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一百四十三 对话山顶

卷八 章一百四十三 对话山顶

  时至今日,杜兰德已经有点猜到马努斯手中的假的审判战刀,是从何而来的了——复制之力模拟出来的。

  正像自己强行复制了火修罗的瞳术,马努斯很可能将复制之力修炼到了极为高深的境地,连杜兰德的审判战刀,都能够模拟并复制出来,形成一柄逼真的假刀。

  虽然隐约猜到了,但杜兰德依然不敢相信,因为这太不可思议,就像李尔蒙斯一人独占七系神火一样,哪怕事实摆在人们眼前,也会让人以为是自己眼花了。更何况,杜兰德还停留在猜测的阶段。

  以复制之力模拟他人的血脉能力?

  而且是被预言者梭罗认为是独一无二的、在远古之路中被李尔蒙斯强化过的、像审判战刀这种最为不同寻常的神级血脉能力?

  太匪夷所思了,没可能的。

  杜兰德是这么想的,他相信其他人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杜兰德一直没怎么担心过审判战刀还在自己这里的事暴露。

  却没想到,斯内尔居然怀疑了。

  “了不起的家伙。”杜兰德心道,“这种敏锐的判断、压迫式的试探、还有不择手段的无耻精神,这次还真要对斯内尔刮目相看了。”

  经过最初的震动之后,杜兰德很快平复下来。

  被怀疑也没什么,杜兰德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而且疑心来自斯内尔这个人。

  现在的问题是:斯内尔为什么会怀疑?怀疑到了什么程度?以及……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刚才执法者说了,斯内尔让她试探我,却要在保密的情况下。”

  杜兰德静静分析着,“换了塞尔东,如果真的怀疑我没有丢失刀,恐怕不会保密,而是会把事情闹大,公然要求验证刀还在不在我这儿。但是,斯内尔却没这么做。反倒要求保密,不愿让其他人知道。这倒是有些耐人寻味了。”

  “这么看来,也许斯内尔并不希望把事情闹到塞尔东那里去?”

  “或许,他希望在确认事实之后,私下里对我做些什么?”

  隐约之间,杜兰德似乎抓住了斯内尔和塞尔东之间的某种并不和谐的关系。

  就在这时,执法者再次开口:“我要说的话都已经说完。”

  她的口吻变得冷酷起来。逼人的目光罩定杜兰德,黑夜衣袍翻腾,渐渐腾起磅礴的灵魂波动,已经做好了发起攻击的准备!

  “杜兰德,这是最后了,你还有什么想说的话吗?没有的话。我就要出手了。”

  杜兰德将自己从思考中拔出来,看着执法者,忽然笑起来:“照我原来的打算,你是必死无疑的,选择站在斯内尔那一边的你是自己找死,谁也救不了。但现在……我改主意了。”

  执法者呆了一下,旋即“哈”地冷笑一声:“斯内尔果然说得没错。你这个人的弱点,就是你的心。怎么,听到我是为了森德洛才选择站在斯内尔那一边,就对我心存仁慈了吗?就对我心存认同了吗?简直笑话!”

  杜兰德咦了一声:“斯内尔说我的弱点就是我的心?”

  执法者漠然道:“他说你心太大、太善、太杂、太不够空。”

  “呃……”杜兰德摸了摸下巴,“是吗?但问题是,我不觉得你有什么值得认可的地方,也没有因此而放过你的打算啊!”

  这下轮到执法者愣住了:“那……那你干嘛说你改主意了?”

  杜兰德一点点收敛了笑容,脸色变得冷酷而邪异:“我确实改变主意。不打算立刻杀你,但这跟你没什么关系啊。斯内尔怀疑我没有失去我的刀,那么,我如果就这么杀了你,实在是有点掩耳盗铃了,不是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想说什么?”执法者看着杜兰德的表情,没来由地涌起一种不太妙的感觉。

  杜兰德一步步走上前去。一边走一边说:“既然他要玩,想找死,我就陪他玩到底,然后让他死得干干净净的。这就是我的意思。而为了把我的意思传达清楚,为了让斯内尔输得彻底,我会留你一命。因为,你对我还有用。”

  “已经开始说疯话胡话了吗?”执法者摇摇头,“说的好像我的生死尽在你的掌握似的。”

  她轻轻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已出现在杜兰德的身后,轻飘飘地一掌拍向杜兰德的后背心:“结束了!灵魂对决,你不是我的对手。”

  磅礴的灵魂波动从她掌间涌出。

  然而,预想中的恐怖碰撞并未出现,执法者的手掌,就停在了杜兰德的背后,还未真正拍中,便骤然僵住。

  僵住的不止她的手掌,还有她的人。

  执法者微微仰着头,动也不敢动,甚至于身上的黑色衣裙破碎,露出光洁的女性身体,她都没敢再调动力量形成一套新的衣袍,就那么僵硬地、赤身露体地站着。

  因为不知何时起,在她面前出现了一柄长长的紫色战刀!

  这刀完全是凭空出现的,一出现就对准了执法者,静等她自己撞上来。此时,紫莹莹的刀锋,已堪堪触到了执法者的脖颈,一股执法者从未体验过的恐怖感受席卷了她——

  不能动、不能躲、甚至不能防!

  中刀必死,这就是她现在的真实感觉!

  “你你你……杜兰德你……这、这刀是……!?”执法者呆呆看着眼前的刀,再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语。

  从未有一刻,她感觉自己距离死亡如此之近。

  以灵魂直接面对审判战刀,面对审判真意,那种无助和绝望的感觉,火修罗体会过一次,然后就死了;执法者则是第二个有此体会的人,她还未死,却感觉自己死定了。

  杜兰德转过身来,抬手,轻轻握上了刀柄。

  手腕旋转了一百八十度,翻转刀身,变为刀背朝上,然后用刀背,轻轻托起执法者的下巴。

  执法者顺着刀的上扬而抬头,整个人上后仰起,用一个极为吃力的动作垫脚站着,充满羞耻的姿势,满脸愤怒与绝望,却依然不敢动弹。

  这是杜兰德?

  斯内尔所说的那个心存太多羁绊、以至于行事总有顾忌的杜兰德?!

  “没人真正了解我,所以,最好别用一副很了解我的姿态来找我麻烦。”杜兰德看着对方,温和而又冷漠地笑着,“这段时间,就麻烦你先呆在这里了。”

  ……

  ……

  外界,真名石碑前。

  执法者以瞳力盯住了杜兰德,然后两人定格了片刻,执法者便忽然全身一软,浑身不受力地倒了下去!

  就站在一旁的红袍男人吃了一惊,旋即就看到杜兰德眼中恢复了神采,伸手一揽,就将执法者的腰肢搂住,轻轻放倒在地,然后起身拍了拍手,一脸平淡和轻松。

  “你……你杀了她?”

  红袍男人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他从执法者身上感受不到灵魂的气息了,但好像还能感应到一丝生气。见杜兰德根本不回应,红袍男人眼中闪过一丝煞气,提高了声音,“你杀了她?!”

  洛凡和兰子走了过来,一人拎着约翰,一人拎着粽子龙舞者,两人往那儿一站,同时盯住了红袍男人,眼神冷冽。兰子手中的“心之翼杀枪”似乎随时准备出手。红袍男人脸色微滞,旋即挂起冷笑。

  “行了,我没杀她,没必要这么剑拔弩张的。”就在双方几乎就要动起手来时,杜兰德淡淡说了一句。

  洛凡、兰子、红袍男人、还有渐渐回到草坪上来的2级预备神们,闻言看向杜兰德。

  然而,当他们看清楚杜兰德现在的动作时,所有人都瞬间满脸黑线!

  只见杜兰德正蹲在躺倒的执法者身边,姿势有点猥琐,而且……他的双手居然在执法者身上摸摸索索的,那场景简直令人难以直视!

  兰子尖叫了一声:“杜兰德你在干嘛?!”

  洛凡则大吼起来:“杜兰德,停手!立刻停手!见鬼,你怎么会有这么变态的癖好?怎么可以对女性对手如此不尊重?啊!你那是什么动作?啊啊,还不快点住手,看不下去了,否则我就要跟你绝交了啊!”

  “你们都在想什么啊?”杜兰德终于站起身来,手中多了一个黑色对讲机之类的东西,在手里晃了晃说,“唉唉,现在的孩子们思想怎么都这么复杂呢,我只是在找东西而已。”

  红袍男人眼神一动,他认得那对讲机,是少数能够沟通1级预备区和2级预备区的通讯装置,他本人、观察员朵朵、还有执法者都有一个。

  “这杜兰德到底要干什么?”红袍男人冷静下来,沉默下去静静看着。

  只见杜兰德有些好奇地在对讲机上捣鼓了几下,对面忽然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声音斯文而温和,略有些阴柔的气息:“执法者女士,怎么样,已经和杜兰德打完了吗?呵呵,既然联系了我,应该是打赢了吧,那么结果如何?”

  ……是斯内尔!

  红袍男人脸色凛然,旋即更加惊讶好奇了,不知道杜兰德这是要玩哪一出?

  现场一时间变得无比安静。红袍男人静静看着。洛凡和兰子对望了一眼,也有些困惑。至于周围的2级预备神们,就更加摸不着头脑了。

  杜兰德听到斯内尔的声音之后,沉默了一小会儿,终于开口:“是我。”(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Ps:第二更到,谢谢大家~~~~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