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一百四十七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卷八 章一百四十七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一本明明为你量身定做的绝学,就摆在你的面前,而你却不知道:那就是你的菜!!

  眼前的状况好像就是这样的……

  洛凡抱紧了《熔兵》,明摆出一副“想让我给你?休想!”的样子,兰子则笑呵呵地打着掩护:“杜兰德,这个……那个……其实这套《熔兵》正好对洛凡有用,所以他想先看一阵子,等看完了就给你。”

  两个人本是出于好意,因为他们都以为杜兰德已经失去了审判战刀,失去了修炼这套《熔兵》的基础条件,却不知道审判战刀正安然躺在杜兰德的心脏最深处呢。

  熔兵炼体。

  熔的是兵器,却不是随随便便找来的什么兵器都可以,而必须是兵器类的血脉能力!

  杜兰德的审判战刀毫无疑问是兵器,又是血脉能力中,最高级的神级血脉能力所化,自然完全符合《熔兵炼体》的修炼条件。

  在翻阅了《熔兵炼体》的洛凡和兰子眼中,如果杜兰德没有失刀的话,实在是太适合修炼这套绝学了!

  根据书中所述,一旦修炼“熔兵炼体”小成,自身会与兵器进行深度的结合。修炼者会一定程度地“兵器化”,具备兵器的强韧防御力,举手投足之间,都会自然而然地施展出兵器的效果和属性。

  也就是说,到时候杜兰德随随便便一拳打出去,就等若手持“审判战刀”的一击,令敌人不能动、不能躲、也不能防,防御力大减,只能任杜兰德宰割。

  杜兰德本人的防御力,以及身体强度。则会暴涨一大截,赤手空拳就能和神器、甚至是强度更胜神器的主神器直接碰撞!

  这就是修炼者的“兵器化”。

  与修炼者本人的“兵器化”相反,被熔炼的兵器不会消失,反而会经历一个“分身化”的过程。

  事实上。兵器分身化——这才是《熔兵炼体》最为与众不同的地方。

  兵器将在修炼过程中。渐渐衍生出血肉和灵魂,成为一尊“兵器分身”。兵器分身的形态与样貌。将完全与修炼者本人一致!

  据说当年的巴尔巴辛无论走到哪里,身边都有一位和她本人一模一样的女子,始终跟着,并在需要的时候化为兵刃。自行跃入巴尔巴辛的掌间。

  那其实就是巴尔巴辛的刀所化的分身!

  “杜兰德的刀如果变成分身,化为第二个杜兰德,哇,想想都很酷眩啊。”洛凡忍不住有点羡慕。

  兰子却在想:“不能修炼也挺好的,不然到时候我要面对两个杜兰德,一个本尊一个分身,有点让人混乱呐。”

  两个人各自揣着心思。却都不知道杜兰德其实根本没失去战刀。

  他们更加不会想到的是,“刀化分身”这种事情,其实早就已经发生在杜兰德身上了。

  而且杜兰德的分身不止一个,而是两个:红袍杜兰德与蓝袍杜兰德。

  只可惜在走过远古之路时。审判战刀被李尔蒙斯强化之后,战刀就不知为何再也难以化为人形,甚至连分开化为橘焰长刀和琥珀之刃都做不到。

  所以在回归森德洛之后,红袍和蓝袍从未再出现过,洛凡和兰子自然对此一无所知。

  最后,杜兰德见洛凡态度坚决地护着《熔兵》,索性不再多问,将之暂放一边。反正只要和成神无关的东西,目前的意义都不是很大。

  洛凡这才暗自松了口气,脸色一肃说道:“极冻馆藏是我找到再由你打开的,这本《熔兵》对我有些用处,我先仔细看完了,然后再交给你吧。”

  “干嘛说得这么一本正经的?”杜兰德失笑道,“你还能把书吞了不成?”

  兰子看了洛凡一眼,洛凡心中则在暗叹:“一直藏着不让杜兰德知道也不现实,先拖延一阵子好了。等过些天,杜兰德总要面对的,希望他到时候遗憾不要太大吧。……话说回来,这套《熔兵》也许能让我的速度和实力都再上一个大台阶呢……”

  “那就这么定了?过几天就给我?”杜兰德笑着问。

  “恩,过几天再给你。”

  有关极冻审判的馆藏,就此就暂告段落了。

  杜兰德收起了洛凡和兰子都没啥兴趣的《融冰》,洛凡则收起《熔兵》准备过些日子再交给杜兰德,让杜兰德去面对。

  一切似乎又回到了最原点。

  瀑布哗啦啦地流。

  杜兰德则开始静静思索接下来的安排。

  重中之重,当然是尽快想办法解决融性问题,反正自己已经被真名石碑认可了,通往山顶的道路无阻,融性反倒成了杜兰德最大的障碍。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就别提对付斯内尔了,上了山顶也成不了神。而对洛凡和兰子而言,被真名石碑认可,则成了一个大问题。

  哦,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约翰。

  这小子在和鲁格战斗的时候忽然捂着心脏倒了下去,然后就昏迷至今。但杜兰德对约翰进行了仔细的检查后,却发现他什么毛病都没有。心脏部位一切正常,搏动稳定又有力,灵魂气息也十分稳定。

  而除了这些需要处理的问题之外,杜兰德其实还想在正式前往山顶之前,去一趟2级预备区的图书馆,不管有没有收获,总要看看才行。那里毕竟是个大宝库,去也不去一次的话,有点说不过去。

  “这么看来,估计还要在2级预备区呆一阵啊。”杜兰德心中有了决定,“尽快把该处理的事情都处理完,然后就挺进山顶,一举成神!”

  “……兰子,洛凡,你们有多大的把握被真名石碑认可?又需要多久?”杜兰德肃然问道。

  这个问题也很重要,因为被真名石碑认可很难,也许三人就要在此分开也说不定。

  说到正事。洛凡立刻收敛了笑容,退后两步想了想,才谨慎地说:“我在逃跑的时候,曾经试着攻击过真名石碑一次。从那一次的感觉来看。再给我一段时间修炼的话,我应该有六成以上的把握被认可。”

  “六成吗。已经很不错了。”杜兰德又转头看向兰子,目光中露出探询的神色。

  兰子给出的答案却有点奇怪:“如果顺利的话,我有十成把握通过,但如果不顺利……那我肯定是没戏了。不过杜兰德。你不用管我们,更不用为了等我们而留下。既然你已经被真名石碑认可了,就直接上山顶吧。如今龙舞者、执法者、灵魂行者统统败给了你,我们留在这里也很安全,你不必操心。”

  “嗯,我知道。”杜兰德点头,在这点上没有矫情。“我再处理一些事情就会立刻动身前往山顶。”

  要知道,如今的森德洛正在战争之中!

  而战争从来都不等人。杜兰德不会在没有充分理由的时候,还硬要留下来陪着兰子和洛凡,因为那样的话。就不是同伴和朋友,而是奶妈了。杜兰德可不想那样。真硬要留下来的话,也是对兰子和洛凡的不尊重。

  2级预备区和山脚下的3级预备区不一样,在这里,没有所谓的十五天时间限制,只要能保障安全,完全可以把这里当作一个修炼之地。

  每天找找馆藏,挖挖秘藏,实力够了就去山顶,实力不够的话,修炼一阵子离开学院,回到咏战堡垒后也能成为特记番队中的领袖人物。

  所以接下来的安排就确定了,继续在2级预备区中呆一小段时间,处理完要处理的事,然后就动身去山顶!

  但这个世界的现实很恶劣,喜欢在不经意之间和人开玩笑。

  三个好伙伴正盘算着接下来的计划,兰子正笑着说着:“其实现在,反而不用太着急了,把修炼做扎实为好,2级预备区虽然比3级预备区更加危险,容易因为馆藏和秘藏遭到围攻,但这里没有时间限制啊。”

  “嗯,没错。”杜兰德回想起3级预备区最后那几天的巨大心理压力,那种必须和时间赛跑的压迫感,由衷地说,“这里没有时间限制,没有到达时限后的‘强制清场’,其实也是一种幸福啊。你们是没经历过3级预备区的最后那几天,简直就是心理炼狱啊。”

  “哈哈,我可没有去尝试的打算。”洛凡大笑。

  “哼,我本来要留下来陪你的,谁知道你居然直接魂控了我,强行让我晋级!”兰子哼了一声。

  “对不起,诚心求原谅。”

  “哼,不原谅,这事儿你算是欠我了。”

  “还带这样的嘛?!”

  “喂,你们俩能不能别在我面前打情骂俏?”

  “滚!你才在打情骂俏!”

  躺在三人脚边的龙舞者已经不用再忍受洛凡的脚底板蹂躏了,他出奇地沉默下去,静静听着三个好朋友之间毫无营养的对话。

  头顶上的天空很蓝,云朵很白,阳光很明媚,微风很和煦。龙舞者邓肯忽然感到一种久违的温馨与单纯,舒心的感觉将身与心包裹。

  这种感觉很令人怀念,美好又纯净。

  龙舞者暂时忘却了2级预备区中的残酷淘汰环境,也暂时忘记了“无论如何一定要前往山顶”的强烈执念。

  直到兰子的惊呼声打断了龙舞者的美好情绪:“怎么回事?你们看他!”

  看他?

  看谁?

  龙舞者闻言大感奇怪,睁开半眯的眼睛,却发现杜兰德、兰子、洛凡正齐刷刷地盯着自己,眼神里有着明显的错愕、震惊、还有不明所以。

  ps:

  第二更到!~~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