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一百二十四 帅气?只是笑话而已!

卷八 章一百二十四 帅气?只是笑话而已!

  “面具?”兰子左看看,右看看,怎么看都是面具没错啊,她不由再看向杜兰德问,“这是面具?而且好粗制滥造的感觉啊……干什么用的?”

  “嗯,是面具,别看粗制滥造,这可是非常强大的面具啊。”

  杜兰德笑得越发古怪,拍拍兰子的肩膀说,“来,先别多问了,转过来,面对我;别乱动,也别抵抗……嗯,就是这样。好了!你的面具戴好了。” ”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兰子满脸无奈,如果不是杜兰德而是其他男人敢这么做的话,她老早一巴掌甩过去了。

  “喂,杜兰德……”

  “嗯?”

  “恶作剧也要有个限度啊,现在好像不是适合恶作剧的时候啊。还有,你要让我戴着这副蠢死人的面具戴到什么时候?”

  “稍等一下……”

  杜兰德站起身来,背过身去,“西西索索”地也戴上了另一副面具。

  当杜兰德重新转过身来的时候,兰子全身明显一僵。

  林间骤然陷入了寂静,片刻后响起兰子的一声好像见了鬼一样的低呼:“这、这这这是什么啊?!”

  ……

  ……

  大草坪上,对洛凡的公开审问依然没有开始,其实所谓的公开审问并没有特定的开始时间,杜兰德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开始。

  当然,如果杜兰德真那么沉得住气的话,执法者、龙舞者和灵魂行者三人也不介意对洛凡和约翰做点什么。

  天空中的太阳的明亮程度与悬挂位置始终不变,让人有一种时间并未过去多久的错觉。

  大草坪上的2级预备神们小心地观察着、彼此商量、暗自盘算。

  而在真名石碑下,执法者和龙舞者各自想着心事,长久地沉默着。

  龙舞者名为邓肯,是执法者之下的2级预备区几大王者中,进入学院时间最短的一人,却也是势头最猛的一个。若论2级预备区最有希望进入1级的人。那就是他了。

  至于执法者,她不是没有实力前往山顶,而是出于某些原因,做出了留在2级预备区的决定而已。

  约翰躺在地上,双眼紧闭。从被抓回来起,他就一直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身体不时地抽搐几下,偶尔还会眉头紧蹙地发出一声痛哼。灵魂行者巴洛克就蹲在约翰身边,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搜魂,他的一对眼睛变成了诡异的竖瞳模样。颜色也泛着幽幽的碧色。

  如果杜兰德在此,一定会立刻认出这种瞳术。因为在《瞳术至高.两仪眼》一书中,有这种瞳术的记载:碧鳞之瞳,在圣灵术士的主位面里尔多森中,这种瞳术位列三十六种最一流的瞳术,被战斗法师们纳入森德洛的圣灵流派之中后,虽然效果与威能,与最原版的碧鳞之瞳有所区别,但依然是非常强大的瞳术。

  对约翰的搜魂难度似乎不小。一向从容不迫的灵魂行者巴洛克,此刻却是额间见汗。

  但也不过是难度偏大而已,还没到无法搜魂的程度。

  不知从何时开始,渐渐起风了。

  一开始只是轻轻的微风。却很快变得剧烈,变得劲急,变得刮人脸皮!

  所有的风都吹向同一个方向!

  树林在剧烈的风压下弯腰,弯至极点后努力回弹起来。但还没有恢复笔直,便被更猛烈的后续的风重又压下去。大草坪上的矮矮的草也全都匍匐下去,如果从高空俯瞰下来。就能看到树与草在风吹下形成重重波浪。

  一**的狂风越过站在大草坪上的众多预备神们,掠过真名石碑下肃立凝眉的执法者和龙舞者,最后狠狠撞击在他们背后的石碑碑面上。

  石碑岿然不动。

  风劲则撞得粉碎,胡乱旋绕着升腾而上,发出高亢到不正常的呼啸和撞响!

  “……来了么?”

  众多2级预备神们渐渐安静下来。

  虽然风很狂野,给人一种来势汹汹的感觉,但对于久经考验的2级预备神而言,这种提前暴露行迹的行为一点也不帅气,反倒有些愚蠢。

  “杜兰德?”真名石碑下,执法者淡淡开口了,“哼,以虚张声势的标准而言,还算有点水准。但虚张声势这一行为本身,却着实太蠢。”

  她声音不大,却好像全然不受漫天风啸的影响,清晰地在每个人耳边响起,远远地传到树林中,传向风吹来的风向。

  林中很快有了回应。

  只听“咻咻”两声劲响!

  两道长长的影子从林间升起,一部分精擅洞察之力的战斗法师凝眸望去,发现从林间飞起的是两截断矛,彼此并行着,在空中划过两道夸张的圆弧。两截断矛的sudu极快,电光石火间已撕裂重重空气,来到大草坪的上空,旋即陡然一个转折,笔直向下栽下来,最后“噗噗”两声,扎入了草坪地面之中!

  现场变得寂静。

  风渐渐停了,却一时间没人说话。

  嗡嗡……嗡嗡嗡……

  两截断矛的矛身还在余颤,在异常安静的现场,断矛颤抖的声音显得有些刺耳。

  直到这时,众人才看清:两截断矛上各自挂着一颗头颅!

  矛是本泽的矛,却已经断成了两截。renmen都认出了断矛的来历,却没人问为什么,因为两颗头颅中的一个,就是巨矛的主人:本泽。另一颗头颅则是汨罗家族的第二顺位继承人鲁格的脑袋。

  “……”龙舞者没吭声,宽厚有力的手掌却微微动弹了几下。

  灵魂行者巴洛克抬起了头。他在狂风吹卷时,始终自顾自进行着搜魂,对外界的一切都不甚在意,却也在此刻抬头,看了巨矛杀戮的脑袋一眼。

  巨矛杀戮本泽,这是和他们俩同样层次的强者。虽然之前就听说了水龙王拳西死在杜兰德手上的消息,但那毕竟不是亲眼所见,而现在不一样,巨矛杀戮本泽的头颅就那么清清楚楚地摆在了所有人的面前,脸上的不甘与愤恨表情依然栩栩如生。

  2级预备神们的脸色变得有些不太自然。

  全场只有三个人脸色纹丝未动,一个是冷面美女观察员,朵朵;一个是朵朵身旁的红袍男人;还有一个,则是真名石碑下的执法者。

  执法者只是淡淡扫了两截断矛一眼,便再次开口,继续用平平淡淡的口吻说道:“这算什么?炫耀吗?”

  “不,没有炫耀的意思。”一人缓步从林间走出,杜兰德的身影终于出现在在场所有人的面前。

  看着那衣衫有些破烂,形象也有些狼狈的青年,却有不少人露出慎重的神情。尤其是草坪边缘距离杜兰德比较近的一些人,都不动声色地退开一小段距离。虽然之前说好了“联手往死里打”,但第一个上的人可未必有好下场。还是先看看杜兰德要说些什么好了。

  杜兰德面对所有人站定,微笑着说:“只是一个提醒罢了。”

  “提醒?”

  “shide,提醒。”杜兰德认真地说,“我说过的吧如果还有人敢对我的朋友出手,我会活活剐了他。水龙王拳西是第一个犯规的人,现在他已尸骨无损。本泽和鲁格,则是第二第三个,他们的下场你们也看到了。我zhidao,在2级预备区里,话语的力量好像不太管用,但还是想再度提醒你们一遍。”

  说到这杜兰德微微一顿,目光扫过聚集在此地的2级预备区的几乎所有强者,淡漠问道:“怎么样,有人想做第四个吗?”

  现场又是一阵沉默。

  就这样僵持似的对峙了好半晌,真名石碑下的龙舞者邓肯忽然脸皮一抖,“噗哧“一声,居然一下笑出声来。

  就好像忍了好半天,终于忍无可忍地笑出来,刚出声便一发不可收拾:“哈哈……嘿嘿……啊哈哈哈!受不了,这他妈的就是我们等了半天的新生第一人?我说小鬼,你就是杜兰德?你……你实在是……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笑死我了!”

  杜兰德的脸色微一僵硬,眼神深处闪过恼火之色。

  随着龙舞者开始发笑,2级预备神们也大多露出或无奈、或嘲弄、或讥讽的笑声。

  能杀掉巨矛杀戮本泽,确实了不起!

  连带着还把汨罗家族的第二顺位继承人也干掉了,也算相当厉害。

  但这出场方式是怎么回事?

  孤身一人,面对数量远超自己的对手,面对两名实力比巨矛杀戮本泽只强不弱的王者,面对神秘莫测不知底细的执法者,面对众多2级预备神,尤其是,面对自己的同伴还在对手手中的被动局面,居然还敢这么高调地亮相,还上来就放狠话!?

  这是在开玩笑吗?

  真名碑下的执法者没笑。

  但她的表情多少变得有些无奈:新生……到底只是新生。之前的洛凡也好,眼前的杜兰德也罢,都还没能彻底摆脱“表现欲”这种东西。

  执法者的目光,径直落在杜兰德隐现羞恼的脸上,然后她双唇轻启,心平气和地说道:“杜兰德,我来告诉你一件事吧,当好处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便无所畏惧了,人就是这样的动物,更何况我们这些已经和正常人不同的疯狂的战斗法师?洛凡找到了最高级别的馆藏,你身上则有两仪秘藏的传承。一件至高的馆藏加上一件至高的秘藏,我们又占据人数优势,谁又会在乎你的狠话呢?”(未完待续……)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