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一百三十五 此战,不可阻

卷八 章一百三十五 此战,不可阻

  “弑神者,杜兰德是弑神者!你明白这个称谓代表着什么吗?”

  巴洛克虚弱地咳嗽着,喘了口气才接着说道,“我亲眼在约翰的记忆中,透过约翰的视角,看到了杜兰德斩杀火神宁顿大人的分身的一幕!”

  “那可是一名神袛分身!能级虽然与我们无异,却掌握了神袛本尊拥有的规则之力,却被杜兰德正面斩杀!当着咏战堡垒所有战斗法师的面、毫无花俏的、正面的斩杀!” ”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不止如此,杜兰德他……他还险些杀了水神塞尔东大人的本尊……咳咳……”

  “总之,对于那样的人,不能战!无论如何都不能战!龙舞者和他的对决你也看到了,硬来的话,真的会死的。”

  灵魂行者的声音都嘶哑了,他看着执法者,用尽力气说道:“你zhidao我对你的心意,对吧?我zhidao你zhidao。我不想看你去送死!所以,无论你和山顶上的什么人达成了什么样的约定和协议,都不要再继续执行下去了!趁着现在还能挽回,收手!立即……收手!!咳咳咳咳……!”

  灵魂行者与杜兰德的那一记瞳力碰撞,其实伤得很深。这是灵魂层面的重创,最是要命。之后他又被十字零式撞击真名石碑的震动波及,伤上加伤。他强撑着说完这番话,其实非常不容易,说完就开始剧烈咳嗽,上气不接下气地急促喘着咳着,眼看就要背过气去,却还在断断续续地说:“不要战,不要战。”

  “……明白了。”

  执法者叹了口气,轻声说道。

  她温和地看着灵魂行者笑着,并不漂亮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异彩。那一抹异彩化为淡淡的光芒,融入到灵魂行者的双眸之中。令巴洛克的灵魂能够得到滋润与疗养。

  灵魂行者的咳嗽声渐渐止歇,气息也开始稳定下来,然后他沉沉地睡了过去。

  “谢谢你。”执法者低头看着灵魂行者,“你的话,我都听明白了,所以,真的谢谢你。然后……对不起。”

  这个外表平凡、却其实有着极为不凡的沉稳与城府的女人,难得露出了一丝遗憾的笑容,叹息着轻声说道:“感谢你的心意,但是对不起。也感谢你告诉我搜魂的结果。但还是对不起……你说的这些,其实我都zhidao。我只是想确认斯内尔没有骗我而已。”

  “所以,非常遗憾也非常抱歉的是我还是要和杜兰德战斗。”

  执法者的声音口吻,渐渐转为硬冷淡漠。

  “既然斯内尔提供的有关杜兰德的情报是正确的,那么,斯内尔提出的那个‘事成后的条件’,应该也是正确的。而那个条件,是我一直留在2级预备区的唯一理由,也是我一生的追求。”

  执法者抬眼。神情变得决绝。

  她冰冷地看向杜兰德,对昏睡过去的灵魂行者、也对自己说:“我无法拒绝斯内尔提出的那个条件,而且……我也不想拒绝!”

  ……

  ……

  杜兰德看着朵朵伸向自己的手,一阵沉默。

  树上的红袍男人已经看得眼珠子都快跳出来了:“那……那那那……那是朵朵?不是被什么人附体了吧?”

  朵朵很诚恳地向杜兰德伸出了手。一向冷淡的脸上甚至挂着柔和的笑容。

  但杜兰德没有伸手,于是渐渐的,朵朵脸上的笑变得有些僵硬。

  “你zhidao……”杜兰德看着面前对自己伸出手的朵朵,冷淡地说。“我很讨厌别人在我面前提‘失刀者’这个名字,因为会勾起一些让人很恶心的回忆。”

  面对眼中已溢出一丝煞气的杜兰德,朵朵心中叹了口气。却依然坚持伸着手掌,没有就此放弃收回。

  这下杜兰德反倒有些意外了,沉默片刻后,平静说道:“你既然彻底搜索了梅席夫的记忆,那就应该zhidao了外界正在进行的那场战争。”

  “……是。”朵朵点头,“老实说我很意外,也很受震动。”

  “你也应该多少zhidao了扎古力山脉的战役。”杜兰德又问。

  “恩,你似乎……就是从那场战役中横空出世的。”

  “横空出世说不上,但我至少在那场战役中尽我所能,为森德洛做了些事。”杜兰德以异乎寻常的平静,缓缓说道,“但连番血拼之后,重归咏战堡垒的我,却要面对一伙儿‘自己人’要来夺取我的力量。那次经历,险些要了我的命。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杜兰德顿了顿,凝视着朵朵的双眼,一字一顿地说:“真正最可怕的是,那种恶心到极点的经历和感受,险些就冲垮了我对森德洛的信仰!!”

  朵朵眉头紧紧凑到了一起。伸出的手掌不再稳定,开始微微颤抖。但她依然没有收回她的手,依然伸向杜兰德。

  在梅席夫的记忆里,朵朵看到了很多。她看到了杜兰德,也看到了外界的战争,更大致猜到了杜兰德所遭遇的不公之事。

  这所学院与外界隔绝,除了极少数人比方说费马或斯内尔,其他人很难zhidao外界的消息。哪怕朵朵这样的强大1级预备神,也只是被告知:“进入备战状态,随时准备继承神火。”其余具体的消息和原因,却一概不得而知。

  朵朵虽然很冷,少有情绪,但她其实是个很爱森德洛的人,若非如此,她当初也不会劝妹妹:“不要留在2级预备区,会变成怪物的。离开学院吧,加入到特记番队之中效力,我会拜托米洛大人照顾你。”

  只要是对森德洛haode人,就是朵朵的朋友这就是这位看似冷若冰山、深藏不露的美女的简单逻辑。

  外表冷淡,并不是为了将复杂的内心掩盖,恰恰相反,冷淡只是因为内心其实很简单,就像朵朵那个傻乎乎的妹妹果果一样。

  “我zhidao外界在发生什么,虽然不能体会你的感受,但我想,我能理解。”朵朵以前所未有的认真说道,“正因如此,我想帮你。听我的,中止这场纷争,如果你真爱森德洛的话,就停手,然后我会帮你。比起对付敌人,让自己变得更强大才更重要,不是吗?”

  “这么说,你真要干预?打定主意要干预我的战斗?”杜兰德忽然笑了。

  “虽然我是观察员,正常情况下不被允许介入纷争,但现在我要行使临时特别决断权了。你和执法者都是重要的战力,不能因为一个斯内尔,就在此自相残杀。”朵朵的口吻也透出一丝强势,凤眼眯起,盯着杜兰德,“如果你执意要战,那么,我会制服你!”

  杜兰德盯着眼前的冷面美女看了好半天,忽然狂笑起来!

  肆无忌惮的笑声让众多2级预备神莫名其妙,也让朵朵的脸色冷了下来。

  几乎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杜兰德才一脸好笑地说道:“你也zhidao这场战斗的双方是我和执法者?那么,你就不应该只来劝我,也应该去问问执法者的意愿啊她想战?还是不想战?你不去找她先问清楚,只跟我一个人说这么多,有个屁用啊!”

  朵朵吸了口气,收敛了笑容,又变成了那个冰山美人:“见过你刚才那一击的执法者,没keneng还想与你一战的,除非她疯了。”

  说完这话,朵朵就感觉有些不对劲,因为杜兰德脸上渐渐流露出一丝诡秘的笑容。

  随后,朵朵身后近在咫尺之处,响起了一个女声:“你说的没错,我的确疯了。”

  说话的是执法者,她不知何时已出现在了朵朵的身后,而且直接亮出了虚神领域!朵朵冷哼一声,也不回身,同样展开虚神领域,随后只听“砰”的一声撞响,整个大草坪都抖了抖,两个女人的虚神领域,已经狠狠碰了一记!

  朵朵身子微晃,旋即站稳。

  执法者却闷闷地哼了一声,唇角竟溢出一丝血迹!

  执法者虽然是2级预备区的至高王者,有足够的资格和实力前往山顶的1级预备区,但和朵朵这种能够担任观察员的强大1级预备神相比,依然有差距。

  “你真要打?不要命了吗!”朵朵低喝一声,她的耐心已经快要耗尽了。

  执法者却不答,也不去管唇角的血迹,她硬是挤到了朵朵的身边,双手一张,口中吟道:“黑幅化域,暗界隔绝!”

  大片黑光从她手中纵横飞掠而出,在空中拉扯出一条条漆黑如墨的条幅,竟是要形成一个领域,将朵朵困在其中!

  “暗界隔绝?你竟敢对我用这种招式!?”朵朵瞬间就认出了这一招,不由发出愤怒冰冷的声音。

  这一招没有实际杀伤力,却能将对手封困在一片临时构建的领域牢笼之中,一旦被封住,便是彻底的隔绝,哪怕是强大的观察员朵朵,也难以在短时间内脱困而出!

  朵朵这下是真的怒了,没想到不仅杜兰德执意要战,就连执法者也如此坚决,甚至不惜对她这个观察员悍然出手?

  “看来好好跟你们说是不行了。”朵朵脸色冰冷,眼中神采却在瞬间退去她已进入到了无我境界。

  旋即,朵朵全身骤然爆发出猛烈的白色光辉,白光耀眼而暴虐,就像一只蛮横的大手,将朵朵周身越来越多的黑色条幅撕扯得稀烂,转眼之间,执法者的这招“暗界隔绝“就要被朵朵强势破解。

  就在这时,一根手指,突兀地出现在了朵朵胸前。(未完待续……)

  ps:第二更到!就要月底了,大家手中还有票吗?^_^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