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一百三十六 戳胸破境 必杀之心

卷八 章一百三十六 戳胸破境 必杀之心

  出现在朵朵胸前的,是一根食指。

  这根食指笔直、硬挺、且稳定。指尖上带着异样的尖锐波动,原本对准朵朵的左胸,略一犹豫后,微转向锁骨正中,然后干巴巴地硬戳了一记。

  指戳的力道不算很重,却蕴含着神异的力量,那尖锐的波动直透进朵朵的心脏,然后沿着心脏的搏动,顺着血管,传遍了朵朵的周身各处,再狠狠一震,硬是把她从“无我境界”的状态中轰了出来! ”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破境指法。”

  出手的自然是杜兰德。

  自从掌握了“破境指”,杜兰德一直希望与战斗法师对战时,对手主动在自己面前华丽丽地进入“无我境界”,然后自己再轻描淡写地一指头戳上去,让其当场断电。

  那感觉,就好像默默看着对手站上舞台,静待对方准备亮嗓的那一刹那,阴险地一脚踹臀,从背后下脚,猛地将之踹下舞台!

  “原本我的假想对手是约翰来着。”杜兰德心中嘀咕,他甚至已经幻想过好多遍约翰中指后的憋屈表情。

  但那小子昏迷至今,杜兰德索性就对朵朵用了。

  朵朵穿着白色的衣裙,圆弧形的领口上恰好露出光洁的锁骨,这本是女人的柔美之处,却被杜兰德毫不怜香惜玉地戳了一记!

  朵朵当场全身猛震!立刻被打断了状态。

  她身上散发出的白光微微散乱,于是周围的黑色条幅立刻趁势而上,纵横拉扯,构建起一个牢笼。

  “……”朵朵僵了片刻,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实力强大的她很快缓过劲来,但这时“暗界隔绝”也基本成型了。

  牢笼是全封闭的,只剩下最后一个缺口,正在飞快地收拢。

  “见鬼的!”朵朵紧紧咬着银牙。恨恨低骂了一声。她zhidao自己要被困住了,心头好像被堵住一样,既愤怒又失望。

  当年的两仪裁决,随意隔空弹指,就能完全发挥出破境指法的威力,杜兰德不过初习,指法造诣不够到家。以他如今的造诣,必须对准心口处攻击,才能确保“破境指”生效。但刚才考虑到对女性不够礼貌,才临时转向。改落点为锁骨正中。

  偏离了心口,却又要保证指法效力得以发挥,杜兰德那一指难免重了点,结果……居然在朵朵的锁骨正中留下了一个红中微紫的戳印!

  朵朵抬手,摸了摸隐隐作痛之处。

  她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一对凤眼的弧度则越发锋利起来!

  她人在暗色牢笼之中,猛然抬头,透过那个即将合拢的豁口,看向牢笼外的杜兰德。随着豁口的收拢。朵朵的视野也在缩小,一开始能看到杜兰德的上半身,很快只剩一张脸,然后是半张脸。再然后是一双眼,最后只剩下一只平静淡漠的眼。

  “你会后悔的。”朵朵看着杜兰德的眼睛,冷冷地说。

  也不zhidao她说的是杜兰德帮助执法者对她出手的事,还是杜兰德以破境指法在她身上留下印记的事。

  话音落下的刹那。牢笼上最后的豁口,终于在杜兰德眼前彻底合拢。

  “后悔?后悔什么?”杜兰德笑了笑,虽然对方听不到了。杜兰德还是回了一句,“我才不会。”

  完全成型的黑色牢笼闪烁了几下,悄然隐没不见。这是一个结界类的牢笼,有点类似储物空间,形成后会藏在空间的夹缝之中。在朵朵脱困之前,牢笼是不会显形了。

  “很精妙的招式啊。”杜兰德挑了挑眉。

  “小伎俩而已。”执法者这才抹去了唇角的血迹,微微喘了口气。朵朵和她的属性恰好相反,一光一暗。这种对立属性相互碰撞时,力量更强者会占据克制的位置,力量较弱者则是被克制的一方,而且被克制的效果会放大,受到的伤害,也比正常情况下更大。

  “哼,不愧是观察员!”执法者心道。

  交锋很短暂,也许在旁人眼中不算激烈,但执法者本人却很清楚刚才的凶险之处。

  首先是两人的虚神领域相互碰撞,看似只是领域对撞,但实际上,朵朵的虚神领域中,还暗藏着一道圣灵流派的灵魂冲击!

  仅仅一次碰撞,就让同样擅长圣灵流派的执法者吃了个小亏。

  而且刚才朵朵没回身也没回头,但细微的动作之间,已封住了执法者的后招,令执法者不敢再近身施展体术。所以论实力,朵朵确实比执法者更胜一筹,若非杜兰德在关键时刻出手,单凭执法者一人根本就困不住朵朵。

  一时间,气氛变得尤为诡异。

  不明所以的2级预备神们彻底傻眼了。他们一个个目瞪口呆地看看场中,又转头彼此相视,都能看到彼此眼中的错愕和不解。几乎没人看得懂场中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先是一个冷面女人凭空冒出来,和杜兰德有了点摩擦,然后又很友好地伸出了手,但杜兰德非但不领情,反而狂笑不屑。再然后,执法者突然出手,试图封住冷面美女,论声势虽然不及之前龙舞者和杜兰德的拼斗,但明眼人都看出那是虚神领域的比拼!

  战斗竟然已经升级到虚神之间的拼杀了吗!

  尤其让众人大跌眼镜的是:在最关键的时刻,本该和执法者敌对的杜兰德,居然出手帮了执法者一把,这才彻底封印住冷面美女。

  这到底是在闹哪一出啊?

  一个样貌沉稳的2级预备神双眼眯起,凝视着场中默然对立的杜兰德和执法者,沉默良久后,眼中终于浮现出一缕明悟:“我好像明白了!”

  “你zhidao是怎么回事?”立刻有不少人看了过来。

  在周围2级预备神的注视下,这个沉稳男人露出一丝“原来如此”的笑容,从容地吐出一个词:“原来……是三角恋爱啊。”

  “…………”

  一阵沉默后,有人叹了口气说:“别理他,这家伙以前的女朋友是高丽位面的,他大概是高丽剧看多了。”

  大草坪上。

  杜兰德和执法者彼此对视着,两人眼中都已经没有了周围的人。

  他们看着彼此的眼睛,都看懂了对方眼中的决心就连观察员朵朵出面阻止。都没有用!这一战,无可避免!

  “不问问我这么执意要和你一战的理由吗?”执法者忽然问道。

  “你不会说的,我看得出来。”杜兰德平静回道,“我只要zhidao你因为某种原因,一定要站在斯内尔那一边,就足够了。”

  “说得也是。”执法者笑了,“那么,你呢?”

  “什么你呢我呢?”

  “我是说,你为什么也这么执意地要战斗?甚至不惜帮助我,先联手封困住观察员。老实说。刚才朵朵的提议挺bucuo的,如果我是你,我会同意,然后选择暂时避战。”

  杜兰德微微晃着手中的木刀“白色”,哼了一声:“没什么特别高大上的理由,我再也不会做那种在自己在外面死拼,回家后却被‘自己人’暗算的蠢事了。简单来说,在我的敌人名单序列上,斯内尔和塞尔东排在最前面。虽然同为战斗法师。但他们不是同胞,而是敌人。而敌人的朋友,就是我的敌人。”

  “呵呵,看来你我有些想法还挺像的。”执法者抿嘴微笑。态度很好,但她的气势则在说话之间,一点点地升腾起来!

  浓烈的黑色四下逸散,转眼覆盖了整个大草坪。眼前这个平凡的女人终于展现力量的时候,竟透着一种难以言语的尊贵!

  “嗯?”杜兰德眼神一动。

  老实说,这种犹如暗夜女王降临的感受。让杜兰德想起了夜翼。夜翼虽然在回归森德洛的途中一路受创,伤上加伤,几乎被打落到能体境以下,但夜翼给杜兰德的印象,就是这种挥手之间令夜幕降临,遮天蔽日的感觉。

  2级预备神都被覆盖了进去,不远处树上的红袍男人也是。

  但红袍男人面容镇定又肃穆,负手而立。和朵朵是老朋友的他,刚才并没有出手帮助朵朵,因为心底里,红袍男人不想阻止这一战,他要看看:很keneng循着李尔蒙斯的足迹、走过那一条道路的杜兰德,究竟还有什么与众不同!

  在杜兰德身后,洛凡已经恢复了断臂,坐起身来,虽然还没有恢复战斗力,但气息伤势已经大致稳定下来了。

  他盯着杜兰德的背影,脸色奇异地说:“兰子,你说杜兰德这么拼命,是因为山顶上的一个敌人?很好奇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啊,居然让杜兰德如此坚决,势要斩杀一切和那人有关的人,杜兰德很少有这么狠辣决绝的时候。”

  “是害得他成为失刀者的人。”兰子轻声说。

  洛凡愣了好一会儿,才叹了口气:“原来……如此。”

  杜兰德与龙舞者战斗的时候,目的只是击败、然后俘获。

  如今面对态度远不如龙舞者嚣张的执法者,杜兰德却不再想着击败或俘获。对于执法者,杜兰德只有一个概念:杀死。

  真要说的话,执法者本人与杜兰德的仇怨不算很大,但这个人有某种弱点或某种贪求,被斯内尔牢牢握着,于是她变成了斯内尔的刀,变成了斯内尔的剑,变成了斯内尔的武器。

  既然如此,便没什么好说的,唯杀而已。

  “神之视角”笼罩全场,哪怕在黑暗之中,杜兰德牢牢锁定着执法者的最细微的一举一动。

  “冰火双鱼”则在杜兰德周身游走不定,活灵活现,忽快忽慢,与狠压过来的执法者的虚神领域对抗。(未完待续……)

  ps:第一更到啦,谢谢大家~~~~~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