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一百三十二 好像有点玩太大了

卷八 章一百三十二 好像有点玩太大了

  虽然刀气的声势看起来很平淡,远远不及对面的龙舞者邓肯,但不知道为什么,在场所有的人都不由自主地投去目光,进而满脸惊异,进而看得入神,进而忘乎所以。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仅仅是两道刀气,却好似蕴含着某种至高的道理!

  零式不是神火,也不是神级能力,而是以刀法与斩术,引动规则之力,进而令天地失声,令万物无光,所以,零式其实也是一种真形——不是龙之真形,不是瞳术真形,而是一种“刀法与斩术之真形”。

  两仪裁决留下的《两仪十字斩》亦然,也是一种斩术真形。

  这两种刀法与斩术,都是最绝顶的传承,分别由远古时代的李尔蒙斯与最近的一个大时代中的伟大强者两仪裁决所创,机缘巧合下才传承至同一人身上,并在此时此刻,在杜兰德的手中,历史性地合二为一!

  这是足以载入史册的一刻。

  不过杜兰德此时显然没那么多闲工夫去管载入史册的问题,两种真形同时爆发出来,对他的压力也是巨大的。

  杜兰德的身体骨骼被压得咔咔作响,他眼中却是一片炽热的光芒,死盯着还未彻底合一的横竖刀气。

  还有最后一步的横竖合一的步骤,没有做完。

  还没有融合的两道刀气,终究不过是心零式和质零式,还不能真正达成杜兰德结合“零式”与“两仪十字斩”、进而创造出全新的“十字零式”的野心。

  杜兰德深深吸了口气,接下来才是决定性的时刻,龙舞者什么的,已经在杜兰德的眼中和心中消失了,就连执法者和斯内尔也不复存在,于是。就在所有人的情绪都紧绷到极致,杜兰德自己也紧绷到极致的这一刹那,他反倒忽然放松下来,然后笑了。

  在忘记了敌人与战场之后。杜兰德连胜负与成败。也忘掉了。

  于是他负手轻吟,有一种拈花微笑的神韵。朗朗说道:

  “零式化质,零式由心;”

  “质与心合,十字零式。”

  平平淡淡的话语,却催动了最不平凡的变化。当最后一个“式”字落下的刹那,心零式的刀气,猛地一个加速前窜,追上了前方的质零式刀气!

  两道刀气一旦接近到一定地步,似乎孕生出某种天然的吸引力,在强劲的引力作用下,两道刀气猛地贴向对方!一横一竖。彼此交融,再也难分彼此地紧紧黏在一起。

  最终,形成了一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

  十字形。

  这一瞬间,“质零式”与“心零式”水乳交融。“零式”与“两仪十字斩”完美结合,甚至不需要杜兰德的主观操纵,它们就以一种奇异的方式,自主地结合在了一起。

  零式是霸道的,甚至是残暴的。李尔蒙斯是战斗暴君的代名词,他的零式,就好像一名愤怒而冷酷的暴君临世傲立,没有顾忌,也没有敬畏,有的只是连天地都看不顺眼、于是挥手间将天地牢牢压制、最后死死踩在脚下的超绝霸气。

  两仪十字斩却又是另一番意象,并不霸道,更不残暴,平淡中带着尊贵,以辩证之眼看待世界的两面,带着裁决万物的冷静,暗藏淡淡的悲悯,走的是和战斗暴君截然不同的道路,却同样令人难以抗拒!

  一个是由于太过妖孽乃至不为人知的战斗暴君。

  一个是强大、高尚、为万人所敬仰的两仪裁决。

  截然不同的两个人,所创出的截然不同的两式绝学,就这么简简单单地合二为一,化作“十字零式”。

  强大的规则气息,压得所有2级预备神都喘不过气来。

  执法者抬头望天,只见那漫天的乌云都停滞下来。云朵凝成的巨龙们似乎被某种力量束缚住了,努力想要挣动,却越来越难以动弹,它们依然在仰天嘶鸣咆哮着,却再没有声音传出。

  “这是……什么招式?!”执法者有些失神地喃喃自语道,却没有听到自己的声音。

  她愕然,这才发现:世界的颜色和声音都已经消失了。

  在这个无声音也无颜色的世界里,唯一的光源就是“十字零式”。

  它正散发着淡淡的光,嗡嗡轻鸣,正面推向龙舞者的巨大龙躯,还未真正攻到,就已经让龙舞者浑身颤抖。

  “这样的招式……打不……打不倒我!!”龙舞者愤怒地吼叫,却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他努力爆发出更强的光芒,却土黄色耀眼的光却在透出体表的刹那,就失去了颜色。

  邓肯甚至隐约在杜兰德身后看到了两尊顶天立地的虚影,看不清形态,但那两道虚影只淡淡投下来四道目光,就让气势正浓的龙舞者全身僵硬,再也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十字零式”一点点靠近。

  别说2级预备神了,就连山顶的1级预备神们,都能感受到那股“整个世界都被强力压制,只能静静等待最终裁决”的恐怖气氛!

  杜兰德刚从那种拈花微笑的神奇状态中退出来。

  他重重喘了口气,然后看着眼前的场景,呆住了,愣了好半晌才愣愣地说道:“这招……是我发的?”

  但在“十字零式”的作用下,杜兰德这个施展招式的人,都没听到自己的话。

  杜兰德只知道,这招“十字零式”很强!两位伟大强者的绝学彼此结合,似乎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而是衍生出了一些更加神异的变化。这一招的攻击力到底有多少,就连杜兰德自己也有些不好判断了,只知道比预期中还要强,而且强得多!

  意识到这一点的杜兰德不由苦笑起来:“虽然我是想来一次大招直接扫平对手,然后让执法者知难而退啦……”

  “但我不想直接把龙舞者干掉啊!我还要问他极冻馆藏的事情呢!”

  显然,“十字零式”作为一式大招,好像有点太大了……

  尤其让杜兰德无奈的是,自己心脏中的审判战刀正在疯狂跳跃,似乎不顾一切地想要冲出来,然后加入到十字零式之中。

  杜兰德有种感觉,如今的十字零式,依然不是最紧密的结合,如果能以审判之力作为“十字形”的交叉粘合点的话,威力恐怕还会再暴涨一大截!

  但两者结合就已经让杜兰德有些掌控不住了,哪敢让审判战刀亮相?

  感受了一下自身消耗,杜兰德更是心中凛然:“以后不到万不得已,恐怕不能轻易施展这招十字零式,威力大得过头,能放不能收啊。而且这消耗也太要命。”

  杜兰德不知道的是,若是脱胎换骨之前的他,施展这招十字零式的话,弄不好还要受伤。因为强行承载过强之真形,是会死人的!杜兰德已经经历过一次了。

  只是他还不是很明白“真形“的概念,更不知道零式、两仪十字斩、还有两仪眼,其实都能纳入真形的范畴之中。

  这时,十字零式已经攻到龙舞者眼前了,散发着淡淡光芒的十字形在邓肯的眼中映射出来,点亮了他眼中的绝望。

  龙舞者知道自己绝无可能在这招下生还了。

  虽然绝望,却奇异地没有多少不甘,因为差距过大,龙舞者觉得自己败得并不冤枉,一点都不。甚至在内心的某个角落,他有一丝败在如此强大招式之下的喜悦与荣耀感。

  眼见着即将命中自己的十字零式,龙舞者眼中涌起淡淡的遗憾:“可惜还没前往1级预备区,成为新的神袛,就要在这里这么死了。”

  但就在这时,忽然有一红一白双色拳劲从旁而至,齐头并进地来到十字零式的下方,然后用力往上一托、一顶!

  能在十字零式的规则压制下出招——这件事本身,就意味着出手者的实力很强!

  出手的是那红袍男人和观察员朵朵,朵朵刚刚完成了对梅席夫的搜魂,就被十字零式的巨大动静震动身心,她脸色骤变,豁然起身,与红袍男人齐齐出拳轰击过去。

  但在仓促出招之下,两人虽然将十字零式托得向上抬了一下,稍稍改变了轨迹,他们自己却双双闷哼,身子晃了晃。两人对视了一眼,都能看到彼此眼中的震撼,那感觉就好像硬抬一座巨山,弄不好就要当场重伤。

  红袍男人在心中低骂了一句:“见鬼的招式!简直强得变态!变态中的变态!”

  被托起的十字零式虽然被微微托起,避开了龙舞者的要害,却依然能要了他的命。

  杜兰德就在此际再度出手了,双臂一抬,隔空一个拉扯,于是十字零式猛地一顿,然后调整了方向,在龙舞者身体的一侧留下一道深长的巨大伤口之后,随后去势不衰,又越过整个大草坪,从脸色微僵的执法者头顶越过,最后,居然狠狠地撞上了大草坪尽头的真名石碑!

  十字零式当场破碎。

  一向稳妥泰山、自古以来任无数人轰击都岿然不动且毫无声息的真名石碑,竟被撞得猛烈一震!!

  就站在石碑下的执法者猛地一个踉跄,险些被震得跌倒在地!

  ps:

  第一更到,谢谢大家。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