些阴沉起来。

  “怎么了?”兰子轻声问。

  “……有人在试图解开我对梅席夫的灵魂奴役。”杜兰德沉静地说道,“而且是个高手。”

  兰子想了一下,分析道:“2级预备神中,有个灵魂行者巴洛克,是圣灵流派的修炼者,灵魂手段非常强大,会不会是他?如果shide话,那么至少可以确认:抓走梅席夫的人就是灵魂行者了。”

  杜兰德却沉默着没吭声,心中暗自思忖:“灵魂行者么?不,也许不是,现在正在破解我留下的奴役印记的人,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如果灵魂行者有这样的实力和水准,应该早就前往1级预备区了才对。”

  “要干预吗?”兰子轻声说,“杜兰德,你现在修炼了两仪眼这样的厉害瞳术,以你现在的两仪眼瞳力,应该能藉由你和梅席夫之间的灵魂联系,对奴役印记进行重新加固吧?”

  “兰子,你好像很熟悉两仪眼?”

  “听爷爷提过很多次……不过这不是重点啦,我问你要不要干预那个想要解除梅席夫灵魂奴役的人?”

  杜兰德想了想,最终却缓缓摇头:“虽然我能做到,但真要这么做的话,会打草惊蛇的,万一被对方逆溯回来发现了我们的位置,那会很麻烦。虽然还不至于全盘皆输,但至少会变得很被动。”

  “逆溯?这也能做到吗?对方这么强?”兰子有些不愿相信。

  杜兰德在梅席夫的灵魂中,种下奴役印记之后,两人之间就有一条无形的灵魂通道了,杜兰德的力量能通过这条管道,直达梅席夫的灵魂。但要说其他人的力量,也能找到这条只存在于冥冥无形之中的灵魂通道,还能逆着通道抵达杜兰德这头的话,未免有些太不可思议了。

  2级预备神中,恐怕没有这样的人存在吧。

  杜兰德却没有解释太多。

  对方就算手段一流,想要解开奴役印记也需要一段时间。于是杜兰德很干脆地将梅席夫的wenti暂放一边。

  “兰子,我接着刚才,继续说我的计划。”杜兰德吸了口气,缓缓说道,“首先你要zhidao,这场即将进行的公开审问,其实是针对我的。我们的对手,其实是山顶上的一个家伙,你不熟悉他,但那却是个很可怕、也让我至今感到很困惑的家伙。”

  “但,我们没必要被他牵着鼻子走。”杜兰德目光变得有些幽冷,“审问也好,将2级预备神召集与此也罢,这些我们都可以不用在乎。我们要在乎的事情,目前只有一个:把洛凡和约翰救出来!”

  “因为唯一能让我们束手束脚的,只有‘同伴在对方手里’这件事。”

  “所以,只要能把洛凡和约翰先救出来,那接下来无非是一个蹂躏和碾压的过程罢了。以我现在的实力,无惧这所学院中的任何人!这一点,你要牢牢记在心里。至于公开审问也好,龙舞者灵魂行者甚至是执法者也罢,还有山顶上那个喜欢在背后搞阴谋诡计的混帐东西,统统可以去他妈的。”

  “行,明白。”兰子用力点头,“所以呢?你的计划是?”

  杜兰德脸上露出一个有些古怪的笑容,伸手入怀,取出了两张薄薄的东西。

  “这是……”兰子凑近了一看,脸上露出一个有点懵、又有点萌的困惑表情,“……两副面具??”(未完待续……)

  ps:谢谢刀叔的一贯支持~

  谢谢书评区给予各类评价和建议的朋友,说得都特别好,谢谢你们。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