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一百二十六 兰子来了!

卷八 章一百二十六 兰子来了!

  执法者看着草坪尽头的杜兰德。

  她看着那个在自己的目光锁定下,全身动作渐显僵硬的杜兰德。

  看着那个在龙舞者和众多2级预备神的气势压迫下,虽然以不小的勇气,凝立不退,却再也无法保持先前那份从容不迫的杜兰德。

  “……游戏时间,到这里就结束了吧。”

  真名石碑下的执法者默默想着。

  以强势的出场,先声夺人——杜兰德选择以这样的方式出现,也不算完全错误,至少震慑了众人,避免了一出现就被围攻群殴的局面。

  随后故意抛出两幅地图,试图分化对手,稀释敌人的数量和密度,这一手也有些出乎执法者的意料,算是不错的想法。

  但杜兰德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他太想当然了。

  洛凡和约翰都在执法者手上,而从杜兰德在山脚下与火修罗的那一战来看,杜兰德不是会为了自己而放弃朋友的那种人,这点执法者看得很准,而这就是杜兰德的死穴!

  “说到底,还只是个新生和年轻人。”执法者漠然想着,“他不该在自己的死穴被我牢牢捏住时,就这么贸贸然地出现。当然,除此之外,其实也没有其他好方法了。他又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他的朋友,从我的眼皮底下先救走。”

  “所以,算是合格分吧。”

  执法者心中对杜兰德下了评判。

  “龙舞者,麻烦你,收回地图的同时,也把杜兰德拿下杜吧。”执法者看着龙舞者的健壮背影,平和地说。

  龙舞者邓肯重重哼了一声,并未应声。心中却冷笑着接了一句:“不需要你来命令我,就算你不说,我也是这么打算的!”

  执法者不管龙舞者心中所想,她的目光再次落在杜兰德身上。见杜兰德的神情变得紧张。不由笑了:“我劝你,别抵抗。我并不是个嗜杀的人。事实上我从未杀过任何一名2级预备神。所以……不要抵抗,那样的话你不会死,你的朋友也会没事。但如果坚持要抵抗的话,且不说你自己。你的朋友恐怕立刻就要完了。”

  故意顿了顿,执法者抿嘴微笑道:“虽然我本人不会杀戮2级预备神,但是,不代表其他人不会为我代劳啊。别忘了你的两个朋友就在这里,就在我的脚下呢。”

  “……”杜兰德死死咬紧了牙关,一言不发。

  这时候,龙舞者已经逼近到杜兰德二十米范围之内了。而杜兰德却不知为何。依然没有拔刀,也没有施展任何战斗法术的意思。

  龙舞者一对虎目中满是不加掩饰的不屑,加快了脚步。

  执法者叹了口气,微微偏头。看向了蹲在约翰身边的灵魂行者巴洛克,轻声说:“巴洛克,你也做准备吧。另外,对约翰的搜魂工作,可以不必继续下去了。现在的我,对杜兰德在外界时做过些什么、是什么人、与什么人有过什么矛盾……已经没兴趣了。”

  “巴洛克,没听见我说的话吗?巴洛克?”执法者叫了两声,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不由皱了皱眉。

  只见巴洛克一手正按在约翰的心口,眼中碧色竖瞳之中,闪亮着碧油油的光芒,这是搜魂瞳力全力发动的征兆,说明他的瞳力已经正式开始搜魂了,想要立刻退出来,也许有些困难,还需要一点时间。

  执法者没有注意到灵魂行者此刻的表情。

  在巴洛克偏中性的俊美脸上,此时写满了“看到某些不可思议之事”后的震撼过度与难以置信,由于太过震惊也太过投入,他其实根本没听见执法者说了些什么。

  在约翰的记忆之中,巴洛克看到了一片璀璨的星空。

  深邃高远,繁星密布,陌生又熟悉——这是灵魂行者久违了的,咏战堡垒的夜空!

  而在约翰记忆中的这片夜空之上,正在进行着一场战斗,一场让巴洛克仅仅看了两眼便全身冒汗手脚冰凉的激烈战斗!

  战斗的一方,巴洛克以前曾经见过:是在森德洛的军队系统中,享有极高名誉的火神宁顿大人的模样。

  而正在与火神宁顿大人战斗的,则是一名身穿紫色战袍、披覆护具护甲、头戴尊贵王冠、手持长近两米的修长紫色战刀的人!

  巴洛克以约翰的视角,终于看清了天空中那神秘紫袍人的面容,居然……居然正是杜兰德!!!?

  本以为在外界大有背景、风光无限的杜兰德,怎么会和火神宁顿在战斗?!

  而且看那种剧烈的程度,根本就不是什么切磋,而是生死血战!!

  所有这些画面,都是当时在咏战堡垒中的约翰的记忆。巴洛克仅仅“翻阅”这些记忆,都能感受到约翰当时的震撼心理。事实上根本无需被约翰的情绪感染,仅仅看着画面中所发生的事,是个人都会震撼到说不出话来!

  画面继续推进。

  当看到宁顿的分身死在了杜兰德刀下时,巴洛克险些尖叫出声!

  再后来,杜兰德隔着夜翼,对水神塞尔东的本尊下了杀手,刀锋从夜翼的腋下肋侧无声穿过,笔直地刺入了塞尔东的心脏。

  看到这一幕,巴洛克连尖叫都发不出了。他被震得有些呆滞了,完全说不出话来。

  “……巴洛克?巴洛克!”执法者的声音终于将巴洛克的心神拉扯出来。

  这位一向缄默寡语、从容淡定的灵魂行者,此刻浑身上下都是汗水,就好像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

  汗水浸透了他的衣袍,将他原本梳理得一丝不苟的头发,变成了一绺一绺的,黏在额头上和两侧脸颊上。

  他有些茫然地抬眼四顾。

  执法者就在身旁,正有些不满地看着自己。

  约翰依然躺着,昏迷不醒。

  洛凡挣扎着似乎想起来,却被龙舞者留下的一道力量死死按在地上。

  而龙舞者本人,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大草坪的那一头,全身气势即将攀升到最浓烈的最顶点。灵魂行者很熟悉龙舞者,他知道,当龙舞者的气势攀升到极点的刹那,就会爆发出无与伦比的一击——

  攻向大草坪尽头的杜兰德!

  但是……

  但是!

  怎么能攻向杜兰德?怎么能攻向一名曾经在正面对决中、悍然斩杀过神袛分身,甚至连真正的神都险些一刀干掉的人?!

  找死吗!!

  “邓肯!住手!”终于回过神来的巴洛克只觉心脏提到了嗓子眼,腾地一下站起来,对着即将攻向杜兰德的龙舞者,疯狂地吼了起来,“给我住手!停下!你他妈的听到没有?不想死的话,就给我停下!!”

  执法者脸色猛地一变,断喝道:“你干什么?怎么了?疯了吗?”

  在场的2级预备神们也大多困惑不解。

  明明是渐渐倒向执法者一方的局面,龙舞者气势如虹地逼向杜兰德,后方还有一名执法者压阵,这时候巴洛克随便抓起洛凡和约翰中的任何一个,用以威胁杜兰德的话,战斗恐怕立刻就会结束了。

  但巴洛克这是发什么疯?

  龙舞者的脚步微微一顿,原本直冲向最顶点的浓烈气势,也不由出现了些微的滞涩,但龙舞者何其骄傲?虽然知道巴洛克不会无的放矢,但到了这种阶段,难道真让他堂堂的龙舞者邓肯收手不成?

  简直笑话!

  然而,就在龙舞者再次提升气势的时候,他的耳边传来了连绵的惊呼声。

  发出惊呼声音的,是在场的2级预备神们。

  更准确地说,是因为灵魂行者的忽然失态,而将注意力从龙舞者身上暂时移开,转而投向了真名石碑方向的那一部分2级预备神。

  他们看到一个穿着白色衣裙的少女,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真名石碑下。

  是兰子。

  兰子的表情,与平日里的她似乎不太一样。她的状态也不同寻常。

  平时的兰子,虽然在重要场合与激烈战斗中也很冷静,但不会像现在这般绝对的冷静。虽然在战斗中常常能表现出惊人的坚韧,却少有此刻的专注。极致的冷静甚至冷酷,与极致的专注与投入,构成了此刻兰子的表情。

  她之前混在了人群之中。

  当人们的注意力被草坪尽头的杜兰德所吸引,被远离真名石碑的龙舞者所吸引,被紧张的局面所牵动,被灵魂行者巴洛克的忽然失态所搅乱时,兰子在阳光下无声前行,悄然越过大草坪,穿过人群,来到了真名石碑之下。

  那身姿,那神态,哪里像是一个少女?根本就是一头蹑足而行的猛虎!

  而现在,这头猛虎,要发起最后的扑击了。

  “嗯?”执法者的反应极快,眼中精芒暴涨,瞬间盯住了无声扑上的兰子。

  灵魂行者巴洛克则认出了兰子:“这不是二十多天前,和洛凡一起来到这里的那个光系的小丫头吗?”

  执法者站着没动,虽然她也认出了兰子,但这又如何?

  兰子的实力她有印象,比不上洛凡,和约翰相比也未必能胜。对付兰子,灵魂行者巴洛克已经绰绰有余。

  出于战斗法师的战斗本能,灵魂行者立刻压下了搜魂后的震惊情绪,眸中碧色光华倏然闪亮,原本属于战斗法师的人类瞳孔,在这一瞬间变成了有点类似蛇瞳的模样。

  碧鳞之瞳,就要全力发动!

  但就在这一刻,灵魂行者忽然发现:对面的兰子似乎对自己笑了一下。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