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一百三十三 真名碑留名:杜兰德.李尔蒙斯!

卷八 章一百三十三 真名碑留名:杜兰德.李尔蒙斯!

  十字零式撞击真名石碑,震动席卷了整个大草坪乃至于整个神之预备学院。

  离得最近的执法者险些摔倒。

  她脚边的灵魂行者巴洛克更惨,整个人都弹了起来,又像死鱼般重重落下,“哇”的一大口鲜血狂喷出来,刚刚恢复了一些的伤势再度恶化。好在执法者临时分出了一小部分力量,护了他一下,否则这家伙恐怕就这么悲催地直接挂掉了。

  随着十字零式的破碎,消失的色彩这才重新注入这个世界。零式压制退去,在场的2级预备神们,这才能渐渐听见了声音——

  轰鸣声。

  十字零式与真名石碑相撞之后,经久不散的轰鸣声!

  “啊啊,好难受。”

  “真名石碑都被震动了?!而且发出了这么大的声音!”

  “那个叫杜兰德的新生是什么人?是妖孽吗?历史上有人做到过这种事吗?”

  距离真名石碑较近的2级预备神们大叫着,痛苦地捂着耳朵,但他们的喊叫声都被轰鸣声盖过去了。

  十字零式破碎前,世界无声,所以人们难以听见声音;如今十字零式破碎,人们依然听不见彼此的话语,却反而是因为世界声音太大!

  “隆隆隆隆隆——!!”

  轰鸣声响彻了整个神之预备学院,震得人们耳鼓剧痛,震得山体摇晃,震碎了头顶的乌云,震动着偌大学院中一切可以被震动的人和事物!

  执法者就站在真名石碑之下,实力强大的她很快重新站稳,神情远比其他2级预备神镇定,但她心中,却已掀起了惊涛骇浪。

  “斯内尔。对于杜兰德这样强大的人,你居然还让我想尽一切办法,逼出他的全力?务必要让他手段尽出?”执法者嘴角牵出一丝苦笑,“是不是。有点太看得起我了啊……而且。要说全力,刚才那一击刀气十字。难道还不是杜兰德的全力?”

  执法者眼神复杂地看向大草坪尽头。

  只见杜兰德正一脸郁闷地揉着胳膊,刚才为了保住龙舞者的性命,杜兰德强行调整了十字零式的轨迹,结果双臂一阵酸软。险些把手中的木刀“白色”都扔了出去!

  看着那嘟嘟囔囔甩着膀子的青年,执法者凝视半晌后垂下眼睑,心头叹了口气:“好吧……看这表情,确实不像是底牌用尽的人。”

  “所以我好像……没有其他选择了啊……”

  良久之后,撞响与轰鸣声终于渐渐消退。

  山的震荡逐渐停下。

  天空再次晴空万里。

  2级预备神们大多震撼过度,不少人甚至生出了强烈的逃离的冲动。其实不少人已经逃得远远的了,大草坪空旷了一些。但仍有不少人选择留下来。隐约之间,观战的人们感到自己体内的某些情绪被重新唤醒了。

  红袍男人长长吁了口气,他不愧是虚神,依然保持着镇定。但看向杜兰德时却会变得无比凝重。刚才龙舞者的手段,仅仅让红袍男人感到吃惊,但若与杜兰德易地而处,硬接龙舞者的攻击也不是不行,只是没必要。

  可杜兰德刚才那一击就不同了!

  若与龙舞者易地而处,除了暂避锋芒,红袍男人想不出更好的方法。仅仅回想起来,红袍男人依然对刚才的“十字零式”心有余悸。

  这时,空中的乌云早已消失,云中的群龙也都不见;真名石碑完好无损又恢复了平静;执法者仍站在石碑下,巴洛克仍躺在她脚边;红袍男人和朵朵并肩站在树上;杜兰德依旧在草坪尽头处站着,脚步不动,始终将同伴们挡在身后。

  一切都好像没变化。

  什么也没发生,也许,刚才的对决只是一个错觉?但当回过神来的众人,再度抬眼看向场中,看着龙舞者的样子,才会清楚地意识到刚才的一切,都不是错觉!

  龙舞者已经恢复了人形,他根本无力维系“完现龙体”,更别说“龙之真形”了。他勉强站着,胸口到侧肋出现了一条巨大且深的伤口,鲜血正一大股一大股地往外喷涌。额头顶上的双龙印记哀鸣了一声,左右一分,贴着体表一番游走之后,又回到了邓肯粗壮的双臂之上,再也不动了,而且变得颇为黯淡。

  “杜兰德……你……你……”龙舞者用最后的力气盯着视野中渐渐模糊的杜兰德,吐出一句,“……你很厉害。”

  然后就两眼一黑,“扑通”一声仆倒在地。

  龙舞者败了,而且败得心服口服,能让他如此骄傲之人都开口承认“你很厉害”,说明他是真的觉得杜兰德很厉害。

  哪怕对于山顶上的1级预备神们,龙舞者也始终抱着“我早晚比你们都强”的心理,时刻觊觎着山顶的1级预备神之位,乃至更高的森德洛神袛之位。

  但面对杜兰德这么一个年轻得过分、而且真实能级其实不过六十出头的新生菜鸟,龙舞者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恐怕很难超越。

  龙舞者倒下了,他败了。

  所有人都沉默地看着轰然倒地的龙舞者。邓肯的战败,似乎是刚才那一场战斗曾经真实发生过的唯一作证了。

  然而就在这时,也不知道是谁忽然惊呼了一声:“啊,你们快看,真名碑……真名碑居然又有动静了!”

  喊叫之人就在距离杜兰德不远的一棵大树上,杜兰德闻言下意识地转头看去,只见那人正满脸震惊地盯着真名碑的方向,一手哆哆嗦嗦地指着石碑,另一手还紧紧抓着身旁同伴的手腕,用力地上下摇晃:“快看啊!真名碑又有动静了,这么说,刚才杜兰德那一击打在真名石碑上,已经通过石碑的考验了?!”

  “咦?通过考验?”

  杜兰德微微一愣,这才后知后觉地看过去,只见真名碑上绽放出柔和的光芒。嗡嗡轻鸣着,片刻后,原本空白无一字的碑面上,浮现出密密麻麻的文字。

  杜兰德凝神看去。发现全都是一个个战斗法师的名字!

  “那些名字。全都是以往通过了真名碑的考验,并成功前往1级预备区的人。”兰子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轻声解释道,“也就是说,他们都是1级预备神的名字,其中的一部分。则最终成为了神!我爷爷的名字就在上面。”

  “原来如此。”

  杜兰德目光一扫,果然在名字中看到了许多熟悉的人:马努斯、塞尔东、夜翼、米洛、宁顿、劳伦斯、费马、图桑……

  还有,斯内尔。

  杜兰德瞳孔骤然收缩,眼神微冷。

  在这之前,斯内尔还活着而且就在山顶上的消息,是从鲁格的记忆中来,是从执法者的话语中来。是从杜兰德看向山顶的那惊鸿一瞥中来。而现在,看着真名石碑上“斯内尔”的名字,杜兰德终于完全确认了:斯内尔,确实是一名高高在上的1级预备神!

  “挺好的。”杜兰德嘴角微扯。掀起一抹冷笑,“终于确认了敌人的身份与所在,我心里也就真正踏实了。”

  真名石碑是2级预备区的最大考验,能够得到石碑的认可,就具备了前往1级预备区的最重要的资格。

  倒下的龙舞者最最渴求的,其实就是这个认可!

  所有人都紧张地看着石碑。这一刻,就连执法者都不由回过身来,仰头看向碑面,只见那密密麻麻的一个个名字闪烁了几下,就消失不见。旋即,丝丝缕缕的七色光芒在石碑上浮现,笔走龙蛇,穿插交织,渐渐显现出一个新的名字。

  ——杜兰德.李尔蒙斯!!

  “呃……”杜兰德愣了一下,心想这石碑居然连我的姓氏都能知道?好神奇!

  虽然有些意外,但杜兰德其实不怎么在意自己的姓氏暴露。对绝大多数人而言,李尔蒙斯家族只是森德洛的一个还算可以的家族而已,算不上顶级豪门,和汨罗家族那种雄踞于一座战略要塞的古老大家族相比,“李尔蒙斯”这个姓氏,根本没什么视觉与心理冲击力。

  也只有森德洛的神袛们,才会通过口口相传,对远古时代那位妖孽到极点的李尔蒙斯有一定的了解,但也了解不多。

  别的不说,只说李尔蒙斯集七元素神火于一身,就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伟绩!

  两仪裁决已经够伟大了,也不过集光与暗双系神火于一身,远远不及李尔蒙斯的七系合一!但李尔蒙斯最后反而出于某些原因,主动放弃了七系神火,不知道去了哪里。

  “杜兰德.李尔蒙斯?”

  “原来这新生是李尔蒙斯家族的人……”

  “李尔蒙斯家族?什么家族?”

  “不算特别厉害的家族,我也只是听说过而已。但这家族如今出了这么一个妖孽,他才来2级预备区多少天啊,居然就被真名石碑认可了!”

  “而且是擦过龙舞者之后的余劲,不算真正的全力,这实在是……太妖孽了。”

  2级预备神们压低了声音议论着。兰子和洛凡也有些惊讶,但更多是为杜兰德能被真名石碑认可而高兴。

  片刻后,真名石碑再度归于平静,只是多出了一个“杜兰德.李尔蒙斯”的姓名而已。

  执法者叹了口气,回过身来。

  杜兰德本人也很快不在意地举步,走向倒地不起的龙舞者邓肯。刚才花了大力气才调整了十字零式的轨迹,保住这家伙的一条命,杜兰德还要问他有关极冻馆藏的事呢,可不能让他失血过多而死啊。

  在场所有人之中,只有一个人的反应颇为异样——朵朵身旁的红袍男人。

  这名虚神级别的神秘红袍男人一动不动地站着,盯着石碑愣了许久,直到碑面上的文字消失,都久久没能回神。

  他的目光一点点转向杜兰德,眼神渐渐变得幽深一片,隐藏着某种炽热和期待:“这小子……原来是李尔蒙斯家族的人吗?!”

  ps:

  第二更,情节越写越顺了,谢谢所有给予支持的朋友们!订阅、推荐票、月票、打赏、书评留言、帮忙推书宣传、默默关注、记住……所有这些都对我很重要。我会写得更好,才对得起大家的支持。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