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一百五十七 分头晋升

卷八 章一百五十七 分头晋升

  老实说,执法者现在很恼火,满腔火气憋在心里,却又不能爆发出来,心里已经把杜兰德那混蛋骂得狗血淋头!

  “该死的!那个混蛋,我绝对饶不了他!”

  饶是执法者城府深沉,此刻都有一种失态爆发的冲动,一想到自己的灵魂被困在杜兰德心脏中的这段时间里的遭遇,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那天,执法者的灵魂冲入杜兰德的心脏,在那个冰与火构成的世界中,原本自信的她,没有任何抵抗力地败在了审判刀锋之下。任凭执法者的灵魂修为再怎么精深,遇上属性霸道到不讲道理的审判战刀,依旧没了脾气。

  尤其是杜兰德毫不怜香惜玉,一刀劈翻她之后,又随意挥洒出大片的紫色刀气,刀气颇为细碎,丝丝缕缕地编织成一个笼子,把执法者的灵魂死死困在了牢笼之中!

  想施展黑暗系的遁术从牢笼中溜出来?没可能的,那可是审判规则之力编织成的牢笼,能逃出来就怪了。

  强冲硬突?执法者试过一次,但那种以灵魂体撞上审判刀气的痛苦,以她的坚强意志,都险些禁受不住。灵魂之力凝成的衣衫当场破碎,她光着身子,抽搐着在那牢笼中躺了好半天,才勉强缓过劲来。

  但这还不是最气人最让人崩溃的。

  因为在那之后的日子里,执法者不断想要和杜兰德说上话,试图说服他放了自己,甚至大大放低姿态,放软态度,没想到……杜兰德居然根本不理她!

  被你抓了已经够憋屈了,但总要给我点念想吧。总要开出条件来吧,总要让我知道怎么样才能重获自由吧?

  但是,都没有。

  杜兰德就好像无视了自己心脏中关着的这个女人的灵魂,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那种被人彻底无视的感觉。这种心理上的折磨。简直让执法者发疯。她开始嘶吼、怒骂,说杜兰德是个没用的男人。还威胁杜兰德最好别放了她,因为她一旦脱困,一定会展开最疯狂的报复,一定会把杜兰德的刀没丢的事告诉斯内尔!

  后来杜兰德好像被骂得狠了。终于有了回应,杜兰德当时的那句话,一下堵住了执法者的嘴巴。

  那句话是:“你再多说一句,我就在这里强上了你。灵魂体强上灵魂体,到时候你想哭诉都没处去说!想试试吗?”

  执法者立刻紧紧闭上了嘴巴,老实了。

  心中则愤怒又无助地暗骂了一句:“无耻!”

  就这样,三轮清场期间。执法者的灵魂始终被杜兰德牢牢困住。终于,当执法者快要承受到极限,决定不管不顾地孤注一掷的时候,她周围的紫色牢笼忽然消散了。化为大片细碎的审判刀气,慢慢散去。

  “呃……”骤然间获得自由,反倒让执法者愣在当场。

  随后,只见杜兰德从一片冰与火之中走出来,来到她面前站定,平静地说;“一个坏消息,2级预备区还有一个小时不到,就会全面清场。到时候就算我不放你,你和灵魂和肉身也会被强制转移到学院之外。”

  杜兰德再怎么强,目前也无法抵抗学院的强制传送之力。

  “清、清场?!”

  执法者呆住了,“什么意思,什么叫清场?2级预备区又没有时间限制,怎么会有所谓的清场一说!!”

  杜兰德却没有回答她的话,没时间说,而且也懒得解释。

  “坏消息之后是好消息。”杜兰德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却笑得有些诡异邪恶,“好消息是,我会放了你。我知道你惦记着你的天选之路呢,所以,不想被清扫出学院的话,就先去山顶上吧。”

  杜兰德对执法者还有安排,但一切安排的前提是;执法者还在学院之中。

  虽然突如其来的大清场打乱了杜兰德原本的计划,但和红袍男人一晤之后,杜兰德又有了新的想法和打算。

  好坏两个消息说完,杜兰德二话不说,直接运转“冰火两仪眼”,强大的瞳力与一缕审判之力相结合,化为一道烙印,深深地打入了执法者的灵魂最深处!

  执法者惊呼一声,死盯着杜兰德,那眼神恨不得吃了他。

  杜兰德咧嘴一笑道:“别这么看我,那不是魂控之术。你的实力很强,灵魂上的造诣又高,我可没把握魂控你。就算勉强做到,也会导致我本人的战斗力下降。所以,我在你的灵魂之中打下了一个印记。别试图解开,你若还想活命的话,就给我老实点,否则我随时都能发动印记,瞬间要了你的命!”

  “你到底要干什么?”执法者恨恨地问。

  “现在的你不需要知道,先去山顶吧,然后老实点别做蠢事,我会再找你。”杜兰德说完便直接把执法者的灵魂给踹了出去!

  换了朵朵遭遇这样的经历,估计拼了命也要和杜兰德同归于尽。

  但执法者毕竟是一个城府深沉的女人,她很明白自己要什么,为了目的,她可以隐忍屈辱,可以在杜兰德的控制下暂时屈服,所以她才会帮杜兰德带话。

  虽然态度不好,心情也差,但她至少把话带到了。

  “杜兰德说让我们先走?”真名石碑下,兰子眉头紧紧凑到了一起,“那他呢?他怎么去山顶?”

  “我怎么知道?”执法者冷着脸说。

  她看着眼前的洛凡、兰子和约翰,感受着现场的气氛,还有变得冷冷清清的2级预备区,终于知道:2级预备区即将清场的消息,并不是杜兰德的危言耸听。

  一想到即将清场,自己却还没找到天选之路在哪里,因此不得不前往山顶,执法者心中涌起强烈的不甘和郁愤,可惜灵魂受制于人,生气也是徒劳。

  执法者默默感受了一番身体各处的状态。这些天应该没人乱碰过自己的身体,这让她稍稍松了口气。

  她深沉地呼吸了几次,脸色又恢复成一贯的冷漠样子,哼了一声。缓缓说道:“话我已经带到。听不听是你们的事,与我无关。就这样。”

  说完她轻轻一点真名石碑。七色阶梯状的前进之路浮现,执法者头也不回地踏上阶梯。

  洛凡没想到对方说走就走,连忙沉声喊道;“等一下!杜兰德现在在哪儿?他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去山顶?”

  “少问我!我他/妈的也想知道!”执法者难得地爆了一句粗口。

  和杜兰德打交道不过十天,执法者却是处处完败。实力拼不过,手段拼不过,现在就连杜兰德下一步准备干什么都不清楚,只能被动地受杜兰德牵制。

  如今执法者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在限时清场的压力下,她再没心思寻找2级预备区的天选之路,如今只希望尽快前往山顶。先保证自己继续留在学院,然后再谈其他。

  执法者的身影很快消失,留下洛凡几人面面相觑。

  片刻后,洛凡洒然一笑。开口打破了沉默:“算了,既然杜兰德让我们先去山顶,我们就别乱为他操心了。反正那家伙的行事风格从来都是这样,我行我素,还总神神秘秘的,我都习惯了。”

  说完,他有些紧张地看了一眼兰子。

  以洛凡对兰子的了解,她或许会不管不顾地去找杜兰德也说不定。兰子和杜兰德一样,骨子里都是很有主见的人,或许不会就这么前往1级预备区。

  没想到兰子沉默了一会儿,居然展颜一笑:“我们走吧。”

  “咦咦,这么干脆?这可有点不像你啊兰子。”洛凡反倒怔住。

  兰子却微微一笑,从容地说:“我和杜兰德有过朋友约定,他说过不会再把自己的心意强加给朋友,也会好好地保护自己,我相信他,所以我们这就快点上山顶吧,杜兰德他……一定会很快来山顶和我们汇合的!”

  “呼……你能这么想就最好了。”

  “我们走吧。”

  “喂,约翰,还愣着干什么?快啊,小心被强制传送走!”

  约翰背对石碑,眯眼扫过冷冷清清的2级预备区,闻言嗯了一声,笑呵呵地大声回道:“知道啦,这就来!”朴质的脸上,却其实什么表情都没有。

  他抬手轻轻摸了一下心口的部位,然后转身走向了真名石碑。

  ……

  ……

  距离最后的清场时间,只剩下最后的十分钟了。

  在2级预备区非常偏僻的一处山崖边,杜兰德和红袍男人正小心翼翼地曲折行进着。

  红袍男人有些焦躁,低声问道:“喂,还没找到吗?你到底是不是李尔蒙斯的后人啊。”

  “嘘。”杜兰德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没好气地说,“别打扰我,就快了。”

  此时在杜兰德手中,正紧紧抓着那块破碎的古老石板。抓住石板的刹那,温润的气息包裹住杜兰德,感觉很亲切。照红袍男人所说,李尔蒙斯留下的这块石板,加上杜兰德这位李尔蒙斯的后人,将成为搜索晋升死路入口的导航仪,以及开启晋升死路大门的钥匙!

  只剩下五分钟了。

  红袍男人用力抓了抓头发,怒道:“你到底行不行啊?”

  杜兰德却忽然站定了脚步,说:“找到了。”

  原本平平无奇的石板,忽然爆发出一阵七色光芒,光芒朝着一个方向射去,明明是空空如也的一片空处,光线射去的时候,却好像撞上了什么,一下停顿下来。

  嗡嗡……

  嗡嗡嗡……

  轻轻的颤鸣声中,一尊海市蜃楼般若隐若现的门户,渐渐浮现出来。上面写着:直通1级,晋升死路。

  红袍男人眼中爆发出狂热的光芒,用力挥舞了一下拳头,吼道:“就是这个!”

  他忽然对杜兰德猛地一挥手,撒出大片火光化作牢笼,将杜兰德死死困在其中。然后他二话不说,直接向门户冲了过去!

  “抱歉啊,杜兰德,我不能确认这路能否容下两人,所以为了保险起见……我先上了!”

  红袍男人在这一刻表现出了惊人的果断和坚决。火焰牢笼并不具备杀伤力,看得出红袍男人对杜兰德并无恶意,只是想稍稍阻碍他一下。

  杜兰德目送红袍男人冲进“晋升死路”,脸色很平静,似乎早就有所预料。

  当红袍男人冲进晋升死路之后,门户并没有消失,杜兰德嘴角一扯,嘟哝道:“没看到那写的是晋升‘死路’吗?死路诶!必死之路诶!!居然就这么急吼吼地冲进去……我该夸奖这家伙的勇气?还是该鄙视他的鲁莽?”

  挥手轰开了火焰牢笼,杜兰德这才不紧不慢地走了上去,慢吞吞地走了上去。

  天选之路一共三条,一条比一条难走。

  晋升死路呢?

  ps:

  第二更到~~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