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一百四十一 瞳力攻心 空城摆阵

卷八 章一百四十一 瞳力攻心 空城摆阵

  场中的“夜傀”崩溃了。

  速克攻,攻克防,防克速,攻防速三者循环相克。而事实证明,当夜傀的sudu优势被杜兰德化解,空有强大的防御,还是无法抵挡零式的犀利。

  夜傀的防御虽然很强,但毕竟不是黑色矮人那种近乎绝对的防御。

  杜兰德根本不需要动用审判战刀,一手抓住执法者后,另一手持刀怒劈,连续十几刀下去,整尊“夜傀”就在执法者徒劳的反抗之中,被劈得一团稀烂,崩溃瓦解。 ”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于是,当所有人的注意力从洛凡身上,再次回到场中的时候,看到的只是一个逐渐崩溃中的夜傀,还有被杜兰德拎在手里的大口吐血的执法者。

  呃,打完了?

  这才一转眼的功夫,怎么就打完了?而且赢的人怎么变成了落在下风的杜兰德?!

  洛凡这才笑了,转头对目瞪口呆的兰子抿嘴矜持一笑:“怎么样,我就说不需要出手帮忙吧!”

  “但、但是……”兰子满脸诡异,“但是!我怎么不zhidao杜兰德还藏着这一手?”

  “你为什么一定会zhidao?你是杜兰德的什么人吗?”

  兰子脸色一红,张了张嘴似乎想解释,最后恼火道:“别岔开话题。回答我的wenti!”

  对于女性,光之子洛凡一向绅士又有礼,但这次他嘿嘿笑了笑,给了兰子一个令人彻底无语的回答:“我猜的。”

  洛凡确实是猜的。

  都说最了解一个人的人,一定是这个人的对手。在洛凡心里,一直自认为是杜兰德最强有力的竞争对手!无论是实力上,还是天才程度上,抑或是女人缘上,都是对手!

  杜兰德的sudu是弱点,洛凡对此很清楚,杜兰德本人也很明白。以“速克攻”的原则而论。擅长sudu的洛凡,某种程度上是克制杜兰德的。还在山脚下3级预备区的日子里,杜兰德曾经与洛凡多次探讨过sudu方面的wenti。

  当时,杜兰德有意无意地以洛凡为假想敌,思考着针对sudu快的人的策略。

  而洛凡感受到了这点,但当时,杜兰德应该还没有想到解决办法。

  “所以,我确实只是猜的啊!”洛凡看着场中持刀喘息的杜兰德,心想,“虽然只是猜得。不完全确定。但杜兰德这家伙,可不是那种放任自己弱点不顾的人,他会想尽办法去弥补keneng被敌人攻击的弱点。他会提前准备方案,而且一定不止一套方案!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回想起刚才杜兰德那一近身、一紧贴,洛凡暗自衡量,最终无奈摇头:“换了我站在执法者的位置上,恐怕也无法轻易甩开吧。”

  这时,已经没有人再看洛凡了。

  一个恍神的功夫。场中的杜兰德就逆转了战局,并在瞬息间分出胜负,这让好多被洛凡吸引了注意力而没看到关键点的人,心中大呼郁闷。

  郁闷之余则更加震惊!继龙舞者之后。执法者居然也被击败了。这样一来,灵魂行者、龙舞者和执法者尽皆败北,这一场纷争,也该画下休止符了。

  不少人甚至有些意犹未尽之感。

  好战、好观战、好参战、好议战这是战斗法师骨血里的东西。哪怕是被扭曲了心灵、被压抑了本性的2级预备神们,也难以避免地被连番战斗重新唤起了一丝战斗之热血。

  唰!

  红袍男人突兀地出现在场中,不过他很谨慎地与手持木刀的杜兰德保持了一段距离。

  “你已经赢了。”红袍男人看着杜兰德。缓缓开口,“可以的话,能否放她一马?”

  “不需要……”杜兰德还未回应,执法者已经做出了回答,“我不需要任何人可怜我。饶我一命?这是侮辱,不是宽恕。况且,我没做错任何事,不需要宽恕!”

  红袍男人看着口鼻溢血的执法者,眉头渐渐锁起。

  同为虚神,红袍男人深知执法者为什么会伤得这么重,她的“虚神领域”被劈成粉碎,连带着执法者本人也当场重伤。她变得极为虚弱。实际上,执法者强行压缩领域,凝聚夜傀,就已经受到了不小的反噬,巨大的负荷快要将这个女人压垮了。

  执法者却仿佛仍不肯放弃似的,抓紧杜兰德的手臂,掐得杜兰德有点疼。

  “你已经败了,没必要再这么较劲。”杜兰德淡漠地说。

  旋即又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结果到最后,我还是没看出来你到底要为斯内尔办什么事啊?拦住我,不让我去山顶?还是为了极冻馆藏?或是为了两仪秘藏?总得有个理由吧,你跟我打的这一架,其实有点莫名其妙。”

  和龙舞者战斗,是为了极冻馆藏,这点杜兰德和龙舞者都很明确。

  但执法者口口声声说她选择站在斯内尔那边,实际打起来,再到现在分出胜负,却反倒让杜兰德有些困惑。

  “你这女人……到底是不是斯内尔派来的啊?”杜兰德嘀咕着。

  “我当然……不是斯内尔派来的!!我只说过,我选择站在斯内尔那一边,但是……呼呼呼……但是,我不会用他告诉我的手段和方法,来对付你。我可不是他的手下!”

  执法者咬着牙说道。

  她拽着杜兰德的胳膊,借力让自己重新站起来,急促喘息着,接着说:“他让我逼出你的全力,逼出你的所有手段!而且,还把你的致命弱点也告诉了我!”

  “逼出我的全力?我的致命弱点?”杜兰德瞳孔微缩。

  红袍男人也流露出注意的神色,而且非常不自觉地没有回避走开。

  “shide,你的致命弱点。”执法者根本没理会红袍男人,她只盯着杜兰德,脸上的笑容,渐渐变得有些诡秘起来。

  在她脑海之中,则回想起斯内尔对她说过的那番话

  “想要逼出杜兰德的全力?想要让他不计后果地动用压箱底的手段?很遗憾,这其实是没keneng的!”

  “因为杜兰德是个很变态的家伙。他的强大。是很难用常理来揣度的。水神和火神联手,都没能逼出杜兰德的极限。神袛都做不到的事,我们这些预备神又怎么keneng做得到?做不到的,别妄想了。每一次感觉将杜兰德逼到极点的时候,他总能折腾出一些新的手段来应对,你到时候和他打一架就zhidao了。”

  这是斯内尔当时的原话。

  而执法者很奇怪地反问:“既然如此,你还让我去逼迫他?不是毫无意义吗?”

  斯内尔的声音从对讲机那头悠悠然地传过来:“和杜兰德对战,正面战场上是没有胜算的。战场上的他,是一头彻头彻尾的凶兽。下手之狠,心志之坚。比起那些从位面战争中走出来的铁血强者,绝对犹有过之!也不zhidao他经历过什么,才会变成这样。但是,杜兰德有一个令人无语的弱点”

  “心。”

  “shide,心,这就是他的弱点。”

  “他的心太大了!装了太多的东西装下了责任,装下了羁绊,装下了是非,装下了道德。装下了原则,装下了善恶,装下了民族,装下了信仰……他很keneng把整个森德洛都塞进他那颗怀揣天下的‘心’中去了!他的心。不够空,牵绊太多,所以他不够宁静。他是个好人,甚至keneng成为伟人。但心太大。太过牵挂,太过束缚,就是杜兰德最大的弱点!”

  当时。斯内尔的声音平平淡淡的,却让执法者听得背脊发凉。

  “如果杜兰德身边有他的同伴和朋友,那就攻击他的朋友。”

  “如果杜兰德击败了某些人,却没杀死,而是暂时抓起来,当作俘虏,那就攻击这些俘虏。”

  “如果杜兰德在战斗中表现出不想把动静闹大,那就闹大。如果他考虑大局,那就尽一切keneng搅乱大局。”

  “甚至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杜兰德在战斗中,对你表现出了敬重和认可,把你当作值得相交的对手……那,就攻击你自己!相信我,他会出手救你的,就算不救也会暂时收手。而那就是你的机会把杜兰德置于必死之地、让他不得不全力以赴的机会!”

  “这就是攻心。”

  “这就是逼出杜兰德全力的方法。因为,‘心’是杜兰德强大的源泉,也是杜兰德最致命、最单薄的弱点。”

  斯内尔的话语在脑海中流淌而过。

  执法者看着近在咫尺的杜兰德的脸,忽然转头看向了不远处的洛凡、兰子、约翰、还有龙舞者邓肯。洛凡其实还未伤愈,状态欠佳。兰子因为治疗术而消耗不小。龙舞者被捆绑成粽子。至于约翰,这小子居然还是晕的。

  洛凡、兰子和约翰,这些是杜兰德的同伴和朋友,按照斯内尔的理论,是要攻击的人。

  龙舞者邓肯是被杜兰德击败但没杀的俘虏,也许也在一定程度上被杜兰德认可了,同样是要攻击的人。

  但是执法者看了一会儿,却又回过头来。

  她深深吸了口气,硬压下伤势,然后对杜兰德说:“我,不是斯内尔的傀儡!我就是我!我会用我的方法,来逼出你的全力!!致命弱点?我去他妈的!去他妈的致命弱点!去他妈的斯内尔!如果不是他zhidao那条路的所在,如果不是他正在为外界的那场战争做着相关的研究,而你,杜兰德,你又和他的研究相关,我才不会任他摆布!”

  执法者似乎豁出去了,一向城府颇深的她大喊着爆了粗口,然后狠笑着,盯住了杜兰德的双眼!

  这一刻,杜兰德听到红袍男人有些惊怒的低呼声:“见鬼的,别看她的眼睛!杜兰德,千万别看她的眼睛!!”

  但是杜兰德已经看了,一直在看。

  执法者的瞳孔收缩成了极细小的点,她调动起自己的全部灵魂之力,以瞳力为媒介,以杜兰德的双眼为突破口,狠狠撞了进去!

  “见鬼的,不是说别看她的眼睛了吗?那是圣灵流派中的三十六种瞳术之一,是……”红袍男人焦急地喊叫,但他后面的话杜兰德都没听见,因为执法者的瞳力已经攻到。

  当执法者的瞳力刺过来的一刻,杜兰德目光微闪。

  两仪眼本已蓄势待发,冰火双鱼在眸中旋转,就等对方的瞳力撞上来,然后再一举斩杀了。

  但杜兰德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微微一笑,撤去了两仪眼的瞳力,放任对方的瞳力裹带着全部灵魂之力,通过自己的双眼,直达自己心脏内部中的灵魂本质。

  这是一片冰与火构成的狂暴世界。

  磅礴的冰火力量有节奏地搏动着,收缩再扩张,咆哮中奔涌。

  一袭黑色衣裙的执法者出现在了这片世界之中,脸色由孤注一掷的狠辣,转为了一拳打在棉花上的错愕。

  她本已做好了硬闯的准备,毕竟杜兰德的瞳力能正面击溃灵魂行者,执法者自问圣灵流派的造诣还在灵魂行者之上,但也没有十足把握击溃杜兰德。

  结果,却如此毫不受阻地进来了?

  这片冰与火组成的世界,自然是杜兰德心脏内最深处的灵魂本质的所在了。

  一袭黑色衣裙的执法者,正是闯入这里的执法者的灵魂。她扫视着周围,低沉喝道:“杜兰德,你在玩什么花样?给我出来!”

  “花样?呵呵,你搞错了,我和斯内尔不同,我从来不耍花样。”

  杜兰德的声音淡淡响起,他从一片浓烈狂暴的冰与火之间,缓步走了出来。

  他赤着身体,随手扯下一大片冰与火之力,随意披裹在身上。

  杜兰德迈着稳稳的步子,走到执法者面前站定,淡笑一笑,接着说道:“但对斯内尔准备耍什么花样,我倒是很感兴趣。要不,你就在这里跟我说说?”

  执法者眯眼盯着杜兰德看了一会儿,冷笑起来:“你居然这么大胆地放我进来?是不是太zixin了点?一旦被突破到了心脏内部,我们战斗法师的灵魂防御力其实是相对脆弱的,你不以瞳力挡住我,却要在这里面对常年参悟圣灵流派的我?你根本毫无胜算!”

  “你这话……我之前已经听另一个人说过了。”

  杜兰德古怪地笑了笑,“上一个来到这里的家伙,好像也说了跟你差不多的一番话,反正就是‘灵魂对决你肯定不是我的对手’云云,态度比你嚣张多了,但大意是差不多的。”

  执法者闻言,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我不是第一个来到这里的人?”

  杜兰德抿嘴微笑:“你是第二个。”

  执法者双眼微眯:“那第一个”

  杜兰德双手一摊,笑容变得有些冷酷:“死了。”(未完待续……)

  ps:第二更,依然是4200+的大章!月末双倍即将到来,但我才不准备等到月末类!我可聪明了,我现在就要~

  所以,木木大喊:票票,给我票票~~~~~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