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一百五十八 不王则亡 不亡则王

卷八 章一百五十八 不王则亡 不亡则王

  “所以,我到底要不要汇报呢?汇报?还是不汇报?”

  咏战堡垒,3号天选卫士正在纠结:“这个叫杜兰德的小子,还真是次次都不让人省心啊。3级晋升2级的时候,他就玩过一次失踪了吧,这次居然还这样?”

  2级预备区的大清场已经结束了,这个决议,实际上是森德洛诸神与天选神殿联合讨论后,所做的一个决定。

  预备学院的基本制度不以诸神和天选卫士的意志而改变,但在必要的时刻,依然能做出一定的修正和变通。如今森德洛的局面,已经不允许任何形式的内耗了,哪怕内耗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决出最强的神袛候选人,也不行。

  大清场的最后时限刚刚过去,全权负责此次清场的3号天选卫士却发现杜兰德和另一人在学院中的某处消失了。

  因为地点不是真名石碑,所以基本可以确认这两人没有走“前进之路”。而在“离开之路“,3号天选卫士也没有看到杜兰德的身影。

  “这么看来,那所学院确实还藏着秘密啊,就连我担任了天选卫士这么多年,依然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3号天选卫士古拙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古怪的表情。

  回想起上一次杜兰德在学院之中后,自己去和神殿最深处的那位女士汇报,却被告知“无需多虑,等待就好”。这次同样的事情再度发生,应该不需要再打扰那位女士了吧。也不对,这次失踪的不止一人,而且失踪方式是否和上次一样,也值得考量。

  3号最终还是决定去汇报一番。

  他沉着地走入大殿,不再像上次那般慌张。

  一路来到天选神殿的最深处,还未开口,就听到那位女士的声音从最深沉的黑暗中传了出来:“杜兰德又失踪了?”

  “呃……您已经知道了?”

  “猜到了。”

  “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3号苦笑道,“这次和杜兰德一起失踪还有一位2级预备神。上次您让我不必理会。不必多问,也不必多管。但诸神对这件事的关注度很不一般,杜兰德在滞后二十多天后出现在2级预备区的事还没调查清楚,如今他又再度失踪,没有晋升到山顶也没有离开学院……难不成让我对诸神说,杜兰德进入了天选之路?”

  3号天选卫士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诸神之中,水神塞尔东逼问尤其紧。3号天选卫士虽然反感,但对方毕竟是神袛,而且是走上融合规则之路的神袛,也不好随意糊弄过去。

  到了现在,3号就算再怎么迟钝,也猜到那学院之中。恐怕有着某条连自己也不知道的晋升之路了。而3号有种感觉——眼前这位天选神殿的主宰者,应该知道那条道路的存在。

  “……你刚才说,这次的失踪者一共有两名,杜兰德和另一名2级预备神,没错吧。”那位女士沉默片刻后,宁定地问。

  “是的。”

  “那这次就不必对诸神隐瞒了。”

  “哦?”3号天选卫士目光微闪,欠身说道。“请您指示,我该如何对外交代。”

  “如果水神塞尔东再问的话,就跟他说,杜兰德已经死了。”

  “……哈?!”3号天选卫士满脸错愕。

  就听那位女士继续以平淡悠远的声音说道:“对马努斯和夜翼的说法,可以稍稍改一改,就说:不亡则王,不王则亡——这就是杜兰德目前选择的道路。让他们不必多想,因为想也无益;也不必多管。因为没人能管。”

  3号天选卫士呆了好半天,才将信息消化,低声说了一句:“明白了,那我……就先告退了。”

  “去吧。”

  3号离开之后,大殿中再度恢复平静,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个女人的声音轻轻叹息了一句:“两人人一起进入那条路吗?这还真是……找死啊。”

  “要么王。要么亡,这是指一个人进入的情况下;如果两个人一起进入,能活就是奇迹了啊。你说是吧,李尔蒙斯……”

  ……

  ……

  红袍男人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完全黑暗的地方。

  在这里。没有任何重力的概念。没有上下,也就无从站立。红袍男人心中大惊,默默运转起力量,已经做好了应付致命危险的准备。

  就在这时,忽然有只手从背后拍了他一下。

  红袍男人二话不说,回身一拳就轰了过去,却感到自己的拳头被人一拉一带,就化解无形,随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别这么激动,是我。”

  杜兰德皱眉档开红袍男人的攻击,没好气地说,然后“啪”地打了个响指,一团橘红色的火焰出现在掌间,照亮了这片黑暗,也让红袍男人看到了自己。

  “咦?为什么你的火能在这里照明,我的火就不行?”红袍男人不解道,他也凝聚出了一团火苗,却什么用都没有,所有的火光都被周围的黑暗吞噬殆尽。

  其实杜兰德第一次来到这里时,也无法照明,不过在脱胎换骨之后,现在已经能勉强做到了。

  “我说,比起照明问题,你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之前你的所作所为?”杜兰德斜睨着红袍男人。

  没想到这无耻的家伙把腰杆一挺,理所当然地说道:“谁知道这条路会不会只允许一人通过?是的话,谁先进来谁就能成为赢家。要是没我提供的石板,你能找到这条路?话说回来,我的石板呢?”

  “什么叫你的石板,应该是我的石板!”

  杜兰德故意将石板在手中晃了一下,然后收回到储物空间之中,笑眯眯地说,“你刚才做的事我就不计较了,作为补偿,这石板是我的了。”

  “你……你无耻!”红袍男人大呼。

  “你才无耻。”杜兰德翻了个白眼,“你敢说这石板不是你偷来的?”

  红袍男人的气势立刻弱了一截,嘟嘟囔囔道:“好吧,我承认是我有一次路过李尔蒙斯家族时偷来的。可惜只偷了个残缺的,石板的主体没偷到手……”

  “这石板还有主体?在哪里?李尔蒙斯家族吗?”杜兰德立刻凝神问道。

  这次轮到红袍男人大翻白眼:“你是李尔蒙斯家族的人,还是我是李尔蒙斯家族的人?这种问题你还有脸来问我一个外人?”

  杜兰德登时语塞,自己流落异界多年,从没想到过自己家族中还留有这样的古老石板。这石板是李尔蒙斯留下的,记载了不少不为人知的秘辛。比如自己手中这块残破的石板上,就记载了晋升死路的存在。

  红袍男人似乎还想说什么。杜兰德却忽然露出极为凝重的神情,看向一个方向。

  红袍男人一愣,顺着杜兰德的视线也看过去,然后彻底傻了眼——

  只见一个个头小小、身披七彩色小袍子、满脸好奇的小萝莉就站在不远处,歪着小脑袋看过来,然后用萌得让人浑身发软的声音嘻嘻笑道:“哎呀。我们又见面啦。这次不止你一个人,居然还带了一个拖油瓶啊。”

  这话是对杜兰德说的,红袍男人呆了一下,才意识到自己成为这萌妹纸口中的“拖油瓶”了,不由脸色猛地一黑。

  不过他没有轻举妄动,本以为危险重重的晋升死路中,居然会有人?而且是个蠢萌属性的小萝莉!这事怎么看都透着诡异。

  “这小姑娘是谁?唔。还是先看看情况吧。”红袍男人心想。

  可他刚刚冒出这个念头,那小萝莉就看了过来,乐呵呵地笑道:“我可不是小姑娘哦,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小妞。”

  红袍男人呆住了:咦?怎么回事?我明明没说话啊,她为什么能……

  小萝莉又说:“没怎么回事呀,我就是自我介绍一下。”

  红袍男人瞪大了眼睛:咦咦?她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小萝莉有些不满了:“你怎么老不说话啊,真没礼貌。再说。能看到你的内心所想是很奇怪的事吗?”

  红袍男人有种错乱之感:读、读心……不是奇怪的事,难道是很正常的事吗?!话说回来,这小家伙到底谁啊?!

  小妞小小的脸蛋猛地一沉,叫道:“人家都自我介绍了,你这人还东想西想的,太没礼貌了!小妞……小妞讨厌你!”

  说完猛地跳了起来,一只粉嫩嫩的可爱拳头从小袍子下面抽出。一拳就向红袍男人当胸轰了过过来!

  以拳头为中心,地火水风凭空涌现,光暗交织,雷鸣电闪。旋即,各色元素力量彼此融合汇聚,形成了山川陆块,形成了江河湖海,飞鸟翱翔于空,海兽幽游水中,各类植被疯狂生长……竟是一个完整的世界以拳头为中心衍生而出!

  红袍男人全身瞬间僵硬如石雕。

  毫无悬念的,他知道自己死定了。

  面对这衍生世界的一拳,他知道自己绝对没有半点幸存的可能!这……这就是晋升死路吗?这就是能够晋升、能够掌握力量、却必死无疑的道路吗!

  但这一拳就在红袍男人面前停住了。

  因为杜兰德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小萝莉身后,轻轻提住了她的后领,萝莉的拳头很强,但身体却没设防,被杜兰德轻轻松松地拎在手里。

  小妞呆了一下,忽然手脚乱舞,小腰乱扭,嚎啕大哭起来:“坏人,坏人!你欺负我,小妞再也不理你啦!!”

  杜兰德满脸无奈,手里拎着一个连哭闹时都萌到极点的小萝莉,目光则看向逃过一劫后浑身大汗淋漓的红袍男人,缓缓地说:“做好心理准备吧,踏入这条道路、并见到这个小家伙的那一刹那,你就没有退路了。”

  杜兰德轻轻将小妞放下,低头看着这个满脸委屈的小萝莉,对默然无言的红袍男人轻声叹道:“这里是真正的恐怖与死亡之域。而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家伙,将会是你我二人的……噩梦。”(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Ps:第一更。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