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界最强战斗法师 > 卷八 章一百六十六 零式验真

卷八 章一百六十六 零式验真

  “杜杜,杜杜!”

  咦,是谁在叫我?

  “求求你不要这样,不要吃我……”

  呃,好象是小妞的声音。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杜杜,真杜杜你快点出来……”

  快点出来,什么意思?我现在被关在哪里了吗?

  “小妞要被假杜杜吃掉了,救命……”

  假杜杜……谁啊?

  “真杜杜快点出来,救救小妞!杜杜!杜杜!!”

  小妞的声音越来越急,也越来越清晰,她不断地呼唤着杜兰德,于是在一片不知名的深沉黑暗之中,杜兰德缓缓睁开了双眼。

  ……

  ……

  晋升死路。

  杜兰德抓住小妞后,狠狠咬落,这一切都发生在红袍男人所化的巨龙头顶。小妞还在哭喊:“杜杜,杜杜快点救我!”红袍男听得目眦欲裂,怒吼着重新化为人形,然后一把抓向杜兰德的肩头:“你还是不是人?给我住手!!”

  “哼。”杜兰德嘴角扯出一抹冷笑,左手拎着小妞不放,右手持木刀白色,反手就是一记“零式”斩杀过去。

  零式是规则之力高达20阶的斩术真形,杜兰德手中木刀,更是经过了森德洛本源之力淬炼的全新的木刀白色,对战斗法师的杀伤力暴涨。

  两者威能相加,红袍男人理应当场毙命才对,可杜兰德一刀反斩回去,居然被红袍男人一掌拨开!

  红袍男人自己也是一呆,因为他没从木刀上,感受到任何规则之力!

  危急时刻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红袍男一掌拨开木刀,紧跟着一脚横踢,正中杜兰德的侧面腰肋。将他直接踢得横飞出去。红袍男人自己却惨哼一声,小腿被一缕自行反击的审判之力洞穿,鲜血如注涌出。

  “这……这刀气……”红袍男人脸色涨得紫红一片,那缕刀气并未就此消散。反而在他体内疯狂肆虐。无论如何都扑杀不灭。又过片刻,红袍男猛地一捶胸膛。哇地一大口鲜血狂喷而出,血液中掺杂着一抹浓郁的紫色。

  他这才松了口气,却好像经历了一场大战,软倒在地。再也站不起来。

  “差……差距……咳咳,咳咳……差距竟然这么……大……”红袍男人痛苦地咳嗽着,苦笑不已。自己全力一脚踢中杜兰德,非但没伤到对方,自己反而被一缕刀气折腾得不支倒地,这也太夸张了。

  现在的杜兰德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妞刚才说:“杜兰德可能已经超出战斗法师的范畴。”红袍男人总算有点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他看向三十多米外被自己踢飞出去的杜兰德。只见杜兰德一手握刀,一手拎着小妞。正缓缓站起身来,起身的动作虽慢,却明显没有受到半点创伤,就好像刚才红袍男人那一脚完全是挠痒一样。

  但渐渐的。红袍男人看出不对劲了——

  杜兰德在颤抖。

  全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肉都在颤抖,他的身体绷得紧紧的,脸色再不复之前的从容淡漠,反而不住抽搐着,似乎在和什么做着最激烈的斗争。到最后,嘴里甚至开始发出痛苦的低吼。

  杜兰德将木刀收回储物空间,空出的手捂住了心口部位,低吼起来:“你……你这混蛋,还想……还想跟我争吗?没有我,你能活到现在?你这弱小的家伙,给我老……老实点!啊啊啊,给我滚回去,不然……我杀了你!”

  “这话应该是我的台词。”一个声音从杜兰德心脏中传递出来,“你才应该给我滚回你该呆的地方去。”

  听着那熟悉的声音和熟悉的口吻,红袍男人和小妞同时惊呼起来:“杜兰德!”“杜杜!是杜杜!”

  杜兰德的表情越发痛苦了,到最后不得不把小妞也给扔了出去,双拳用力捶打心口,吼道:“别捣乱!滚回去!滚回去!”

  红袍男人心念急转,要知道心脏对战斗法师而言,不只是血脉中枢和能量中枢,也是灵魂本质的所在。看眼前的情况,似乎有另一个灵魂占据了杜兰德的身体,而杜兰德本人的灵魂,则被困在了心脏之中。

  两个灵魂正在争夺身体的控制权。

  但眼前占据主导的这个灵魂,又是从哪儿来的?虽说他是个冒牌货,但红袍男人隐约感到:这人的灵魂,和真正的杜兰德有不少极为相似的地方,同时又有某种本质上的区别。

  正当红袍男人百思不解的时候,对面的杜兰德忽然凄厉地咆哮起来:“你为什么要干扰我,为什要干扰我?”

  他一边吼,一边凶狠地盯着吓傻了的小妞,低咆道:“虽然不知道这小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但她可是大补品。杜兰德,你不想进化吗?你不想变强吗?想的话,就把一切都交给我!从今天开始,我为主,你为……等、等等!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长串野兽般的吼啸之中,一圈紫色的冲击波以杜兰德的身体为中心扩张开来,直接把小妞和红袍男人都撞得飞了出去。

  红袍男人惨叫着又吐了一大口血,心想今天要是能活下来,那就是捡了天大的便宜。而且一直这么吐血,吐啊吐啊的,都就习惯了。

  他踉跄着,好不容易稳住身体,再次看向杜兰德的时候,就看到杜兰德正半跪着,低垂脑袋,不住喘息。

  “有结果了吗?”红袍男人紧紧盯着安静下来的杜兰德,“是谁赢了?真杜兰德,还是假杜兰德?”

  这时杜兰德手掌按住膝盖,用力站起,可刚刚站到一半,他就双膝一软,重又单膝半跪下去。

  似乎刚才的那一番争夺战的消耗极大,才会如此虚弱。

  “……现在的问题是,到底是哪个灵魂占据了身体?”红袍男看到杜兰德重新跪倒的时候,身子微动,似乎想要挣扎着过去帮一下、扶一把,但旋即忍住了。“还是先看清楚情况吧。如果是假的杜兰德,现在很可能在假装虚弱,把我引过去之后,再趁机制服我。”

  红袍男人也是被打怕了。

  刚才的战斗很短暂。但杜兰德表现出的实力和手段。根本就是压倒性的。于是红袍男人很谨慎地静观其变。

  又过了片刻,杜兰德终于双脚打颤地站起身来。重重喘了口气,不爽道:“就没个人过来扶一把吗?我可是拼了命才把那个冒牌货给压回去啊。”

  杜兰德看看红袍男人,见对方满脸警惕,沉默不语。

  杜兰德又偏头看向小妞。这小家伙虽然很想走过来,但刚才的事好像给她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阴影,想要迈步子,却始终迈不出来。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用紧张、关切、又害怕的眼神,看着杜兰德。

  杜兰德叹了口气,想了想。翻手又取出了木刀“白色”。

  红袍男人立刻惊慌失措地大喊起来:“又亮刀子?你这混蛋果然是冒牌货,还想骗我,休想!小妞,趁他虚弱。快点一拳打翻他!”

  杜兰德也不辩解,脸色在瞬间变得极为冷酷,冷酷之中,却又好像蕴藏着炽热的愤怒。

  他一刀斩出,“零式”发动,虽然此时已经虚弱无比,却还是在刹那间展现出了“零式”的强大与独特神韵!

  红袍男人呆住了,隐约猜到了什么,却还不敢确定。

  杜兰德一刀斩出后,气喘嘘嘘地收了木刀,说道:“看清楚了没?刚才那一式斩术,冒牌货可施展不出来,因为他的气质不符,没有李尔蒙斯冷酷与愤怒并存的气质。能施展出那一刀,就代表我是真的……真的杜兰德了。信不信由你们。”

  红袍男人想了一下,嘟哝道:“被你这么一说,之前冒牌货确实也用你这招攻击过我,不过威力平平,被我一下就拨开了。”

  他难以置信道:“这么说……难道刚才不是我在危急关头大发神威,实力爆棚?只是因为冒牌货施展不出那一式斩术的真正神韵?”

  杜兰德无奈道:“……你说呢。”

  “那你现在的实力到底有多强?你……你还是战斗法师吗?”红袍男人又问,“等等,那个冒牌的你施展不出你的最强斩术,你本人却可以,这么说……你比那家伙还要强?天哪,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红袍男人长吁短叹起来,但听得出,他已经相信:真正的杜兰德回来了。

  杜兰德却被红袍男人问得一怔,旋即陷入沉思,开始仔细回想。

  虽然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很多记忆都模糊不清了,但自己好像和审判战刀彼此相融,彻底化为一体了。

  刚才那个冒牌的杜兰德,就是审判战刀的刀魂,却不是印象中的红袍杜兰德和蓝袍杜兰德中的任何一个。

  当初觉醒了“双刀分身”这一血脉能力之后,一开始是没有审判战刀的,只有一柄橘焰长刀和一柄琥珀之刃。

  其中的火刃能化为红袍杜兰德,冰刃则能化为蓝袍杜兰德。

  后来,在杜兰德征战永辉骑士之域的途中,两个分身不断吞噬进化,并在进化的过程中,渐渐诞生了灵魂。

  那便是双刀分身的最初形态。

  没记错的话,在异界流落的时候,红袍和蓝袍已经背叛过一次,却被杜兰德以强横的实力压服,并强迫他们说出自己的姓名。

  一旦通晓了双刀分身的姓名,也就掌握了他们的生死,算是彻底降伏了他们。

  而刚才那个杜兰德,不是红袍杜兰德,也不是蓝袍杜兰德,极有可能是红袍与蓝袍合体化为审判战刀之后,所诞生出的一个全新的灵魂,一个未知姓名的全新分身。

  “这么看来,还得想办法通晓姓名!必须问出这个实力还在红袍与蓝袍之上的新杜兰德的姓名,这样才能降伏他!”

  杜兰德立刻抓住了问题的关键。

看过《异界最强战斗法师》的书友还喜欢