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一百四十二 失刀否?

卷八 章一百四十二 失刀否?

  上一个来到这里的人,自然就是瞳力无双的火修罗了。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火修罗没修炼过圣灵流派,却觉醒了鲜少出现在战斗法师身上的“瞳术类”的神级血脉能力。他的瞳力令人惊颤也令人敬佩,行事作风却病态到令人叹惋。

  直到现在,杜兰德都不得不承认,那是一个强大的对手。只可惜,他以瞳力突破了杜兰德的防御,凶猛地冲进来之后,却一头撞上了审判战刀,就此结束了自己在预备学院中的征途,彻底悲剧。

  “好了,闲话少说。”杜兰德微笑道,“这里与外界完全隔绝,不会有人听到你我之间的谈话,有些之前不太方便说的事,现在也能说清楚了。”

  执法者抬眼看看周围,又想了一下,片刻后也笑了:“那好,先把话说清楚再与你一战,也好让你明明白白地战败。”

  杜兰德耸了耸肩,对闯入这里后执法者所表现出的强势和自信,不置可否。

  只简简单单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执法者沉静下来,坦然说道:“你大概以为我在学院之中,对外界的事情并不清楚。但斯内尔其实已经告诉我了,在拜托我对付你的时候,就跟我说了不少事情,包括学院外正在经历的那场战争,还有你,杜兰德,扎古力山脉之战中横空出世的强者,咏战堡垒的弑神者和持刀者,以及……失刀者。这些我都知道。斯内尔告诉了我战争的惨烈,还有……你的强大。”

  “都知道你还跟我打?”杜兰德蹙眉。

  “知道才更要跟你打!”执法者坚定道。

  “哦?怎么说?”杜兰德并不生气,“另外,可以的话,就长话短说吧。毕竟,你我都不想在这里耽搁太久。”

  执法者嗯了一声。直截了当地说:“斯内尔答应我,只要我能帮他这一次,他就会告诉我2级预备区的‘天选之路’在哪里。3级预备区应该也有那条路,但我已经回不去了。山顶上的1级预备区中。则有第三条天选之路。但那是最难的一条,我没把握通过。所以。我这么多年一直呆在2级预备区,寻找天选之路。”

  杜兰德愣了一下:“天选之路?”

  她看了杜兰德一眼,微微冷笑:“怎么,你连‘天选之路’都不知道吗?也是。不过是一个新生,对这所学院又能了解多少……”

  杜兰德没吭声,但心中却瞬间想到了许多。

  天选之路,这条路,杜兰德在山脚下的3级预备区中,是见过的。它在最后三天才会浮现,只为无法通过考核却能坚持到最后的人出现。

  和杜兰德一起坚持下去的路亚。最终就选择了天选之路。如果她能成功通过的话,就会成为一名咏战堡垒的天选卫士。

  “……天选卫士我知道,我来咏战堡垒的第一天,还杀掉过一个来着。”杜兰德喃喃说着。

  执法者闻言脸色呆了一下。旋即转为凛然:“这家伙刚才说什么?什么叫杀过一名天选卫士?!”

  她还来不及询问,就听杜兰德接着道:“天选之路,我也是知道的,在山脚下见过。但我没想到,山腰上也有天选之路?山顶上也有?这所学院中,一共有三条天选之路吗?”

  “看来你果然所知有限啊。”执法者叹了口气。

  杜兰德丝毫不觉尴尬,摊手笑道:“没办法,十八岁之后,我在森德洛呆的时间也就几个月而已。确实对很多事情不了解。”

  执法者眉头微挑,口吻放缓了些解释了一番,杜兰德这才逐渐明白过来——

  天选之路,确实一共有三条,都被称为天选之路,却又有些不同。

  三条路中,山脚下的最容易通过,通过后的好处也最小;山腰处的天选之路相对困难,弄不好还会丧命,成功通过的好处也大;至于山顶上的天选之路,若能通过的话,甚至能拥有堪比神袛的庞大能级,但通过难度却大得令人绝望。

  “在天选之路中,人会面对森德洛本源的冲刷。禁受不住就死。禁受得住的话,则会被冲刷掉身上所有的规则的痕迹,然后才变成天选卫士。”

  “换言之,成为天选卫士的人,是无法动用规则力量的。却可以脱胎换骨,身体素质超越一般战斗法师,寿命无边。只要咏战堡垒不灭,天选卫士就不死。虽然失去了使用规则力量的资格,却能获得远超110能级极限的庞大能级!”

  “而我……真的很想很想……很想成为一名天选卫士!”执法者低沉地说道。

  杜兰德听完之后一阵默然。

  天选卫士在外界之人眼中充满神秘,少有人知道如何成为一名天选卫士,原来道路就在预备学院中,而且一共有三条。

  听执法者话里的意思,山顶上的路最强,但太难走。山脚下最弱,也相对好走,可惜她已经错过了。剩下的选择只剩下2级预备区的天选之路,但执法者找了这么多年,都不知道在哪里。

  问题是,当天选卫士有什么好玩的吗?

  能级巨大是很好啦,但不能用规则,岂不是连她的虚神领域也要没了?

  不死不灭也很好了,但是,天选卫士与咏战堡垒同在的前提,是永远都不能离开咏战堡垒的范围啊。

  当一个能级巨大、不死不灭、却一辈子被困在监牢里的天选卫士,好像一点也不吸引人啊……

  执法者见杜兰德沉默不语,脸色古怪,不由冷冷一笑问道:“你觉得我疯了?”

  “确实不太理解。”杜兰德耸耸肩。

  两个人就好像暂时忘记了之前的战斗,很认真地在这里做着学术探讨似的。

  执法者仿佛是憋了很久,无人倾诉,索性一股脑倒了出来:“我不是一个怕死的人,也对永恒的生命没太大兴趣。但我很爱我的位面,很爱我们战斗法师这个民族。在2级预备区中。我从未杀过一名战斗法师。我儿时的理想,是为了永远地守护森德洛而活着。”

  “永远地守护森德洛——成为天选卫士,能完成我的这个梦想。”

  “也许在你看来,这种选择有点可笑。毕竟咏战堡垒是森德洛最安全的地方。天选卫士。名为‘卫士’,但基本上只是一个摆设而已。因为天选卫士无法离开咏战堡垒。只能对冲进了堡垒的敌人动手。但强大如我们森德洛,又怎么会被敌人攻击到咏战堡垒内部呢?”

  说到这儿,执法者顿了顿,然后说出了一番让杜兰德大吃一惊的话来:“人们不知道的是。在森德洛的历史上,咏战堡垒……曾经险些沦陷过!而且,不止一次!你没有必要那样一副表情,森德洛并不是无敌的,和我们平起平坐的主位面,不止一个。比我们更加强大的主位面,也是有的!”

  “说出实例。否则我没法相信你。”杜兰德变得凝重起来,“至少在我学到的历史中,没有这样的说法。”

  “你要实例?那我就给你实例。”执法者冷酷地说,“双天与王之界。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双天界,主位面中最有名也最强大的一个,在遥远的过去曾与我们森德洛开战,也是第一个打到了咏战堡垒的敌人。虽然双天界的神官大军最终撤退,与我们签订了和平条约,却将森德洛重创,数百年都未能恢复元气。然后,就是里尔多森的圣灵术士们,趁着我们的虚弱期,一共纠结了其他七个主位面,组成八位面联军,险些彻底毁了森德洛!我们战斗法师与圣灵术士的世仇,也就是在那一次结下的。你若不相信,大可以去问问编号靠前的天选卫士们,他们都是经历过那些战争的人,虽然由于太过悠长的生命,天选卫士的很多记忆都消逝了,但他们不会忘记那屈辱的战争!而且在1级预备区,有一块耻辱碑,上面也有记载,你若能去山顶,大可以去瞧瞧。”

  杜兰德神情肃穆,听完“嗯”了一声,没再说什么。

  杜兰德看得出来,对方没有骗自己。

  执法者最后说道:“和平时期,天选卫士就是摆设。但在危难之际,天选卫士们,就是我们森德洛的最后防线!我想要成为他们中的一员。我甚至有一种感觉:这一次的矮人战争,说不定会再次威胁到咏战堡垒的安危——这就是我站在斯内尔那一边的最重要原因。”

  “矮人战争可能会威胁掉咏战堡垒么……”杜兰德点点头,“原来如此,我明白了,还有其他原因吗?”

  “还有些次要原因,斯内尔说你的刀对矮人克制极大,是战争的关键所在,但是……他说,他怀疑你并没有真正被夺走战刀!怀疑你只是假装成为了失刀者!所以希望我在保密的同时,能逼出你的全力,看看你到底是不是真的失去了刀!”

  说这番话的时候,执法者仔细地观察着杜兰德的反应,故意用沉缓的语调说着:“他还对我说,为了森德洛,为了矮人战争能够胜利,弄清楚你的刀究竟还在不在你手上,很重要。”

  执法者紧盯着杜兰德,希望能从杜兰德脸上看出些异样。

  但令她失望的是:杜兰德脸色如常,让人看不出任何情绪。

  周围的冰火力量的搏动频率——也就是杜兰德的心跳频率——也没有半点异样。

  看起来,杜兰德很平静。这种平静让执法者心中困惑,有点吃不准了。

  她不知道的是,杜兰德心中其实颇受震动:在那次神袛会议上,自己和马努斯联手演的一出戏,骗过了无数人。知道真相之人,只有自己、马努斯、还有风神三人而已。连夜翼都骗过了,水神塞尔东也没怀疑。

  没想到,最终却跳出来一个斯内尔,对此起了疑心。

  ps:第一更到,谢谢大家的订阅和票票~月票、评价票、还有推荐票神马的,我都喜欢啊!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