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一百三十七 空零突进 领域万化

卷八 章一百三十七 空零突进 领域万化

  虚神领域,是虚神特有的优势能力,也是划分能体境巅峰与虚神的最重要标志。

  执法者是暗系战斗法师,虚神级别。她的虚神领域是黑色的,黑暗气息浓郁,浓稠厚实地散布在空气中的每一个角落,让杜兰德有种窒息的感觉。

  杜兰德有些不自在地耸动了几下肩膀,周身那无处不在的规则之力,正压制着自己的身体、体内能量、乃至心脏深处的灵魂。 ”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杜兰德仗着脱胎换骨后的身体,以及冰火双鱼的护体,竟都无法完全抵消那无处不在的规则压制。

  这就是虚神领域的强大之处!

  “如果我也施展出审判领域的话,应该能与之抵消,甚至反向压制过去。”杜兰德心中想到,但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换了以前的自己,或许不动用审判之力,还很难应付这一战,但来到预备学院至今,自己的实力早已大进,就算不用审判战刀这柄大杀器,就算短时间内无法再施展十字零式,依然无惧此战,而且战则必胜!

  就在这时,执法者无声无息地出手了。

  她好像化作了漆黑的“虚神领域”中的一道幽影,以一种极为诡异的轨迹和角度,轻飘飘一掌拍向杜兰德的左肩。

  整个领域都随着她这一掌而动,翻涌沸腾,却奇异地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一切都进行在无声之中。而且由于浓郁黑暗的遮蔽,外面的绝大多数2级预备神们,甚至看不清场中的战斗细节!

  一切视线都被“虚神领域”阻隔在外,此刻只有红袍男人能完全看清一切。

  只见杜兰德凛然面对执法者这一掌拍击,应对却出奇简单提刀、上步、抬手、飞斩!直接一招“质零式”斩杀出去!

  执法者哼了一声,手掌不由向后一缩,避开这一刀。

  而斩空的刀气去势不衰

  刺啦!!

  外面的2级预备神们忽然见到那巨大的黑色领域,就好像一张被撕裂的黑布。被一抹冲天的刀气从内侧剖开,狠狠撕裂!

  看到这充满意外的一幕,不少人都面露凛然,但他们还来不及将凛然和吃惊的情绪完全表现出来,被切开的黑色领域就在眼前再度合拢,重又粘合在一起,转眼恢复了完整!

  于是renmen再度吃惊于“虚神领域”的强大。

  然而紧接着,刚刚合拢的领域,竟又被第二道刀气从内部斩开!

  瞬息之间的刀破领域,领域合拢。刀再破域,过于频繁的变化,险些让观战的人看花了眼,心中也不知该如何作想了。

  而且他们也没空多想了,因为第二道刀气换了方位,不再冲天而起,反而水平贴着地面,急掠横飞!

  咔咔咔咔……!

  连串声响中,挡在刀气前方的大片树木已被拦腰截断。树木断折,木屑四溅,树上的2级预备神们纷纷飞腾起来。

  有个家伙没站树上,而是站在地面上。他根本没看清刀气的来路和轨迹,只看见前方的大片巨木根根断折,而且树木被斩的高度,恰好和自己的腰部齐平!

  断裂的树干飘飞起来。那场面让人见之脚软。看不清的刀气,正在急速靠近,眼见就要将这人腰斩!

  危机之下。这名2级预备神好似被伐倒的树木,直挺挺匍匐下去,趴倒在地。

  紧接着,他就感到一股凛冽的寒意从背后急掠而过。

  他趴在地上僵硬了片刻,然后猛然弹起身来,这才发现自己的后脑勺的头发和头皮秃了一块,鲜血正如注涌出。

  “妈的,好险!”这人低骂了一句,刚刚从死亡边缘走了一遭的他,眼中却反而涌起搏命般的兴奋与炙热,非但不退,反而靠近了些,一边小心着不知何时就会飞斩而来的刀气,一边竭力想要看清场中的场景。

  类似的场面还在大草坪周围各处上演着。

  “刀气不长眼!”

  “都小心点!”

  “别被沾上,见鬼,这刀气怎么一会儿是纯物质攻击,一会儿又变成纯灵魂攻击?sudu还快得离谱!”

  2级预备神们连连呼喝着,听上去混乱一片,但是……没有人退,更没人离开!

  哪怕有人被一道冲天而起的“心零式”波及,哼也不哼地一头栽下来,口喷鲜血,灵魂遭受重创,依然没人离开。

  不知不觉间,刚才杜兰德与龙舞者的战斗,还有此刻杜兰德与执法者的战斗,让在场观战至今的renmen感受到了一种难言的悸动。

  长期被2级预备区扭曲了心灵的他们,已经沦为怪物的他们,似乎感到血液中的某种东西隐隐沸腾。

  这种久违了的感觉,让他们不顾危险,也要留在这里!看到最后!

  场中。

  黑色的“虚神领域”被执法者放得很大,占据了真名石碑前的整个大草坪,仿佛一头匍匐的黑色巨兽,将杜兰德一口吞进肚中。

  杜兰德和执法者的战斗,就在巨兽的体内爆发!

  领域大致成椭球形,好像一个黑色巨蛋。此时此刻,蛋中正不断传出轰鸣声,椭球形的领域不停地变形扭曲,一会儿这凸出来一块,一会儿那凹下去一块。

  一道道刀气从领域中飞出,巨蛋不停地被人从内部斩开,却又浑若无事地急速合拢。配合上不断的扭曲与形变,好像抽了风。

  “在缩小……”兰子忽然低声说了一句。

  “嗯。”洛凡正在疗伤,眉目凛然。

  两人都发现了:在不断开阖的过程中,黑色巨蛋的体积正在不断收缩。但缩小并不意味着变弱,恰恰相反,领域变得更加密集,变得更加凝实,也变得更强大更有力!

  虽然除了红袍男人,没人能看清领域内的战斗,但所有人都zhidao:这一战不比之前杜兰德对龙舞者时声势浩大,却更加激烈。也更加惊险!

  刀气飞斩的频率和密度渐渐提高。

  黑色巨蛋形的领域,则越缩越小!

  renmen心中的那根弦,正被渐渐拉紧。战斗这才没持续多久,居然就直接进入到了最激烈的境地,这是要以最快的sudu分出胜负吗?

  兰子和洛凡脸色凝重。

  树上的红袍男人却渐渐皱起了眉头,他看着那个不断缩小的黑色巨蛋领域,心中不解:“是不是……有点太急了啊?”

  在红袍男人看来,杜兰德打得很稳,稳稳站立于领域之中,一刀接着一刀。每一刀都清清楚楚不紧不慢,透着从容不迫的味道。反观不断控制领域收缩的执法者,却给红袍男人一种打得有些急躁的感觉……

  领域之中,杜兰德稳稳站着。

  虽然“虚神领域”给自己的压力正越来越重,但杜兰德一点也不着急。

  脱胎换骨后的身体,稳若泰山地站着,双脚好似扎了根。

  战斗体术的基本功就是站稳,杜兰德能以“如影随形”紧紧贴住一个不断运动的敌人,自然也能在不断变换的压力作用下。以身体各部分的微调来化解压力,稳定重心。

  绕身游走的“冰火双鱼”,反倒sudu渐慢,却在缓慢之中。孕育出更强的反制之力,对抗虚神领域的压制。

  体术为本,法术护体,先立于不败之地。

  然后再以斩术克敌。并以瞳术为后备和隐藏手段,以备完全。

  这就是杜兰德针对执法者,设下的总策略。

  所以杜兰德稳稳站着。然后很耐心地一刀刀斩着。

  杜兰德左手持木刀,右手则并掌成手刀,左右开弓,刀气纵横飞腾质零式、心零式、零式不攻、还有最基本也最本源的李尔蒙斯的零式杜兰德打得耐心而放肆,打得扎实又凌厉。

  又一刀斩击,险些将执法者的一整只手掌都切下来。

  执法者好像完全感受不到危险,她用领域压住杜兰德的sudu,而她自己的sudu却快得直追光之子洛凡,此消彼长之下,杜兰德的sudu比拼不过对方,就连刀法斩术,也被这女人频频以急速又诡异的身法脱开。

  “杜兰德,你果然在短时间里,无法再用之前那一招十字交斩了。”执法者笑了笑,“你现在打得这么耐心,是想拖延时间,拖到你能再度施展那一招吗?”

  说话之间,她又连续三次进逼又被击退。

  “没那回事。”杜兰德淡笑着回了一句,“真要拖到我能再施展之前那招,估计观察员女士都脱困而出啦,到时候我们若没分出胜负生死,力量又消耗太多的话,反倒要被她一人给一锅端了吧。”

  说话之间,杜兰德手上不停,刀法越来越娴熟,各种零式接连施展出来,竟让杜兰德生出一种难言的酣畅之感!

  这时杜兰德忽然横跨一步,在执法者惊异的目光中,一刀点向对方的胸口!

  这一下突击极为突然,执法者措手不及之下,再想要避开已经不keneng。

  但她并不慌乱,双手一错,领域之中的黑色气流居然自动在她面前汇聚,凝成一只小巧的黑色圆盾,盾面上生满狰狞的倒刺。

  “哼,真以为我不敢和你正面碰撞吗?”执法者脸色冷淡,双手持盾,以盾面迎着木刀的刀尖,强硬地推拒过来!

  砰!

  刀尖点中盾面,却出乎执法者预料的没有任何力道!?

  微妙的时间差与滞后,立刻打乱了执法者的状态,正当她错愕之时,木刀上这才猛然涌出狂暴的力量,滚滚灌入圆盾,将盾牌炸得粉碎!

  执法者发出一声有些痛楚的闷哼,持盾的双手已然崩裂出血,整个人更是不受控制地向后飞去。

  杜兰德正要追击,却忽然脸色一动,停步,挥刀横斩,将一尊无声出现在身体右侧的黑气凝成的甲士劈为两半。

  趁着这一点时间,弥漫在领域中的黑色气流再度涌动,化为一团柔和的大手,在执法者身后轻轻托了一下,化解了她的后冲之势。

  “嗯?盾牌被击碎,却瞬间凝聚甲士拖住我,再以大手托住后背,化解冲势?”

  杜兰德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惊异和凝重,“这分明是以领域化盾、化甲士、化大手、化劲力!领域的运用,居然能如此得出神入化?同样拥有虚神领域,领域强度也差不多,这执法者却比图桑更强,比起扎古力山脉中那老矮人的虚神领域,也更加厉害啊……”

  这时执法者轻轻落地,摇晃了一下便重又稳稳站定,沉默地盯着杜兰德,片刻后问道:“刚才那一刀。是怎么回事?”

  “一个简单的时间差小伎俩而已。”杜兰德轻描淡写地说道。

  对方手段多样,深藏不露,但杜兰德自问也不差。自己已经在对方面前施展了零式、质零式、心零式、零式不攻、还有之前的十字零式,唯独“空零式”,杜兰德始终有心藏着。

  本想着在对方意想不到的时刻施展出来,一举占据主动,然后一轮猛攻,就能克敌制胜,却没想到这女人刚才虽然吃了点亏。却还算从容地化解了。

  “杜兰德,你一直藏着刚才那招?”执法者的脸色变得不太好看,“我还以为你是个光明正大、习惯正面分出胜负的人。”

  杜兰德毫不掩饰眼中的不屑,嗤笑道:“对付光明正大的人。我自然用光明正大的手段,比如龙舞者。但对你,我可不敢光明正大。不过你这‘虚神领域‘修炼得很厉害啊,应该已经到千变万化的层次了吧?”

  领域修炼分为五层:初步凝聚领域。控制大小,分清敌我,千变万化。最终形态。

  执法者能控制领域中的力量,化为盾牌、甲士、大手,可谓随心所欲,这只keneng是“千变万化”的层次才能达到的效果。

  但对于杜兰德的这个wenti,执法者却没有回答。

  此时,在领域外之人眼中,巨蛋领域还在不断收缩,却暂时消停下来,不再疯狂变形或不停地被斩开又再合拢了。

  红袍男人的眉头却越蹙越紧,因为他发现:领域收缩的sudu,变得更快,也更急切。

  “执法者这女人,到底怎么想的?哪有这么战斗的!这么急剧地收缩‘虚神领域’,不顾一切地提升领域密度,对她自己的负荷也不小吧……打得这么急切,甚至可以说是急躁了,难道……是担心朵朵脱困而出,所以想尽快分出胜负?”

  红袍男人的目光一转,又落在领域中的杜兰德身上,却见杜兰德依然不急不躁的样子。

  如果说执法者打得太急,那么杜兰德反倒打得有点过于稳健耐心了,这让红袍男人不由担心起来:“这小子是不是击败龙舞者之后zixin心爆棚?那样的话,弄不好会死的啊,对手可是执法者,不zhidao越是不起眼的女人越不好惹吗!”

  红袍男人不zhidao的是,巨蛋形领域之中的杜兰德,表面平静,其实心中正在急速观察分析着自己的对手:

  “至少是第四层‘千变万化’的虚神领域……”

  “sudu上比洛凡略慢一点,却能无声出现在观察员朵朵身后,那么,应该有‘身法sudu类’的神级血脉能力……”

  “能硬抗住观察员朵朵混在‘虚神领域’中的圣灵冲击,这执法者的圣灵流派的造诣,也不会差!”

  “还有,这种异乎寻常的迫切打法……”

  杜兰德心中一条条罗列着,双眼则渐渐眯了起来。

  执法者的形象,正在他眼中不断被观察着、梳理着、剖析着、推理着……并一点点变得明朗起来。

  虚神领域和sudu身法,造就了执法者的强大,也是她如今能暂时压制住杜兰德的依仗所在。

  圣灵流派的手段,则被她暂时藏住了,应该是打算在关键时刻再使用。(未完待续……)

  ps:4500+的大章,感谢大家的支持,感谢剑神一怒的再次慷慨打赏~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