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一百四十五 极冻审判的故事

卷八 章一百四十五 极冻审判的故事

  哗啦啦,哗啦啦,瀑布的声音高高低低地响着。大约五米高的瀑布,化为十多道分流落下,落入一片小小的湖泊之中。水雾腾起,被头顶那阳光一照,在湖面上架起一座七彩色的虹桥,令人心旷神怡。

  2级预备区的竞争法则很残酷,环境却是一流得好,森林与水域拼接交错,就连空气都透着一股外界没有的清新水汽。

  湖畔,杜兰德抱着一个黑乎乎的盒子,满脸郁闷。

  他颇有些怨念地看了看周围的这些家伙们——

  洛凡把极冻审判的馆藏拿出来之后,就自顾自地跑到一边修炼去了。大概是看了杜兰德的战斗之后,自尊心和自强心受到了巨大的刺激,所以他不愿浪费时间地埋头修炼,杜兰德还算可以理解。

  但兰子是怎么回事!

  这丫头不是修炼狂人啊,怎么也找了个地方静坐修炼起来了?难道她被同为女性的执法者和观察员朵朵的强大实力刺激到了?

  至于约翰那小子……还晕着呢。明明没什么伤势了,灵魂气息也很稳定,但就是醒不过来。感觉就好像彻底睡死了,怎么叫都叫不醒。

  “唉唉,这群家伙,真是太不负责任了!”

  杜兰德形单影只地抱着黑盒子,嘟哝道,“这可是极冻馆藏诶!就算暂时打不开,但毕竟是伟大的极冻审判留下的馆藏诶!居然就这么丢给我让我想办法打开,然后你们自己一个个都不管了?不能忍啊不能忍。”

  这时,一个粗壮的声音从脚边传来:“喂,我说你到底要不要打开极冻馆藏啊?”

  杜兰德低头看去,被困成了麻花的龙舞者就躺在自己脚边,一对虎目瞪了过来:“我都等半天了。我说,杜兰德,你在战斗中明明是挺干净利落一个人,怎么现在变得这么墨迹?你到底行不行啊?”

  龙舞者的口吻很不客气。一点没有当俘虏的觉悟。

  杜兰德却一点也不生气。反倒呵呵笑了起来,说:“挺好。你现在是唯一一个还关心极冻馆藏的人了,这很不错。那么,就让你见证一下吧,我。杜兰德.李尔蒙斯,亲手打开极冻馆藏的这一历史性的时刻!”

  想要打开馆藏,很多时候要靠机缘。

  机缘大小的第一决定要素,就是元素属性是否相合。

  比如洛凡,他一个纯光系的战斗法师,手里拿了个纯冰系的极冻审判留下的馆藏,结果死活打不开来。

  但杜兰德就不同了。杜兰德和极冻审判一样也是冰系的。而且很巧的是,审判战刀也叫审判,虽然和极冻审判的审判未必是一个审判,但这也算是一种缘分啊。

  唰。杜兰德翻手取出一封特别录取信,在黑盒子面前摊开来。

  信上浮现出一抹淡淡的光芒,黑盒子就在这一刻跳动了几下,龙舞者看得眼神一凝,但旋即脸色转为失望,因为黑盒子并没有被打开。

  “快放了我!让我来试试!”龙舞者叫起来。

  “你闭嘴,老实看着就好!”杜兰德没好气地哼了一声,然后在龙舞者惊讶的目光中,唰——又掏出了一封特别录取信!

  “呃……你怎么会有两封?”龙舞者愣愣地问。

  “抢来的。”

  此次新生之中,特别录取信一共有四封,拥有者分别是杜兰德、洛凡、约翰、还有火修罗。洛凡的特别录取信用来找寻极冻馆藏,用掉了。约翰的特别录取信则交给了兰子,由兰子使用,才打开了两仪秘藏。而此刻杜兰德手中的第二封特别录取信,原本是火修罗的,现在则是杜兰德的战利品。

  两封特别录取信在杜兰德手中爆发出明亮的七色光辉,旋即寸寸瓦解,化为无形。

  不过杜兰德一点也不觉得可惜,因为这只能说明极冻馆藏的级别很高,不然也不会需要两封信,才能将之打开。

  喀拉——

  盒子就在杜兰德的面前,开了。

  杜兰德却抬起头,一脸无语地看着盒子打开的刹那,就闪电般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洛凡和兰子,恼火道:“太过分了吧,盒子不开你们就好像没事儿人一样,盒子一开就凑过来?!”

  “废话,这叫懂时机、知进退、该出手时就出手!”洛凡说。

  兰子更干脆,没有叫嚣着该出手时就出手,而是用行动说话,轻轻一伸手就把盒子里的东西给取了出来。

  龙舞者在下面嘶声叫喊:“混蛋,是谁在踩我的脸?让开,快点让开!见鬼的,我什么都看不见了,这鞋底上都是泥巴!”

  踩着龙舞者的人,自然是小心眼儿的洛凡了——他就站在龙舞者的脸上。

  不过这时候没人理会龙舞者的愤怒嘶嚎,三人聚精会神地凑到了一起,看着兰子手上捧着的东西,说起来也没什么稀奇的,就是两本书,和李尔蒙斯留给杜兰德的《暴君百五十击》和《零式》的材质差不多,看来都是森德洛很古老的年代所用的纸质。

  杜兰德三人的注意力,都被两本书的书名吸引住了。

  一本书叫:《融冰炼体》。

  另一本叫:《熔兵炼体》。

  融冰和熔兵……

  “——这就是极冻馆藏?就两本书吗?”见识过两仪秘藏的杜兰德和兰子,心里多少有点失望,要知道两仪秘藏之中,各类传承绝学可是以数十计的。

  极冻审判就算名气上、实力上、地位上都和两仪裁决有那么一点点的差距,也不该只有两种绝学吧。

  看书名,这两本书都和身体修炼相关。

  这让杜兰德心中一动,想到之前龙舞者说过:“在森德洛历代神袛之中,极冻审判是身体最强横的一个,没有之一!”当时只是听着,然后记住,没太当回事儿。现在看来倒是真有可能。

  杜兰德深吸了口气,肃然起来,对洛凡和兰子说:“你们先看看《熔兵炼体》吧,这本《融冰炼体》先让我看看。然后我们再交换。”

  “嗯。”

  “没问题。”

  要知道当年那位极冻审判并非水系。而是水系中的一个分支:冰系。这种人按理来说,是很难继承水系神火的。但极冻审判却成功了。这其中藏着何种奥秘,说不定就记录在这本《融冰炼体》之中。

  正因与“冰”相关,同样身具冰属性的杜兰德才打算先看这本。

  说不定能找到以冰系成神的方法呢!

  杜兰德翻开书页,密密麻麻的都是字。还不等杜兰德认真去看。页面上的一个个文字,竟在此刻爆发出明亮的冰蓝色光芒,然后主动从页面上蹦跳着飞了出来,随后,只听一个悦耳的女声在杜兰德的脑海之中,直接响起:

  “打开我所留馆藏的孩子,你好。能开启我留下的馆藏,说明你是个幸运的孩子,但若继承了我的衣钵,又或许会走向不幸。毕竟我的道路太过艰辛。哪怕让我自己重新选择一遍,我也未必会选择这条孤独而困难的强大之路。”

  杜兰德呆住了,这声音是极冻审判的声音?

  原来那位大人是位女性神袛!

  接着听下去:“……冰系战斗法师,一直是战斗法师队伍中非常奇特的存在。冰,作为水的一部分,天生元素属性有缺。依照常理,元素有缺的战斗法师,应当天赋有限才对,但冰系却不一样,冰系战斗法师在很多方面,甚至比包含了冰的水系战斗法师,还要强大!”

  “我曾经以冰系为傲,并以冰系战斗法师的身份,在森德洛和诸多位面之中打下了赫赫威名,然而一切都在想要成神的时候变了。因为,这世界上没有一种东西,叫做‘冰系神火’。作为有缺的元素,冰系,注定无法孕育出神火。”

  “换言之,这世界上没有冰系神袛,有的,只是水系而已。”

  杜兰德不由默然,从极冻审判的话语中,杜兰德明显听到了一丝不甘和落寞,似乎能看到一名天之娇女般的盖世强者,碾压所有同辈之人,登临神袛之下的巅峰,却忽然发现:自己成不了神!因为没有对应的冰系神火。

  “曾有过一段时间,我发誓此生不再成神。想让我放弃冰系,转而融合水系神火而成神?这不可能!但其实,我心里知道,这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我不是不想成神,而是……难以成神。我是冰系的战斗法师,有那么一丝可能融合水系神火,但我的水系融性……却低得令人发指!而且提升融性的难度,实在太高太高。”

  “就算我想,我也融合不了水系的神火!我永远都不可能成为强大的神袛,为森德洛而战。”

  “——这样的认知,只差一点就将我击溃了。”

  “但还好,我遇到了我生命中的贵人。”

  “虽然至今我都不知道那位贵人究竟是何等人,但他给予了我全新的生命——他给了我一碗好像果冻似的东西,蓝汪汪的,很冰,很凉,透心窝的那种冰凉。我不知道那是什么,那人只对我说:喝掉它,你的融性问题就能解决。”

  “于是我毫不犹豫地喝掉了,就连一点残渣都没留下。后来我才知道,那种蓝色果冻一样的东西,是‘冰凝浆果’的果肉制成的浆液。而冰凝浆果,则是‘有尽虚空’之外,那永恒黑暗的‘无尽虚空’中的特产!!”

  “那个男人是谁?他怎么会有这种只产于无尽虚空的神物?”

  “直到现在我都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因为那人没过太久就离开了。而我,在喝掉了蓝色果冻——请原谅我继续用这么不专业的词汇——之后,我的水系融性,一路飙升到了同辈竞争者中的最高值!我轻而易举地击败了所有预备神,最终成为了水系之神。并以水系之身,继续施展我的冰系招式。”

  “我变成了森德洛大名鼎鼎的极冻审判。”

  “而这套融冰炼体,就是我最引以为傲的绝学之一。”

  “抱歉,说了这么多无关紧要的东西。融冰炼体的修炼方法,在后面会有详细的记述,我也无需在此多言。我只是忍不住想说说我的成神之路,还有,当初那人临走前,对我说的那一番话——是的,他走了,他说他要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还对我说,神火神马的,都弱爆了,根本没人们想象中那么重要。他说如果他想的话,森德洛的七大元素神火,都能尽入掌中。”

  “我觉得很不可思议,但他当时的表情我记得,我知道他没骗我。”

  “他走之前夸了我,他说:‘你很有潜力,坚韧又善良,和我不一样,我性子里暴虐的东西太多啦,不是一个好君王。请你好好为森德洛而战吧,带领战斗法师们继续奋斗。’他的夸奖让我高兴坏了,我从没有那般雀跃过,心都快跳出来了!但我很快又感到悲伤,因为……他要走了。那种甜蜜又酸涩的感觉,我记到了如今,越记越是清晰。我知道,一直不屑于任何男人的我,恐怕找到爱情了。而这份爱刚出现就要走了。他还告诫我,让我小心我的刀。但我不太理解为什么。”

  “然后他就走了。”

  “他走得很干脆,而且异常迅速!”

  “当是已经成为神袛的我,爆发出了有生以来最快的速度,也没能追上他的脚步。连个清晰的背影都没能看到。只一晃眼,他人就不见了,我却还在追着,不知道要追向什么方向,但我就是追着。也在哭着。”

  “我歇斯底里地好像不是我自己,一个劲地大声喊:你到底是谁?你到底是谁?我没有问他还回不回来,回来的话,会不会来看我,因为我从他眼里看出了答案,他是打算永远地离开,再也不回到森德洛来。”

  “所以我只想知道他是谁,知道他的名字,然后记住他。记一辈子的那种记。”

  “这样,至少在思念他的时候,能轻轻地念叨出名字来。”

  “我问了好久,喊了好多遍,疯了一样地问已经不知道去哪里的他:你到底是谁?但一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最后,就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候,他人没回来,声音却传了回来。”

  “他说:名字就不说了,姓氏告诉你吧——李尔蒙斯。我是战斗法师,李尔蒙斯。”

  ps:

  写完这章,甚至连求票都觉得没必要了。交代了好多重要信息,也投入了很多写作感情。很喜欢这章,希望大家也喜欢。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